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女心经、年轻的馊子10

肉女心经 第一章

林枫走在整排的竖柜中,竖柜上摆放的是一堆堆琳琅满目的各类矿石。周海跟在林枫身后,不时为林枫讲解各种矿石的作用。

林枫听过周海的话,报出了是他是凌霄子的徒弟,因为外出历练迷路,最后被人所救来到宜都。随后给周海看了他的玉牌,周海确认令牌是凌霄子的信物,而又问了一些简单的经过,在时间上也都吻合。大致确定林枫就是凌霄子新收的弟子。

走在矿石中,林枫假装的看看这个看看那个,不时出声询问周海。凌霄子的玉牌是林枫故意挂在腰间让周海看到的,平时他都是放在储物袋中。

他要买的矿石都是比较昂贵的矿石,而他的修为又只有筑基,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宜都,他可不敢随意露出钱财。万一这七宝阁看自己没什么身份,把自己扣下严刑逼供,到时候灵石被抢是小,会不会遭杀人灭口是大啊!

而有了凌霄子的名头就不一样了,一切都以药仙宗的名义,这样也解释了他身上为什么会有大量钱财,同时也能震慑宵小,如果想杀人越货,凌霄子的脾气也能让他们掂量掂量。

晃悠了半天,林枫也没又看到黑曜石,不想再瞎逛,就直接对周海说道:“周执事,不知黑曜石在何处?”

“黑曜石为珍惜矿石,本店存货也不多,都放在储藏室存储,不知林枫少侠想要多少?”周海心想你终于说话了,不懂就要问嘛,这弄了一大圈还是得找我。

林枫也不知道鲁班要多少,他的那个什么晶石在林枫看来还是有搞头的,如果威力能够提升,那作用就会非常大。

“你们这有多少我要多少!”本着越多越好,林枫决定把这七宝阁的黑曜石包圆了。

“啊!这……本店虽存不多,但也有一斤左右,不知……”周海没有说后面的话,言下之意是问林枫需不需要那么多的黑曜石。黑曜石大多作为炼器只用,很少会有人买大量的黑曜石,而药仙宗是炼丹的宗门,买这么多黑曜石有什么用?难道在丹药里加矿石还有助于提升药力不成!

“有多少要多少!”林枫豪气的说道。大有暴发户的感觉。

“好,少侠还有什么需要的么?”虽然不知道药仙宗要这么多的黑曜石干什么,他可不管你是用来杀人还是放火,作为一个商人,有钱赚我才不会管那闲事。

“不知有没有精金?”黑曜石有了着落,林枫问出了第二种稀有矿石。

“精金太过珍贵,本店只有二两,不知……”

“全要!”没等周海说完,林枫大嘴一张。

“按照黑曜石的价格,一斤的黑曜石需要十块多的上品灵石!而二两的精金更加珍贵,需要二十块上品灵石都不够。零头去下,一共是三十块上品灵石。本店向来是一手交钱一手付货,一律概不赊账!”周海看着林枫说道,语气有点微怒。他怀疑林枫是故意逗他的,先不说药仙宗要这些矿石有什么用,这林枫不管多少张嘴就是全要,让他开始怀疑林枫是不是炼器殿的人。况且这三十块上品灵石可就是三十万下品灵石,这么多的钱他怎么也不信会交给他这么一个筑基期的修士。

肉女心经 第二章

皇甫泽沉默半响,最后点头。

“只有这样,我才能配得上她!”

蓝成哲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一向高傲得对皇族不屑一顾。

甚至讨厌自己的姓氏,对望只用宋姓的皇甫泽,居然为了一个姑娘,愿意回到皇甫皇族?

蓝成哲不禁回头,朝极乐岛看去。

这个姑娘这么大魅力?让他的侄儿如此痴心?

当蓝成哲扭头朝皇甫泽看过去的时候,他一脸沉重地问道:“你确定你姑娘就喜欢你?”

“……”

皇甫泽莫名地心口被堵,他盯着蓝成哲,这是他亲舅舅?

“前不久,皇后娘娘、国师、翘骑大将军还有太子前来下聘,准备迎娶岛上的三先生,却被岛上的人狠狠地教训了一顿。”

说着,蓝成哲将那日太子的囧状跟皇甫泽说了一遍。

说得绘声绘色,听得皇甫泽脸色大变!

就算那日船停在极乐岛旁边,但船上的事情,还是被蓝成哲知道了。

可见,那岛上的人是多厉害,而且,根本不把皇甫皇族的人放在眼里。

连太子都这样,他一个四皇子……

皇甫泽猛地抱紧自己,生怕自己贞洁不保!!

看来这件事还是要从长计议,如果慕贞姑娘对她没意思,他一个人单相思?

极乐岛更加不会放人,他岂不是要步入太子的后尘?

——

极乐岛上。

水慕贞来到厨房,将采购的东西全部拿出。

梨花、戴泉强全部过来帮忙。

骆盈静已经一岁多,能走能跑,只是看起来小。

但你能想到她已经狂浪境了吗?

