极度勾引,军警雄液

极度勾引 第一章

又好像所有的精力和压力被瞬间释放,在无尽的痛苦和难受过后,又是一种非常平静的感觉。

突然之间,萧南感觉自己的境界要突破了,萧南的境界原本是帝王九级,他的实力只是在中央帝王之下。

这次竟然要突破了,如果成功突破之后,萧南的境界就和炎帝相同了,实力绝对会成为全球修武界排名前三之内。

不远处的别墅三楼阳台上的宁轻舞也看向萧南。

她从萧南的身上感觉到了一股股神秘的气息,感觉到萧南的境界要突破了。

宁轻舞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脸上带着激动之色,压抑了六年了,整整六年了,萧南终于释放了,将自己内心的痛苦全部释放出来,也终于迈过了那最重要的一步!

以后,华国五大帝王中,恐怕萧南排名第一!

此刻秦家所有人心里只有恐惧,之前他们对萧南充满了怒火,此刻他们发怒都发不出来,因为他们的力量和萧南的实力差距太远了,简直是天壤之别,根本没有办法去制服萧南杀死萧南。

面对无法抗衡的人,心里面只有恐惧!

萧南杀死秦少主后,转身对龙翔道:“秦少主这个人不配下葬!”

龙翔明白萧南的意思,立即安排人将秦少主的尸体带走焚烧,根本不会还给秦家。

秦家的人,也不敢多说什么,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龙组的人带走少主的尸体。

萧南手里提着长刀,继续走到了秦一龙面前。

长刀指着秦一龙,“我们萧家的血佛玉呢?立即交出来!”

秦一龙惊恐的道:“血佛玉一直在我儿子手里,在我儿子的秘密基地里面藏着。”

此刻,秦一龙不敢有半点隐瞒,他真怕萧南一个不高兴,连自己都杀了。

这时,庄冰冰走了过来,对萧南无比尊敬的道:“我早就派人将秦少主的秘密基地四周封锁,而且龙组的人也安排在了基地四周,整个基地早就被包围了。”

萧南点头,“你做的很好!”

萧南本想让秦家和龙组的人一起去拿血佛玉,想了想,萧南决定亲自去拿,因为血佛玉太重要了。

于是萧南和庄冰冰一起,带了几个龙组的人,前往十几公里开外的一处秘密庄园。

龙翔和其他人继续留在这里。

事情还没有结束,等萧南回来后还会处理柳永等人。更*新):最快上|=酷@,匠网0Jp

从帝王区到这里,就算是乘着专机也需要一个多小时,萧南一点都不急。

柳永和周天宝两人看到萧南离去的背影,咬牙切齿,两人走到了远处,低声交谈。

周天宝一副诚惶诚恐的神色,“柳永,帝王赦免令毁了,要是家族的人过来怪罪我们,该怎么办?我真的很担心。”

柳永心里也非常恐惧,他咬了咬牙,道:“事情已发展到这种局面,还能怎么办?当然实话实说。”

“再说了,我这次出门是向奶奶要了帝王赦免令,是奶奶允许的,我相信家族的人不会怪我。”

周天宝想了想,道:“你说的没错,奶奶这么疼爱你,只要奶奶帮你说话,没有人敢为难你。”

极度勾引 第二章

“老祖,没这么严重吧?刚开始的时候,我也不知道啊,刚开始修炼这门功法,我修为提升的速度很快,炼体的进境太过迅速,几乎我花一年的修炼,就能抵得上别人三四年的苦修,我怎么能够忍受得了这种诱惑呢,而且自从我发现我的那些堂兄弟,他们无法修炼这门功法,或者是修炼这门功法,进境根本比不上我的时候,我就知道这功法有些奇特,所以当然不愿意放弃了,如果不是您这次发现了我身上的异常,估计我也不会跟您说这些的,毕竟这门功法的弊端再大,也仅仅只是我自己一个人受到影响罢了!我的那些堂兄弟,他们又没有修炼这门功法?他们可都是有了后代子嗣的,这点完全不影响家族的传承!所以老祖您不需要如此担心,事情还没有到最糟糕的那一步!”对于上官天穹的愤怒,罗修倒是早已经有所心理准备,也并没有说什么,只是语气极为平静的开口跟他解释道。

他这么说,倒不是推卸责任,而是他是真的就是这么想的,哪怕他跟上官家没有半毛钱关系,却也知道这先天大五行阴阳轮转神功配合千山万刃诀,有多么恐怖的威力,所以见到上官天穹此刻这么一副咬牙切齿,想要杀人的样子,罗修也只得耐心解释。

