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使劲里面痒|同房交换4p好爽

啊使劲里面痒 第一章

首先,我先在这里和看我书的朋友说声抱歉!

对不起,我更新的速度没跟上,质量更是差的一塌糊涂,写了三十多万字,剧情发展的很慢!

其次,跟一直照顾我的几位编辑说声谢谢!感谢你们给了我这样一个优秀的平台。

当初写这本书时什么都没有准备过,完全凭借着一个灵感就开书了,直到签约时我才知道写小说需要大纲,都是临时撰写的一个大纲。

自我嘲笑三分钟……

到现在有四十万字差两万多字,可是就只写了这么点字,完全不知道后面该怎么写下去,熬夜到通宵日思夜想,想出来的剧情却很少和前面的剧情接洽起来……

以前看书的时候觉得特别好看,直到写的时候才发现写一本好看的小说有多难,那需要非常强大的意志力!!

很想接着写下去,可是现在出现的这种状况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写下去,完全偏离这般书当初的方向。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啊使劲里面痒 第二章

中心区测试平台上回响着低沉的嗡嗡鸣响,与平台接驳的一系列神经装置和生物质循环设备正在进行正式启动前的“预热”工作,平台中心的“主脑”则已经完成所有的检查和调整流程,此刻正处于等待苏醒的浅休眠状态。

高文的目光从那主脑上收回,脸上带着一丝无奈的笑容:“书本上留下了许多与我有关的‘名人名言’,有一些多少还靠点谱,有一些我便真的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被安在自己头上了——这种事情经常出现,倒也没什么好意外的。”

文学

然而瑞贝卡却哭丧起脸来,仿佛想到十分伤心的事情:“可我小时候为了背这些东西真的费了好大功夫,姑妈法杖都换了好几根……”

高文:“……”

这姑娘背个老祖宗名言最费的竟然是姑妈手中的法杖,这让外人听到了一时间恐怕还反应不过来的!

“咳,往好处想想,多学一些道理总是没毛病的,”愣

文学

了一下之后,高文才干咳两声把话题拉回来,同时伸手按了按瑞贝卡的脑袋安慰着这姑娘——虽然她已经不再是小孩子,但几年来养成的习惯并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那些名言其实我看过不少,不管是不是真的,起码思想上大都是好的,所以我才没要求教育主管的官员对那些流传已久的名言做什么‘辟谣’,也没要求学院里把那些话从书本中删掉,只是要求清除掉了少数不符合如今这个时代背景的内容……”

瑞贝卡不得不接受了老祖宗的这番道理,但还是忍不住多问了一句:“祖先大人,那么多流传了好几百年而且听上去很有道理的东西……真的不是您亲口说的啊?”

高文看着一脸好奇的瑞贝卡,只能露出无奈的笑:“这事情其实想想你就明白了。你把各种书里故事里诗歌里流传的那些号称来自‘开拓者高文·塞西尔’的名言名句收集起来看看能有多少,再想想你老祖宗当年是什么时候阵亡的——我七百年前阵亡的时候才三十五,其中十五年默默无名,剩下二十年全都用来打仗,我总共才有多少时间去思考什么人生哲理嘛!要真按后世那些学者整理的言行语录来活,我怕是吃饭睡觉都在当个哲人了……”

瑞贝卡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仿佛觉得有那么点道理,可想了想又冒出一句:“但其实我觉得这也没什么不可能的啊——您看琥珀整理的圣言录不是出的就挺勤快么,每个月都能出那么大一本……”

高文刚才表情还挺淡然,这时候却一下子瞪大了眼睛:“啊?你平常也看那东西?!”

瑞贝卡看到老祖宗的表情就知道事情不对,赶紧缩了缩脖子解释着:“我是偷偷看了姑妈收藏起来的……”

高文:“……”

坦白说,这一瞬间他就想到了当年从赫蒂口中得知那本关于八十多个公主的荒谬小说时的场景,自己这心情一瞬间是真的复杂莫名,他就想不明白了,赫蒂那么成熟稳重一个人,为什么平常私下里的爱好竟然是收集这个,当然他更想不明白的还是琥珀,一本《高文·塞西尔大帝神圣的骚话》她竟然能上心到这种程度,看起来简直比对溜门撬锁还执着……

他的表情古怪,一时间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倒是站在旁边的瑞贝卡偷偷打量着自己的老祖宗,慢慢脸上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色:“祖先大人,其实我一直感觉……您其实是默许琥珀这么做的吧?虽然您总是因为这件事训斥她,有时候看到她整理的那些笔记还会露出嫌弃的样子,但您其实从来都没有真的禁止过这件事——如果您真的有意禁止,这事早没了。”

高文有点意外地看了瑞贝卡一眼,他没有想到这个平日里看上去对什么都大大咧咧,只在技术领域显得聪明一些的姑娘竟然会察觉并思考这种事情,一瞬间有很多想法在他心头起伏,但思绪流转之后,他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只是伸手按了按瑞贝卡的头发。

有些事情是没必要让瑞贝卡知道的……这背后能有什么重要的秘密呢?只不过是一个每天都紧绷着神经的人想要给自己保留一点长久的乐子,顺便想要在这个世界上多留下一点自己的痕迹罢了。他不知道整日忙着记录那些笔记、跟自己斗智斗勇的琥珀是否已经敏锐地察觉到了这一点,但至少现在看来,这份“默契”还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瑞贝卡一头雾水地看着突然显得跟刚才有点不一样的祖先,本能地还想问些什么,但就在开口前的一瞬间,她突然感觉自己的脑壳有点痒痒的——某种依靠长期训练才产生的直觉让她立刻把想要出口的话给咽了回去(这在她身上可不常见),而几乎是同一时刻,一阵清脆的铃声突然从平台上方传来,将测试场地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