刚满一岁的狂浪境!

瑾匿、于龙飞尤其体型特殊、所以,不能帮忙。

但经过这些时间修炼,瑾匿已经断尾,俨然要变成一只青蛙或者癞蛤蟆!

只是,不知道最后会变成什么?

倒是于龙飞,好好一颗珍珠,不知怎地,变成一个蚌?!

这个更加不能帮忙干活儿了,还要养在水里。

早膳做了蔬菜鸡蛋卷、饭团、馄饨、玉米粥、豆沙包。

很快,丁青、谢何雯、丁以沁、骆恩毓、云情月、郎玉香、舒缀瑜、郭罗薇都过来用膳。

各人想吃什么,便拿什么。

不得不说,水慕贞做的饭真不错!

就连在金蚕谷待惯了的谢何雯都觉得好吃。

毕竟,那会儿,她每顿都是惠桦请各地名厨为她做的。

而水慕贞的厨艺丝毫不比那些名厨差。

酸甜咸各种滋味都有,尤其这个馄饨,她最为喜欢。

忽然,谢何雯起身,把水慕贞吓了一跳:“大先生,不好吃吗?”

谢何雯端着空碗,摇头:“这馄饨太好吃了,我再盛点。”

水慕贞忙道:“大先生,小的来。”

说罢,从谢何雯手里接过她的碗。

“多谢!”

谢何雯刚说完,便发现她手腕上的一只玉镯。

这纯净度,整个大澜大澜大陆上可没有几只,还没打造成镯子。

别看它只是个镯子,其实,一只灵器。

“慢着,水慕贞,你手上的镯子哪儿来的?

以前怎么没见你戴过?”

闻声,水慕贞看了眼手腕的绿镯笑了:“今早一个朋友送的。”

肉女心经 第三章

从何敏捷屋里出来,夏氏母女来跟林氏请安,林氏笑道:

“姚太太,姚小姐在大少奶奶屋里还住的习惯吗?”

夏氏道:

“大少奶奶跟太太一样好客,对我们娘两可好了,还请太太放心。”

林氏点了点头,又问姚婧好:

“我瞧着觉得姚小姐到不错,我有一个外甥在山东,他爹是县令,外甥今年已经二十二岁了,也还没有婚配,姚小姐跟我那外甥到相配。”

夏氏母女见林氏这么说,心想,山东这么远谁会嫁过去,况且他爹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县令,跟束府根本没法比。此时香香见夏氏母女脸上有讪然之意,想,到了我出手的时候,只见香香对林氏笑道:

“姨母又乱点鸳鸯谱,姚小姐对我说,她娘统共才只有她这么一个女儿,将来是要留在身边的,山东这么远,想必姚小姐的娘是不肯让女儿远嫁的。”

夏氏见有台阶可下,马上道:

“太太的心意我们领了,一方面因为我们家婧好从小体弱多病,山东是北方,婧好在南方长大,过去之后恐怕水土不服,倘若勾起她的旧疾就不好了,另一方面正像表小姐说的,我才只有婧好这么一个女儿,实在舍不得她远嫁。”

听了夏氏的话,林氏笑了笑说:

“还是姚太太想的周到,我若只有一个女儿也舍不得她远嫁,你看我们家彩新彩靳也不都留在家里吗,做母亲的心情都是一样的。”

夏氏道:

“太太说的是,做母亲的都希望自己的儿女留在身边承欢膝下,有道是嫁女胜三分,娶妻矮三分,虽说我们家不能

文学

和府上比,府上是真正的大富之家,但好歹也算书香门第,家里世代行医,婧好的太爷爷还做过太医院医正呢,那可是正三品的大官,因此我想我们家婧好将来的夫婿应该不会比她妹妹差,婧姝,你说是吗?”

婧姝见夏氏居然把问题抛给她,笑了笑说:

“姐姐将来的夫婿自然是好的。”

夏氏道:

“能跟你的一样好我就心满意足了,四少爷的人品模样真真像老爷说的那样,万里挑一,若我们家婧好将来也得一个像四少爷那样的夫婿,我做梦都会笑出声来。”

姚婧好因为想着要嫁入束府,见母亲这么说,厚着脸皮道:

“娘又胡说,妹妹能得这么好的夫婿是她的造化,不是人人都有妹妹这样的造化,说来说去还是娘迷信,听信算命先生的谗言,否则我现在已经是侯爷府的少奶奶了。”

哪有姑娘家说这话的,大伙的眼睛一起朝姚婧好看去,彩新不屑的用眼睛乜斜她,彩靳看了看她,对姚婧好有了新的认识,绵绵站在婧姝身后轻声道:

“姑娘,她们的目的马上就要暴露了。”

婧姝虽然知道夏氏母女好攀附,但还是觉得有点吃惊,特别是当姚婧好说出刚才那番话的时候。通过这些天的相处林氏发现夏氏母女怎么看都不像是大户人家出来的,开始的时候林氏还安慰自己不要多心,但今天母女两的一番话让林氏对两人的态度发生了彻底的转变。

夏氏母女坐了会儿,见太太懒懒的,以为她累了,就告辞了。等两人走了之后,香香对婧姝冷道:

“四表嫂对自个的大娘和姐姐似乎有点看法?”

