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在里面一整天,乱岳目录伦

放在里面一整天 第一章

她自然也清楚自己留下的方子是没什么大用处的。

而单看狗皇帝如今的脉象,便是她方才看到的那张似曾相识的方子都未必有用,心绪不稳,再好的药也只是治标不治本罢了。

当然,她即便有更好的调理法子,也不会拿来给皇帝用。

毕竟她只医人,而非兽医。

如果可以,她甚至还想趁机做些手脚来着——在对付狗皇帝这件事情上,没什么可讲究的,只要能增加日后的胜算,她不在乎方式。

可若想在皇帝身上或是药方上做手脚,远没有那么容易。

宫中那么多太医,要想瞒过他们,少不得要下一番功夫心思——这是她原本的想法。

但在看了那张方子之后,她便知道决不可贸然行事。

若那张方子不是偶然所得,那么,皇帝身边必是有高人在……

而倘若当真有那么一个人的存在的话,她不便在皇帝的药方上动手脚是小,祖父有可能遭遇到的危险事大。

单是阿葵前去,已不足够叫她安心。

如今这等关头,她必须事事皆做好最坏的打算……

许明意思索间,忽而抬起眼,戒备地看向车窗处那随风轻动的车帘。

夏日的车帘是清凉的浅青轻纱所制,此时透过这青纱,隐隐可见有黑影在靠近。

而待大致看清了那黑影为何物之后,许明意适才放下了身上竖起的防备。

黑影试图从车窗处钻进来,然而并未能成功。

看着扑棱挣扎了好一会儿都不肯放弃的大鸟,许明意不禁觉得做鸟做到如此缺乏自知之明的地步,实在也是怪罕见的了。

死活没能钻得进来的天目咕咕叨叨地爬上了车顶,许明意估摸着这鸟应当不曾觉得问题是出在了自己身上,而应是车窗开得太小的问题。

天目从车顶跳到车辕上,车夫早已习惯了它的存在,心无波澜地继续赶车。

车帘被阿珠打起,大鸟钻进了车里。

“你怎来了?昨日不是回去找吴恙了吗?”

许明意取出桌下备着的一只银碗,倒了些清水递到大鸟面前。

大鸟喝罢了水,伸着脖子朝车窗的方向叫了一声。

许明意眼睛一动,掀起车帘往外看去。

此时马车刚离了闹市,前面便是魏汤河,河边柳树成荫,石桥下隐隐可见有一人一

文学

骑,那人影挺拔,身上是干净清爽的玉青色。

即便垂柳半遮半掩,许明意还是一眼将人认了出来,她立时便对车夫吩咐道:“停车。”

车夫不觉有异,只平静而迅速地将车停稳了。

许明意提着裙角跳下马车,脚步轻快地向桥边走去。

此时已近午时,骄阳正炽,附近并不见有人走动,只蝉鸣声一阵压过一阵。

“你怎会在此处?”许明意还未走到那少年面前,便已开口问道,清亮的眼睛里含着些许笑意。

“今日让人去国公府传信,方知你进了宫。”吴恙道:“左右无事,便来了此处等着。”

左右无事?

许明意将信将疑。

分明是不放心她才对吧。

而少年接下来的问话,似乎就是为了证实这一点:“此番为何要自荐入宫替皇帝诊病?”

“左右无事,便去顺道打探些消息。”许明意学着他方才的语气说道。

吴恙没工夫感到不自在,只看着她说道:“你自己一个人进宫,未免有些冒险了。”

他固然清楚她闲不住的性子,但今日听到她进宫替皇帝诊病,他的第一反应便是担心,当即便送了密信给姑母,让姑母帮他多留意一二。

“倒也没什么冒险不冒险的。”许明意的语气倒很平常:“他若想在此时对我许家做些什么,我是在宫里还是在宫外也并无甚区分。”

然而说话间,对上那双眼睛,她到底还是补了一句:“但于宫中行走时的确也需要加倍小心就是了。你放心,我有分寸的。”

察觉到她这敏锐的谨慎,吴恙“嗯”了一声,嘴角微微翘起。

他今日穿着的是玉青色的绸袍,许明意甚少见他穿浅色衣衫,此时乍然瞧着,倒觉得那双清贵英朗的眉眼也被衬得有了几分温润之感。此际他身后是条条青柳与粼粼波光,景色与他皆是一般赏心悦目,而他却俨然还要更胜两分。

许明意看在眼里,不禁就想到了皎皎曾说到过的一种男子,皎皎恐她见识少,便未说那些七拐八弯的形容,只言简意赅地同她说:谁沾上谁迷糊。

她这一刻突然觉着,吴恙必然便是在此列之中了。

好在她一贯镜子照得够多,倒还不至于迷糊到头脑发昏,且记得问一句正事:“你今日叫人去寻我,可是有什么事吗?”

