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笫之欢、名器风云录

床笫之欢 第一章

“嘣~刷刷刷~”

文学

唏律律~”

“啊~!”

10月12日清晨,在距离阿姆河畔约莫六十公里的地方,一场传统的骑兵大战正在展开。交战的双方,一方是张献忠率领的以蒙古族士兵为主力,夹杂一些维吾尔、哈萨克士兵,骑着矮小蒙古马、稍微高大一点的哈萨克马的六万余轻骑兵(初始兵力7.5万),一方是赛义德和哈西姆率领的,以土库曼族、乌兹别克族为主,夹杂少量奥斯曼传统的西帕西战士,骑着相对高大的阿哈尔捷金马、阿拉伯马的四万两千余胸甲骑兵(初始兵力5万)。

因为穿越者们把这个位面的科技树点得奇形怪状:冲锋枪都出来了,但坦克却迟迟没有出来。所以到了现在的1647年,骑兵在三大国的军队里,仍然有一定的地位,并始终保有一定的数量。

但,到底是冲锋枪都出来了。所以,这个时代的骑兵作战,往往是双方先对冲,在冲锋的过程中打光一个弹夹,然后再用马刀决胜负——总的来说,还是传统打法占主流。

这样的打法,在前面的一个多月里,张献忠的骑兵队很是吃亏。李自成的步兵到有可能是诈败,但张献忠的骑兵一般都是真败,战损比一直都很难看,几乎都1:2了——没得办法,在马种上,大明的骑兵太吃亏了。这也是侯赛因敢于留在沙漠里围攻李自成的重要原因之一:本方的骑兵强于对方的骑兵,可以有效保障本方的后勤线路。

可是在12日清晨的这场战斗,局面却完全反转了过来。

12日清晨六点,高纬度地区的太阳还没有升起来的时候,张献忠率领的骑兵就主动对土乌骑兵部队发动了攻击。而兵力虽然处于劣势的土乌骑兵,也毫不畏惧的与对方开始了对冲。

在双方远远的打完一轮子弹,举着马刀互相完成第一次凿穿后,大明这边掉下马来的骑士仍然高于乌土骑兵。但是当双方厮杀了一个多小时,太阳完全升起来,大家的视线都变得良好后。乌土联军这边的指挥官赛义德和哈西姆眼珠子都快凸出来了:怎么回事?怎么今天打了一个多小时,双方反复凿穿七八次后,我们的士兵掉下马的数量比对方还多?

“一群蠢货,老子的蒙古马,矮是矮了一点,可它们吃苦耐劳啊,可以持续一个多月高强度行军后仍然保持基本的奔跑能力。你们的大马,是,短途冲刺能力是强,也比我们的蒙古马高大得多。可是他们的耐力明显不如我们嘛。更不用说,昨天你们走了一整天的沙漠,而老子是在阿姆河畔休息、喂马将近十天了。”

是的,作为半野生的蒙古马,从公元前三世纪开始,托着匈奴、鲜卑、突厥、回鹘、契丹以及蒙古,那么多的草原民族纵横一时。靠的从来不是什么高大威猛,最主要的,便是吃苦耐劳。

在双方高强度的拉锯一个多月后,乌土骑兵的战马其实早就到了极限。更遑论张献忠的骑兵是以逸待劳的休整了近十天?

所以,在双方激烈的反复冲刺一个多小时后,乌土联军的大马们慢慢的开始跑不起来了。而矮小的蒙古马,依然精神抖擞,维持着可观的速度。

等到早上八点多,太阳完全升起的时候,蒙古骑兵们居然在这片偶有杂草的荒漠里,玩起了他们的祖先威震欧亚的曼古歹战术。

此时的乌土联军座下的战马,已经完全跑不动,冲不起来了。面对且战且退,不断远程弓箭攻击的蒙古骑兵,骑着高头大马的乌土两族战士,完全成了待宰的羔羊……

上午九点二十分左右,乌土的骑兵阵列开始崩坏,先是少数,然后是越来越多的骑兵开始溃逃。短短的十多分钟后,还剩下三万多骑兵的乌土联军,完全溃散了……

然后等待着他们的,就是胯下战马不断的倒毙,以及蒙古战士们轻松的收割首级。

赛义德和哈西姆在溃逃的过程中,还是厚道的给侯赛因发了一道电报:骑兵战败,后路已断,请阁下早作打算!

