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寂寞艳妇全文目录|呼你好紧要被你榨干了

我和寂寞艳妇全文目录 第一章

第1744章圣品眷族

纵然无法让这些虚无灵魂湮灭,却能阻碍他们。

“第一道人道轮回已经成了…”

王枫静静的看着。

脱离了虚无生命的范畴,已经被虚无本源净化过的这些能量体,没有任何形状。

只是纯粹的能量体,朝着人道轮回奔涌而去。

那场面,犹如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一般。

最终成功渡过苦海的,却只有寥寥数十名。

“主人,这些灵魂若是进入人道轮回的大门,便会投胎为人。”

这时,阎梦夭出现在王枫身边,一脸惊喜地说道,“我们祖界,终于有生灵诞生

文学

了…而且主人,这些灵魂十分纯净,他们投胎为人,各方面的资质都会极其出手,成长速度将会很快!”

“你对这个很了解么?”

“当然啦,主人,你别忘了,我可是永恒弑神。里面记载过许多世界的轮回体系。灵魂轮回是许多世界的重中之重。哪怕是宇宙级生命,也不敢轻易乱来。”

阎梦夭侃侃而谈道,“宇宙级生命虽然能用自身的神力创造一个个优秀的生命。但那和历经轮回转世而形成的生命不同。”

“有什么不一样?”

“宇宙级生命可以精准的创造出他们想要的生命,但也需要耗费不小的力气。代价比较大。“

“可若是让宇宙级生命随意创造,那么创造出来的生命,根据他们投入的不等,就会千奇百怪。真正能用得上的,十分至少。”

“创造生命,这其实是一个细致的活。您之前和雪主母创造的那株雪昙花就是如此。”

阎梦夭说道。

“雪昙花是您根据千仞雪的要求和想象,力所能及创造出来的,还注入了你们二人的本源力量。您能随便创造吗?”

废话,当然不能。

王枫瞪了阎梦夭一眼。

有一句话,阎梦夭说的没错,创造生命,是细致的活。

在神话故事中,上古大神女娲捏土造人,那真就是随便创造。

捏出的人,也各有不同。

这其中的关系,并不简单。

“所以,雪昙花是先天生灵,十分独特。”

阎梦夭继续道,“眼下已经孕育,它暂时都不属于主人你所设立的九道之中。它一旦出

文学

世,必定极其强大,资质清奇,甚至能比肩斗罗世界的神祗。乃至轻松超越。”

“那种独特性和唯一性,是主人你也无法随便复制的。”

王枫微微点头。

“但这些不一样。”

阎梦夭继续道,“这些虚无生命虽然不是真正的生命,眼下被主人您净化后,还变成了纯粹的灵魂能量,但这种灵魂能量本身却带着几分虚无的属性。尤其是它们此时的纯净状态,一旦转生成为人族,每一个资质都十分厉害。”

“甚至诞生出强大的特殊人灵。”

“阎主已经将神系宇宙那边她所知道的资料发给我了。打个比喻,在神系宇宙那边的神明中,他们的信徒中,以及神谕的生命中,有着许多的层级划分,什么圣品眷族,荒种眷族,玄灵眷族等等,就代表了许多不同生命的能力和资质。”

“不过,他们的眷族大部分都不是自己创造出来的,因为自己创造出来厉害的眷族,太难了。”

阎梦夭嘿嘿一笑,“但他们可以在诸天万界,各个宇宙寻找信徒,留下神力印记。当找到某些资质奇高的眷信徒时,就将他们发展成为自己的眷族,然后培养成厉害的荒种眷族,圣品眷族等等,还有更强的灵尊。”

王枫自然知道。

之前那死灵神想要找那些天命之子,便是想要将其培养成为强大的眷族。

为自己效力。

“可这些虚无灵魂进入人道轮回后,转世成为的人族,极大可能一出身就是强大的荒种眷族。”

我和寂寞艳妇全文目录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我和寂寞艳妇全文目录 第三章

幽暗的土地,漆黑的植物结出一朵神异的花,有些诡异,但更多更显神圣,花粉洒落,雾丝一缕缕,没入楚风的身体。

他运转呼吸法,不仅口鼻间,就是全身毛孔也在吸收,魂光亦在以特殊节奏呼吸神秘的花粉粒子。

楚风在蜕变,很激烈,体内骨骼发出雷音,五脏六腑更是有诵经声响起,魂光与大道和鸣!

这是一种惊人的大涅槃,到了这个层次,他的实力在极速暴涨中。

大宇级,他真的迈步走进来了!

这是一个可怕的分水岭,步入这个层次才能算初步俯瞰芸芸众生,算作高阶进化者。

轰!

楚风的身体外浮现大面积的道纹,有黑暗的,有灰色的,有金色的,还有惨白的,竟然全是诡异物质构建的!

在这黑暗大地上进化,果然容易沾染上这种东西。

但是,在这一刻,楚风也看到了它们的部分本质,仿佛在那历史的长河尽头,几尊诡异生物屹立不朽,那是不祥的源头,诡异生物的始祖吗?!

