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女医生,涨精装满肚子

风流女医生 第一章

@@@@

还要希望大家支持天命的《种劫成道》,后来编辑说名字不给力,改成《申公豹传承》,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多投推荐表,别忘了收藏,大家的每一张推荐票,每一个收藏,或许对于你们来说并不算什么,但对于天命来说,是一种支持与鼓励,已经上传,还请大家多多支持,天命拜谢了。

那个,几百万字已经在笔下写出来,但此时却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写下此刻的心情与对大家的支持,厚爱与感谢,只能说谢谢二字,虽然很平淡寻常,在生活中这个一个词语甚至于泛滥于敷衍,但此时此刻却是唯一能表达出我此刻心情的词语,其中的真挚与由衷据都在此中种种,无法言书,请原谅我此时言语的匮乏。

没有收藏的童鞋赶快去收藏哈,祝大家暑假愉快,咱们见。@@@@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风流女医生 第二章

此刻,魏鹏远已经知道了武修贤正是陈清北调来的,看许易的架势,武修贤必定是用了什么手段,逼迫许易出战。

此刻战斗一结束,许易便奔着邝朝晖去了,正应证了他的猜测。

他是始作俑者,自然不能坐视邝朝晖露出破绽。

就在这时,许易腰囊中的如意珠突突起来,他催开禁制,传来的竟是秋娃的声音,“胡子叔放心,坏人都被打跑了,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别受坏人威胁。”

秋娃声音

文学

方落,他便听到了余子璇和易冰薇的声音,其中还夹杂着几道男声,有些耳熟,一时想不起来。

既然余子璇和易冰薇无恙,他心里悬的最高的那块石头终于落了地。

大战既平,许易便待离开这是非之地,岂料,不待他行动,又有人站了出来,“宋司使,许易的任命不当,本官代表政事房行使封驳权。

就请中枢收回成命吧。”

政事房大朗官赵如意横身拦在许易身前。

宋振东激动地死死握拳,高声道,“政事房诚然有对中枢敕命的封驳之权,但据我所知,已经数十年不曾动用了,今番大朗官动用封驳权,总要有服众的理由。”

至此,宋振东彻底放心了,不由得暗暗赞叹大人们的手段。

封驳权,亏大人们想得出来。

不过,这封驳权也绝不能滥用,必须有正当理由。

不过这回,宋振东觉得赵如意要找理由,实在再容易不过,毕竟这理由是明摆着的。

果然,便听赵如意道,“这还用说么?许易资历不足,哪有人能二十年不到,便由白身而至大仙。

若论功劳,天庭中功劳比许易多的如恒河沙数。

再……”

许易截断赵如意的话,“大朗官此言,本座不敢苟同,许某升任的是星空宫宫主,主星空宫事。

先不提本座受命于危难之际,单是本座这几年为中枢供应的玄黄煞,便有拯危救亡之功。

当然,也有其他同僚立下大功,但就事论事,放在这星空古道,星空宫宫主人选之上,若想用功劳否决许某,还请大郎官当众说明详因。”

无人替己表功,许易只能自己来。

赵如意本想长篇大论地铺陈,被许易截断话头,好不难受。

他瞪着许易道,“也罢,就不说这功劳。

你区区领域二境修为,四品道果,凭什么升任大仙?”

许易冷声道,“先前宋司使也说了,有前例可援,十载之内,许某补齐这两大条件便是。

若不能补齐,许某自动退位让贤。”

赵如意冷声道,“前例可援不代表便能因前例行事。

若都来个前例可援,堂堂天庭威权何在?今日某便以此二理由,封驳了你的任命之权。

你若想不通,自可向中枢申告。”

宋振东阴声道,“既如此,许宫主,不,许府判,且将金册还来吧?”

许易死死瞪着赵如意,视线依次从宋振东、魏鹏远,陈清北,邝朝晖等人脸上扫过,仰天长啸,“好一个出尔反尔,好一个预先取之,先必与之。

堂堂中枢威权,便被尔辈如此滥用么?既然许某条件不够,出此任状的大人们早干什么去了?既出任状,又接连安排下人敲这不平鼓,层层阻击,现在又弄出个封驳权。

风流女医生 第三章

玉平闻言,微微松了一口气,此时,他很庆幸,至少有一天,他无意在那人门外,听到这些消息,不然,他毫不怀疑,今日,秦寂一定会杀了他!

可是,不带他轻松很久,秦寂便开口了“你是很聪明,但同时,你也很愚蠢,你觉得,你能够威胁我?”

玉平闻言一愣,不待他反应,只见秦寂大手一扬,瞬间,两个黑衣人便出现在他们身边!

“把人给我带回去,别死了!”

“是!”

两个黑衣人一应,随即便一人提了一个,快速的消失在小院之中!

在黑影消失之后,小院里恢复了一贯的平静!

秦寂微微低下头,看着怀里的女人,而很有默契一般,苏九笙同时抬头,看着秦寂,瞬时间,四目相对的美好,在两人之间产生了一圈淡淡的涟漪!

“你”

“你”

“你先说!”

“你先说!”

“呵呵呵……”两人的异口同声,让苏九笙忍不住娇笑出声,而秦寂,也一扫冰冷的俊颜,嘴角微微上扬!

“笑什么?”

大手的指腹摩擦着苏九笙白皙绝美的脸庞,手指轻勾,将落在女子耳边调皮的发丝拂到耳后,秦寂轻缓开口!

苏九笙闻言,笑的愈发愉悦了,“你怎么会来?”

秦寂闻言揉了揉苏九笙的头顶“这不是有人想我了吗?我就来了”

“哼,谁想………………”

“唔!”

苏九笙最后的话,都被秦寂温热的双唇,给堵了回去!

小院之中,顿时一派温情脉脉!

苍月谷这边,传了信给官府之人,没多久,官府之人赶到之时,历山南和李秀隐藏了行迹!看着官府之人将苍月谷里的人带走,李秀和历山南也回了城里!

“姑娘怎么还没回来?会不会出什么事了?”

“历山南,你个乌鸦嘴,姑娘那么厉害,能出什么事?”

这一次,历山南没有生气,反而是朝地上呸了呸,以示自己说错了话!

突然,就在一行人神色着急,坐立不安之时,小院外传来一阵熟悉的敲门声!众人一喜!梅姬首先站了起来,

“我去开门,一定是姑娘回来了!”

众人闻言,点了点头,但是也起身,跟在梅姬身后,去了门口!

“吱呀!

文学

房门一打开,梅姬等人就愣住来!

无他,只因为苏九笙身旁那人,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这是?”

见众人呆愣的样子,苏九笙无奈一笑“他是秦寂”

众人闻言,连忙俯身作揖,“见过秦世子!”

秦寂闻言同样回以一礼“各位客气了,这些日子,有劳各位照顾她了!”

众人都知道他口里的她是谁,闻言,都纷纷表示秦寂太过客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