“你等我仔细想想,你应该是三百多年前开始修炼的吧,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修炼的!我记得当初我还亲自检查过你的资质,你的资质堪称优秀,但也仅仅如此罢了,跟一些逆天级别的天才相比,你的这点修炼天资,就算不得什么,当初我还遗憾,后来就对你关注不够,不过也并没有剥夺你嫡系传人的身份,这么多年来,如果不是这次发生的事情,我还真没有想到,事情会变得如此有趣,啧啧,三百年啊!多么让人熟悉的时间点,如果没猜错的话,当年萧家东林书院正是矛盾最激烈的那段时期,当年的萧家跟东林书院那时候,可真的是人脑子都打出了狗脑子了,而且双方都死伤惨重,我上官家这才彻底地拥有了压制萧家的力量,这么多年来,我一直以为这原因仅仅只是因为两大势力之间的争斗,让我们渔翁得利,捡了个便宜,原本还感觉我们上官家气运昌隆呢,原来早在当年,上官家就已经遭到了萧家的算计!你修炼的这门功法,绝对不是什么先天大五行阴阳轮转神功,这功法应该是萧家故意搞出来的,目的也很简单,就是为了让我们上官世家也跟他们销量一样,断子绝孙!啧啧,好狠辣的手段,好可怕的心机,如果老夫的猜测属实的话,那萧家不可能仅仅只是这么一手布置,应该还会有其他的手段,我会尽快安排你四叔去仔细查看一番,一旦事情真的脱离了掌控,那我们就要做最坏的打算了,萧家,呵呵,怪不得当年会选择忍气吞声,原来背地里搞出了这么多小动作啊!”上官天穹说这番话的时候,脸上的神色简直要吃人,语气当中充满了暴戾气息,那神情,那姿态,像是毁灭一切一样,几乎不加掩饰的滔天怒火,压得整个虚空都为之震颤,如果不是他们身处的这里,有着特殊的阵法保护,此时此刻,周围的一切都将被上官天成的强大气血力量,给直接绞杀成齑粉!

纵然是如此,上官天穹的怒火依旧无法压制,他此时此刻双手青筋暴突,脸上的神情愤怒到了极点,说这话的时候,更是咬牙切齿,一副要杀了萧家老祖的样子。

而此刻的罗修听完上官天穹的这般脑补的话语,也忍不住嘴角一抽,脸上的神情,那叫一个精彩,对于知道前因后果的罗修来说,他只能说这一切都是巧合,根本就只是他胡编编制了一个借口,企图弱化这先天大五行阴阳轮转神功的威力,所以目的也很简单,很单纯,就是不想太多的人修炼这门功法,只是他没想到,上官天穹竟然会将之联想到萧家与东林书院的身上。

此时此刻的罗修简直有些无力吐槽,他也不知道该如何说这些了,罗修此刻只希望自己所说的这些,能够让上官天穹的脑补形成一个完美的闭环,不然的话,一旦一个地方有什么错漏,罗修简直不敢想象,被上官天穹知道了自己在骗他的这个真实后果之时,会有什么样的可怕后果。

想到自己先前说的那些话,罗修又仔细地回忆了一遍,终于忍不住有些倒吸了一口冷气,原本他还是想着能够劝上官天穹带着萧家一起去攻打那洪荒世界,但没想到,双方的大军还没有集合完毕,自己竟然会无意当中给萧家下了这么大一滴眼药!罗修简直不敢相信,当上官天穹确认了自己的猜测之后,他会有什么样的可怕反应,单只是想一想,此时此刻的罗修都感觉到一阵的头皮发麻,脸上的神情更是变得面无血色起来。

实在是他自己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自己所说的这些,完全跟萧家和上官家以及东林书院没有多大关系,但真实的情况,也只有他自己清楚,毕竟眼下发生的事情,简直就是明明白白的告诉他,事情已经彻底的脱离了他的掌控。

因此,一想到自己先前的那些天真的想法,此时此刻的罗修也只得无奈苦笑,虽然自己这是错有错招,却也彻底的让两大世家再也没有了缓和关系的机会,想到自己无意当中坑了萧家一把,罗修其实还是蛮不好意思的。

“老祖,您的意思是说,我能得到这门先天大五行阴阳轮转神功,其实是有人刻意将之放在那里的,之所以其他人对这功法没有产生任何的反应,也可能跟我那段时间使用了某一些丹药,有一定的关系,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范围可就大了,也不一定就是萧家对我们算计,也有可能是其他的人想要趁机浑水摸鱼,我现在被您这么一说,也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只是我并不认为这一切是萧家导演的!我严重怀疑有外来的力量介入了这件事情,至于是哪一方势力,我暂时也没有准确的判断,如果真是萧家所为,他们不会如此淡定,肯定会有一些小动作的,但是这么多年来,我确确实实没有遭遇到任何的检查之类的,所以事情摆明了有人想要浑水摸鱼,老祖您千万要冷静!”看着神情阴鸷到极点的上官天穹,罗修无奈的苦笑道。

