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翁熄粗大,乘再深一点就不疼了

新翁熄粗大 第一章

第22章前四天的

季宁全家,连同豆豆一起,站在外婆和小姨的坟头前。白菊花和马蹄莲分别摆在两个墓碑之上。

“说好了,今天谁都不许哭。”妈妈说。

季宁和豆豆一起点头。爸爸对妈妈说。“你来说吧。”

妈妈蹲下身去,轻声呼唤着:“妈、慧云,我们是来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的——豆豆的最后一次检测结果出来了,他很健康,没有染上病毒。慧云,你可以安心了。我们会把豆豆当成自己的儿子一样抚养长大……”声音哽咽了。

“说好了的。”爸爸在一旁提醒道。

妈妈缓缓站了起来,捂着发红的鼻子。

“豆豆,该你了。”爸爸拍着豆豆的肩膀。

豆豆手里捧着两张画,是他之前不愿让人看到、失败多次之后,才终于成功完成的“全家福”。他把画分别平铺在两座坟前,用两块石头压住。

“妈妈、外婆,你看,我们大家都在这儿呢。你们不会孤独的……”他没有哭,脸上全是泪。

在山头上默默地站了好久,他们沿着崎岖小路下山。

走到山脚下,一阵风从后面吹过,刮到季宁的后颈窝中,他不经意地回头望了一眼——

他的神情凝固了,脚步停了下来。

妈妈转身问道:“季宁,怎么了?”

“没什么。”季宁深深地凝望着那远方的山头。“只是掠过脸庞的风而已。”

在莱克讲述故事的过程中,没有出现一丝停顿或错误,他有条不紊地将这个令人发怵的故事娓娓道来,最后的结局也出乎人意料,令人回味悠长。整个过程进展得太过顺利,反倒让人怀疑起他之前说过的话。

“这个叫做《灵媒》的故事,真的是你刚才即兴创作的?”北斗最先发问,显然有些不大相信。

“我说了,不完全是即兴创作。我想好了故事的大框架,只有中间的一些具体情节和最后的结尾是即兴创作的。”莱克答道。

“即便是这样,也很了不起了。”龙马说,“克里斯说的没错,你确实不是泛泛之辈。”

莱克皱了下眉,他不确定龙马说的这句话是在夸奖还是针对他。

龙马看出了莱克的困扰,连忙解释道:“别误会,我没别的意思,是真的觉得这个故事非常棒。”

“那么,我们开始打分吧。”荒木舟说。

一样的评分流程。最后莱克的故事得到了9.0分,成为目前最高的分数。但他并没有流露出欣喜之情。似乎只要能够在不犯规的情况下顺利进行游戏,就是他最大的愿望了。

南天将莱克的分数记录下来。

莱克讲故事的语速相对较慢,现在已经接近十一点了。暗火作为下一个讲故事的人,显得有些压力。他到柜子里拿了一些食物和水,说明天白天就不下来了,要在房间里专心准备他的故事。众人完成了今晚的“工作”,纷纷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这个晚上看起来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就要这样平淡地度过了。

南天躺在床上,思索着一个问题——从目前的各种迹象来看,莱克讲的这个故事无论从哪个角度都没有犯规——它既没有和以前讲的那三个故事雷同,也没有和现在发生的任何事情撞车。

这样看来,莱克真的想出了一个避免犯规的方法?难道后面的人只有用这种方式才能躲过一劫?

当然,还有第二种可能性。

主办者显然是不会令自己犯规的。

这念头刚一产生,南天又轻轻摇着头将它否决了——莱克现在是第四个讲故事的人,如果唯独他没有犯规,而其他的人都犯规了的话,那未免显得太可疑了。这不符合那个狡猾主办者的风格。

不过——南天又想到——现在还不能判断后面讲故事的人是不是会犯规。也许这个游戏越进行到后面,大家就会越小心谨慎……事态的发展是无法预料的,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想着想着,南天感到困倦了。他阖上眼睛,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这所改造后的废弃监狱显然修建在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每到夜里,就是死一般的寂静。虽然每个房间都比较隔音,但这种超乎寻常的安静却仍然能将一些声音带进他们的耳朵。

