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你好紧要被你榨干了;年轻的馊子9

呼你好紧要被你榨干了 第一章

烛亡对北河的感应,只是一个乍现,而后就消失无踪了。

这是因为,对方也感应到了他的察觉。眼下的北河,体内冥毒已经尽数被清除,所以他无法通过冥毒这种东西,去感应对方的存在。

不过正是如此,北河才有些警惕。

烛亡是知道他身份的,对方原本是一具魂煞之体,但是眼下既然能够出现在混沌城中,多半是夺舍了某个修士。

现在他只希望,对方不会知道万古门在缉拿他的事情才好,不然的话,他手中有时空法盘的事情,或许就会暴露了。

另外,虽然北河体内没有冥毒,但是他手中有一只独目小兽,只要看到烛亡的话,此兽必然能够一眼就认出对方来。

不但是独目小兽熟悉烛亡的气息,还因为烛亡的体内有冥毒。

既然他已经知道了对方的存在,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将烛亡给找出来。可经过刚才他的警觉,烛亡必然会想方设法的将行踪给隐匿,防范被他给发现,所以北河必须想一个万全之策才行。

思量间只见他闭上了双眼,而后在他的胸膛,就有一枚有千眼武罗吐息凝聚而成的符文浮现。

吸了口气后,只听北河道:“凉仙子。”

只是片刻后,就听他胸膛的印记中,传来了凉蓉的声音,“北小友,是有什么事情吗。”

两人才刚刚结束交谈,北河突然找到她,不用说也知道是有什么事情。

果不其然,这时就听北河道:“实不相瞒,北某有一件事情,想要麻烦凉仙子一下。”

“哦?什么事情?”凉蓉道。

这时就听北河开口:“北某之前感应到,有一位我的仇家也在这混沌城中,但是我那仇家狡猾如狐,乃是魂煞之躯,夺舍了某个人后潜伏在这混沌城中。北某要将他给找出来,可以说极为困难。尤其是之前在发现北某已经知道他的存在后,此人必然会隐藏起来,甚至多半还会躲着北某走。之前北某曾听闻,良仙子在辨认魂煞一道上,有着独到的方法,希望在接下来的路程中,凉仙子能够帮忙一二,特别注意一下肉身跟神魂气息有排斥的,亦或者是被夺舍的修士。”

“我还以为是什么事情,放心吧,此事我会留意一二的。”凉蓉极为爽快的就答应了。

上次北河帮她寻找了三清花,可谓帮了她不小的忙,区区这件小事,对她来说不足一提。

“如果凉仙子找到了这种人,还请务必第一时间告诉我,北某会立刻前往确认一番,对方是不是我那仇家的。”又听北河道。

眼看北河竟然如此迫在眉睫的样子,只听凉蓉道:“到底是什么仇什么怨,竟然让北道友如此急切。”

此女的语气当中,还有明显的打趣意思。

说完后,她又继续开口:“不过我要提醒一下北道友,在这混沌城中,不管众人私底下有什么仇怨,但若是敢在城中杀人,甚至是交手,必然会遭到严惩。”

北河眉头一皱,这一点他也想到了。不过在他看来,若是无法明着来,那就只能暗杀了。以他眼下的实力,即便是同为无尘后期修士,他要斩杀也不会费多大的力气。

就在他心中如此行想到时,只听凉蓉道:“若是没有悄无声息将对方给斩杀的实力,而且还有让天尊境修士都察觉不到蛛丝马迹信心,北道友或许就要斟酌一二了。”

“凉仙子这是什么意思?”北河诧异。

“就在上个月,城中发生了一起在洞府中的私斗,双方都是无尘期修为,在动静暴露出来后,潜入对方洞府的那位,直接被天尊境修士,当众一巴掌给拍成了肉泥。这么做的目的,就是为了杀鸡儆猴,而这也是那位天尊的原话。那位天尊警告了城中所有的人,不管地私底下有什么仇怨,只要到了这混沌城中,若是敢惹是生非,那就自负后果。”

“这……”

北河微微吃了一惊,没想到还有这种事情。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就如凉蓉所说,即便是查到了对方,除非他有悄无声息,不惊动任何人将对方给斩杀的本事,而且事后还不能留下任何让天尊境修士能找到的蛛丝马迹,否则就不能动手。

他尽管对自己的实力自信,但是要同时做到这两点,还是有点困难的。虽然不知道那烛亡夺舍的到底是谁,但对方必然不可能是个草包,不然也不可能有资格踏上这座混沌城了。

看来这件事情还稍微有点麻烦,必须从长计议。

不过无论如何,先找出烛亡,并确认对方的真实身份才是关键。至于动手的话,只能慢慢的寻找机会了。

于是就听北河道:“此事北某会从长计议一下的,不过在此之前,希望凉仙子还是能够替北某多多注意一二。”

