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室友上班跟室友女朋友2:妈妈今天就给你

趁室友上班跟室友女朋友2 第一章

接到了载振的报案,李征东和周勉也都感觉到了压力山大,因为雌雄双燕夫妻在6天之内,连续作案3起,尽管最后一次并不成功,但这个频率己远远的超过他们前两次来北京作案了,因此这个情况也不能用扬名来解释,极有可能是故意挑恤华东政*府。

这样一来,尽快破案无疑就成了十分迫切的事情,好在是这次庆王府的作案不仅不成功,而且还有人和这对夫妻大盗交手,算是近距离接触,因此有可能会发现更多的线索。于是周勉也不怠慢,立刻带人出发,赶奔庆王府。

果然,这次庆王府之行颇有收获,首先通过与这对夫妻大盗交手的家丁确认,两人的身高和此前技术分析大体相同,而且两人的身形都偏瘦,当然这也很好理解,身体灵便,善于翻墙跃屋的人,肯定不会是胖孑。而更为重要的线索是,虽然两人都是蒙头蒙面,但有两个和这对夫妻大盗交手的家丁确定,个子高的那个人长着一双小眼晴,但眉毛很粗,这是一个难得的外貌特征,尽管不全,但也比没有强。

除此之外,就是许多动手的家丁都确认,这对夫妻大盗的身手相当了得,冲上去的家丁有很多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被对方一拉一带,就被摔了个四脚朝天,七荤八素。不过两人只是将家仆打倒,以求脱身,但并未伤人,只是到了后来,两人冲到墙边,要跃墙脱身时,才打出几支双燕镖,伤了几名家丁。

而且两人上墙的功夫给不少家丁留下了极深刻的印像。庆王府的院墙也是极高,接近4米,先是一人在墙下作支点,将另一人托举送上墙头,而跃上墙头的那人打出几支双燕镖,连伤数人,其他家丁一时不敢上前,另一人这才蹬墙跃起,并抓住墙头那人的手,顺势上墙,然后两人一并翻墙而去。但庆王府里的家丁也没有追赶出去,也不知两人逃往何方。后来周勉又询问庆王府周边的邻居,到是有人被庆王府的声势惊动醒来,透过门窗看到两个身影向西而去,但也出门追赶。

最后还有庆王府的家丁在打斗的现场拾到了几件东西,也都交了周勉,是两根还未用过的火折子和一个绣金荷包,荷包里面是一个用羊脂白玉小瓶装的香水,估计是在打斗的过程中,从作案者身上失落的。

火折子上面到是有落款,北京福顺记,这是北京的一家专门制作火廉火折的老字号商铺,

文学

己有一百多年的历史。火折子其实是中国古代的一种易于携带的简便照明和取火用具。类似于火柴的功能,一般的火折子是用很粗糙的土制纸卷成的紧密的纸卷,用火点燃后再把它吹成没有火苗但能看到火星的状态,然后装入竹筒里,并盖住通风的盖子,这样就能保持很长时间不灭。到需要用时,把盖子拔掉,然后对着火折子轻轻吹,就可以点燃,当然要吹的有技巧才行。而高档的火折子则是用红薯蔓浸水中泡浓,取出捶扁,再泡加棉花、芦苇缨子再捶,晒干,加硝、磷、硫磺、松香,樟脑等易燃物质和多种香料而制成的。折成长筒状,要用时取用力摇晃,利用硝、磷易磨擦燃烧的特性就可以点燃。

福顺记就是专门制做高档火折子的,而且制做出来的东西却是非常好用,但价格也十分昂贵。不过北京的达官贵人都喜欢使用他们的产品,因此也很难利用这条线索找到作案者。

而绣金荷包是女人的物品,但手工精细,用料极为考究,上面还镶着两颗珍珠,虽然不算什么名贵品种,但价值也不菲,拿到

文学

市场上少说也能买出几十银元。而那一瓶香水就不得了,小瓶是宫款御制,香水也是御用供品,当然也不是说只有皇室才能使用,宗室也有份,同时皇室也会以皇后的名议,赐给有诰命的大臣夫人,这样同款的小瓶、香水,庆王府里就有几瓶,因此很有可能是雌雄双燕偷盗的东西。

