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n乱大合集;一女多男肉文

yin乱大合集 第一章

028夕阳西下(大结局)

卢迪叫道:“少废话,所有人后退散开,门口那辆车留下,你,闪开!”

江洋耳麦中传来严格的声音:“头儿,十把狙击枪都对准了这两个人的头,开枪吗?”

江洋看着卢迪指向自己的枪口,说道:“好吧!”

枪响了,江洋的眼看着詹姆斯和卢迪的头习惯一样爆开,脑浆四溅!麦卡一声尖叫,从卢迪的手臂下挣脱,向江洋跑来,可是,一声巨响,麦卡的身子被炸成了两截。

卢迪在中枪的同时,按下了左手手心攥着的炸弹遥控器,炸弹是缠在麦卡腰上的,直接炸断了美女的小蛮腰。

麦肯迪反倒很镇静,江洋现在相信了穆斯林不拿女人当回事的事实。麦肯迪看都没看麦卡一眼,就招呼老七会房间去了,他浑身都是詹姆斯的脑浆和黑血,他着急去洗掉。

终于尘埃落定,江洋长出一口气,尽管麦卡死了,但是只要麦肯迪活着,还在自己的控制范围内,就行了。

江洋把四个小队长召集到一起,明确了侍卫队在任何情况下都要坚守自己的职责范围,吸取这一次轻易就被人家调虎离山转移注意力的教训,同时让波波沙的民兵全部撤出城外,负责外围防守。

战场很快打扫完闭,总共有15名佣兵被打死,可是波波沙的民兵死伤两百多人,侍卫队战死五十人。

傍晚,江洋跟向日葵通话,告诉他詹姆斯和卢迪都死了,自己已经实际控制了约克镇。向日葵说伊科边境的战斗打了一天也结束了,伊南独立大队参战了,死伤惨重,冬月梅身负重伤,如果江洋可以安排好约克镇的防御,赶紧回去拉拉谷,也许可以见上最后一面。

江洋完全呆傻了,他良久都没有说话。向日葵在手机里说还有好多善后要处理,叫他别太哀伤,就挂断了。

江洋在麦家的院子里面蹲下来,刚刚一个女人死在自己的面前,现在,又要面对从小就在一起的兰梅的生离死别!

为什么会是这样!这到底是为什么!还要有多少生死的折磨才能结束?这世上为什么有这么多的流血厮杀!

江洋简单交待了他不在的时候由肖刚全权负责约克镇的防务,由刘大雨负责麦肯迪的安保,自己驾车出城,直奔拉拉谷伊南大队驻地。

天色完全黑了下来,江洋赶到了营地,整个营地只剩下15名学员,多半都带着伤,江洋可以想象他们经历了怎样的一场恶战。

兰梅被安置在洞府内平躺着,她是被地狱火火箭弹炸伤的,美军阿帕奇直升机跟她对射,她一个人用肩扛式反坦克火箭筒发射了一枚火箭弹将阿帕奇击落,可是她自己也身中多弹,要不是穿着纳米防弹衣,人当场就零碎了。

江洋在她的身边跪坐下来,兰梅脸色苍白,她眼睛看着江洋,想要说话,可是嘴角一动,一股黑血就淌了出来。

江洋用手去擦,可是黑血一个劲儿涌出来。旁边的学员都哭了,有人递过来脱脂棉纱,江洋给她扯过来头,把嘴里的血水控出来,可是江洋发现,兰梅的脖颈已经断了,只有皮还连着。

兰梅最后看了江洋一眼,似乎微笑下,就闭上了眼睛……

文学

江洋一动不动地跪在那里,随着兰梅的眼睛闭上,呼吸停止,他的心也死了。所有人都不说话,最后学员们慢慢退了出去,只留下江洋跟兰梅单独在一起。

不知道过了多久,江洋就听见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喊:“师傅!”

一个身影闯进洞府,在昏暗的灯影下,江洋看到,是荷花满脸泪水地扑到了兰梅的身上。恐怖的一幕发生了,兰梅原本完整的身体,被荷花急速一压,瞬间支离破碎了……

yin乱大合集 第二章

王琼拿着账本,跑来找严成锦:“贤侄啊,陛下巡狩,户部想跟商会借点银子。”

陛下自费三十万两,需补二十万两。

国库周转不开,王琼便想到,可以来良乡商会打欠条。

严成锦道:“何时归还,谁归还?”

