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级会所俱乐部5换 乱群,新婚同事紧窄

高级会所俱乐部5换 乱群 第一章

云语汐大喊着跨步上前拦住他要倒下去的身体,冲他咆哮,“好不容易救你,你的生命就这么廉价!”

她明明心如刀割,面上却没有半点难过的痕迹。

“将我身上的假皮撕开,但愿……会让你……有一滴泪……”

他的手迅速垂下,沉重的身体从云语汐手上滑落。

泪……为了一滴泪,他用生命作代价……

云语汐颤抖着手撕开他身上的假皮,一条条触目惊心的血槽刺眼地交错着。

她将圆盘拿出来托在手上,她一定不要辜负了他的一片苦心。

她要哭,一定要哭出来!

可半个小时过去,她竟然挤不出一滴泪来。

她拍着自己心口自问,她真是那么冷血的人吗?

还是摩魇研制的药太过厉害?

身后突然响起击掌的声音,云语汐将圆盘收了起来转过身。

“真是不省心哪,好好的一个傀儡就这样被你逼死了!”摩魇洋洋洒洒在大班椅上坐下,“你说这么久了都哭不出来,说明想要流泪是没戏了!你以为我摩魇毒王的名号是吹牛吹出来的?”

“摩魇,你别得意,有种就跟我过招!”

“我不过,跟你过招两败俱伤,不划算!我的刺手不争气,到你手上就变成你的了,你的子母盘倒是很有骨气,除了你,谁用谁倒霉!不过它都沉睡这么久了,你唤不醒它,它就是个废物,何况你只有母没有子,结局不好哇!你说你整这么多名堂干嘛,好端端跟我死回去,大不了你还是王,我不逆你,再说你有刺手我不敢逆你啊!我们走了,他们这些人该当保镖的当保镖,该当少爷的当少爷,这不天下太平吗!”

“摩魇,你这个恶魔!严证被你害死,夏玉菲被你害死,这些事能挽转得回吗!”

“你别冤枉我,我可没杀人!严证是他自己自寻死路,夏玉菲是被粟荣申杀的!倒是你,在我这里已经杀了两个你熟悉的人了,该当恶魔的是你!”

“你什么意思?什么叫两个我熟悉的人?!”

“粟荣申,够熟了吧,你所在影视公司的太子爷。还有二圆,被你咔嚓脖子的那个!你知道他是谁吗?我一直提示抓了你身边五个人,他就是那第五个,是云效啊,就问你,云效你熟不熟!”

云语汐踉跄着后退几步,摇晃着头冲他吼:“你撒谎!二圆怎么可能是云效!”

“我知道,你会说云效不是已经跳海了吗,他跳海没死啊,被我的人救了!我故意把他弄成这样让你恶心讨厌他,不过没想到你这么快把他弄死了,因为毒酒的事嘛,我知道!他可真是死得冤啊,那酒是没毒的,但酒遇上我给你们准备的任何一种颜色的液体,它就是剧毒!”

摩魇冲身旁的人使了下眼色,很快有人抬了具尸体过来,经过摩魇身边的时候,他飞速将尸体脸上的面皮和右手手臂上的假皮卸下。

尸体被摩魇吩咐抬至云语汐身侧,与严证并排,“看看这个二圆是不是云效,你亲自验证!”

云语汐急步上前查看,是二圆,也正是云效!

这张熟悉的脸,她刚苏醒过来时给他留下的消不掉的手臂上的划痕,是云效绝不会有错!

“云效就是个悲剧!他到死都不知道自己最爱的人送他上了黄泉路……”

摩魇刺耳的声音在身后喋喋不休,云语汐无暇顾及。

她的手抖得厉害,触到他乌紫的脖颈,她的声音都是颤的,“哥哥…….对不起……”

一滴泪滚落下来,落在她自己的手上。

文学

泪……

云语汐拿出圆盘迅速接住滚下来的第二滴泪。

在圆盘启动的那一瞬间,云语汐将它飞甩至摩魇上空,“摩魇,同归于尽吧!”

大感不妙的摩魇正欲逃跑,云语汐已经闪身上前擒住他,两人刹时激烈对打起来。

母盘强光笼罩之下,血色越来越浓,凝成片片血色利刃,为云语汐所用。

渐渐失利的摩魇激将她,“云语汐!大好前程不要,非得弄得你死我活,最后双双灰飞烟灭,连魂魄都溃散,值吗!”

“当然值,你摩魇一日不死,所有人都不好过!为了所有我在乎的人牺牲我一个算什么!”

摩魇身上被利刃袭得鲜血淋漓,血色利刃将他包围,令他如瓮中之鳖任由宰割。

“云语汐,我已经57岁了也算是活够了,你才23岁,这么年轻陪我一起死,你划算吗!”

