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性狂欢大派对:三个人在一个床上做了

野性狂欢大派对 第一章

“你指的魔种是……?”

虽然心下已经有了猜测,但顾陌还是不敢相信顾柒居然就是魔。

修仙者遇魔必诛之。

这是人人都明白的道理。

【不错,刚才那一瞬间我确实是感觉到了魔的气息,并且很明确的可以肯定气息就是从顾柒身上散发出来的。】

听墨琛笙说得如此肯定,顾陌也明白他绝不是在开玩笑,略一沉吟。

目前还没有证据证明顾柒那小子就是魔,但还是小心点为好,一旦发现破绽并为害世间生灵还是杀了。

她不能违背老祖宗留下来的训言,也不能违背自己的初心。修仙者,必要放弃一些俗世的东西。

比方,怜悯情绪。

处理完这些事情,顾陌倒也把时间掐得很准,六点五十多分,到学校门外的咖啡厅七点刚刚好。

给龙浩那边打了电话,顾陌听得出他那里很忙,因为从龙浩的语气当中透露出一丝不耐烦。

不过对方还是答应下来,顾陌微微一勾唇。

这是把这份交易看得很重要了?

不过眼下也无心猜测龙老爷子到底是如何所想,反正只要愿意以此欠下一个人情,就是顾陌她赚了。

这次顾陌也没有叫上什么人陪同自己一道过去,痞气地拽过书包随意地往肩头上一扯。

龙老爷子那边能招待自己的估摸只有果汁,肚子有点饿,不知道能不能先垫。

可惜零花钱被她用在另一件事情上,否则按道理讲顾陌是绝对不会亏待自己。

正值夏季,虽说已经七点了,可天还是没有完全暗下来。

野性狂欢大派对 第二章

云陌没多想一秒:“不管男孩女孩,你生的,我都喜欢。”

书鸢笑了一下:“那你想好了吗?”

他搂住她的腰,午后的阳光很亮,照在她脸上,像三月里的桃花,开的正好,他看着她说:“如果是个女孩就叫她糖糖。”

她抬起头,拢了拢眉头:“你……确定?”

她表情愣愣的。

云陌还挺认真的:“这个好记。”

“你就不怕宝宝以后不满意。”

他不管宝宝乐不乐意,这个名字好记,他就觉得很合适:“她不敢。”

书鸢笑了,眼里亮晶晶的,像似含了正午最亮的阳光,把他的眼睛也照亮了,她收回目光,躺在她怀里。

“那要是个男孩呢?”

云陌不想说了,宝宝还没出生,已经在打扰他们两个的二人世界了,他低头亲她:“以后让他自己起名字。”

书鸢中午吃饭的时候喝了一杯牛奶。

嘴里面甜甜的,他贪恋,吻了很久,等到她的呼吸乱了,他才松开:“阮阮,我还欠你一场婚礼,等孩子出生,我补给你。”

其实他更想现在就娶她回家,只是顾及她的身体,医生交代,她不能过度劳累,一场婚礼下来,就是常人也免不了乏力。

他不敢冒这个风险。

但是他可以提前完成别的。

下午,怀孕以后,书鸢很少有午睡的习惯,云陌领着书鸢出去。

到了目的地,她怔怔地望着他:“怎么来这儿?”

外面是民政局,才四点,时间还早,民政局也没下班。

他说:“娶你。”

书鸢抓住她的手:“为什么选今天?”