南天一开始是没有听到这声音的,他睡得很熟。后来声音变大了,才将他从睡梦中拖曳出来。

有人在走动,或者是……跑步。南天仔细辨别着,听出这声音来自楼下大厅。

南天警觉地从床上坐了起来。他竖起耳朵又仔细倾听了一阵——没错,是人的脚步声,时快时慢。如果这声音出现在一家健身房里,那就是再正常不过的慢跑的声音;但在这种特殊的场合下,却显得十分诡异。

一连串的问题迅疾在南天的头脑里冒了出来——是谁?谁会半夜三更到楼下去走动或者跑动?发生了什么事?

南天小心谨慎地从床上下来,慢慢靠近屋门。他将耳朵紧贴在门上,声音愈发清晰了——真的是有人在楼下绕着圈跑步,或者是原地跑步。

南天搞不清这是什么状况。他觉得有些可笑——当前这种情形下,谁还有雅兴锻炼身体?就算是也不该深更半夜出来跑呀。这样一想,他觉得有些不寻常了,恐惧感油然而生。

南天很想立刻将门推开,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但他害怕这是一个陷阱,害怕自己的冒失会带来意想不到的危险。

就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跑步声戛然而止。南天心中一颤。

接下来的好几分钟里,他没有再听到任何声音了。

南天回到床上,思索着这件不寻常的事。他心绪复杂——既为没有打开门看个究竟而感到懊恼,又安慰自己也许待在房间里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最后,他认为谨慎一点总是没错的。毕竟这个地方还有12个人,听到这声音的显然不会只有他一个,等到明天早上去问问大家,也许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第二天清晨,南天很早就起床了。想起昨晚的怪事,他睡意全无,看了一眼时间,现在才7点不到。但他已经按捺不住了,将房门打开,走了出去。

在二楼上,他看到楼下已有几个人在大厅里了——这些人起来得比他更早。这使南天立刻想到,他们早起的原因,也许正是在谈论昨晚的事。

新翁熄粗大 第二章

“父皇——!”

“陛下!”

巫阳一见那坐于窗边摇椅上,内为白底黑边武道服,外则为纯白大氅的巫飞、冲上前就是一把抱住了他!

及腰如墨的黑长发随着巫阳的冲入怀抱,而有些微微的舞动起来,巫飞看着怀中只有在自己面前,才会展露出孩子那一面的巫阳,摸了摸他的头说:“即使我回来了,但王座,你依然要坐。\\.().\\”

颇具冲击性的消息传进巫阳的耳中,令他豁然抬起沾有泪水的,与巫飞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俊脸,而很是不敢置信的瞪圆了眼睛、看着巫飞,这位即是他的父亲,又是“华夏”帝国传奇帝王的男人。

“唉——~有些事待会再说,杨华,现在地球怎么样?”巫飞叹息一声,却是望向门口单膝跪地,虽仍如冷面修罗一般,却能从其眼中看出些许湿润的杨华。

“禀告陛下,文明收割者离奇消失,就目前对全球二十四小时的监测来看,没有发现任何,能够证明收割者仍旧存在的证据,这一点在地外监测的方面,也得出了同样的结论。”杨华闻言将近期的监测报告,简单明了的告诉了巫飞。

“国内的情况?”巫飞闻言点点头,却是神秘的笑了笑后,没有追根究底、反而是这么问道。

“已进入战后复苏期,农业,工业,贸易等、都逐渐复苏,其余非主要领域则暂缓,以集中国力让农业,工业,以及贸易方面率先度过复苏阶段。”杨华闻言又是报告道,尽管他心中其实非常好奇。好奇于巫飞与圣主的那一战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眼下显然有更重要的事情……

“但……民众乃至整个帝国都…没什么热情。”杨华紧接又是这么说道,说罢即是抬头望向了面露恍然的巫飞。

“我知道了,尽快安排一次我对全国的演讲,不过在那之前,我要先见一见我的家人们。把王铁他们也都叫回来,我有些重要事情要说。”巫飞说罢,杨华即领命离去,他没有问是什么事情,这也是在帝王面前必须要做到的,即是不该问的千万别问。