“好!”凉蓉点头。

“对了,还有一件事情。”又听北河道,“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所以北某以眼下这幅苍老的模样胜任万灵城城主的时候,用的是赵天坤这个名字,他日若是和凉仙子碰到,有外人在的话,还希望凉仙子替北某保全一下身份才是。”

“放心吧,这是自然。”凉蓉道。

她身上也有千眼武罗的吐息,所以她的两幅面孔,用的也是两个名字和身份,对此她并不觉得奇怪。

二人又短暂的交流了几句后,这才掐断了联系。

事已至此,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不过北河决定,等见到洪轩龙的时候,他要将此事告诉对方。洪轩龙乃是一位天尊,要找到烛亡的话,应该更加容易。

他身上有时空法盘的秘密,洪轩龙应该也会帮他守护的,毕竟对方还打算让他前往混沌之初寻找当年藏在其中的那件异宝。

而他要踏入混沌之初,时空法盘这件空间属性的法器,就必不可少。

不过上次洪轩龙说了,没有特殊情况,最好不要联系他,对方不想让其他天尊察觉到他们的关系和联系。只因他藏在混沌之初当中的那件异宝,实在是太过于重要了,不容有任何闪失。

片刻后,北河压下了心中的杂念,而后陷入了打坐当中。

这般静坐持续了大半日的时间,突然他感受到他的身份令牌有异,将此物拿出来后,他立刻将其激发,而后他就听到了令牌中传来的一阵神识传音。

呼你好紧要被你榨干了 第二章

九重云端,至高神界和人间之间,耸立着一座无比宏伟的巨城。嫂索可濼爾說網,看最哆的言清女生爾說八一中文w<w<w﹤.<8<1≦z≤w≦.com

这座城名为凌霄城。

而这座城的城主,被尊为大天帝。

因为他掌管着天上地下的一切权柄,越了五帝,是唯一留在人间的神中之神。

张百刃手持昊天镜,坐在云霄宝殿的龙椅上,俯视着芸芸众生。

当年那突如其来的一战,早已过去万年。却依然记忆深刻。

“你可以叫我黑天帝,或者姒滘,又或者···老鬼!”

原本站在张百刃身后的老鬼,犹如一道幽魂一般,朝着黑天帝飘去,然后与黑天帝彻底的重叠融合在了一起。

“我早该料到,会有这一天的!”张百刃苦笑,手中的长剑却紧握着。长剑不断闪烁着金光,带着一种无法言语的威势。

黑天帝道:“你既然知道,就应该知晓,你所有的一切,都是我赐予的,我能够给你,也能够收回来!包括你手中的昊天镜甚至是你的万劫不灭之体。我塑造你,只是为了避开天地的耳目,然后让你来成全我。”

“大因果术!”

一瞬间,一道道无形的丝线,将张百刃与黑天帝缠绕在了一起。

张百刃身后的道之河,体内源源不绝的神力,镇守三界世界的五方神兽,甚至是手中的长剑都统统朝着黑天帝飞去。

随着张百刃的一切融入黑天帝的身体,他的气势不断的攀升,掌握了张百刃的道之河,黑天帝直接成为当世最强,黑天帝的头顶,天空正在破开,似乎正有一股无形的拉扯之力,要将他传送出去。

“你为什么还不走?”已经化作凡人一般的张百刃,无力的瘫软在地上,目光冰冷的看着黑天帝。

“因为如果我就这么走了,可能你会很不甘心。”黑天帝淡淡的说道。

张百刃继续冷笑:“或许是你不甘心吧!你苦苦算计了这么久,虽然达到了目的,却无人与你分享成果,分享你的喜悦,你会不甘心吧!”

黑天帝眼瞳一缩,然后笑道:“你说的没错!如果不将一切说出来,我的确是不甘心。能够帮助我,完成整个计划,这片天地之间,也只有你配听我讲完我所做的一切。”

张百刃不断的调整着呼吸,看着黑天帝,想要调动身体里残余的力量。但是失去了神魂失去了丹田气海,这些力量也都失去了控制,若非张百刃肉身强大,早已被这乱窜的力量,彻底的将身体炸碎。

“我创造了你,将你从一个莫名的世界抓来,然后将我曾经的一切都给了你。让你替代我承担因果,接受天地给予的任务。而我化身为姒滘,潜藏在一个必定走向没落的王朝之中。以这个王朝最后的力量不断的进步。”

“我按照培育了黑魔,然后让他为我铸造飞天之城,这座城池将汲取天下众生的气运力量,横跨在神人两界之间。从此神人两界我来去自由,再也不被横断。而我掌握着这一切,将成为永恒不灭的主宰。”

“而你就是我的替身而已,你生命力的一切都被我掌控,推动。现在···你该将我给你的,全部还给我了。”

随着黑天帝将一切娓娓道来,张百刃胸中淤积的怒火,也越来越旺盛。

“好了!我说了这么久,你多少也聚集了一些力量,那边反抗的试试吧!”忽然,黑天帝冷笑着看着张百刃。

一柄火剑,在张百刃手中凝聚,瞬间朝着黑天帝狠狠的刺去。

“砰!”

