掰腿的正确姿势 bg h

掰腿的正确姿势 第一章

十月五日,早晨。

姜秋以迷迷糊糊睁开眼,从睡梦中醒过来。

习惯性的朝身边摸了摸,没摸到人,姜秋以脑袋左右扭了扭,在书桌前的椅子上找到了自己想看到的身影。

“陈闻~”姜秋以小声叫了一下,摸摸自己的小脑袋,感觉还有点昏昏沉沉的。

“醒了?”陈闻朝床上看了一眼,见姜秋以醒了过来,于是把书桌上放着的皮蛋瘦肉粥端起,走到床边坐下,“吃早饭吧。”

姜秋以乖乖听话,坐起上半身靠在床头,从陈闻手里接过,小口小口的吃起来。

感觉到小肚子渐渐变得暖洋洋的,姜秋以感觉舒服了一些,总算有多余的精力去想别的事情。

比如……

“嗯?”姜秋以扭了下屁股,突然发现一件事情。

来大姨妈了?

可是……她什么时候换上卫生巾的?

昨天她记得……姜秋以摸了摸额头,仔细回忆起来。

晚上跟陈闻到顶楼的露天泳池游泳了,然后在吧台那边喝了杯鸡尾酒……然后……然后怎么了?

姜秋以喝了一小口粥,细细回想了一下,却只能皱着眉头什么也想不起来。

好奇怪……回房间的事情都不记得了。

那她昨天还穿着泳衣的,现在只剩下一条内裤和一件睡衣,难不成是她自己换的?

“陈闻……我好像失忆了……”

“……你只是喝醉了。”陈闻瞥了她一眼。

“啊?”姜秋以愣了一下,“我昨天喝醉了?”

“嗯。”

“怎么可能?”姜秋以有点不相信,“就那么小一杯,怎么可能喝醉嘛,过年的时候我能喝两杯啤酒呢。”

“但你确实是喝醉了,不然怎么可能不记得昨天的事儿?”

“唔……”姜秋以捧着粥,又喝了一口,随后支支吾吾问道,“那、那我们怎么回房间的?我没有做什么事吧?”

“没有。”陈闻一想到昨晚的事情,就忍不住笑起来,“就是抱你回来,一路上一直在叫我老公来着。”

“唔!”姜秋以瞪大眼睛,没被粥碗遮住的半张脸顿时红透了,“怎、怎么可能!你别胡说哦!”

“老公来床上~来睡觉觉了~”陈闻没有说话,掏出手机来,点开了昨晚的录音,于是姜秋以娇软的声音就从里面传了出来。

姜秋以一听到这个声音,小脸瞬间红到爆炸,躲到了粥碗后面,不敢再看陈闻,“别放了!别放了别放了!”

“老公我睡不着……”

“老公~我好热……”

录音里又蹦出来两句话,陈闻才把录音关上,“我可没有撒谎。”

“我都喝醉了,你还有心思录音。”姜秋以羞恼道,从被子里伸出腿来,踢了他一脚。

“本来没想录的,林萌说最好录下来,省得你赖账。”

“萌萌?萌萌怎么知道的?”姜秋以疑惑。

“你自己翻翻微信不就知道了。”

姜秋以满脸困惑,把喝了大半的粥放到床头柜上,然后拿起了自己的手机。

“好舒服~”姜秋以点开昨晚自己的第一条语音,娇憨软萌的声音顿时从里面传了出来。

“唔!”姜秋以发出一声可爱的怪叫,连忙退出了聊天界面,中断了语音的连读功能。

掰腿的正确姿势 第二章

苏小狸感觉她最近好惨,惨到天天挨揍还没人安慰的样子。

最近,每天早上她都会被蔷薇丢到斑驳蓝的地盘儿上,跟一堆大海鲜打架。

晚上蔷薇才会来接她回家,每天都累的精疲力尽苦不堪言。

但是进步也是明显的,苏小狸感觉自己马上就能渡三九天劫了!

