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心小饼干 (h)全文阅读;三个老头把我啃个遍

糖心小饼干 (h)全文阅读 第一章

距离出生的二十八日,双胞胎从神社祈福中获得了名字,女儿名为日向雏田,儿子名为日向冬树,听到了如此耳熟能详的名字,在襁褓里的冬树恍然大悟的明白了一些事情。

他虽然知道生于火影世界,极其没有排面的日向家,但他并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谁家的崽,加之从来没见过爹,冬树以为今生爹被穿越者buff献祭了…..

现在他总算知道,自己和原时空福利妹雏田成姐弟了!

但就算知道,冬树依旧很气,恨不得跳起来给雏田一脚!

凭什么抢我饭碗,为什么大家都同一批次出场,我的力量属性却不如你?!

…………

距离出生的第四个月,随着脑部细胞的发育,冬树已经能操控身体,从只能蜷缩着身体的婴儿,变为能坐直身捧着一本封皮漆黑丑逼不可视之书婴儿。

这本书,冬树也不知道哪来的,大概在获得名字的第三天晚上,忽然就出现在自己枕头边上,这本破书,甚至还会飘飘悠悠的跟在自己屁股后面跑。

里面记载着阴阳遁和召唤魔法,内容直接把冬树吓尿。

什么通灵需要阴阳遁作为前提,秽土转生还是轮回天生啊?!

出生的第四个月,按照习俗,是需要设宴摆几十围的,所以,冬树现在摆出一副死鱼脸,坐在桌面上被一大群陌生叔叔阿姨们摸摸掐掐,雏田则一脸懵逼状态的躺在自己身边委屈着。

冬树甚至看到三代目和其他小强父母辈,还有许多日向分家的族人,为自己与雏田庆祝,但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冬树总觉得,他们在对自己叹气?

…………

………

出生的第一年,冬树坐在庭院的走廊上一个人静静的看着地板,地面上铺着一本黑色封皮的书籍,他并没有和雏田待在一起,也没有管喊自己的母亲。

他就那么一脸不耐烦,看着关于阴阳遁与召唤魔法的书籍。

这是冬树唯一且正常的娱乐,在父母的眼里,他只是一个婴儿,只配待婴儿车里和雏田昂咕咕,或者玩什么超弱智的丢球小游戏和拍手手。

至于电视机、查克拉、柔拳法,和外出逛街之类的娱乐活动,都是三岁及以上孩子才配拥有的,与他这个刚脱离婴儿头衔进化为宝宝的小弟弟毫无关系!

随着一阵毛骨悚然的波动扫过,冬树顿时就垮起一张批脸。

母亲也迈着小碎步,满脸不满的跑到冬树身边将他举起,眼眶附近暴凸而起的血管,让母亲表情显得狰狞,但语气并没生气的埋怨道:“怎么又偷跑,外面大夏天的,要是中暑会很麻烦的!”

“……我待在屋檐下,池塘吹来的凉风和小短裤保证我并不会中暑。”冬树满脸不乐意的反驳道。

“是是是,我的宝贝儿子很懂….”母亲对于冬树的有理有据回答,并没有显得丝毫的意外,自从儿子在一岁时,晚上睡觉时候,遇到会飞的大蟑螂,超字正腔圆的喊了一句:“我草!”后,她对冬树任何表现都不觉奇怪。

被母亲哄小孩般的语气噎住后,冬树根本不想再说任何一句话。

因为冬树知道,自己再怎么有理有据的与母亲Battle都不会有结果,在大人眼里自己就是一个宝宝,只配咬着奶嘴昂咕咕的傻笑,或者满地乱爬乱跑撞得满头包后哭鼻子。

这就让冬树很烦,多大人了,还有脸咬着奶嘴。

“呀哈哈!”

见母亲扛着冬树捡来,穿着单薄衣物坐在榻榻米上的雏田,满脸傻笑,抓着一颗红色弹力球小肥手不停乱舞,似乎在向母亲寻求什么一样。

“雏田,母亲知道你想要弟弟,看母亲帮你把臭弟弟抓回来了。”母亲再次施展哄小孩的语气,冬树只觉一阵恶寒满脸嫌弃。

将冬树放在雏田对面,母亲坐在矮桌前面与二人形成三角形,笑着道:“冬树不许跑喔~这可是日常训练,这对日向家族的忍者来说很重要的,今天的课题是锻炼你们的动态视力。”

说着,母亲将手里弹力球丢出,红色弹力球在榻榻米上跳动,却因为不规则的地面导致跳动偏向很严重,对于普通宝宝来说根本不可能接稳。

“修炼动态视力?糊弄鬼呢!”