九点四十分,侯赛因收到这封电报,还没有从巨大的打击中恢复过来。又一封噩耗到了:今日上午,敌军突然出现在杜尚别,没有正规守军的杜尚别,陷落了!(原先驻守杜尚别的五个师被调到了撒马尔罕)。

原来,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圈套!狡猾的中国人多次诈败,一步步的把我引入沙漠。而东边的中国军队主力,看似如同蜗牛一般慢慢的爬到了撒马尔罕,展开了毫无力度的攻击。原来,人家早就分出

文学

一支精锐,去袭取了杜尚别!

别看杜尚别身处群山之中,后勤保障线路看起来无比困难。但是,杜尚别陷落后,中亚的这支中国军团,就彻底的打开了通往阿富汗的通道。而阿富汗的普什图人,虽然帝国给了他们独立的地位,但是这些年,帝国对他们吸血吸得极很,普什图人并不喜欢奥斯曼。而如今悬挂在普什图人头上的杜尚别被中国人拿到了,那未来普什图人会对帝国采取何种态度,还用说吗?

床笫之欢 第二章

吴四宝也够损的,直接把林之江和王占虎带进了刑讯室。

汪瀚章是李士群的人,跟吴四宝是一条道上的,把人交给他自是放心。

“主任,这回可抓住林之江的把柄了,他就是军统特务林老板,没跑了。”吴四宝见了李士群,兴奋地说道。

“先别下结论,说说过程。”李士群道。

吴四宝把事情经过一说,李士群道:“这些都算不得铁证,林之江不会认,丁默村也不会认。不过,陆潮生说的对,如果在王占虎家里搜出狙击步枪,那就成铁证了。”

“对,主任说的对,为了防止消息泄漏,我已经派人把王占虎和林之江的家秘密监控起来了。”吴四宝道。

他毫不客气地把陆潮生的主意据为己有。

“嗯,不错,有长进。凡事就得多动脑子。”李士群夸赞了两句。

“嘿嘿嘿……。”吴四宝不好意思地笑了。

“林之江怎么说?”李士群问道。

“主任所料不差,他不肯承认,还说林老板另有其人,是他亲眼所见。我问他是谁,他说不见丁主任他不会说。”吴四宝道。

“那好,我去向丁主任解释,你去刑讯室等着。”李士群道。

“是。”吴四宝答应一声,退了出去。

李士群拿着金家志最后送出的情报,起身来到丁默村办公室。

“林之江是军统特务?不可能!他是我的老部下了,我对他最了解。”丁默村一听李士群说怀疑林之江,当即大摇其头。

“丁主任,我也不想怀疑他。可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哪,林之江瞒着你秘密加入军统,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你看这份情报。”李士群把那张纸递给丁默村。

丁默村看完情报,道:“这不能说明什么吧?或许是军统使的一计呢,现在金家志已经死了,死无对证的事,这能说明什么?还有,林之江出现在杀人现场,而且枪里正好缺了两颗子弹,看起来好像是他在杀人灭口,可他为什么要杀彭怀富?这解释不通吧?”

“这一点确实可疑。主任,我的意思是为了洗清他和王占虎的嫌疑,是不是先搜查一下他们的家?如果搜出狙击步枪,那一切不都很清楚了吗?”

“先见见人吧,看他怎么解释。搜家的事,可不能乱来。”丁默村道。

“那好,主任请。”李士群道。

丁默村坚持,让李士群很无奈,只好跟他一块往刑讯室走去。

“主任,我是冤枉的,吴四宝有意栽赃陷害!”