“也非是什么急事。”恐她多想,吴恙尽量拿随意平缓的语气说道:“昨日我让人回了宁阳给祖父送信,另着人给裘神医捎了一封,请他前往东元城照看国公。”

许明意听得微微一怔。

见她神情,吴恙又道:“我只是思来想去觉得阿葵到底经验尚浅,以求更稳妥些而已。”

“我明白。”许明意回过神来,道:“其实我今日也正想找你说此事呢,本想同你打听裘神医如今的住处,以便去信请他帮忙来着。”

只是没想到他与她想到了一块儿去,并已经替她办妥了此事。

“且我今日在宫中见到了一张药方……”许明意说道:“那药方绝非出自寻常医者之手,我疑心皇帝身边藏有高人在。”

如此一来,她更是势必要请裘神医赶去祖父身边方才能安心一二。

吴恙说得对,阿葵再如何背医书,但经验实在太少,应付些简单些的不在话下,但若遇到了真正棘手的状况必然还是吃力的。

皇帝身边有高人在?

吴恙思索着记下了此事。

若果真如此,定要去查一查。

二人就此事谈了许多,末了,许明意斟酌了片刻之后,到底还是压低了声音说道:“还有便是皇帝如今的身体……我有些疑心荣贵妃诞下的那位皇子,兴许并非皇帝血脉。”

“……”吴恙听得愕然一瞬。

皇帝竟是活得这般“通透”吗?

这是他家中二叔常用到的说法,潜移默化间他也就记下了——宛如上等翡翠,绿得发翠,是为通透。

不过……

昭昭连这方面的问题竟都能诊得出来?

一时间,除了过分博学之外,少年再想不到其它合适的词汇来形容了。

放在里面一整天 第二章

第506章离不开(大结局)

“什么?这件事情我可从来没有传播过,是什么人这么多嘴?”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我还以为是你想了什么办法把事情传出去的,你昨天不是说,如果将军夫人不帮你的话,你就要自己想办法吗?”

裴攸北没想到晏梨竟然对此毫不知情,顿时也有些疑惑起来,开始猜测起各种可能性。

“难道是左相?除了我们和将军夫人以外,唯一知情之人,也就只有左相了。”

“不可能是他,他还想靠着赵靖远生活呢,如果这件事情是他传出去的,那岂不自掘坟墓?”

“那我可就不知道了。”

“爷,有客人来访!”

千钰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一下子打断了裴攸北和晏梨之间的谈话,他们在这里是初来乍到,如何能有客人呢?

晏梨的第一个想法是那个守将来了,但又觉得不大可能,毕竟这个时间太早,应该不至于现在拜访吧。

“谁?”

“是将军夫人!”

晏梨连忙起身,随意的套了一件外衣,匆匆起身迎接。

一个时辰过后,将军夫人从晏梨的房间离开,谁也不知道这两个女人在房间里说了什么,只能看到夫人在离开

文学

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是极为平静的,而晏梨看向郡主的目光,则完全是一种仰望的姿态。

很快,晏梨便同裴攸北一起,回到了小石镇。

一年后,看着襁褓中的小婴儿,晏梨脸上露出了一种之前从未有过的安详之态,她如今真切的体会到了什么叫女本柔弱,为母则刚这几个字。

婴儿的啼哭声传来,身边的晏梨刚要抱起,却被一个男人抢先抱起,口中还喃喃着:

“我的好女儿,你别哭啊,不然非要把你爹愁死不行!”