高文立刻抬头看向不远处的水晶容器,他看到主容器以及旁边的几根透明管道中突然冒出了一连串的气泡,紧接着容器底座周围的符文便开始次第点亮、闪烁起来,一阵比刚才更加明显的嗡嗡声和轻微震颤从平台下方传来,而一名身穿白色短袍的技术人员则从旁边走来,来到瑞贝卡面前:“部长,神经系统融接完成了,远端测试点已经做好准备。”

“啊,终于可以了!”瑞贝卡瞬间便忘记了刚刚还和老祖宗谈论的事情,她脸上露出兴奋的笑容,扭头看向高文,“祖先大人!现在可以唤醒主脑了!”

高文嘴角翘起,轻轻对瑞贝卡点了点头:“那就让我们叫醒它吧。”

瑞贝卡轻轻吸了口气,迈步来到主容器旁的操控台前,她亲自在符文调色盘中输入了主脑的起始激活指令,下一秒,容器中沉睡的“生物处理器”便缓缓醒来,在短时间的混沌、迟缓状态之后,这庞大的思维器官开始感受到那些链接在它身上的神经系统,感受到那些分布在试验场各处的远端测试点——

它“伸了个懒腰”,于是整个测试场中数以百计的神经节点便被注入了生机,随着灯光信号从远处的一个个框架结构末端亮起,高文脸上终于露出一丝微笑。

“这只是个开始——但我们终于踏出了实质性的一步,”他看向瑞贝卡,丝毫没有吝惜言语中的夸奖,“现在我们终于找到一种可行的操控中枢了,做的不错,瑞贝卡。”

啊使劲里面痒 第三章

原本用超大型能量屏障隐藏起来的瓦坎达首都BirninZana,此时毫无保留的展现在了罗格等人面前。

黄金杰克号跟三艘尾兽系列战舰静静的漂浮在空中。

战舰的周围,飞行着上百架有着八芒星机翼的新星战机跟奈落战机。

除了木叶的部队外,还有不少来自其他国家的直升飞机跟车辆聚集在了瓦坎达首都BirninZana附近。

这些直升飞机跟车辆,来自各个国家。

既有军用的,也有民用的。

既有代表着某个国家的军人,也有着纯粹过来进行现场直播的新闻记者。

在木叶正式跟瓦坎达宣战,并且故意将瓦坎达的情报泄露出去后,瓦坎达的国境线就变得彻底不存在了。

瓦坎达也知道仅凭他们的军事实力,完全没有办法维护国境线的完整。

于是,瓦坎达的现任国王黑豹特查拉果断的放弃了对边境的维护,将瓦坎达的所有人民都召回了首都BirninZana。

“大人,瓦坎达能量屏障的能量性质跟强度以及分析出来了,无法抵挡战舰主炮的连续轰击。”

黄金杰克号的主控室中,莎郎·卡特将手中的透明平板递给了罗格,恭敬的说道。

“先让特战队跟‘狼群’部队在地面集结,新星战机跟奈落战机清空附近空域,赶走那些看戏的家伙。”

对于其他国家来说,瓦坎达的这个超大型能量屏障是一个很棘手的存在。

但对战争科技水准足以比拟克里帝国跟山达尔星的木叶来说,解决这个屏障并不是什么难事。

就算科技不够发达,只要舍得消耗手下的兵力,也可以强行突破瓦坎达的能量屏障。

灭霸的先锋卫都可以做到不顾伤势强行突破屏障,罗格的特战队跟狼人,当然也可以。

不过他却完全没有采用这个粗暴战术的打算。

原因很简单,他的手下可要比灭霸的先锋卫珍贵多了。

满打满算,木叶才五百多战斗人员,他做不到那种用小兵性命去消耗屏障的做法。

在黑豹特查拉跟瓦坎达军队的注视下,木叶的特战队跟狼人完成了集结。

与此同时,身穿着四代目火影御神袍的罗格离开了“黄金杰克号”,漂浮在“黄金杰克号”前面。

戴上复制了火焰巨人苏尔特尔体质的“无尽的贪婪”后,他召唤出了从未在战斗中使用过的暮光之剑。

伴随着永恒之火的浮现,剑尖通红的暮光之剑迅速成型,顿时从虚幻的火焰形态转变成了真实存在的魔法实体长剑。

此时,被罗格召唤出来的暮光之剑只有一米多长。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他要拿着暮光之剑直接攻击瓦坎达的能量屏障时,他却将暮光之剑的剑尖笔直的指向了天空。

随后,无穷无尽一般的永恒之火剑尖涌出,犹如能量光柱一般直冲天际。

当永恒之火升到数百米高后,他才停了下来,注视起了能量屏障内的黑豹等人。

作为一把魔法实体武器,暮光之剑并没有固定的尺寸。

只要有足够的能量,就算让暮光之剑变得跟珠穆朗玛峰一样巨大也没有问题。

当罗格手中的暮光之剑从一米多长变成了数百米长后,黑豹特查拉的心中涌起了一丝丝不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