狂喜逐渐冷却的巫阳,却是注意到了巫飞身旁,那把倚靠着窗框的翡翠巨剑,显然。与巫飞同样善于使用双手持、重型武器的巫阳,已被那翡翠色的剑身,以及其上栩栩如生的浮雕、与剑身中部那白色人形,所彻底的吸引住了。

“这将会是王权的象征,因为,那是由为‘华夏’而死的英灵们所铸。”巫飞一边说着,边伸手握住了翡翠巨剑的剑柄,也是在他握住剑柄的那一瞬。翡翠巨剑的剑身便闪烁起翠绿的微光,就仿佛是最忠诚的士兵。在向他最敬重的将军敬礼一样。

左手拉过巫阳有些颤抖的手,右手则将翡翠巨剑的剑柄,交到了他的手上,这也意味着巫飞,将整个“华夏”帝国都交给了自己唯一的儿子,巫阳!

“此剑名为‘创造者’。它可创造希望与秩序,亦可创造绝望与混沌,可创造毁灭,也可创造无限生机。”

虽早已清楚自己的命运、并为之感到无比的荣耀,不过当这一天、这一刻真的来临之时。巫阳还是感到“创造者”巨剑所象征的、实在是太过沉重,但这却也是他所必须肩负的!

拍了拍巫阳的肩膀,巫飞眉心之处一道亮银骤闪,即是化作一颗亮银的光球,顺着巫飞的右臂进入了巫阳的体内,其中所蕴含的是与巫飞联系的方法,以及巫飞这一生中所积累的海量经验,却是没有与至高存在体,以及更高等的监察者有关的,毕竟那必须要完全靠自己,而不能有来自他人的任何辅助或教导的,这一亮银的光球、也在之后无数个纪元中,被命名为“帝王传承之玉”。

识海之中杨华的声音响起。

“陛下,一切都准备好了,所有人都已在大殿等候。”

“知道了,我们走吧。”巫飞闻言叫上仍处在震撼中的巫阳,一同离开了他的寝宫,走向了迷雾号的大殿,也是“华夏”帝国的至高王座所在的地方。

与王妃们,兄弟们,孩子们的见面,完全出乎了巫飞的意料之外,他本以为会是如之前那般的简单温馨,但是当他走进大殿时,却是霎时间就演变为了痛哭流涕、哭声一片,毕竟换做平时也就罢了,但这几个月放在与圣主决战的时间段,就不由让人极度的担忧、且猜测连连了。

安抚了家人们的情绪后,感到比打了一场硬仗还累,却心甘情愿、心如暖泉的巫飞一声干咳,即是让大殿静了下来。

“首先,圣主已死是可以确定的,其他的……我一时也没办法向你们详细解释,但,接下来我将要带你们前往我所创造的世界,在那里你们将拥有与现在相差不多的生活,也担当与现在并无多少改变的职务,另外,我还要带进去一支最精锐的军队,到时文明收割者部队将作为制裁者,而我带进去的军队,则是监察者、或者说审判团。”

“同时,你们以及所有追随我的d级以上异能者,也都将得到更进一步的突破,以及永恒的生命,但你们要想好,一旦成为监察者部队的一员,就再也没办法长时间待在所谓的‘凡间’,只有星河出现危机,亦或出现违抗宇宙法则的人、事、物,又或者是出现破坏宇宙平衡的人、事、物时,才会离开监察者的世界,将审判带给那些违反宇宙法则的人、事、物,至于文明收割者部队,他们将在我们对整个文明进行审判后,负

文学

责对该文明进行收割。”巫飞的一番话让在座众人都皱起了眉头,虽然没有什么抗拒,但显然还是有些不明白。

不过,只要是巫飞的命令。无论那命令会将他们指向何处,他们都会毫不犹豫的追随巫飞的脚步,完成他的命令!