还有两张欠条的银子,没有还给商会。

王琼一时语塞。

朝廷还欠着商会的银子。

“快了,等李兆番把银子运回来,世伯先安排商会的银子。”

“不借,世伯请回吧。”

严成锦头也不抬。

王琼傻眼了,以前帮严成锦整理衣裳都好使,这次此子软硬不吃。

但想到礼部和司礼监找要银子,他上哪儿弄去?

王琼看到严成锦的图上。

写了许多字,还画着他看不懂的线。

地上,更有数不清的彩色水墨画,下人正拾起来。

“贤侄琢磨陛下巡狩的事?”

陛下想南下,无非想看探访民生,但又远在京城,不能亲视。

治理天下,是需要巡视的。

不然,即便出了叛乱,也还蒙在鼓里,后世有飞机,大佬视察各地方便。

但在大明,这是历代天子也无法解决的问题。

“本官想拆除中书舍。”

王琼察觉到什么:“你、你又想改制?”

三日过去,弘治皇帝似是和百官置气,也似是回避百官,不上朝了。

听说严成锦赞成陛下南巡。

百官中不免有了声音。

谢府,湖心亭榭。

谢迁面上不满:“陛下巡查江南,百官反对,唯独严成锦赞成。”

刘健一脸疑虑。

李东阳道:“小婿虽胆小谨慎了些,可识大局。

问明陛下巡狩日期,必会有所动作。”

只是,这家伙的嘴巴,就如同他的姓氏一样。

“不错。”刘健看向旁边的扈从:“严成锦这两日在干什么?”

眼瞎了一只,弘治皇帝派了锦衣卫,护卫左右。

“属下不知。”

这个锦衣卫是千户杨礼的人,与千户叶准分属两个编制。

谢香灵走过连廊,看见刘健和李东阳,上前问安,却听谈论严成锦。

“刘伯伯和李伯伯是问严府?香玲正从严府回来。”

“严成锦在做什么?”

“作画,有许多画作,爹要查严府吗?”

谢迁摆摆手让她离开,面色陷入了沉思。

作画干什么?

这时,下人跑来禀报:“老爷,严大人来了。”

很快,严成锦来到亭榭中:“本官想到打消陛下南巡的法子,需三公谏言。”

何能抱着一本大册子,堪比半张书案。

刘健狐疑接过来,翻看几眼,顿时,惊讶得眉头一挑。

“这是什么?”

李东阳和谢迁同样惊讶。

这本册子上,有精美的插图,在插图旁,还有写着一行大字:

特大喜讯,京城南部的新宅地基竣工!

下方,有一幅精美的插图,匠人和力役,辛苦劳作,马车拉着巨石。

赫然,是京城外新建的宅邸!

翻一页,又有大字:

悬壶济世,昨日惠民药局看诊人数破两千!

下方,是惠民药局的彩图,病人排队,门上挂着惠民药局几字。

yin乱大合集 第三章

“傅子卫乃我去年入颍川结识的第一位俊杰,虽然只是个亭长,但在本地颇有名望,可不能慢待。”

第五伦离开魏地赶赴关中之际,刘秀也已率军离开昆阳城北上,抵达左队郡(颍川)襄城县(河南平顶山市襄城)。

他不同于其他绿林武装的严格军纪确实起了作用,听闻汉军至,投靠者络绎不绝。

而今日来投的,正是本地的一个小亭长,名叫傅俊。

“傅子卫和陈子昭却是同名。”朱祐一笑,看向紧随刘秀的高个持戟军官。

这陈俊乃是南阳西鄂县人,刘秀

文学

和朱祐在宛城举事失败南逃时,陈俊曾将刘秀堵在巷子里,差点缉捕,亏得刘秀一通嘴遁,让已经很久没收到朝廷俸禄的陈俊放了他一马。

等到更始称帝后,南阳诸县络绎归顺于汉兵,陈俊也一同降服,刘秀特地将他要到了军中,与之同衣食,十分喜爱,这大个子如今倒是成了刘秀的忠诚护卫。

“可不止同名。”刘秀笑道:“巧的是,我去年避吏至颍川时,路过傅俊管辖的亭中,差点被他当成贼给抓了。”

同样是不打不相识,误会解除后二人结交,此番刘秀率军至此,傅俊听说是刘文叔到,竟毫不犹豫,带着十几个亭一起归顺,让刘秀又得数百本地子弟为生力军。

傅俊给刘秀带来的礼物,还不止于此。

“文叔……刘将军,看我将谁抓了来?”

