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我们对着镜子做 4攻一受同时做宿舍文

宝宝我们对着镜子做 第一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宝宝我们对着镜子做 第二章

走了整整一天的山路,终于到了,但让人头疼的事才刚开始。

烙井村,第九起命案案发的地点,可如果只是通常的杀人还真算是幸运的了。每起命案都发生在乡下,而且地点都不一样,官府的人也是*到了极点,根本不管,说到最难的还是现场除了被吸干血的尸体外,什么凶器、痕迹都没留下,只留有修行之人才能感受到的死气,能散发死气的也只有鬼才做的到。

“爹,到了到了,终于可以休息了。”喊累喊了一路的张窈,看见前方的村子,顿时来了精神,向村子奔了过去。

张窈是大贤良师张角的女儿,从小就与父亲学习道术,后来很受师公于吉喜欢,又跟随于吉学习修仙之术,长的面色如脂,粉白如雪,双眼似剪,朱唇菱角,算不上绝色女子,也是美丽佳人,只不过性格略带男孩子气。

“窈儿,不要乱跑,这么大的人了还像个小孩一样。”张角对张窈喊了一句,然后对身后三人说道:“波卿、波才我们先去找村长看看什么情况。骁儿,你也去跟窈儿休息一下吧,走了一天,也确实挺累。”

张角对村子发生命案特别关心,现在各地已经在做起义准备了,现在却发生这样的事情,真是乱上加乱。

“没事的舅舅,这点路对我来说还不算什么。”张骁很自信的对张角笑了笑,这个年纪的确充满了活力。

张骁是张角的外甥,数年前家乡早洪水天灾冲毁,自此一直跟随张角学习道术,不过天资一般,但刻苦勤奋,相貌也算标致。而波卿和波才二人,一武一文,波卿天生力大,是张角的贴身护卫,波才则是跟随张角学习道术,也略有小成。

刚一进村口众人就看见了两人在路上交谈,其中一人他们都认识,是早一天到这里的管亥。“管亥大哥,这里。”张骁一看到管亥立刻便打起了招呼,他道法虽说都是被张角传授,可武技绝大部分都是和管亥切磋出来而来,可以说关系非常之好。

管亥可是太平教的名人,虽然长相像种地人,但是却使得一手好戟法,在教内没有敌手,是张角的另一个护卫。

管亥听到了呼唤声,也跟众人挥了挥手,领着旁边的人走了过来。

“良师,这位就是烙井村的井村长……”管亥快步走到张角面前向他介绍井村长。可话还没说完就被井村长打断了,他看起来非常着急,说道:“良师啊,你可总算来了,出了这么大的事,村里的人都认为是恶鬼在作祟,现在白天都不敢外出种地了。我前几天通报给了官府,可现在都还没消息,良师你可一定要帮我们消灭这只恶鬼啊。”

“井村长您别着急,我来这里就是希望能把这件事情解决,这可已经是第九起了。”张角忙安抚了下井村长,然后招呼了身后几人过来,接着说道:“我给您介绍一下,这位是波卿,与管亥一样是我的护卫,都是具有万夫不当之勇之人。这位是他弟弟波才,也是修行之人。而这两个是贫道小女和外甥,虽说年纪小,但也是自小就开始修行,这件事村长你放心交给我们处理好了。”

井村长也是一下冷静了许多,分别向众

文学

人作揖,说道:“那就真是太感激不尽了。快,跟我来,王琮的遗体现在就他家里,身上还冒着黑气,真是太可怕了,现在他爹娘都不敢住在家里。”显然井村长还是很着急,说完就快步向着村里走去。

众人也只得赶紧跟上,而张骁也要跟上去时,却被张窈一把拽住,“哎呀,一个死人有什么好去看的,他们去看不就行了,走,出去看看风景。”张骁一脸的无奈,说道:“表姐,你去玩就好了,我可是要来帮舅舅除魔卫道,这么大的事,一定可以让我学到很多东西。”

“你也知道是这么大的事啊,那你还去碍手碍脚,如果我爹要教你,他就会直接告诉你。你也走了一天路,去吹吹风放松放松。”说完就硬推搡着张骁向村外跑去。

宝宝我们对着镜子做 第三章

瀚海真尊也见过半愚真尊,但是两人真谈不上熟,“为什么我来就太好了?”

