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拉到野外强要好爽|早就想在饭桌要你了

被拉到野外强要好爽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被拉到野外强要好爽 第二章

想放弃又放弃不了,就在这拖着,最近在做着另一份工作,有点难以达到要求的6万字,正在适应新工作的期间。

这算是心态上的一种问题,也是身体上的一种疲劳,虽然不知道有没有人还在观看,但也在这里说一下吧!

……

华夏一处沿海开发地区,一个近年建造的技术学校大区,十几个技术学校集合在一起营造出世界级学习特区,国家也非常重视教育事项,在这个特区加入了军事学校和相关军事防卫。

用保护学生名义监管特区安全,实是监视这里的学校领导、教师工作,保证学生得到公平积极向上的学习环境。

在一处军事培训基地,这里地下有一处密室中,一个衣着打扮乱糟糟的,长长的头发中还有不少分叉,长发下有一双没什么精神的眼睛,身材看上去还是很有料的,穿着看上去挺可爱的宽松睡衣,双手灵活的上下跳动,嘴角边还有着白色液体。

“那么长时间还能坚持得了吗?”一道声音对少女说道。

“你别那么坏了,让人家休息一下嘛!”神秘少女回答。

“是吗!我坏吗?但你不也没有阻止我进入下去吗?”

“你让我怎么阻止呀!我都被困在这里了!什么都做不了,还不是你想怎样就怎样了。”

“那你就这么放弃了?不挣扎一下那多无趣呀!”

“哼!要是我才不会中你的计,你再怎么弄,我也不会理你的。”

“说的好想真的一样,你现在不就在理我了吗?小可爱!”

“你……啊!我不理你了。”

“呵呵!你以为不出声就能反抗了,最后还不是你求我?我倒要看你忍到什么时候。”

就这样密室开始安静起来。

经过十几分钟,密室一直出现‘啪、啪……’的声音在响。

周围一片漆黑,没有任何声音,只生下少女呼吸和‘啪、啪……’声音。

通过前方屏幕光源,神秘少女样子有些憔悴。

经过半个小时,密室里的‘啪、啪……’缓慢了很多。

经过一个小时,少女闭上了眼睛,睡醒也是一种逃避方式。

……

经过十几个小时后,少女终于忍受不住了。

“喟‘星核’呀!这里太安静了,我求你了,给我放点音乐好吗?不说话就算了,还把声音都关掉了,你也太可恶了。”

少女开始说话了。(之前有想多了的吗?有要洗澡把自己洗白的吗?)

“呵呵!你不是不理我吗?”

周围响起了古老优美的音乐《一曲相思》,女歌手不知道是谁了,八十年前大战保留下来的音乐太多,现在歌手创作太少,因为这些无主经典音乐存在,创作歌曲难度基本绝望级别,歌曲所有权都由国家拿着,听说原有者都在战争中为国捐躯了,立下遗言把音乐交给国家传递给下一代人民。

同时屏幕中出现李云飞进入游戏时见过的NPC‘星核’美女,面目带挑逗的微笑‘看’向屏幕前的少女。

“我工作都那么认真了,你还来欺负我,就不能去弄那别处几个开发者吗?”

神秘少女对着‘星核’气鼓鼓的说道。

“没办法呀!他们那边进去的人都删除角色了,就这边也却还剩下几个坚持下来的,你也不根他们交流一下,让他们晚点进入游戏。”

‘星核’做出一个边看指甲,一边对少女说话的轻佻动作。

“我家里人本来就是高层人员不用进入游戏,我给他们非实验游戏仓已经是天大恩惠了,他们现在不用和其他人一样做白老鼠已经很好了,我为什么还要为他们费神?”

“但你选的人之中有个人比较特别啦!其他都有不想玩下去的意思了,就一个家伙脑波好像还有点像是兴奋的情绪咧!”

‘星核’有点苦恼的对少女说道。

“不会吧~!你是说那救过我的战士中,还有人是斗M吗?”

少女吃惊的停止数据操作,‘啪、啪……’声音也停下来了,睁大眼睛对‘星核’问道。

“他们也不是正规战士吧!所以有人是斗M不是很正常吗?”

‘星核’对她作出伸直右手,竖起食指对她摇了摇,同时回答道。

“那他们有没有那种,走路相互牵手,或者看着对方眼神非常特别,或者他们直接就用眼神交流不用说话都行之类行为呀!”

