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男朋友进入的详细故事、被学长抱到没人的地方

被男朋友进入的详细故事 第一章

二人互相注视良久之后!

曹操率先开口打破沉默,道:“可是元诚当面?”

李杨拱手与之见礼道:“经年未见,孟德别来无恙乎!”

曹操感叹道:“多年未见,元诚越发英武不凡了!”

李杨微微一笑,道:“孟德过奖了!”

曹操出言质问道:“元诚为何率兵在此,阻我将士回家之路?”

李杨闻言,并未正面回答他的问题,他反问道:“孟德因何无故兴兵?”

曹操装模作样的叹了一口气,道:“元诚莫要误会,我也是受了奸人的挑拨,是以才会铸下如此大错。”

李孝诚冷笑了一声,没有搭话。

“奉孝安好?”曹洪与曹纯等人尚在李杨营中为质,而曹操却率先询问了郭嘉的境况,可见其对郭嘉是何等的看重。

“吃得好,睡得香!”

“子廉与子和可还安好?”曹操问道

“二人受了些轻伤,并无大碍!”

曹操点了点头,道:“多谢元诚手下留情,这份恩情,孟德记下了!”

“他们即是孟德的兄弟,自然也是我的兄弟,孟德尽管放心,待他们在我这里玩耍够了,我自会命人将他们安全送回许都的!”

曹操笑着点点头,道:“世人皆言元诚重承诺、一言九鼎,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虽然曹操嘴上这么说,但他的心里却感到十分的郁闷,他是极重亲情之人,曹氏将领对他来说更是具有着非凡的意义。

如今,麾下最重要的几位将领兼兄弟均在李杨的手中,令他十分的被动。

现在的情况是,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若说打吧,他还有些心疼郭嘉与自己那三位兄弟,他十分了解李杨的性格,若双方真的打起来的话,他敢肯定,李杨一定会拿曹仁、曹洪与曹纯的人头来祭旗,可要说不打吧,他又不甘心。

毕竟自己身后站着十余万大军呢,若连打都不打便原路返回的话,那这趟岂不是白来了吗,这一路上人吃马嚼的,消耗也太大了,如此巨大的耗费难道只为了观光旅游吗?虽说取得官渡之战的胜利后,曹操收获颇丰,不差钱,但再有钱也禁不住这么挥霍啊。

二人都没有说话,曹操在沉思,而李杨亦在与李虎聊着闲天,他正在向其询问刚刚斗将的情景,李虎正在给他讲解斗将的过程,与许褚三人的武艺特点,以及三人的优缺点,听得李杨亦是热血沸腾的。

场面陷入了短暂的尴尬之中。

正当两军士兵都有些躁动之时,有斥候纵马来报

文学

双方斥候所禀报的内容相差无几:刘表、孙权、袁绍麾下军队均有调动的迹象。

曹操无奈叹口气,与身旁之人说道:“看来这场仗是打不成了!”

李杨在听到斥候的禀报之后,却在心里乐开了花,这正是他所期盼的结果,因为只要有了刘表三人的掣肘,曹操便不敢一意孤行。

曹操拥有极强的军事能力,但他却没有挥军横扫天下的实力,这便是令曹操投鼠忌器的原因之一。

曹操早已猜到刘表等人会从中作梗,所以他才会有所收敛。

曹操也有曹操的无奈,刘表等人不希望李杨一家独大,曹操也不希望李杨做大,所以曹操才会力排众议发兵攻伐冀州,可刘表等人却又不希望李杨为曹操所灭,他们希望曹操能够出兵消耗一下李杨的实力,所以才会闹出如现在这般令曹操不尴不尬的境地来。

现在的情况是,只要曹操倾举国之力攻伐李杨,刘表等人定会形成联盟,一齐发兵攻打曹操,届时曹操搞不好会落得个赔了夫人又折兵的悲惨局面。

这便是属于曹操的无奈,这就是当前世界的格局,当今天下谁都拿谁没办法,可又谁都不是一个省油的灯。

立马于曹操身边之人是司马懿,他看向愁眉紧锁的曹操,出言宽慰道:“主公无需忧虑,其实主公已然达成了消耗李杨的目的,所以,我们没有失败,至于奉孝与三位将军之事,主公就更无需担心了,李杨定不会伤害他们。”

曹操勉强笑了笑,道:“是啊!他定不会伤其性命,但他会拿子孝三人的身家性

文学

命来与我做交易,看来这个暗亏我是吃定了!”