是真的马上,分分钟就能引动劫云降临那种!

有一搭没一搭的应付着眼前的大海鲜,苏小狸望眼欲穿的看着天上,蔷薇一般都是这个点儿来接她的。

很快,天上出现了两个个人影,苏小狸兴奋的甩开大海鲜,朝着那个人赶过去。

大海鲜实在是太无聊了,来来回回就那么一招精神冲击,烦死了!

现在蔷薇来了,回去把天劫一渡,以后再也不用跟这群无聊的臭海鲜打架了!

跑了两步,苏小狸突然发现不对,蔷薇没有翅膀吧?

而且这两个个人影明显是男的,带翅膀的男的?

苏小狸心里一突,是天渣!

顾不得搭理尾随的臭海鲜们,苏小狸一个猛子扎进水里,开始迅速联系蔷薇。

上次一战天渣都被打残了,这个时间点儿能露头的,只有那个逃跑的华烨和作为诱饵故意放走的鲲鹏!

苏小狸心里暗暗叫苦,我怎么就这么倒霉,这个时间点儿都能碰上这俩坑货!

猴儿哥啊,你可千万要保佑我没有被他俩发现啊,要不然我就要学琪琳蔷薇和刘闯他们仨,拿天劫当武器炸人了。。。

出现在斑驳蓝星球上空的确实是华烨和鲲鹏,他俩是来这里打探情况的,顺便看看能不能再收点儿海鲜当小弟。

“上次赤乌恒星那一战损失太大了,”华烨愁眉苦脸的说道:“我手底下的兵打完了不说,连最后那几艘战舰都给打没了!”

“是啊,王,”鲲鹏附和:“该死的饕餮,居然拒接了王的邀请,死活不愿意再次为王前驱继续征战了!”

原来,这里并不是华烨复出的第一站,俩人早就去过饕餮的母星了。

只是噬嗥死了以后,饕餮那边儿也陷入了内战,华烨去了以后压根儿没几个人搭理他,全都忙着夺权呢!

华烨一生气,乱杀了一通,这才勉强压服饕餮,可是饕餮说什么都不愿意再次出兵,只承诺提供些战舰给华烨用。

还不是现货,得等着他们造出来。。。

无奈之下,华烨只能再次跑来斑驳蓝这边儿,希望能有所收获。

“算了算了,说那些没意义!”华烨不耐烦的说道:“搜索一下看看吧,希望三角体又出新王了,不然跟饕餮一样一盘散沙的,没法收服!”

“好的,王!”

鲲鹏应了一声,俩人开始干活。

“王,我这里没什么收获,但是。。。”鲲鹏犹豫了一下,说道:“好像前边儿有些战斗过后的痕迹,三角体们好像在追杀什么东西!”

“哦?”华烨来了兴趣:“莫非是正在角逐新王的王位?我看看!”

说罢,华烨开启黑洞引擎,开始向着苏小狸这边儿

文学

探查。

苏小狸现在快被气死了,这群臭海鲜!

掰腿的正确姿势 第三章

“发动魔法卡‘七星宝刀’。”游宇道,“从手牌或场上把等级七的怪兽从游戏中除外,从卡组抽两张卡。

我把手牌中等级七的‘疾风之暗黑骑士-盖亚’从游戏中除外,从卡组抽卡。”

抽取两张卡,加入手牌后他紧接着再抽出一张手牌。

“从手牌中发动魔法卡‘牲祭人偶’。”游宇道,“把场上一只怪兽作为祭品,手牌中可以通常召唤的等级七怪兽特殊召唤。

我把‘三眼怪’作为祭品。等级七,疾走的暗黑骑士-盖亚,召唤!”