云陌凑过去,吻她眼睛:“我算了一下,今天天时地利人和,宜嫁娶。”

哪有什么天时地利与人和,只不过是他想娶她,想的吃不香睡不着而已。

他总觉得没跨过那道门,她就不是他的,他也抓不住她。

书鸢睫毛低下来,她不是不愿意,只是突然很乱,她想嫁给他,又怕会害了他,两边情绪纠结着撕扯她,逼着她后退,又推着她前进。

她伸手拉住他,看了一眼他手里捏着的户口本,应该是用了力,他指节泛白,话到了嘴边又改了口:“你还没有给我戴戒指。”

别人总说,书鸢把云陌吃的死死的,反之,云陌不用做什么,也能把书鸢吃的死死的。

因为她见不得他难过一分,见不得他拢起的眉毛,见不得他失落的眼神。

云陌生活在光里,应该是满身星光的,不该是这样的。

他听完她的话,足足愣了半分钟才回神,像是不信她突然反转:“你……”

她盯着他侧脸看了一会儿,见他欲言又止,应该吓到了,她起身:“先领证吧,戒指我放家里了。”

打开车门,她回头:“云陌。”

他还在愣着,但眼神温柔的不行:“阮阮——”

“你再发呆,民政局就下班了。”

云陌捏着户口本的手,突然松了。

他没想用苦肉计,没想赌她会不会心软,但是她很懂他,她会让自己疼,但不会让他疼。

车厢很安静,副驾驶的车门开着,只有风的声音,很轻,云陌的声音比风还轻:“阮阮,是我有点心急了,如果不想,我们就改天。”

怪他没有提前跟她说好,怪他只顾着自己,忽略了她的想法。

“不要改天。”她回头,带着温怒看他:“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

“我不想你难受。”

她先没回答他的问题,直接下了车,才回答:“你不愿意跟我结婚吗?”

野性狂欢大派对 第三章

隔天的朝报和晚报,还没到午时就卖光了。

刘婆子脚底生风,一路小跑找到李桑柔,问是不是再多送点儿小报过来,统共才一千份,现在连半天都不够卖了。

李桑柔让她别着急,先这么卖一阵子再说,这会儿,少比多好。

刘婆子没怎么想通少怎么会比多好,不过,大当家的既然说了,那肯定是少比多好,她刚做这个掌柜,要学的东西,多得很呢。

不过刘婆子很快就顾不上多想小报太少了这件事,从这一天起,往外寄信的开始有了,还不少。

寄信的小厮长随,一个个躲躲闪闪的进来,要是铺子里有人,指定转身就走,原本在铺子里的,也要吓一跳。

进来的,把信交给她,钱都是准备的正正好的,一把递过来,几乎都要点着信嘱咐一句:收好,别露在外面。

这些信,绝大部分是寄往建乐城的。

刘婆子也是个明白人,她这顺风速递,可是大齐国的邮驿,只通大齐,可不通南梁。这会儿来寄信,这信,那可寄不到南梁去。

毕竟,半个月前还是南梁子民,是南梁的士子,这会儿往大齐国寄信……

这事儿,不能细想不是。

这样的事儿,要谨慎更要仔细了再仔细,不宜让人知道,也是人之常情么。

刘婆子和周姐儿两个,卖小报收寄信,偶尔收寄几件货物,帮着选盒子包好扎好。

晚上回到家里,关着门盘帐点钱。

卖一份小报,拿到刘婆子手里,也就一个大钱,可架不住卖得多,一个半天,一千钱到手,卖了两天,刘婆子和周姐儿两个,一遍遍数着钱,笑的合不拢嘴。

……………………

能看到朝报晚报的时候,每天朝报晚报一送到,李桑柔都要细细翻看一遍。

刚进了十一月,朝报上最显眼的地方,印了杜相的一份折子。

折子朴实简单,是建议朝廷将明年整个荆州的秋闱,放到建乐城考试,“以免荆州诸士子受战事连累”。

至于验明身份的联保,那都是小事,由地方代为查验,或是等考中后再行查验也不晚,若有虚报,加重处罚就是了。

李桑柔仔细看过一遍,哈哈笑起来。

“啥好事儿?”黑马急忙丢下手里的活,几步窜过来,伸头去看。

大常也伸头过来。

“那个皇上,准备把整个荆州的士子,哄到建乐城去了。”李桑柔一边笑,一边将朝报递给大常。

“哈哈哈哈!”黑马立刻放声大笑,“太有意思了!哈哈哈哈!”

