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人在一个床上做了:主人在办公室里调教我

三个人在一个床上做了 第一章

操作完本感言放错地方了==责编也联系不上了==若是看到这里,别订(不过想来也没有人看到了吧)

以下是为了发完本感言,覆盖的一些武功招式

红色气,军中长刀——长刀贯日

军中长刀——弄刀摆锋,刀擒贼王

军中长拳3流——破阵杀敌,奋勇杀敌,战死疆场

军中长枪:回头望月,横扫千军,凤凰点头

百家长刀决——劈斩刺挥挑

百家长剑决——劈、刺、点、撩、崩、截、抹、穿、挑、提、绞、扫

铁血神拳1血红色——见血杀敌

铁血神拳1——怒斩敌血

铁血神拳1——铁血满天

铁血神拳1——浴血奋战

铁血神拳1——嗜血修罗

铁血神拳1——赤血炼狱

金刚护体神功(屠大牛建初八年优秀,后传承)(横练金刚功1金色)1.5——金刚战佛

金刚护体神功1.5——金刚化佛

金刚护体神功1.5——佛怒金刚

金刚护体神功1.5——佛莲守护

金刚护体神功1.5——佛心火

金刚护体神功1.5——神佛降世

金刚护体神功1.5——佛法无边

九牛二虎神功1.5(黄鹏22)——牛拳,虎拳,几牛之力(九牛二虎),虎啸山林,一山二虎,牛皮虎骨,成牛化虎

战拳刀剑枪棍2流:神天地人

飞鹰神爪2流深蓝色:飞鹰在天,鹰击长空,飞鹰擒食,鹰啸震神

铁钩五式2流灰色:一勾断魂,勾魂夺魄,勾命鬼差,勾魂无常,铁钩地狱

长刀横天决2流褐色:刀劈大山,无影长刀,一刀劈地,一刀横天,怒斩天地

阴风爪3:阴风袭人,阴风阵阵,九幽阴风

花豹拳3:花豹扑食,豹怒见血,豹毙一击

三个人在一个床上做了 第二章

周永杰心态有些焦急,咱们现在是在脱离龙国领海的大洋深处,而且已经成为了阶下囚,外面又来了许多黑衣人。

如此局面,怕是再难看见明天的日出了。

石皮尔搏割却非常得意,毕竟现在一切尽在掌握。

他起身离席,往前走了几步,想要近距离看看东杰科技的老总,这个盗取自己技术的窃贼,和常人到底有什么不同。

就在这一刹那,马堡郭腾空而起,飞身前扑,扑向石皮尔博割的身位。

周永杰和韩调查员都张开了大大的嘴巴,紧张万分的看着眼前的局面,难不成拳真的能够快过枪?

石皮尔搏割连忙转移枪口,开枪射击,准备当场将马堡郭击毙。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马堡郭一个大巴掌扇去,巴掌刚刚打在枪身,将枪口打偏几厘米。

砰!砰!砰!

一连发子弹打到玻璃上,将好几扇窗户的玻璃打的稀碎。

马堡郭跟着又是一招擒拿手,直接将石皮尔博割的手枪抢夺过来,直接指向石皮尔博割的脑门。

尽管屋内还有几名不带枪的黑衣人,但他们都被这忽如其来的变故吓的呆了,楞是眼睁睁的看着石皮尔博割落入马堡郭之手。

韩调查员和周永杰见此变故,连忙弯腰捡起地上的六柄机关枪,挟持了翻译和一些其他黑衣人。

马堡郭冷冷发笑,对石皮尔博割说道:“七步以外,枪快,七步以内,拳快!拳快还是枪快,现在你知道答案了!”

翻译没敢翻译,周永杰心想如此高光时刻,岂能不吓吓石皮尔博割,于是拿枪指着翻译的脑袋,说道:“翻译给他听,快!”

那翻译吓的混身发抖,只好如实翻译给石皮尔博割听,那石皮尔博割一阵碎碎鸟语。

周永杰喝道:“这个镁国佬说什么?快翻译!”

翻译吓尿了,战战兢兢道:“我的上帝啊,龙国功夫竟然恐怖如斯。”

周永杰听罢一阵得意,向石皮尔博割投去一丝轻蔑的眼神。

韩调查员见周永杰这般险要关头,还浪费时间说这些屁话,简直是少年贪玩心性,暗自骂了一声,说道:“不要废话了,咱们挟持这船老大冲出去!”

周永杰将翻译交给韩调查员,自己拿着机枪指着门内一些黑衣人,喝道:

“只要老子扣动扳机,你们全都得去见上帝,不过我平生不好斗,不想杀人,你们现在给老子跪在地上唱征服,谁停我杀谁!”