傅俊亭长将一个五花大绑的新朝官吏推攮上前,却见此人身体壮大,却被绳索缚得极紧。一般的新吏,若被汉兵擒获,少不得要稽首求饶,但此人竟是不卑不亢。

傅俊洋洋得意地报功:“此乃左队西部督邮掾,名叫冯异,字公孙。这位冯督邮从父城县来,赶了一天的路。至我邻近的亭舍组织亭卒欲守父城县,正好被我擒获,此人骁勇,力气好大,还伤了我好几个亭卒。”

“原来你就是冯异!”刘秀麾下校尉们顿时怒不可遏。

这冯异奉左队大尹之命,监护郡西五个,很擅长打仗,这段时日可让刘秀的军队吃了不少苦头。因为冯异守在父城县,害得刘秀的进攻迟迟无果,遂只能转攻襄城。

今日意外擒获,众人都义愤填膺,欲杀之而后快。

但刘秀发现,冯异却站立犹如一棵大树,只正视自己,哪怕生死攸关,语速却依然很慢。

“久闻刘伯升兄弟之名,但汝等偷袭,算什么豪杰?”

“就算不打攻城战,你我整兵战于郊野,我部众虽少,被擒获的,必是汝等!”

这下,更是人人都嚷嚷着要宰了冯异,唯独刘秀对冯异左看右看,心生喜爱,却哈哈大笑,一挥手。

“松绑,如冯公孙之言,放他归去!”

……

地皇四年四月初,刘秀攻略左队之际,第五伦也带着八百壮士,抵达了另一个大队:后队。

后队便是河内郡,时值孟夏,正是河内天气最舒服的时节,但第五伦却没功夫南瞻淇澳,观其绿竹纯茂,也没时间去看看朝歌殷墟之地,俯仰古今。

甚至在路过汲县时,都没机会去看看那位传说中制作了水排的水利专家,杜诗。

他麾下八百人,几乎是“骡马化部队”,驾驭着驴、骡、马匹,以车代步,速度很快。

毕竟王莽要求第五伦五月初一抵达京师,倘若迟了,阿莽乃性情中人,一怒之下,这兵权不给了,第五伦的大计岂不是要泡汤。

河内,相当于后世河南省在黄河以北的那一部分,按理说也应该算作“河北”。但从汉朝起,河内在行政划分上,就一直归属“司隶校尉”,跟河东、河南绑一块,由中央直属,因为这儿的地理太重要了。

随行的冯衍又能评头论足显露本事了:“河内南控虎牢之险,北倚太行之固,黄河绕其南,真可谓表里山河,雄跨晋、卫,舟车都会,号称陆海。”

往南,河内隔着大河与洛阳相望,周武王由此渡河灭殷。

往西,有要道通往河东、上党,当初秦赵上党之战,秦军之所以能胜,正是因为夺取了河内,粮道比赵国还近。

往北,则深深插入魏地,乃魏之门户,真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就这地势,若河内有一位强势的大尹,第五伦都要感到卧榻之侧有人酣睡,无法安寝了。

好在,与河内的殷富四冲相比,这儿的武备实在是虚弱得很。

“因为郡兵大多被王邑征调,跟随郡大尹去洛阳汇合了。”

第五伦心中了然,他听说王邑的大军已经离开了六尉,将出函谷关,除了关中强征的壮丁外,其余各郡也凑了点人数,最终可能会真如王莽期盼的,弄出个四十万大军来。

而如今留守河内的,是本地的副手,管军事的属正,可却非宿将,而是一位名儒老臣,名叫伏湛,名望倒是有,但打仗能有几分手段,就是个未知数了。

且看第五伦一路赶来,遇上休憩时却不忘老本行:画地图,冯衍也瞧见了,一看就知道不怀好意啊!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一旦乱世开始,河内,这片粗安之地,将是魏地势力最先吃下的一块肥肉!第五伦这一趟行军,也附带踩点。

因为有朝廷制诏,一路畅通无阻,四月上旬时,一行人便抵达了后队首府:怀县。

第五伦没有入城,甚至都没时间拜会本地管事的属正伏湛,但却有人主动找上门来,自称是窦融的朋友,请求拜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