被男朋友进入的详细故事 第二章

第五百九十四章

李旦,脸色苍白。23US.更新最快

武则天和李显同时出现,也就表明了张易之兄弟的行动已经失败。

他这次发动兵变,所有的行动都建立在一个基础上,那就是武则天和李显必有一人被害。

可现在……

李旦深吸一口气,催马向前。

这一路上,他所到之处,士兵们离开分开,让出通道。

虽然没有人话,但李显却清楚感受到,那些人看他的目光里,带着一丝丝的恨意。

这些士兵,都是在听武则天遇害的消息后,才跟随他起兵造反。

现在武则天和李显都在,岂不就明了,李旦的是谎言,他们被李旦欺骗了。

原本是从龙除逆,却变成了起兵造反。

这可是杀头的大罪……士兵们心里很清楚,他们似乎没有了退路。

所以大家虽然怨恨李旦,却还是听从他的差遣。

李旦来到城下,抬起头向城头上看去。

“儿臣甲胄在身,请母亲恕儿臣不得行大礼参见。”

提象门宫城高六丈,站在城楼上,武则天有些看不太真切李旦的表情。她心中突然生出莫名的悲伤,虽看不清楚,目光却始终在李旦的脸上,不肯移动半分。

气氛,变得有些压抑。

武则天不话,李旦也没有开口。

母子二人就这样静静的对视,武则天的眼中,突然闪过一抹晶莹的泪光。

还什么?又能什么?

到了这一步,什么都没有用,只能是你死我活。

“太子,你知道吗?”

武则天突然回头,看着李显道:“朕其实有些后悔,当初若是把你留在身边,让相王前往庐陵,结果不定会好很多。”

“陛下!”

李显诺诺应了一声,却不知道该些什么。

武则天朝他头道:“论才干,相王强你太多。

他比你隐忍,也懂得收买人心。就这一而言,你远不如他,但唯一一,也是朕当初听从狄公劝后,下定决心立你为太子的原因。你,可知道是什么?”

“儿臣有的时候,会优柔寡断。”

“呵呵,倒也算不得优柔寡断,只不过你会念旧,念兄弟之情。

你这性子,守成当无不可,但开疆扩土,做天可汗却还不足。所以,朕希望日后你登基了,多一些果敢,学一学你这兄弟……这江山在朕的手里未曾兴盛,但朕却希望,它能够在你的手中真正兴盛起来。”

李显闻听,吓了一跳,忙跪在地上。

“母亲,你这话怎得?”

武则天却没有再回答,而是转过身,看向城楼下的叛军。

“尔等受人蒙蔽,并无大过。

现在放下手中兵器,立刻返回你们的营地之中。朕今日,只追究首恶,从者无罪。”

执掌天下十余载,武则天或许不得那些勋贵世族,王公大臣的喜爱,但是在民间,却极有威望。士兵们对武则天的话语,深信不疑。原本他们还想着要不要继续抵抗下去,可是在武则天话音落下的时候,就听到叮当声响不断,士兵们纷纷丢下手中兵械。

数千兵马,甚至抵挡不住武则天的一句话……

李旦的心已经沉到了底,但依旧端坐马上,巍然不动。

“相王,你回去吧。”

武则天的声音里,带着浓浓的疲惫之意。

李旦闻听,心中一颤。

他默默下马,在他身后,李隆基等人也跟着下马,跪在了地上。

李旦匍匐在地,朝着门楼上的武则天,行叩拜之礼,而后起身道:“母亲,儿回去了!”

只这一句话,武则天的眼泪唰的流淌出来。

已经多久没有哭过了?