看起来,裴攸北饱孩子的动作已经很是娴熟,没有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是不可能达到这个程度的。

看着眼前的一对父女,晏梨想到,自生产以来,裴攸北竟然几乎包了所有带孩子的动作,真是巴不得连喂奶这样只有她能做的事情也包过去,真是让她大开眼界。

没想到,一个女儿竟然能让裴攸北变成一个超级奶爸,也真是让他大开眼界,要知道,在这个年代的男人,大男子主义严重,能遇到裴攸北这样一个男人,简直是宝藏啊。

而裴攸北呢,亲身经历了晏梨生产时的大出血,差点就要失去这个女人的滋味让他心痛不已,从孩子出生的那一刻起,裴攸北就暗暗下定决心,一定不能让这个女人再受苦了。

慢慢的,裴攸北也体会到了有了孩子的快乐,和孩子在一起相处的快乐,只要看着这个小小的生命,裴攸北就打心眼里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感,还有一种责任感。

“裴攸北,你讲不讲道理啊,这孩子可不止是你的,也是我的啊,我都没抱过几回。”

晏梨娇嗔道,这对话一旁的锦云已经不知道听过多少回了,也只能是羡慕罢了。

“锦云,你注意休息,也是有身孕的人了,别总是忙来忙去的。”

放在里面一整天 第三章

VIP病房外空旷的走廊,冷小乔背着书包快步走到一间病房门口,紧张的望向站在门口的男子:“爸,你……你回来了?妈现在怎么样了?怎么忽然就……”流产了?

后面的话她说不下去了,因为那两个字对面前的男人来说,意味着背叛与耻辱。

记得她刚接到管家的通讯请求时,听到那个消息也震惊的无以复加,没人比她更清楚这个消息传出去后会掀起怎样的狂风巨澜。

三年前皇室大公主嫁给整个银河帝国最年轻的元帅艾伦·比洛多,虽然大公主名声不太好,但也算得上门当户对郎才女貌,然而在婚礼当天却爆出新娘竟有个未婚先孕的私生女,这一皇室丑闻瞬间席卷整个帝国,想遮掩都没办法。

如果新郎不介意,这件事也就逐渐平息了,可偏偏新婚当夜新郎连洞房都没进就被派去了与虫族的战场前线。

官方的、说法是战况紧急,需要帝国元帅亲自坐镇指挥,但民间纷纷猜测这一定是艾伦对这门婚事强烈不满,自请调去了战场,不然为何三年都没回帝都一趟?帝国与虫族的战争已持续数百年之久,什么样的紧急战况让艾伦元帅连洞房花烛都顾不上?

冷小乔也只在婚礼上远远见过艾伦一面,这是两人第二次见面,心里不由有些同情这个男人,新婚妻子附带个拖油瓶就算了,三年不回家,一朝回来发现老婆居然又怀孕了,真想问一问他此时的心理阴影面积。

艾伦身形高大修长,一身黑色军装将他不容侵犯的凌厉与威严展现的淋漓尽致,璀璨的金色流苏与衣扣又为这份绝对的冷酷增添了几分华美尊贵,他一个人站在宽阔的走廊里,却让整条走廊都显得逼仄灰暗,只因他太过耀眼。

闻言他只是面无表情的看了冷小乔一眼,转头又继续一言不发的盯着那扇门,仿佛门后藏着什么洪水猛兽。

无言的沉默让走廊内的空气更显稀薄,冷小乔活了两辈子都有些受不住了。

她正想活动一下僵硬的双腿,就听到病房的门被打开的声音,一道女子身影出现在病房门口,手术服将她从头包到脚。

看到门口两人,她摘下口罩,脸上神情疲惫而苦涩,眼睛红红的:“对不起,我已经尽力了,姐姐的身体一直不好,恐怕熬不过这一关了,你们进去看看她吧。”

艾伦与冷小乔脸上都闪过了然之色。

大公主梅琳娜是陛下的第一个孩子,自小骄纵着长大,与一群贵族纨绔玩儿的很疯,甚至吸食一些刺激神经的药物,类似地球上的毒品,当年冷小乔刚穿越过来就是在一个小型的家庭派对上。

一屋子打扮的奇奇怪怪的男女兴奋的又唱又跳,根据原主的记忆她看到自己的公主母亲只穿着吊带与热裤,几乎赶得上比基尼了,在一群人中大跳艳舞,画面让人不能直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