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粗太长弄死了我了,我的岳大人吴芬

太粗太长弄死了我了 第一章

萧六郎沉默,不知是不想回答,还是不愿意回答。

信阳公主又道:“算了,还是我先说。”

萧六郎冷笑:“说什么?说你不想要我,不想见我,甚至不愿意我出现在京城,所以特地来撵走我?我,连在待在京城的资格都没有了,是吗?”

信阳公主瞳仁剧烈收缩,似乎是难以置信却又情理之中地看着他,她垂下眸子,掩住一闪而过的复杂情绪:“我不是来赶你走的,我只是想和你聊聊四年前的事。”

萧六郎撇过脸:“我不想聊。”

信阳公主却好似压根儿没听到他的拒绝,自顾自地说道:“从哪里说起呢?要不,就从萧肃的弟弟说起吧?”

萧肃。

这个名字如一记闷锤猛地叩响了封闭的识海,被压抑在脑海深处的记忆翻涌而来。

萧肃的母亲是陈芸娘,他在世上只有一个弟弟,那便是真正的萧六郎。

信阳公主道:“当年陈芸娘去世,临终前让自己的长子带着弟弟上京寻父,可惜被侯府的下人拒之门外,没人相信他们,也没人愿意替他们通报。直到,他们偶遇了从国子监回来的少年祭酒,昭都小侯爷,萧珩。”

她说着萧珩,眼睛却一瞬不瞬地落在萧六郎的脸上。

萧六郎薄唇紧抿,拳头微微拽起。

他没去看信阳公主的目光。

信阳公主定定地看着他:“萧珩生性善良,听说萧六郎的身世后非但没瞧不起他,反而为他凄惨的遭遇所动容。”

萧六郎想到了自己第一次见到萧肃和真正的萧六郎的情景,那是一张与自己有着三两份相似的脸,衣着破破烂烂的,瑟缩在侯府外的角落。

他很好奇,便走过去问他:“你是谁?”

“我,我叫萧六郎。这个是我的路引,这个是……”他拿出了宣平侯当年留给陈芸娘的令牌,那是老式的令牌,宣平侯早在十年前便更新换代了。

不过萧珩还是认出了那是真正的宣平侯府令牌。

萧珩古怪地问:“你怎么会有宣平侯府的令牌?”

少年胆小地看着他,紧张到结巴:“我、我娘给我的,她、她让我带着令牌、来京城找我爹。可是、他、他、他们不让我和哥哥、进去。”

萧珩唔了一声,纳闷道:“他是你哥哥?你们长得不像,你和我比较像。”

“啊……”少年当场有点傻眼。

萧肃那时约莫就猜出了萧珩的身份,说是利用也好,说是真心求助也罢,总之,萧肃给萧珩跪了下来,求他让自己的弟弟见亲生父亲一面。

萧珩答应了:“京城出了几桩大案子,我爹最近很忙,连我见不到他,不过除夕夜他一定会回来陪我守岁,届时我带你去见他!对

文学

了,你们住哪儿?”

二人住在京城最廉价的大通铺里。

萧珩给人换了一间像样的客栈,和二人约定除夕那晚,他会派人来接少年。

萧珩没料到的是除夕当晚他有事去了一趟国子监,谁料少年竟然偷偷地跟来了。

“你来做什么?”

“我、我、我能不能和一起?”

“我没这么快回侯府。”

“我可以等你。”少年坚持。

“那好吧。”萧珩将少年带入了国子监。

“我娘来了!”

“那我躲起来!”

“不用,我和我娘解释一下就好了。”

“不行,你娘一定不会放过我的!你娘是公主,让她知道我是宣平侯的私生子,我就完蛋了!”

少年害怕到颤抖,萧珩无法,只得暂时让他藏在了通道里。

“娘!”萧珩满心欢喜地为信阳公主开了门,“你是来接我的吗?”

信阳公主的确是来接他的,却不是接他回府,而是接他一起下地狱。

信阳公主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很平静,然而她紧紧捏着帕子的手指其实已经出卖了她的情绪,只不过萧六郎坐在她对面,恰巧被书桌挡住了视线。

她道:“你醒来时躺在客栈,身边是萧肃,萧肃告诉你,他不放心自己弟弟,一路暗中尾随,发现国子监突起大火,他冲进火场去找自己的弟弟,结果没找到弟弟,反而找到了奄奄一息的你,他只得将你背了出来。然后他告诉你,他看见一个戴面具的男人将一个昏迷的女人救了出去。”