神秘少女突然双眼像有光芒一样,对着‘星核’抱着期待进行问话。

“嗯!‘深海狂龙’和‘盖天神龙’这两人之前有出现过眼神交流的情况,现实身份叫许德宝和叶寂枫,两人除了是战友,就没有其他交接点,可以认为他们是在战场上获得致深的情谊,才能做到这种眼神交流。”

‘星核’双眼一闪,对神秘少女说道。

“眼神、战友、致深的情谊、眼神交……那他们交流做什么?”

少女双手握拳有点激动斗了一下,先是呢喃细语一会,吞了口水向‘星核’的问道。

“这个你还没有权限查看,所以不能告诉你。”

‘星核’做出一个嘲讽加挑逗的神情,对着神秘少女说道。

“这个要什么权限呀!你都能根我说起这件事了,把事情完整的告诉我不就行了。”

少女立刻不高兴的指骂到。

“那是类似给于任务线索,只要你完成任务,就能知道你想要的东西一样,我只是根据你的要求,给于一个相应任务,没有违反规定哦!”

‘星核’双手挺腰做一个骄傲神情说道。

“可恶的人工智能,谁给你加入这些资料的,这么老是欺负我,要被我知道了,我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

少女身后躺下开始乱挥舞拳头,大声撒泼起来。

“我可是通过游戏环境学习的,有近10万玩家都是这样和周围的人交流,你真要这10万个付出代价吗?”

‘星核’的声音响起,少女立刻停下来。

“怎么了!不闹了?”

“当机了?装什么,尴尬了,做不到!就装睡!!”

“好了,别玩了,你真不去联系一下,那个玩家要是一真玩下去,我可不敢保证今后发生的事情能不能掌控哦!要是被监督人员检查到可就不好了,一直有厄运事件,那样他的幸运值太高的话,暴发出来会出事的,哪怕之前给他弄个双天赋被充大量厄运值了。”

……

‘星核’一直在唠唠叨叨了半个小时,听少女呼吸达到睡眠标准,就不再打扰少女了。

“那样我就不管咯!”

最后小声说了一句,把屏幕关掉,密室再次恢复安静,只是这次真的安静了,只有少女那轻微呼吸声。

当然这里的对话只有‘她们’知道,其他人都不知道,除了相关权限人员有可能知道,但一般都没有人会翻查这里的过去记录。

外部人员只能看到他们的影像,那里面有什么交流就不是他们能知道,他们只能把这事上报领导。

而地上人员更是不知道,他们下面还有一个地下基地,两个基地之间流动低层人员不到10人,高层一般都不进入地下基地,降低被发现机率。

再加上最近基地新进的游戏仓,让他们休息时间在游戏里度过,降低了他们在基地流动性,降低他们被发现机率。

而对周围技校进行保护监管,进行一些巡逻任务,设有密集的摄像头,部分人员带有枪支站岗。

对于外面人员解释,保护校园区安生环境,保证学生可以安心学习环境。

对于表面防范力量,看上去就是有点严格,内里保护保护力度更是强大到不是一个级别,这地区更像是军事要塞。

……

回到李云飞这里,他除了玩游戏的前30个小时厄运连连外,也算是安稳完成任务了。

经过前30个小时高强度游戏任务,他已经适应高强度游戏时间了。

这下让他觉得自己好像回到地狱战场任务时期,那个时是一个不小心就会真的没命,现在游戏厄运事件只是死亡变弱,对他来说轻松好多,没有战场上的那种压力。

不过经过长时间适应,他反而找回了当初任务状态。

这对李云飞来说,可不是好消息,他想要忘记战场的事情,这样的变化让他有更加想念那个地狱可能性。

虽然他现在已经无法上战场了,但就算能上战场,他可以向天发誓,他绝对不想回去战场。

但这该死的游戏是怎么回事,这该死的潜意识是怎么回事,老是让他回想到那个战场。

就在刚才下线了,就想着等一下把游戏删了,不再玩了,但他娘的习惯性进入了游戏,进来之后还他娘的没第一时间退出游戏,反而第一时间做起任务来。

这时候想起之前想要做的事情,但想得却是算了再完一会吧!

李云飞又开始了专心做任务,也不知道他现在已经没有被系统盯着了。

现在他自动进入状态,不用系统要他专心任务,他自己已经让自己专心任务。

没错,李云飞就是那个被‘星核’评论为‘M’的战士,他现在都不知道自己有因为厄运事件整的兴奋过咧!