黑马哈哈笑着,凑到大常身边,伸头看了看,实在忍不住,看着李桑柔问道:“老大,怎么哄?这啥意思?”

“把荆州明年的秋闱,挪到建乐城去考。”李桑柔笑个不停。

“啊?哈哈哈!”黑马再跟着笑过一阵,接着问,“挪到建乐城怎么了?秋闱不都在建乐城?咱们在江都城的时候,可没听说过什么闱,从来没有过。”

“秋闱都在地方,一路集中在一个地方,比如这荆州,原本年年秋闱,都是在鄂州考试。

明年挪到建乐城,”李桑柔再笑起

文学

来,“以往在鄂州,这秋闱谁来考了,谁没来考,大家可都看着呢。

要是挪到建乐城,那谁去考了,谁没去,可就只有去考的人,或是在建乐城的人才能知道了,这里头的文章。”李桑柔啧啧有声。

“要是考过,落了榜,他自己不说,差不多就是没人知道他考过了。秋闱可不好考,十有八九是要落榜的。”李桑柔解释的很仔细。

这种鸡贼事儿,那位皇帝做起来简直太得心应手了。

“哈哈哈哈哈!”黑马放声大笑。

“得挺多人去考?”大常看着李桑柔,问了句。

“不知道。”李桑柔摇头,“瞎子说过,文人风骨这东西,是玄学。

齐梁之间,是兄弟之争,不是非我族类,这是肯定的,那些文人怎么看这场争斗,每个人要拿出什么风骨,会有个什么风气,很难说。

文人之间,又最爱互相瞧不起。

咱们不管这个。

大常替我写封信给王壮,让他去找花边晚报的林掌柜,找个文笔清楚,条理清楚的写文先生,把从鄂州,经平靖关到建乐城,总共行程多少里,一路骑马快走,要多少天,慢慢走要多少天,一路上怎么走,哪一段子能过车,哪些不能过,哪一段不好走比较险,一路上经过什么镇什么村,哪儿能住宿,哪儿能吃饭,哪家小店公道实在,饭菜好吃。

总之,就是从鄂州到建乐城这一路上的事儿,越详细越好,越仔细越好,写一份路书,附在晚报后面,这份路书,只发卖鄂州城,还有建乐城两处。让他们越快越好。”

大常应了,进屋拿了笔砚出来写信。

“老大这是,给他们指路?”黑马这回总算是真明白了。

“嗯,从前他们都是顺江而下。

现在沿江肯定不行了,只能走平靖关。

平靖关这条路很不好走,又很远,认路的人又极少,给他们行点儿方便。”李桑柔笑眯眯道。

“还有,”李桑柔看向大常,“再写一封信,给林掌柜,让他去找一趟朝报的董掌柜,把从今年元旦起,朝报和晚报每一天的要紧文章,特别是跟秋闱春闱相关的,文章题目,谁写的,列个目录,按月区分,印上两千份,发到鄂州来。”

大常看向李桑柔。

“顺便赚点儿钱。”李桑柔迎着大常的目光,笑眯眯道。

……………………

这份印着伍相折子的朝报,卖的飞快。

略晚一晚,没能买到朝报的小厮长随,拧着眉问刘婆子:怎么就不能多印几份?以及,明天的朝报晚报,能不能今天就订下,先给钱也行!

刘婆子照李桑柔的吩咐,赶紧搬出小报订阅业务。

不过,这个订,只能订从明天到今年底,以及明年一整年的,不零订,也不今天卖明天。

明天要买,请早来!

一群小厮长随回去禀告了,九成五没再回来。

这一订一年,是得谨慎再谨慎的事儿。

倒不是因为贵,也没几个钱,要谨慎的,是这会儿两国交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