武则天已经记不太清楚……她只记得,登基之后,十余年来,她一共只哭过三次。

而最近的一次,就是在狄公病故的当日。

“母亲,可否……”

“闭嘴!”

武则天脸上带着泪水,却厉声低喝,打断了李显的话。

“太子,你要记住,他日你登基九五之尊后,切不可再存妇人之仁。

朕把这江山给你,也是希望你能将之兴盛。相王既然做了错事,就必须要受到惩罚。国有国法,焉能因亲情而漠视……在这一,相王真的比你更有魄力。”

杨守文和幼娘就在武则天的身后。

武则天与李显的交谈,声音不大,但他二人却能够听得清清楚楚。

在武则天出那一番话语之后,两人都不由得打了个寒颤,默默相视一眼……

人帝王家中无亲情,果然如此!

既然生在帝王家,就必须要学会里面的规则。

他们都清楚,李旦完了!

武则天不会放过李旦,之所以让他回去,穿了,就是想留一个体面给李旦,让他自尽。而李旦显然也知道武则天的心思,甚至没有求饶。因为他也知道,这个时候,他求饶也没有用处。母亲是什么性子?李旦一直在武则天身边,焉能不知?

“父亲,等我!”

李隆基见李旦离开,也跟着站起身来。

“三郎,留下来。”

“不!”

李隆基却一脸的坚定之色,轻声道:“父亲要走,孩儿怎能不在身边伴随?若父亲走了,孩儿一个人留在这里,又有什么意思?咱们一家人一起走,父亲就不会感到寂寞。”

李隆基如果留下来,不定可以得到武则天的宽恕。

这也是李显本来的想法……

可是,在李隆基出这一番话之后,他竟笑了。

“也罢,咱们走吧……我虽然没有登上那九五之尊的位子,可是却养了一群好儿女。

被男朋友进入的详细故事 第三章

<></>

(帝国一书已经结束了,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与厚爱,正是你们的支持与厚爱让无语一路坚持了下来,再次拜谢大家对《帝国的朝阳》以及无语的支持!……无语的新书《铁血宏图》已经同步更新,您的每一个推荐、每一个收藏对于《铁血宏图》而言,都是极为珍贵的!新书不易,还请大家多多支持,拜谢!《铁血宏图》小说群:,欢迎书友加入,一起讨论剧情!ps:这推荐是为新书求的!大家可不要投错了!)

“鲜花都到哪儿去了?

都让姑娘们采走了。

姑娘们都到哪儿去了?

都让小伙子们娶走了。

小伙子们都到哪儿去了?

都去打仗当士兵了。

士兵们都到哪儿去了?

都战死进入坟墓了。

坟墓都到哪儿去了?

都让鲜花覆盖了……”

无名氏

南京作为中华帝国的首都,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是世界上第一个经过精心规划的城市,尽管这是一座老城,尽管那绵延的城墙向人们彰显着这座城市的幽久的历史,但是并不妨碍在过去的九年间,帝都建设委员对城市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造,即便是老城区,亦经过“市街改正”等一系列的改造,从而令其具备一座首都应具备的一切。

实际上,在世界各国的城市之中,南京有着太多的领先之处,比如,他拥有世界上第一个环城高速,他是世界上第一个普及抽水马桶的城市,同样也是世界上第一个全面普及管道煤气的城市。

而除此之外,这座城市更像是一座位于森林中的城市,而在城市周围一圈环绕城市的绿色长廊则是有名的环城森林公园,公园内一片片人工湿地内水鸟漫步其间,如果是点缀其中那些现代化的高楼大厦,恐怕很难有人相信这里竟然会是一座城市。

即便是长年生活的深山绿海之中,初来南京也会惊讶于这里如洗的蓝天白云,惊叹于遍地的湖泊、公园以及湖边大片的地毯般的绿草,作为城市来说,似乎这里的一切都是如此的完美。

完美吗?