见到丁默村,林之江大声喊冤。

“不要胡说,吴副大队长会暗害你?之江,你我共事多年,对你我还是了解的。但是,就算我信任你,可事实摆在这里,你必须解释清楚,让李主任和吴副大队长信服才行。”丁默村沉声说道。

“主任,我真是冤枉的。”林之江道。

“我问你,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杀人现场?你怎么穿这么一身?”丁默村问道。

“主任,是这么回事。那天林明的手下出现在益善坊,我就感觉不对劲。本来把那人带回特工部严刑审问,不难得到答案。可后来被吴四宝给搅了。

床笫之欢 第三章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逆转隋唐最新章节!

李玄霸有许多想做的事,可是他想做的每一件事,都可能遇到极大的阻碍,所以他必须让别人以为他发疯了。

疯子,永远比正常人更令人畏惧。而一个正常人想要装成疯子,就必须有足够的借口。

“微臣做的,自然是利国利民的好事。”李玄霸笑着说道:“突厥与大唐交战,给了我们喘息的时机,若是浪费了,只怕苍天也看不去,说不定还会再次惩罚微臣。”

刘太后看出李玄霸不愿多说,于是也不多问,用手轻轻捂住自己的嘴巴,打了个哈欠,李玄霸会意,拱手告退。

出了凝香殿,李玄霸并没有看见杨侗,他在门外站了会,若无其事的离开皇宫。

李玄霸前脚刚走,杨侗随后便出现了,他屏退左右,推开门走进凝香殿。

刘太后一天一夜未睡,此时正坐在椅子上,以拳托着额头,闭目养神。听到脚步声,她连眼睛都未睁开,说道:“侗儿,你未曾做过对不起他的事,又何必躲他?”

杨侗的出现,显然是在刘太后的意料之中。

“儿臣确实没有做过,甚至连想都没有想过。”杨侗平静的说道:“但是,儿臣的母后却做了。”

“所以呢?你打算为周国公讨回公道?”刘太后睁开双眼,用更平静的语气说道。她清秀的脸上满是倦容,谁见到她现在的样子,只怕都说不出责备的话。

“无论您做了什么,您都是为儿臣着想,儿臣又怎会来为难您?”杨侗本想说几句气话,可是看着刘太后憔悴的模样,终究不忍心说出来,他轻声说道:“他呢?”

杨侗不是问李玄霸在哪里,而是问刘太后,李玄霸有没有为难她。

“他若是有心为难,谁都无法阻止,但他的眼光,比任何人都长远。”刘太后摇了摇头,说道:“本宫看得出,他心里有怨气,他之所以装作不知道本宫的想法,只是不愿与你生隙罢了。”

“正因如此,儿臣才没脸见他。”杨侗苦笑一声,说道:“他为朝廷付出了太多心血,可是……”

杨侗没有继续说下去,不过刘太后知道他想说什么。

“侗儿,本宫错了。”刘太后起身,走到杨侗面前,抱着他说道:“本宫保证,永远不会再做这种事了。”

“儿臣愿意相信母后,可是他呢?”杨侗并没有和刘太后相拥而泣,他难过的说道:“或许,他不会再相信您了,甚至也不会再信任儿臣。”

“相信母后,他其实很在意你。”刘太后松开怀抱,伸手摸着杨侗的脸颊,说道:“他急着进宫,并不是来责问,相反,他是担心本宫会以死谢罪。”

自从猜到刘太后参与了诛杀李玄霸的事,杨侗的思绪一直很乱,始终无法真正静下心来思考,他满脸狐疑的抬起头,眼神中满是疑问。

“本宫确实想过,如果大事未成,本宫便用一死来浇灭他的怒火,只有这样,他才会愿意继续为朝廷效忠。”为了解开杨侗的心结,刘太后不再隐瞒,认真的说道:“可是本宫忘记了你,若是本宫真的因他而死,你还会像以前一样毫无保留的信任他?”

刘太后毕竟是杨侗的生母,江都宫变之后,他们母子相依为命,感情之深无需赘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