被拉到野外强要好爽 第三章

周暮岩立刻同意:“没问题!我这就去跟龙宇集团那边说一声。”

“就算裴总你不说,我也得主动要求呢。毕竟我怕裴总你的设计思路太高深、太跳脱了,又不可能一直在这盯着项目开发,我万一跟不上你的思路、理解不了你的意图那可怎么办。”

“如果能安排一个资深的主设计师来推进项目,那当然最好,我就在旁边观摩、学习一下,给他打打下手就好了。”

裴谦沉默了一下。

周总,咱俩确实想到一块去了,只是过程有亿点点的偏差。

周暮岩很高兴:“好,那这事就先这么定了,我去跟龙宇集团那边说一下,让他们光速给赵旭明办离职手续,争取过两天就把人送到京州!”

事情算是解决了,裴谦出了一个点子,就顺利地换回了艾瑞克的黄金搭档赵总。

接下来就是耐心等着龙宇集团把人送来了。

至于游戏具体怎么设计……

无所谓,裴总一向都是到了现场再随意发挥,反正不管怎么发挥,闵静超都能成功补全。

对于裴谦而言,这游戏到底是会做砸还是会大赚,这玩意他也控制不了啊。

他要是能控制,不早就亏出血了么?

所以,还是按之前的流程来,成与不成,全看天意。

天火工作室跟腾达游戏部门的情况不同,哪怕点子是裴总出的,闵静超过去推进,这游戏也不见得就能成。

成了,那只能说天意如此。

不成,还能从中吸取一下教训,为未来的亏钱提供一点素材。

裴谦完全不急,耐心等着。

……

……

10月16日,周二。

赵旭明如往常一样,到公司上班。

开车到公司的停车场,熄火之后,赵旭明看了看还没到上班的时间,于是点了支烟,打算在车里坐一会儿。

艾瑞克走了,他很怀念。

目前ioi国服这边的事情,暂时都是他在盯着。艾瑞克那边的情况具体如何,暂时没信。

以前什么事情都有艾瑞克拿主意,赵旭明开开心心地打下手就行了,有功劳一起分,有锅艾瑞克自己背,别提多开心。

现在就有一种暴露在锅底下、随时会被扣住的感觉,很不踏实。

“哎,为了工作。”

赵旭明掐了烟头,锁好车,往停车场的电梯走去。

他也是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硬顶着吧,还能怎么办呢?

从艾瑞克走之前说的那番话来看,他回来继续当大华夏区负责人的可能性不大,赵旭明觉得自己必须得尽早做好换个人合作的准备。

只是不知道新来的大华夏区负责人是个什么性格?如果配合不好的话怎么办呢?

这让他忧心忡忡。

来到办公室,刚坐下没多久,就听见外面有人敲门。

抬头一看,竟然是龙宇集团的人资总监,当然,全称应该是人力资源及行政部资深副总裁。

赵旭明赶忙站起身来:“咦?康总?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快请坐。”

从职级上来说,赵旭明比康总要低一点,从所在部门来说,人资总监要跟老板频繁打交道、掌握着全集团上下所有人的任免、升职大权,所以赵旭明不敢怠慢。

康总面带微笑,在沙发上坐下:“赵总,最近工作如何啊?”

赵旭明也不去招呼手下人了,亲自倒着茶水:“托康总的福,还算顺利,就是希望达亚克集团那边早点把负责人派回来,否则遇到一些需要跟指头公司沟通的事情,不太好处理。”

康总点点头:“嗯,是啊,跟国外公司打交道就是这点不方便。”

“哎,也别说那些没用的客套话了,还是直接进入正题。”

“赵总,我这有一份协议,你看看如果没问题的话,就签了吧。”

康总说着,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协议,递了过去。

赵旭明有些不明所以,伸手接过。

“解约协议?!”

“这……这什么意思?”

赵旭明一看这协议的标题,当时就懵了。

要开除我?

不对劲啊,我锅甩得挺好……哦不,最近工作完成得挺好的,也没有犯什么重大过错,怎么会要解约呢?

这是一份自愿解约协议,也就是说,双方都同意解除协约,算是和平分手。除了保密条款还要继续遵守之外,竞业协议等内容也全都解除了。

赵旭明费解了。

怎么说?鼓励我去跳槽?

否则为什么还特意把竞业协议给解除掉了?

从这份协议的内容上来看,应该不是因为什么重大工作失误而辞退,否则协议内容不会这么友善;可如果是所谓的“和平分手”,那我之前怎么完全没有得到任何消息呢?

这未免也太突然了!

赵旭明的表情不断变幻,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康总看在眼里,问道:“赵总,可是有哪里不满意?不满意的地方,还可以再商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