冬树瞄了一眼弹力球,随手抓住丢向阿巴阿巴的雏田,母亲嘴里的动态视力修行道具,一下子就被雏田抓住,双手捧着个弹力球咿咿呀呀。

“冬树和雏田都好棒棒,母亲最喜欢聪明伶俐的宝宝了…..”母亲惊叹,随即拿出两个弹力球丢给冬树。

冬树脸色逐渐从不耐烦变死鱼,偶尔还在母亲的肉麻夸奖下,浑身一颤。

“你别过来啊!”

像死鱼一样躺在地板上的冬树,忽然感觉到有东西压着自己,他用自己膝盖想也知道是什么,直接爬开,用脚顶住想爬自己身子的雏田宝宝。

“昨天你才尿我一身,今天,我很严厉的警告你,不许在我身上整一泡的!”

“弟弟…我要弟弟….爬!”

雏田不屈不挠,精力充沛的扑向自己的弟弟,想将其按在地上。

冬树深深地叹息一声,也开始朝庭院走廊快速爬开,他并不想和雏田玩。

…….甚至可以说,他只想远离这力量属性点满的家伙,每一次,冬树和雏田待在一起,最终结果就是雏田单手就将冬树按在地上压着他,有时候,小雏田还喜欢咬人。

冬树是真的被她搞怕了,脸颊上牙咬都还没消,鬼才想和你这讨厌鬼玩!

姐弟两个直接在走廊逮虾户,从四肢不受力的爬行,追到两岁半狂奔,冬树蹬着墙体用力一跳,双手一摆拉住屋檐装饰翻身消失在雏田的眼前。

“弟弟……”

雏田望着弟弟消失的屋檐,伸出手臂想要挽留,可惜,冬树早已不见踪影。

作为容貌极像的双胞胎姐弟俩,关系其实并不算太好,甚至有点恶劣,两人只在一日三餐时才会坐一起,其余时间二人根本碰不到头,哪怕是生活在同一屋檐下。

望着很沮丧,眼眶湿润的雏田,母亲蹲在她身边,轻轻地摸着雏田的小脑袋安慰道:“弟弟可能只是比较害羞,姐姐雏田那么可爱,哪有会人不喜欢呢!”

母亲话虽然是这么说,但她心里其实还是比较担忧的。

冬树的行为模式很不正常,性格孤僻到离谱,自识字就成天避开家人,找一个没什么人角落看书,情愿看枯燥至极的医疗书籍也不愿意与人说话。

活脱脱就一个自闭宝宝,而且,日足也不许自己去矫正他的行为。

不许离开宗家宅邸的冬树,平日遇到的都是长老或者父母,一开口就昂咕咕的哄宝宝语气,和他们待一起,让冬树感觉自己就像幼儿园孩童般。

所以,平日没什么事,冬树情愿看看查克拉类的书籍,也好过待在房间被人当智障儿童一样照顾,看书也算是冬树三岁前最为感兴趣的爱好了。

“还差几个月,忍忍就过去了…..”

翻上房顶掀了几片瓦的冬树,从庭院抓着楼梯爬下来,从怀里拿出早餐没有吃的面包片,撕碎丢池塘喂锦鲤:“只要到三岁修行的年纪,我就能从这间育儿室走出去了…….”

虽然宗家宅邸战地面积很大,并拥有各类祭拜祖先的祠堂,和感悟人生道理的禁闭室,但一年的时间下来,他对于宅邸里的一草一木都熟知了。

冬树现在只想上街溜达,再买上两瓶冰阔落庆祝自己新生,而不是喝着母亲温好的鲜牛奶,陪着雏田玩过家家。

但冬树显然不知道日向族规,他向往的街溜子生活,在六岁前都不可能!

“要是有系统或老爷爷该多好,每天一钉,六岁吊打影级,十二岁踢爆宇智波兄弟,十三岁怒草佩恩天灵盖,十六岁直接六道升仙!”