有些黑衣人有些也是龙国人,听见周永杰说什么平生不好斗,心中吓的打激灵,那三国中吕布也是宣称自己不好斗,结果最酷爱斗狠的也是他。

这明显是反话,只好跪着开始唱征服了。

马堡郭嫌弃他们唱的难听,腾出手来直接给他们一人加点状态(内力),让他们昏睡过去了。

周永杰持枪准备冲出去,刚刚拉门,

文学

便有一排子弹打向这边,幸好船内大多都是铁门,又被韩调查员一把拉回,周永杰才没有受伤。

韩调查员厉声道:“外面有埋伏,你想找死吗?你不擅长巷战,跟在咱们屁股后头。”

周永杰惊险之余,只好连连点头,不敢再贸然行动。

韩调查员向石皮尔博割道:“让你的人退回去,否则你立马就死!”

石皮尔博割颤抖的说道:“”

他这话说的很不平稳,任何人都听得出来,他内心十分恐惧,但他却装着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翻译这次比较机灵,主动翻译道:“各位大佬,千万要冷静啊,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嗷嗷待哺的幼崽,我还不能死啊!”

韩调查员看了看石皮尔博割的表情,又觉得他方才说的话比较短,不可能说出翻译口中的那种言语。

韩调查员用枪指着翻译的后脑勺,喝道:“如此紧要关头,你要是敢给我乱翻译,我第一个杀了你!”

那翻译连忙道:“别别别,大爷!话虽然不是原话,但是意思是这个意思,那石皮尔博割也不想死啊!”

韩调查员厉声道:“原话是什么?”

翻译只好如实翻译道:“你们走吧,离开这里远走高飞,我石皮尔博割绝不追究。”

韩马周均觉得这话说的很漂亮,石皮尔博割明明成为阶下囚了,反而还一股大佬口气,绝不追究!

周永杰喝道:“张东来是不是被你们囚禁了?放他出来,我要带他一起走!”

石皮尔搏割连声否认,表示从来没有见到张东来,小刀把子这时候也赶到现场,作证真没有这回事,张东来的去向,他们一无所知。

韩调查员和周永杰对望了一下眼神,作了眼神交流,达成了一致,现在最重要的是离开这里,回去搬救兵,再来端掉迪奥之船这个不法之地!

接下来的事情很简单,周马韩三人挟持石皮尔博割,逃离幽冥迪奥之船。

本来事件也确实正在按照设想中的进行,小刀把子也为韩马周三人准备了离开的小潜艇。

潜艇里有机关枪,也有淡水和面包,双方约定浮上海面之后,登录迪奥游船,周马韩三人释放石皮尔博割,双方互不追究。

不过意外发生了,就在周马韩三人准备转移到小潜艇的前一分钟。

石皮尔博割忽然瘫痪,像一坨烂泥一样,站立不起来了!

马堡郭用内力探查了一下石皮尔博割的身体,见他心脏已经停止跳动,惊讶道:“他,竟然死了。”

石皮尔搏割,竟然死了?!

所以人都吃了一惊!

就在同一时刻,正在土卫二泰坦星球上,闭关修炼的张东来,忽然察觉到地球上东海深处某地,出现了新的系统。

张东来近年来功力越发深厚,所以系统灰牙,也就是仙识已经可以覆盖很远的地方。

新的系统出现,可以有两种解释:

一种是周永杰东杰科技已经催生了系统的问世。

另一种解释就是,有人从2580年后的啸营大劫中,重生回来了。

当年张东来正要进入代表死亡的黑色城堡,一股绝世大力将自己拉了出来。

绝世大力不可能凭空产生,一定是另一大佬施法救了自己。

张东来清楚和明白,那位绝世大力的大佬要救人,自己又不是天选之子,所以也不可能只救自己一个人。

张东来暗自决定,等自己渡过金仙劫之后,返回蓝星看看是谁回来了。

石皮尔博割忽然就死了,马堡郭表示很无奈!这石皮尔搏割可是咱们三人的护身符啊,我姓马的绝没有使用任何内力伤他。

对于马堡郭这个说法,周永杰和韩调查员也表示同意和理解。

但关键是小刀把子不认可啊!

小刀把子趁机大叫:“这姓韩的是龙国苍天局的人,只要他活着出去,定会带人来端掉咱们这里,所以千万不能让他们活着出去,给我用机关枪打成筛子!”

三个人在一个床上做了 第三章

瀚海真尊也见过半愚真尊,但是两人真谈不上熟,“为什么我来就太好了?”