不,世间从来就没有完美的,没有完美的事物,更不可能完美的人。

但有一些人是完美的,至少对于中国人来说,这里的一切都是完美的,这里的人们同样也是完美的,或许世间,没有比他们更为完美的存在了。

每一次,当人们来到这里的时候,人们总会肃然起敬、同时会在心中认同这个地方,对于许多中国人来说,他们总是相信一句话。

“人生真的应该去一次这个地方,去感受一下那里的氛围、那里总会有无数事物会触动人们的心灵。那里是荣誉之地,忠魂的魂归之地。”

这里就是紫金山昭忠祠,而他的另一个名字,却更为人们所熟知——中华帝国昭忠祠。

刚出三伏,伴着雾雨一阵略带凉意的风吹过,吹去了南京这座“火炉”的闷燥,枝头上的知了正在阳光下发出最后的欢鸣,保养良好的草地在风的吹拂下,呈出一片涛浪,天空晴朗蔚蓝,阳光如金,只可见一块块平坦的绿地上,大小、一致的白色墓碑有序排列,墓碑鳞次栉比,宛如逝者的庞大军阵,声威浩荡,蔚为壮观。三十万余名东北军以及帝国陆海军官兵安葬于此,这里是他们的魂归之地,同样也是荣誉之处。

无疑,这里就是完美的,这些英灵是完美的!

也只有他们才能配得上这个名词。

凌晨时分,在昭忠祠的那座壮观的中式宫殿前,几乎看不到任何参观者,因为时间太早了,现在许多人仍然沉寂于睡梦中。而在一个角落之中,一名穿着军装,头戴军帽的军官正默默的注视着远方。

望着无名烈士墓前那些起身着黑色戎装扛着步枪的哨兵,他们在墓碑前有节奏地走二十一步,面对墓碑停留二十一秒,然后转身停二十一秒再反向行进二十一步。二十一象征军方仪式中的最高致敬,这是缘自于海军的礼炮,当然也是帝*队的首创,实际上有关军墓的典仪都是在朝鲜统监时期,便一步步的完善,现在,在帝*队之中有着一套整个堪称繁锁,但却极为庄严的军人葬礼典仪。

就像此时的这些哨兵一般,他们同属于帝国陆军中的近卫军团——在古代被称之为御林军。而在南京,只有三个地方需要御林军守卫,一是皇宫、二是帝国咨议院,而昭忠祠则名列第三。

甚至就连同昭忠祠所处的位置——紫金山,也是一种至高无上的象征,这里即是皇家别苑的所在同样也是明孝陵所处之地,所有的一切无不彰显着这些忠灵至高的地位。

而御林军在这里实行的典仪则是在向为国牺牲的人致敬,而且是出于对一个普通人的尊敬。在这里日夜有士兵按照严格礼仪巡守,在这里,将军与士兵是平等的,将军不会高高在上,士兵不会身居其下,因为他们的生命是平等的,他们的牺牲是平等的。

将帽檐压低,穿着无衔军装的唐浩然,看起来和普通的退役军人没有多少区别,他只是默默的站在墓地中,看着那一块块白色的墓碑,他的心中显得有些凝重,在这片象征着军人最高荣耀归葬地的国家公墓之中,三十六万八千余名官兵长眠于此,他们的灵位就供奉于无名墓后的那座雄伟而壮观的昭忠祠内享受着世人的尊重与纪念。

而此时,置身其间的唐浩然,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将在退役的老兵一般,作为帝国的皇帝,他并没有在这个夏日离开南京,这个夏日因为局势紧张的关系,他取消了每年例行的庐山避暑,而这无疑是在向外国传递一个信号——局势紧张的信号。

此时,身为皇帝的他只是默默的站在这里,似乎是在缅怀着什么。

“一个国家怎样尊重和荣耀为它做出牺牲的人,也是一个人民怎样对待自己国家的问题。”

唐浩然的记忆中又一次浮现出在昭忠祠落成时,作为皇帝的他在这里做的致词,置身其中,他的脑海中不禁想到那些青年在自己生命最炫目的时刻凋零,心中难免的会产生些许的隐痛。

“……帝国陆军必须要做出牺牲,为了战略上的胜利!必须要有所牺牲!”

“陛下,军人意味着牺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