火剑就在黑天帝的面前消散,黑天帝一把掐住张百刃的咽喉,目光阴冷。

“你的一切,都是在我的引导下所得到的,都是我赐予的。由我所赐予的力量,又如何能够伤害的到我?”黑天帝讥讽道。

张百刃的头顶,气运大钟轰鸣,朝着黑天帝撞去。却被黑天帝一把抓住,牢牢的控制在手中。

“好了!该说的,我都说完了,你就给我去死吧!”说着黑天帝的手心用力,就要掐碎张百刃的咽喉。

“轰!”

凌厉如金之本源般的力量,重重的劈砍在了黑天帝的胳膊上,即便是以黑天帝如今,融合了张百刃全部力量的身体,也没有抗住那一击攻击,鲜血泊泊的流淌下来。

一个如剑神般的少女,跃入了这个空间。

“李玄衣!快走!”

“李玄衣?原来是你!”黑天帝一愣,然后笑道:“哈哈!想不到你竟然还活着,并且还和我的替身混在一起了一起。”

又对着李玄衣上下打量了一会,黑天帝这才了然道:“原来是这样,你也是不甘心。竟然将自己的残魂藏在自己女儿的身体里,与她一体双生。”

‘李玄衣’冷冷的看着黑天帝,声音冷冽:“我没你那么卑鄙!我虽然将残魂放置在玄衣的身体里,却从未想过与她争夺什么。若非是你现身,我也断然不会出现。”

“你现在出来,难道不是要将自己的女儿,置于死地么?”黑天帝说道。

‘李玄衣’道:“我虽然过往不曾与你正面交锋,却也知晓,以你的狠毒,只要得到了你想要的一切,断然会抹除任何的痕迹。玄衣作为我的女儿,你绝对不会放过她。”

呼你好紧要被你榨干了 第三章

“什么?!他竟敢给朕逃婚!好大的胆子!”老皇帝怒不可遏,在太和殿上走了几个来回,半天说不出别的话来。

皇后上前安抚,老皇帝一脸烦躁的将人的手甩开:“皇后…..现在苏秦跑去了花椰国……一时半会也抓不回来…..传出去怕是要让天下人笑死。”

呵,到头来心心念念的居然是自己的颜面,现在处境最尴尬的是自己的女儿,皇上怕是一点都没担心吧,皇后被甩开脸上略带了尴尬,很快就被自己掩饰过去。

“苏将军怕是赌气,本宫看他与大公主之间并没有那个意思,若是皇上收回成命,给个台阶下,多半也就乖乖回来了。”

“朕给他给台阶?!那他这是威胁朕了?谁给朕台阶下?”老皇帝气咻咻的甩了甩袖子坐下来,心中怒火难平。

苏秦真是好大的胆子,没想到一向听话的人,竟然敢直接抗命,可是不重用苏秦,又不可能……难道真的要自己收回成

文学

命?天子一言九鼎,说出去的话岂有收回来的道理?

大公主知道这个消息倒是没有多少表情,顶多在心里稍稍惊讶了一下,后又恢复平静。

“公主,

文学

这是明摆着不将您放在眼里,您何时受过这种气?”旁边的丫鬟倒是愤愤不平,毕竟是嫡出的公主,从小就高人一等,现在宫里出去就是流言蜚语,特别是二公主苏馨,嘴角快咧上天了,自己从小跟在公主身边,怎么能容忍别人这样辱没自家主子!

“嫁给他或者嫁给别人,有什么分别,不过都是出于利益考虑,本公主倒是希望苏秦跑远点逼着父皇收回成命,这样本公主还能清净几年。”大公主将擦手的帕子扔回盆子里,淡淡的说完,看起来毫不在乎。

现在最惨的,怕是苏秦了,出来的匆忙,心里又忐忑着,第一次违抗皇命,但是要自己娶大公主,实在是不行。自己喜欢的……苏秦突然停止想象,捏紧了拳头。

花椰国上人来人往,没有人注意到这个少年的茫然无措。

苏杳穿着花椰国女子传统服饰,头发是蝶翼髻,自然是燕昭今日亲自梳的,兴冲冲的走在前面,手中拿着的风车摇了摇,朝后面的人喊道:“狐狸你快点啊,墨迹死了!”

燕昭带着无奈的笑,伸手去将人拉住,揉了揉对方的头发语气宠溺:“小心些啊,这么多人不怕走丢了。”

苏杳撅起嘴来蛮不高兴但还是乖乖叫对方拉着:“听说今天是最后一天花魁大赛,去迟了就没位子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