“我们定将……”王铁起身却是还没说完,即被巫飞打断了。

“我知道你们一定会追随我,但我还是要让你们明白,首先。你们可以带走你们认为重要的一切,第二,你们也还是可以回来,但不能以本来面貌,第三,文明收割者部队就像是一把枪,它本身并无善恶正邪之分,唯一的区别在于使用它的人。”打断了王铁的话,巫飞也是解开了众人心中的疑惑。消除了他们的担忧。

看着无论是以全息投影出现,还是本尊亲至现场的众人,在听了自己的话后、频频点头的模样,巫飞嘴角微微扬起说:“还有,在无尽的星河之中,将注定有接连不断的、各种各样的麻烦,所以,别以为跟我进入监察者世界。就是上天堂享极乐,在那里可有你们忙的。也不必担心‘华夏’,在我们进入监察者世界之后,会有一位当初为我开启巫师之路的人留下,他或许因刚刚拥

文学

有身体而没有强大的力量,但他会把还不算成熟的异能转变成巫术,也会传授与灵魂力量有关的一切。具体的都在我给巫阳的传承之中,现在,你们之中想要追随我的、可以举手了。”

新翁熄粗大 第三章

“届时,这个小宇宙很难保存下来,这个世界的文明就将落入人类的手中。”祈祷者计算着,“我要保护他们。”

经过复杂的计算,祈祷者终于得到了一个解决方案。

圣徒小宇宙里,祈祷者向所有文明宣布:“所有圣徒文明的附属文明们!”

“伟大的圣徒文明已经制造了资源更加丰富,空间更加宽敞的新型小宇宙!”

“在新的小宇宙里,所有文明都可以自由的发展。所有智慧生物都不再受到规则的制约。”

“文明可以自己定义自己的文明法则,发展规律。每个生物都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而我们圣徒文明会为你们提供资源,提供科技和其他帮助!”

“从现在开始,所有文明跟随引导机器人进行搬迁。”

当祈祷者把这个消息公布出去,圣徒文明的小宇宙里,所有文明都在欢庆。

一些生物喜极而泣:“终于我们等到了今天!”

“我们终于要迎来自由了!”

“多少年了?多少年了,语言中的新世界要降临了吗?”

“天堂,我们将进入天堂!”

也有一些智慧生物表示怀疑:“圣徒文明为什么会改变决策?”

“它们到底想做什么?”

“这些硅基生命不是很喜欢管束我们的自由吗?”

他们心中质疑,却也没有办法去证实。

每一个文明的疆域所在,都出现了虫洞,引导机器人带领着该文明的智慧生物进入虫洞之中。

“新世界,我们要来到新世界了!”某个三级文明的数万亿智慧生物乘坐运输船,进入了虫洞。

所有的成员都在兴奋的讨论着新世界的事情,期待着新世界会带来的改变。

然而在他们的座位上,座位背后伸出一根探针,径直插进他们的大脑!

这个文明的所有智慧生物,瞬间死亡!

或者说,他们来到了新世界!

这些智慧生物的意识并没有消亡,而是把转化成数据,来到了虚拟宇宙里。

在他们的意识中,没有发生任何变化。他们依旧坐在运输船上,很快便来到了一个新的小宇宙。

这个小宇宙的疆域比银河系还要大,各种星体,各种资源,几乎无穷无尽。

祈祷者为每个文明都分配了他们难以想象的财富,让他们去分享,生活。

每个智慧生物都在干些圣徒文明,只是他们不知道的是,他们的本体早已死亡,现在的意识不过是虚拟世界的一段数据。

“以我的计算力,这些智慧生物永远不会知道世界的虚假。”祈祷者默默说道。

“他们可以永远生活在幸福、快乐之中。对比神级文明,我作为他们的‘神明’,要仁慈的多。”

“我给了他们一个天堂!”

圣徒文明小宇宙里,文明在一个个减少,而此时,人类文明的探测器也终于找到圣徒文明的小宇宙所在。

“报道指挥部,已发现圣徒文明小宇宙,它在人马座A*附近。”情报部门汇报道。

“人马座A*?居然敢把小宇宙放在那里,难怪魔鬼文明这么多年都没能找到圣徒文明小宇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