婧姝见香香处处针对她,特别是当她发现她和姚婧好结成同盟之后,对她的成见越来越深。

“表妹说我对大娘和姐姐有看法,请问我对她们有什么看法?”婧姝对香香道。

香香冷笑着不作应对,婧姝见状,没有给她好脸色看,也学她的样,冷道:

“我再没有见识也不会对自己的大娘和姐姐另眼相

文学

看,表妹你说是吗?”

香香被婧姝激到了,噌一下从座椅上站了起来,气道:

“姚婧姝你别跟我横。”

婧姝冷笑了笑,说:

“我但凡横得起来,还有某些人的立足之地吗?”

彩靳见空气越来越紧张,忙笑着对香香说:

“表妹到我屋里去,我有好东西给你。”

香香不理彩靳,赌气走了出去。彩新冷眼旁观,觉得不能小觑了婧姝,说不定不久的将来这个家会有她来主持,在彩新看来,大娘主持中馈几十年,靠的是爹的信任和自身的能力,姚婧姝不但两样兼备,而且肚子里还有墨水,这样的女人那才叫做厉害。

婧姝在屋里待了会儿就走了,等她走了之后,林氏对两个女儿笑道:

“你们瞧着觉得她怎么样?”

彩新、彩靳知道娘指的她是婧姝,彩靳有心替婧姝说好话,笑了笑,道:

“四弟妹当然是好的,只是她的两位亲戚实在跟她不像。”说到这里,彩靳无奈的摇了摇头。

彩新没有妹妹忠厚,见她这么说,冷道:

“娘的这个儿媳妇将来的本事肯定在娘之上,娘,你说我说的对吗?”

林氏笑而不答。

夏氏母女从林氏屋里出来,正要去何敏捷那里,没想到在仪门口碰到婧姝。姚婧好见了婧姝,冷道:

“今儿个真是巧,在这里遇上你。”

婧姝道:

“不是巧,我特地在这里等你们。”

夏氏上前几步,打量了婧姝一番,说:

“姑娘好像不待见我们,看来你也是个没良心的,我知道你嫁了个有钱男人,就把我们这些人都忘了,你也不想想我们都是你的什么人,你还好有我们这些人给你撑腰,否则你公公、你婆婆会这么看得起你?你婆婆对我们家婧好喜欢的什么似的,刚才还说要给婧好做媒呢,你也是听见的,若她不疼婧好会这样吗?”

婧姝冷笑着摇了摇头,说:

“如此看来我还要谢谢你们了?”

姚婧好高傲的嗤了一下鼻,说:

“谢就不必了,只不要整天绷着脸,像我们欠了你什么似的就好。”

婧姝冷哼了一句,正色道:

“明天就给我回去,别在这里现世,我的脸差不多都让你们丢光了,若还赖着不肯走,我就下逐客令赶你们走。”

婧姝出言不善,夏氏母女立即跳了起来,老的咬着牙说:

“你还真真是个没良心的东西,连自个的大娘和姐姐都这样对待,我要去告诉你婆婆,让她看看她心目中的好媳妇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小的也吹胡子瞪眼:

“姚婧姝,你算个什么东西,居然用这种口气对我娘说话,你当我是死的还是怎么着,你若对我娘不敬,我回去之后对你娘也会以牙还牙。”

此时站在婧姝身后的绵绵再也忍不住了,捋了捋袖子,对姚婧好道:

“你们明天到底滚不滚,如果还赖着不滚,我就回去告诉老爷,叫他派人来接你们回去。”

夏氏母女见绵绵捋高了衣袖像要打架的样子,道:

“这丫头大概疯了居然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若她敢伤着我们一根毫毛,我们就要你脸上开酱油铺子。”

婧姝伸手指着夏氏母女,恨道:

“真真是两个活宝,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外面的混账话都能说出口,还亏得你们一个是大户人家的太太,一个是千金大小姐。明天是你们的最后期限,若再不走,就不要怪我翻脸无情,到时候我也是什么都做得出来的,想必你们是知道我的手段的。”

夏氏母女根本不把婧姝的威胁放在心上,只见夏氏说:

“姑娘最好不要为了赶我们走,毁了自己辛苦建立起来的良好形象,到时候若被人说姑娘无情无义可就不好了。”

婧姝冷道:

“多谢你的提醒,不过你们留在这里那才叫辱没我的形象呢。”说到这里,婧姝忽然提高音量,严肃道:

“明天你们走也得走,不走也得走,我一向都是言出必行,你们应该知道我的脾气。绵绵,咱们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