极度勾引 第三章

第二太虚的规矩立完了,自然轮到爱丽尔,爱丽尔摆摆手说道:“太虚圣地有太虚圣地的规矩,太虚战舰有太虚战舰的规矩,太虚圣地是所有太虚的大本营,但它不是一个势力,除了遵守必要的规则之外,太虚圣地不承担任何的私人恩怨和因果,同样,太虚战舰也不是势力,它只是艘客船,所以上我的船我会收取十分之一的赋税,最后和大家说一声,诸位来去自由,觉得无法忍受这些规矩的随时可以离去,但留下来的人必须遵守规矩,否则别怪我翻脸

文学

无情。www*xshuotxt/com”

立完避免麻烦的规矩,爱丽尔离开了,鸿钧女娲等盘古太虚随后飞遁离开,两大太虚始者的规矩对他们来说可有可无,不值得关注,现在修炼才是正经,他们的目标是太虚行者,太虚尊者和太虚行者以及太虚始者相比太过弱小了!他们无法忍受这种弱小的感觉。

余下一众太虚尊者则有些茫然的思索太虚始者的规矩,他们在想一个问题,我们自由了吗?我们就这样自由了吗?

自从登上太虚世界大联盟巡航战舰,他们再也没有自由的感觉,帝尊约束着他们的自由,这种自由不是人身自由,而是心灵的自由。

从登上巡航战舰的那一刻,他们便被打上了阵营的烙印,生是战舰的人,死是战舰的鬼,任何脱离战舰的行为都是对帝尊的背叛,会惨遭帝尊囚禁….。

他们以前以为是囚禁,但现在知道被收进鼎炉不是被囚禁,而是被灭杀。太虚尊者原来并非不死不灭!

现在,接管他们的太虚始者竟然告诉他们,他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不会去管他们的去留。

这是真的吗?会不会是太虚始者在说反话。打算枪打出头鸟让他们断绝侥幸心理彻底的收服他们?毕竟这是一股足以统治无尽太虚的强大势力啊!

推己及人,他们不相信两尊太虚始者不心动。

相熟的太虚尊者们秘密的交流着,商量着去留,终于一尊想明白厉害关系的太虚始者对身边的好友拱拱手,说道:“始者慈悲,准许我们自由来去。我打算回我的成道世界去看一看,毕竟很久没有回去了!”

他的好友似

文学

乎被他的话语触动了心田,深有感触的叹息道:“是啊!我也很久没有回去了,咱们同行一段如何?”

“那感情好!”

两尊太虚尊者演戏一样的交流完,毫不迟疑化作两道流光飞遁向太虚圣地边缘。继而破开太虚飞遁而去,似乎在他们看来,太虚始者说的话想表达的就是表面的意思,没有任何深层的涵义。

事实也确实如此。,他们从对答再到离开没用多少时间,一百四十五尊太虚尊者以瞻仰先驱的目光全程注视着他们的表演。

他们离开了,太虚始者没有别有用心的立刻出现并把他们抓到他们面前杀鸡给猴看,并且一直没有出现。也就是说太虚始者说的规矩都是真的,他们真的自由了,太虚始者们并不在意他们的去留。

一瞬间。自由的喜悦情绪充斥心田,数十尊太虚尊者划破虚空,迫不及待的飞遁而去,压抑太久,他们需要呼吸一点自由的空气。

余下的太虚尊者们有些茫然的俯仰这片号称太虚圣地的人造天地,习惯了约束之后。突然的自由让他们有些不习惯,喜悦于自由。茫然于前路,恐惧于始者之强大。他们竟然强大到不在意一百四十起尊太虚尊者所代表的力量。个体的强大竟然到了无视势力的地步!!!

他们该何去何从?

但茫然并没有困扰他们太久,随着一尊太虚尊者仰天发出一声宣泄式咆哮后飞遁太虚,太虚尊者们终于爆发了,这种爆发的结果就是一阵鬼哭狼嚎之后,一百四十七尊太虚尊者走的干干净净,太虚圣地变的似乎有些名不副实。

默默关注这一切的盘古世界太虚尊者们神态各异,鸿钧无为亦无谓,开始专心修炼,作为曾经的道祖鸿钧,他无法忍受作为一个籍籍无名的小卒而活着,他打算在成为太虚行者以前,不做任何多余的事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