冬树满心腹诽的喂完鱼,从庭院杂物间里顺出书房出的书籍,拿着一壶冰箱偷的汽水,和仙贝就坐在庭院走廊开始今天唯一的娱乐项目:看书!

糖心小饼干 (h)全文阅读 第二章

莫伊兰也搞不懂无心在想什么,但还是起身儿,“给你半个时辰时间,半个时辰后,我再来。”

“好。”无心轻轻应了一声儿。

莫伊兰听了,眼里闪过一丝不信,但还是转身儿走了。

莫伊兰才走出寝殿,无心缩在袖子里的手微微收紧,紧紧攥在一起。

垂着眸,没有焦距的眼底一片幽深浓稠。

“路元辰,许清清。”低声儿呢喃了一句,语气很轻,带着一丝若有似无的危险。

在空荡荡的寝殿里,好似一阵细细的风,一吹而过。

她叶无心,重生了。

闭上眼,前世的一切,犹如一场梦,好似昨日才发生,但是又那么真切,又那么让人痛恨。

那些痛,她都记得。

那年阳春三月,叶无心带着两个属下去参加武林大会。

路径清溪镇,遇到了一身白衣胜雪,仗剑天涯的路元辰。

只一眼,便是万年。

叶无心对路元辰一见钟情了。

然而,这一切仅仅是叶无心噩梦的开始。

见到路元辰,叶无心就确定了自己对路元辰的感情。

然后,在刻意地接近下,叶无心和路元辰认识了。

之后,相识相知……

他们无话不谈,天南地北,风花雪月,诗词歌赋。

她以为,他们彼此特殊的存在。

她觉得,总有一天,他们会相爱。

她能感受到,路元辰看着她的表情在慢慢地变得温和。

但是……一切都变了。

在武林大会上,在那个叫许清清的女人出现后。

路元辰的目光放到了许清清身上。

他渐渐地疏离叶无心。

之后还公开追求许清清。

知道许清清和万剑山庄庄主有婚约,但是路元辰居然不在乎。

糖心小饼干 (h)全文阅读 第三章

……

而此时,

杀手王国毁灭的消息,已经传到了夏国。

与金塔帝国不一样的是,夏国群众一片振奋。

通过这件事,群众先是了解了杀手王国是什么性质。

当了解了杀手王国之后,所有人都大呼解气过瘾。

“卧槽,封于修太给力了啊,竟然杀到金塔帝

文学

国了。”

“哈哈哈,爽,以前金塔帝国武道界一直压着夏国武道界,对夏国武道界嘲讽不断,现在怎么样?标志性王国被封于修单枪匹马给毁了,太强了。”

“这就是我夏国的古武。”

“发生什么了?听说杀手王国被毁了?真的假的,谁干的,我抬手就是一个火箭刷上。”

“谁有这个本事?说出来吓死你,封于修做的。”

“吓不死,也只有封于修才有这个本事,别人谁敢?”

夏国民间和武道界,全都纷纷震动了,兴奋不已,几乎变成了全民狂欢。

人们都在激动的讨论,并且将金塔帝国狠狠贬了一顿,毕竟以前的夏国,在这些武道强国手里,没少受气吃亏。

……

此时,楚箫正在一处密林中行走,难得来到金塔帝国一次,灭了杀手王国。

楚箫并没有着急离去,而是缓慢行走,沿途欣赏风景的同时,朝着下一处目的地走去。

突然,周围林木发出一阵响动。

楚箫意识到了一丝不妙,不过他没有停止脚步,继续向前走着。

身后,慕容追风也听见了这个声音,他却是没有任何犹豫,陡然冲了出去,朝着前方一处密林冲去。

轰!

一瞬间,那里发生了剧烈战斗,恐怖的波动,直接摧毁吧一片的林木。

楚箫隐约能够看见,有两道人影,在树林中飞快的穿梭。

很快,其中一道人影就不敌慕容追风,被一拳轰杀,四分五裂。

同时,不断有惨叫传来,对手一个接着一个被慕容追风击杀。

很快,剩下几人,慕容追风在次与之战在了一起。

几分钟之后,慕容追风冲了回来,手中有些鲜血,明显击杀了几个武者。

“跑!”

“三!”