太粗太长弄死了我了 第二章

口红老太太撂了张一百子。

“我说这次怎么如此隆重呢,不沾边的旁系亲戚都请了来,还是黄鹤楼黄师傅掌勺。原来家有喜事。老姐姐,你这就不够意思了,也不提前打个招呼也好让我们备了见面礼来。”

弋老太太压上一张牌,笑了笑。

“今儿黄师傅做宴还堵不上你的嘴?哪这么多闲话要说的。”

“怎是闲话?见面礼自然是见了面就要给的。这会子已经见完了,下次再见你说给是不给?给了又以什么由头?不给倒显得没有礼数。”

一句话噎得人茶都喝不下去,却偏生伸手不打笑脸人。

牌桌上另一方凑角的妇人放了一波水,没要老太太牌,打趣说:

“亏得我们知道两位老祖宗打小一处长大,亲得很。不然还以为这是做亲家不成反成了冤家呢。”

弋老太太接连压了上家三张牌心里舒畅,又见是这丫头讲话。

便也顺势岔过那话头,说:

“瞧你家瑞凤这张嘴,老祖宗喊着,说的话可是半点没饶人的。”

“我也没辙。你该庆幸今儿你家慧茹没来,不然哟,我们俩老东西一句话都别想说了。”

寂和坐在陆慧贞旁边,安静的听她们你来我往。

弋阳时不时的给她递些吃的。

口红老太是棠家老太太,棠浔的祖母。见两人如此黏腻便忍不住揶揄。

“伯阳怎么不去偏厅和哥几个待着?”

“和他们待一起能有几个意思?不如听老太太们多讲会儿子话,胜读十年书。”

这话说出来倒像喝了十斤蜜似的,哄得在座的人都乐呵呵的笑起来。

“这孩子今天这嘴格外甜。老姐姐,你如今是儿孙满堂有福气得很呀。”

弋老太太也不否认,满脸的喜气,“这过年过节的都有福气。”

这时,外头妈姐抱了个三岁孩童进来,“太太,小少爷闹着要找您呢。”

瑞凤闻言把人接过来,轻轻抚摸着背部哄着。

“炎炎这是怎么了?”

太粗太长弄死了我了 第三章

“扶苏,我好像……感应到了那个孩子的存在。”

某一日,荷华忽然间匆匆忙忙从蓬莱回到昆仑,一把拉住了扶苏的手,眉眼间都是激动。

扶苏也是一愣:“真的吗?”

那个孩子,始终是他们二人一直以来的心结。

明明可以平安诞生,但却因为……

“你知道的,母子连心……你陪我去看一眼好不好?”

荷华拉着扶苏的手,一下又一下地晃着,水雾朦胧的眸子溢满期待地看着他。

扶苏根本就拒绝不了荷华的要求。

何况……

他也确实很想去看一看那个孩子。

那个,一直以来就命途多舛的孩子。

他也没有想到,那个孩子竟然还能留下来。

在去往那个小世界的路上,荷华一直紧紧地抓着扶苏的手。

“扶苏……你说他会不会怪我?”

扶苏有些无奈又好笑地看着她,空着的手揉了揉她的头:“当年之事,也不是你有意的,何况,我相信我们的孩子会理解你的。不必那么紧张,嗯?若是他真的怪你,我便告诉他都是我做的,和你没关系。”

荷华闻言,一把甩开了他的手,冷哼一声。

“你这些年也够苦了,少把错误往你自己身上揽了,你根本就没有错,错的明明就是那群

文学

道貌岸然口口声声正邪不两立的卫道士。”

扶苏重新拉过荷华的小手:“当年的事儿有我的责任,若是我早一点到,你们就不会有事了。”

荷华白了他一眼:“少来了,反正都是他们的错。世间阴阳调和,有正就必有邪,永远都是一副要诛尽天下妖孽的嘴脸,实际上还不知道他们在背地里都做了多少恶心事儿呢。”

“就是就是。”

荷华的话刚说完,脚边就响起一道脆生生的奶音。

而后方,一阵的喧闹。

一听到那声音,刚刚还蹲坐在她脚边,附和着她的话的红毛小狐狸,一撒腿就打算跑。

却被荷华一把揪住了后颈,抱在怀里。

“扶苏,这只小狐狸好像有点麻烦,要不……你帮帮忙?”

扶苏看了一眼自家有了小狐狸以后都不再看他的小妻子,无奈地笑了笑,抬脚走远,把那些人都给处理了。

而荷华则是在翻找了一阵过后,取出几本修炼的秘籍,交给了怀中的这只红毛小狐狸。

“这几本秘籍是适合你们狐族修炼的,你好好用着,修炼的方法虽然有些阴毒,但看你自己把握。不过有些话我还是要提醒你,一旦你真的修炼了这功法,你便要好好地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