这两件东西显然也是大有价值,因此周勉命人将东西收好,离开庆王府。而周勉刚回到警察局里,还没坐稳当就收到了李征东的通知,让周勉跟着他一起去一趟北京地区管理委员会,向秦铮汇报案情进展。

原来6天时间,连续发生3件盗窃案,虽然没有伤及人命,但失窃的都是王府,毕竟华东政*府对北京的统治并不长,王府在北京人的观念中,仍然是高大上的存在,因此三座王府失窃,自然会在北京引起相当大的震动,而且这次作案的雌雄双燕夫妻在北京也颇有名气的,更是会引起北京人的关注,这时在北京的街头巷尾,也都在议论这次的案件。自然也会惊动秦铮。

趁室友上班跟室友女朋友2 第二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趁室友上班跟室友女朋友2 第三章

第463章乱世将临(六)

洛阳三月,草长莺飞,生机盎然。但春寒乍暖,田齐披了羊皮大衣,在屋中点了火盆,却依然感觉有一丝冰冷滞留于心,难以消除。

天子即将毒发身亡,太子之位却始终悬而未决。历史的车轮正将大汉天下带入万丈悬崖。

田齐暗自责怪自己胆小,不敢与天下士人相抗,不敢当挽救大汉的英雄。他默默望着窗外,轻声自语:“非其鬼而祭之,谄也。见义而不为,无勇也。”

乔环领着三岁的田越进到房中。田越听到了田齐的感叹,骄傲的上前说道:“我知道,我知道。这是论语为政篇结尾之语,是说君子当敬先贤圣祖,当以天下为己任,要有革新进取之勇。”

田齐微微一笑,抱起田越,夸赞他道:“越儿聪慧,刚刚启蒙,竟然就懂得解读先贤之语了。”

田越得田齐夸赞,兴奋的满面通红,骄傲的回过头,望向乔环。

乔环取出一块奶糖剥开,塞入田越口中,称赞他道:“越儿过目不忘,比协皇子还要聪慧几分呢。”

乔环故意提及刘协,是希望田齐能出手帮一帮这个记名弟子。

田齐心中苦笑,轻轻摇头,询问乔环:“准备的如何了?”

见田齐不肯接言,表明不愿出手相助刘协,乔环不由轻声一叹,回复田齐说道:“也没有什么可准备的。需要带走的东西都已装车,随时可以离开。”

田齐满意的点了点头,对乔环说道:“曹性已经安排好了战船和商船,我们扮作闽越海商,走水路南下荆州,沿江东下,出海北上辽东。红昌传来消息,赵忠率南营禁军封锁宫门,宫中太医皆不许出宫,天子只怕挺不了几日了。”

乔环沉默片刻,终究忍不住心中疑惑,询问田齐:“京师真有战乱发生吗?天子为何不下召定立太子?”

田齐冷笑一声说道:“天子想立刘协,但朝中大臣一致反对。天子无人可以托付,所以不敢立刘协,但又不愿屈从于群臣,这才不立太子。”

乔环皱眉说道:“天子如果留下遗召,群臣还敢抗旨不成?”

田齐轻轻摇头,冷冷说道:“若没有朝庭三公九卿认可,天子的旨意,等同废纸。或许朝中诸公还企盼着陛下留下传位召书,立刘协为太子呢。那样一来,他们就可以借机诬陷宦官假传圣旨,一举扫清政敌了。”

乔环心中一惊,不敢再劝田齐出手相助刘协了。

陈到报名而入,对田齐说道:“任姑娘带了张让过来,说是有事相与主公相商。”

田齐皱眉问道:“他们如何过来的?可有人跟踪?”

“任姑娘扮作采买宫女出宫,与张让同乘一车而来。沿途有齐欢率锦衣卫暗中护送,捉到了数批跟踪之人。”陈到行礼,如实回报。

田齐轻叹一声道:“树欲静而风不止。只怕所有人都知道宫中派了人来与我联络了。”

乔环有些紧张的问道:“那怎么办?会不会影响我们离开京城?”

田齐冷哼一声,哈哈笑到:“先见一见张让再说吧。你立刻命神策军加强戒备,随时准备离开。传令太史慈,做好接应准备。如果有人敢派兵来阻止我们离京,就强杀出一条血路,北上涿州,走陆路去东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