慕容追风口中含糊不清,他如今虽然远远没有恢复,可是已经有了自己的意识,甚至是能够独立思考。

楚箫一听,大概明白了。

慕容追风的意思,是跑了三人。

楚箫没有想要去追的意思,同时对于有人盯上自己,也并不意外。

杀手王国被毁了,有金塔帝国的势力盯上自己,也完全在意料之中。

……

此时,

杀手神朝、诸神研究所等人所在之地。

诸神研究所的老者接到了一个电话,脸色瞬间发出冷笑。

“已经找到封于修位置了,虽然被发现了目标,不过没有关系,可以锁定。”

老者说着,又给金塔帝国的武道界首领打了个电话。

交待了一些事情后。

众人来到了一处地下基地,这里藏着金塔帝国的大量H级热武器。

此时,

H级热武器已经准备好了,瞄准了楚箫,随时蓄势待发。

“发射!”

很快,所有人准备完毕。

其中发号施令者,一声令下之后,

基地内火花冲天,发出轰然巨响。

与此同时,

在金塔帝国首都郊区外的某一处区域,也就是楚箫所在的那个区域,陡然间,一股蘑菇云腾空而起。

这种大动作,自然瞒不住群众视线,立刻就被人抓拍了下来,发布到了网络上去。

“我靠,好像是有H级热武器发射了。”

“真的假的,怎么可能。”

“真的,在那片无人区升起蘑菇云,虽然我隔着十几里,但是看的清清楚楚,真的是H级热武器。”

“什么情况,试射吗。”

群众们震动无比,竟然真的动用了H级热武器,这…堂堂金塔帝国的强者,竟然被罗刹门的那个人,逼到了这个地步吗。

很快,这个消息就传遍了全国武道界。

非战时,非特殊情况,任何势力不得动用H级热武器,这是连普通群众都众所周知的事情。

作为顶级大国的金塔帝国,为何会突然打破这个规矩,让外界纷纷揣测不已。

很快,有人爆料。

“那个路线,不就是封于修回归的路线吗?我靠,难道是为了对付封于修,动用了H级热武器?”

“怎么可能,我堂堂金塔帝国,武道界全球数一数二的存在,会沦落到没人可以对抗封于修?还需要动用H级热武器?”

金塔帝国举国沸腾。

很快,这个消息得到证实。

金塔帝国发动的这个H级热武器,竟然真的是对付封于修的。

此消息一出,瞬间震动全球。

与此同时,这个消息,也纷纷登上了各大国的头条新闻。

夏国,普通群众沸腾,很多人都在为封于修担忧。

“太卑鄙了啊,堂堂武道圣地金塔帝国,竟然为了一个人,动用H级热武器?”

“完了,封于修肯定完了,这群金毛子太卑鄙了啊,封于修死的太冤枉了。”

“想封于修一代人杰,竟然就这样客死异乡?真的让人不甘心啊。”

夏国武道界,还有外界的普通群众,全都是一阵悲凉。

封于修一路走过来,始终无敌,没想到,最终的结局竟然会是这样,惊得外国武道界竟然动用H级热武器。

“你们太高看封于修了吧,他有这个本事?虽然同为华夏人,不过我觉得你们太看得起他了。”

“我觉得也是,封于修肯定是恰巧在那个地方出现了,为了一个人动用这类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简直不可能。”

然而。就在举国悲痛的时候,突然有这样的声音传出。

不管什么时候,总会有一些“爱国人士”,头脑始终保持“清醒”。

“楼上你特么吃s去吧你,承认别人优秀,有这么难?”

“不用给你支点,你就能撬动地球。”

“人人都知道封于修牛笔,外国武道界将罗刹门敬畏如神灵,只有你们一群狗,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

这几个言论,瞬间将夏国群众群情激愤起来,开口狂喷这些人,甚至有人在“人肉”搜索起来。

“呜呜呜,封于修那么强,应该不会死吧。”

“楼上是妹子吧,太天真了,我也希望封于修没事,但是封于修毕竟是人,在H级热武器之下,根本没有存活的可能的。”

“唉,是啊,一代人杰,就这样陨落,太凄凉了。”

此时,夏国网络上一片凄凉。

不过,外国的武道界却是出现了很多声音。

安第斯国度…

“哈哈哈,封于修该死,封于修罪大恶极,简直死不足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