三眼怪的身形消失,化作一束光飞入了黑色的空洞。奔腾的马蹄声传来,螺旋的红色长枪刺破黑暗,暗黑骑士身下胯着漆黑的骏马冲出。

【疾走的暗黑骑士-盖亚,攻击力2300】

“暗黑骑士盖亚……这就是他的关键精灵么?”马哈德想道。

“三眼怪的效果!”游宇面前很快浮现了刚刚被献祭的“三眼怪”的虚影,“它在从场上送去墓地时,可以从卡组把攻击力1500以下

文学

的怪兽加入手牌。

我把攻击力500的‘开辟之骑士’加入手卡。”

一张卡自动从卡组里弹出,被游宇抽出拿回到了手中,卡组旋即迅速洗牌。

“魔法卡‘仪式的事前准备’。”游宇续道,“从卡组选一张仪式魔法卡、以及那张仪式魔法卡上所记述的仪式怪兽加入手牌。

我从卡组把仪式魔法‘混沌的仪式’,以及仪式怪兽‘混沌战士’加入手牌。”

又是两张卡从卡组弹出,被游宇分别抽出,卡组再次洗切。

神官马哈德的眼皮跳了一下,那短暂的瞬间里怀疑自己听错了。

他刚刚是不是说……混沌战士!?

无数人听闻过传说、却从未有人见过其真实样貌,站在精灵世界顶点的最强战士?

如果是按照三千年前的正常展开,那传说中的混沌战士最终是为法老王所折服、心甘情愿成为了暗游戏忠诚的仆人。

但在这记忆世界里,这位最强战士现在已是游宇的精灵了。

“仪式魔法‘混沌的仪式’!”游宇大手一挥魔法直接发动,“通过把合计到等级为八以上的怪兽作为祭品,进行仪式召唤!

把场上等级七‘疾走的暗黑骑士-盖亚’,以及手牌中等级四‘开辟之骑士’作为祭品,仪式召唤!”

深黑色的祭坛,交错的长剑倒映着跃动的火焰。两位骑士双双落位,一道金光,一道暗芒,在半空中彼此交错,一左一右分别落入了祭坛之中。

“一个灵魂引导光明,一个灵魂引导黑暗,混沌的大门在此打开。

混沌战士,降临!”

光和暗的交织,于这神圣的仪式中直贯入了混沌的深处。战士的灵魂苏醒了,宛如金色的流星从混沌深处破出,载着一位举世无双的战士,金光有如激流冲刷着他深蓝的盔甲和金色的花纹。

【混沌战士,攻击力3000】

马哈德脸色微变。

居然真的是混沌战士?

那个混沌战士!?

而且这里登场的混沌战士可不是普通的凡骨而已。藉由“开辟的骑士”作为仪式素材召唤出的混沌战士,拥有能一回合一次除外场上任意一只怪兽、击破对方怪兽时还能进行追加攻击的强力效果。

真正对得起其最强头衔的传说战士!

“连此等强大的战士都心甘情愿为你所用……难怪赛特神官都不是你的对手。”马哈德很快平复了下来,心下对这位“法老王的朋友”不由更高看了一眼。

但他马哈德“最强魔术师”的称号也不是盖的。他面色一凛,旋即挥手打开了石板:“在你的混沌战士踏上这片场地的瞬间,陷阱就已经被触发了!

他所触发的陷阱是,‘炼狱的落穴’!”

炼狱的落穴,攻击力2000以上的怪兽特殊召唤时才可发动,那只怪兽的效果无效并破坏。

一个空洞在混沌战士的脚下张开,战士一步踏空,登时从那陷坑跌入炼狱,瞬间化作金色粉末消散了。

“同时这个瞬间,新的魔法师精灵的力量也已触发。”

马哈德指向身前,又一枚石板迅速翻转。

“现身吧,黑幻想之魔术师!!!”

那枚石板凭空消散,取而代之的是巨大的黑色魔法阵。黑袍的法师手持碧绿的法杖从那魔法阵里穿飞了出来,无论造型还是身段都酷似后世的“黑魔术师”,只不过法袍的脸部是一片漆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