“虫子有出窍期,最少两只,”半愚真尊沉声回答,“我、钓叟和壬屠,一共才三个人,对付两只出窍期倒不难,难的是怎么才能不暴露自己。”

瀚海真尊也没有答应他,而是看一眼冯君,“我就是跟着冯山主来看个热闹,还没想好要不要出手。”

“当然要出手呀,”半愚真尊理所应当地回答,“二打一的机会,多难得?”

瀚海真尊听得懂这话,他也不是第一次到异世界,知道人族修者战力高半筹的情况下,想要灭杀对手,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尤其是出窍期对战,对方打不过你还可以跑。

像眼下这种出窍期二打一,还是偷袭的情况,很有可能瞬杀对手,这样的机会确实很难得,不过他也记得自己的初衷——就是过来看一看,回头还要杀那幕后凶手。

所以他反问一句,“邀请我入局,你说了算吗?”

这话就有点戳肺管子了,意为你不能替两门做主,不过半愚真尊有个好处,就是他专心炼器,想事比较少,所以很直接地回答,“我跟钓叟说一声就好了,难得有这么好的机会。”

瀚海真尊没辙了,只能侧头看向冯君。

冯君终于也回过神来,“真尊你想去就去吧,对了,三才真尊也可以去压阵的。”

“凭什么我就只能压阵?”卫三才不满意了,倒不是针对冯君,“不待见我们家族修者,我们不插手还不行吗?”

就在这时,钓叟也过来了,闻言轻哼一声,“我倒想让你主攻呢,你撑得起来吗?”

卫三才白他一眼,“我撑不起来,你就撑得起来?手下败将也好意思充大头?”

钓叟气得直翻白眼,他输给过对方,但那时他才出窍不久,真宝都没有炼制完全,后来他也曾经想找回场子,不过连战两次都是不胜不负。

他自认战力要超过对方,但是卫三才精通空间规则,比较克他的风格,而卫三才因为跟他打得多,所以在新漠板块的时候,才会拿他的鱼篓做比较。

不过这时候,他也不想跟对方多计较,“那不用你压阵了,我、壬屠、瀚海和半愚……我们四个杀两个出窍期,绰绰有余。”

他认为自己、壬屠和瀚海,都是强于卫三才的,半愚真尊也许弱一点,但是有个“天地熔炉”的神通,用来禁锢或者炼化虫族的出窍期,都是非常有用的。

可是卫三才一听,更恼火了,他觉得自己中最多打不过瀚海,对上壬屠都不虚,现在对方这么安排,明显就是歧视自己这个家族修者。

就在这时,瀚海真尊出声了,“要不这样,你们四个出手,我压阵好了,半边出窍虫子的尸体,我兴趣不是很大。”

他这话说得……简直比钓叟还拉仇恨,但他就是那么理所当然。

半愚真尊不服气了,“瀚海,我知道你杀的异族多,不过要论财力,我真的不输你。”

“我没说我多有钱,只是看不上那点小东西,”瀚海真尊才是真的想啥说啥,“再说了,我作为压阵的,如果出来第三只出窍虫子,我负责一个人迅速解决……你们都差点!”

得,他这么一说,连卫三才这个友军都有点接受不了,“如果出来第四只呢?”

“那就只能暴露了,”瀚海真尊理所当然地回答,“我只有信心快速解决一只。”

托瀚海的福,卫三才都不跟钓叟继续闹别扭了,四名真尊齐齐进入太空,汇合了壬屠真尊,去找出窍虫族的麻烦了。

他们倒是问冯君了,要不要跟着过去旁观,冯君表示我能力不足,还是算了吧。

然后他就来到了下京,想要看一看,九哥和覃姐都怎么样了。

覃姐的商厦……还是垮了,楼被打塌了三分之一,最顶端的两层也被摧毁了,不过剩余的楼层里,还有人在防守,看起来相当地惨烈。

九哥在地表的库房也被击毁了,废弃的金属抛洒得到处都是,地下仓库倒还算完好,但是可以看出来,也曾经遭遇了损毁,只不过修好了而已。

冯君过来的时候,基本上就是傍晚了,又过一阵天就黑了。

九哥来到了自家库房门口,轻叹一声,“这是……真的不来了?我可是修了五次库房!”

“物资还不够吗?”一个声音在他背后响起。

九哥扭头看去,发现是个陌生人,于是眉头微微一皱,“什么物资,你要卖什么?”

“上次给你送了二十四万吨,”陌生人晃晃悠悠走到他的面前,双手插在口袋里,歪着

文学

脑袋发话,“你让两次运完,但是我们一次就达到了目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