“虫子有出窍期,最少两只,”半愚真尊沉声回答,“我、钓叟和壬屠,一共才三个人,对付两只出窍期倒不难,难的是怎么才能不暴露自己。”

瀚海真尊也没有答应他,而是看一眼冯君,“我就是跟着冯山主来看个热闹,还没想好要不要出手。”

“当然要出手呀,”半愚真尊理所应当地回答,“二打一的机会,多难得?”

瀚海真尊听得懂这话,他也不是第一次到异世界,知道人族修者战力高半筹的情况下,想要灭杀对手,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尤其是出窍期对战,对方打不过你还可以跑。

像眼下这种出窍期二打一,还是偷袭的情况,很有可能瞬杀对手,这样的机会确实很难得,不过他也记得自己的初衷——就是过来看一看,回头还要杀那幕后凶手。

所以他反问一句,“邀请我入局,你说了算吗?”

这话就有点戳肺管子了,意为你不能替两门做主,不过半愚真尊有个好处,就是他专心炼器,想事比较少,所以很直接地回答,“我跟钓叟说一声就好了,难得有这么好的机会。”

瀚海真尊没辙了,只能侧头看向冯君。

冯君终于也回过神来,“真尊你想去就去吧,对了,三才真尊也可以去压阵的。”

“凭什么我就只能压阵?”卫三才不满意了,倒不是针对冯君,“不待见我们家族修者,我们不插手还不行吗?”

就在这时,钓叟也过来了,闻言轻哼一声,“我倒想让你主攻呢,你撑得起来吗?”

卫三才白他一眼,“我撑不起来,你就撑得起来?手下败将也好意思充大头?”

钓叟气得直翻白眼,他输给过对方,但那时他才出窍不久,真宝都没有炼制完全,后来他也曾经想找回场子,不过连战两次都是不胜不负。

他自认战力要超过对方,但是卫三才精通空间规则,比较克他的风格,而卫三才因为跟他打得多,所以在新漠板块的时候,才会拿他的鱼篓做比较。

不过这时候,他也不想跟对方多计较,“那不用你压阵了,我、壬屠、瀚海和半愚……我们四个杀两个出窍期,绰绰有余。”

他认为自己、壬屠和瀚海,都是强于卫三才的,半愚真尊也许弱一点,但是有个“天地熔炉”的神通,用来禁锢或者炼化虫族的出窍期,都是非常有用的。

可是卫三才一听,更恼火了,他觉得自己中最多打不过瀚海,对上壬屠都不虚,现在对方这么安排,明显就是歧视自己这个家族修者。

就在这时,瀚海真尊出声了,“要不这样,你们四个出手,我压阵好了,半边出窍虫子的尸体,我兴趣不是很大。”

他这话说得……简直比钓叟还拉仇恨,但他就是那么理所当然。

半愚真尊不服气了,“瀚海,我知道你杀的异族多,不过要论财力,我真的不输你。”

“我没说我多有钱,只是看不上那点小东西,”瀚海真尊才是真的想啥说啥,“再说了,我作为压阵的,如果出来第三只出窍虫子,我负责一个人迅速解决……你们都差点!”

得,他这么一说,连卫三才这个友军都有点接受不了,“如果出来第四只呢?”

“那就只能暴露了,”瀚海真尊理所当然地回答,“我只有信心快速解决一只。”

托瀚海的福,卫三才都不跟钓叟继续闹别扭了,四名真尊齐齐进入太空,汇合了壬屠真尊,去找出窍虫族的麻烦了。

他们倒是问冯君了,要不要跟着过去旁观,冯君表示我能力不足,还是算了吧。

然后他就来到了下京,想要看一看,九哥和覃姐都怎么样了。

覃姐的商厦……还是垮了,楼被打塌了三分之一,最顶端的两层也被摧毁了,不过剩余的楼层里,还有人在防守,看起来相当地惨烈。

九哥在地表的库房也被击毁了,废弃的金属抛洒得到处都是,地下仓库倒还算完好,但是可以看出来,也曾经遭遇了损毁,只不过修好了而已。

冯君过来的时候,基本上就是傍晚了,又过一阵天就黑了。

九哥来到了自家库房门口,轻叹一声,“这是……真的不来了?我可是修了五次库房!”

“物资还不够吗?”一个声音在他背后响起。

九哥扭头看去,发现是个陌生人,于是眉头微微一皱,“什么物资,你要卖什么?”

“上次给你送了二十四万吨,”陌生人晃晃悠悠走到他的面前,双手插在口袋里,歪着脑袋发话,“你让两次运完,但是我们一次就达到了目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