“划算,怎么不划算!原来你已经57了,却一直骗我28岁!陆不白,你太恶心了!语汐,接着!”余甘凤将子盘扔了过来,云语汐启动它并将它与母盘合并。

高级会所俱乐部5换 乱群 第二章

一个月后。

“季娆,有人找。”

课间休息的时候,季娆正趴在课桌上睡觉,被一个女生推了下,睁开睡意朦胧的眸子,声音轻软的有些迷糊,“谁找我?”

“我也不认识,是个看上去很时髦的老太太。”

季娆眉心微蹙,清醒了几分,起身走出教室。

“季小姐,我们老夫人想见见你。”

季娆看着站在走廊里衣着精致,举止端庄的女人,看上去五十岁左右,看着她的视线带着几分审视。

“你们老夫人?”季娆面带疑色。

她确定不认识什么达官贵人,因为家里穷,父亲和弟弟又是不上进的,所以这些年亲戚都不跟他们来往了。

“老夫人过来是因为大少爷的事。”

大少爷?

季娆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她说的人是厉昱修。

季娆坐进宽敞奢华的豪车里,心里说不紧张是假的,但她没表现出来,大大方方地跟厉老夫人打招呼,“您好”

厉老夫人审视着她:“你应该知道我找你是为了什么吧?”

季娆点点头,“猜到一些。”

“看你也是个聪明的,所以,我们就长话短说,你离开昱修,虽然他转学到这个穷乡僻壤的小地方,但也只是暂时的,不会一辈子都耗在这里,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进我们厉的门。”

“我知道,您放心,我不会耽误他的前程。”季娆立刻说道。

厉老夫人正准备拿支票的手一顿,审视着她。

季娆大大方方迎着她的视线,“您还有别的事吗?没有的话那我就先走了。”

“好。”厉老夫人还是把支票拿了出来,“虽然不知道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但是支票我早就准备好了,我知道你家境困难,这笔钱足够改善你们家生活,让你顺利完成学业,出国留学都绰绰有余。”

江蓠扫了一眼递到里面钱的支票。

高级会所俱乐部5换 乱群 第三章

“我以为什么事是,你想要神仙水,我给你三瓶就是了。”

兰苍随口问道。

他几乎垄断了盐边的神仙水的供应。

尤其是过了今晚,等到他统一了盐边的黑势力,建立当地的冥市,他还可以向上头索取更多的神仙水。

他还要将神仙水的买卖扩散开,从中部妖盟,再到西南妖盟、东北妖盟、西北妖盟乃至华国之外。

兰苍正打着如意算盘,哪知道楚楚想了想说道。

“我想要一百……五十份。”

“行……慢着,你要五十份?”

兰苍嘴角肌肉抖了抖。

“你要那么多神仙水干什么?”

他狐疑着盯着楚楚。

楚楚觉醒后,妖力有所进步,可只是一般意义上的进步。

她的实力,也就比大妖强一些,距离妖将还有一些距离。

这种修为,喝一份神仙水,至少需要三天时间才能彻底消耗光。

伍十份神仙水,那已经是相当于她半年左右的用量了。

此前,楚楚也从未要过那么大分量的神仙水。

现在的神仙水的质量虽然比以前稳定,副作用也不明显,可那终归是神仙水,上头可是说明了,不能妄用。

“我想要冲击妖将。你应该也知道,辛霖和那个讨厌的凌月也到了盐边。我上次,遇到了她们,险些吃了大亏。”

楚楚假装镇定。

“你不要去惹她们,那个凌月,很可能是妖王之女,她看着很弱,可那个辛霖却有些棘手。况且,她们都在训练基地,你不要乱来。”

兰苍当然知道楚楚和凌月的过节。

凌北溟已经死了,没什么危险,可那个辛霖……

“我听说了,那个辛霖居然是宁家的人。”

楚楚不屑道。

旁人怕宁家,她可不怕。

“你是不知道宁家的厉害,宁家的那个老头非常难对付,妖王级别都未必是他对手。”

兰苍警告道。

“所以,我更要突破到妖将,免得下次再遇到,我吃大亏。毕竟,你和须乐也不能一直在我身旁,我总得学会自保。”

楚楚说着,满脸期盼,望着兰苍。

“五十份,是不可能的。那得值多少钱,上头每天给我的神仙水的份量也不过三十份,我给你三十份,已经是极限了。”

兰苍想了想,说道。

“那怎么够,如果你不答应我,我就不理须乐了。你应该也知道,他对我有多痴迷。”

楚楚咬咬牙。

“你别乱来。眼下组织正想法子控制中部妖盟,到了最关键的时候,你要是和须乐闹僵了,会打乱我们的计划。”

兰苍一听,急忙道。

“那就五十份,一份都不能少。”

楚楚半点不松口。

“楚楚?”

那边,须乐已经结束了对话,走了过来。

楚楚却是拉长着脸,也不理会他。

“楚楚,别闹了,五十份就五十份,我拿给你。”

兰苍揉揉眉心,对这个妹妹,他实在没什么法子。

他今晚准备了不少的神仙水,目的是为了消灭薄情时,以防万一,收买人心。

楚楚这一拿,拿走了三分之一,兰苍不免肉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