甚至,恍惚间,他看到了几口棺若隐若现。

“斩!”楚风低吼。

自他的体内冲出一个九色光轮,斩向他体外的各种诡异道纹,他绝不可能接受这种物质的侵蚀。

四周,传来可怕的哀嚎声,又有呜呜哭泣声,仿佛有路尽级鬼物在时光长河的源头侵蚀下游的一切。

楚风遇上了麻烦,他在这里进化,的确初步洞彻了部分诡异源头的奥秘。

神秘种子发芽,生根开花,通过花粉,解析了那源头的部分真义,让楚风有了惊人的收获。

但是,世界是平衡的,一点触及与了解这些,就要面对最为严重的侵蚀。

楚风的血肉腐烂了,骨头异化了,血液成为漆黑色,眼瞳向着银白转变,头发枯黄,而后又发出淡金光泽……

这让他生不如死,连带着灵魂都在被侵蚀,有黑血、有灰雾,还有金色的物质,以及白惨惨的面孔,都向着他挤压而来,要融入他的血液中,归于他的魂光内。

滚开!”他怒吼,全神发光,口诵帝经,又开始在骨头与血液间铭刻石罐上记载的金色文字。

他在努力净化自身,他想回归真我,不需要这些诡异的道纹。

若是被黑暗大陆的生物看到楚风的蜕变,一定会震惊无比,这不是他们梦寐以求的“洗礼”吗?

而且,这疑似是至高洗礼!

因为,楚风骨头异化,全身都将蜕变为“诡骨”,这可是始祖年轻时代的特征变化。

此外,他的血液也在变异,他的眸子、他的发丝等……都对应着不同的极致不祥之力。

这一切,无不在说明,黑血,金色物质,银色不祥,灰雾等,全部找上来了,都要赐予至高洗礼。

可是,这是楚风所要摒弃的,他根本不需要,他只要做真正的自己!

这是一场艰苦的对抗,无比恐怖的折磨,正常生物如果被至高洗礼,被各种诡异道纹同时纠缠,那就很难回头了。

楚风不放弃,既然他主动选择进入黑暗大陆蜕变,那就要有所收获,了解诡异,解析不祥,如果将自己彻底搭进去,那就可笑了,怎一个惨字了得。

“不对头,他变异了,多半踏上了绝路,最终会成为厄土源头那样的种子级生物,甚至是种子中的种子!”

山谷外,狗皇脸色变了,察觉到不妙,虽然无法看清那团诡异迷雾,以及石罐散发的朦胧光雾。

但是,它能够清晰的感受到,整座山谷都被极致的不祥物质淹没了,道纹流转,极尽繁复与深奥。

腐尸道:“不是早有心理准备吗,失败很正常,意味着终究不是你我心中所期待的那种人。”

“是啊,我们期许,渴望有一个路尽级的种子出现,正常来说,几个纪元都诞生不了一个这样的生灵,失败才是正常化的,只是有些对不住他,眼睁睁地看着他走上这一步,踏上了绝路。”

狗皇竟也有心软的时候,在这里长吁短叹。

“多少个时代都过来了,我们也挖掘了一位又一位天纵生灵,不都是失败了吗,这很正常。”腐尸也很低沉。

如果成功,那才不正常。

狗皇低头,叹息道:“我是见他能够击毙道祖,认为他身上有天大的秘密,所以才让他来黑暗大陆进化,可惜了,对不起了年轻人。”

九道一的身影远处浮现,有些沉默,而后又转身消失了。

显然,几个老家伙都知道来到这里的后果,不过他们终究是想试一试,看是否会有一个路尽级生物的种子诞生。

楚风若是知道真相,保证想打死他们!

事情远比他所了解的可怕,两片天地承载着完全对立的进化路,非要跑到敌人的厄土中蜕变,这纯粹是找死。

当然,这也是最严苛的试炼,甚至称得上末日试炼,都已经不算是试金石,而是真正的死亡磨砺。

对于狗皇、腐尸等这些老家伙来说,培养新人只有一个目的,希冀能挖掘出路尽级的种子。

不然的话,纵然成为仙王,进化为道祖,最终也无意义,影响不了终局。

整整一天一夜,楚风都在煎熬中,与各种不祥道纹对抗,他不想异化。

”他虽然变异了,但是却还在苦熬着,坚持着,没有彻底堕入不祥领域中。”狗皇吃惊,露出希冀的目光。

“我觉得有门,毕竟,他是杀过道祖的年轻怪胎,肯定有属于他自己的秘密,等下去就是了。”

整整三天三夜,楚风熬过来了,几乎熬干血气,耗尽魂光,他才将诡异道纹全部斩灭个干净。

然后,不灭经文声响起,还有固魂的秘法运转,他周身光芒大作,开始恢复真我。

此外,花粉早先落下的粒子,被他炼化,融入血肉与灵魂中,现在进一步激活,催发,让他血气与魂光都强盛起来。

楚风复苏了,血肉晶莹,所谓的“诡骨”被他粉碎,排尽了,真骨再生,血液纯化,不祥的道纹焚烧,诡异的力量全部被斩灭。

“大宇级,竟然这么危险,还好我挺过来了。”

楚风起身,看着地面,到处都是污浊痕迹,有骨头渣子,有恐怖的黑色血液,有金色的残留物质等。

可以想象,这三天三夜他都经历了什么。

说起来容易,但其实这三天对楚风来说,简直不想再回忆了,比他遇到过的各种生死大战都可怕。

他宁愿再去杀十个祁源这样危险的种子级诡异生灵,也不想再经历刚才那一遭了。

“内外通透,无尘无垢,无暇无缺,但是,总觉得还欠缺了什么。”楚风内视自身,他没有成为腐烂的大宇级生物,可是,总觉得还是有些异常。

他内视自我,终于,他有所觉了,是体内那个灰色的小磨盘。

楚风眸光一闪,轰的一声,大道纹络交织,他直接撕裂了此盘!

现在,他自身就能磨灭所有诡异物质,不需要此盘了。

说到底,这终究是以灰色物质为根基,以不祥力量为引子,来铸就而成的。

这东西若是长期蛰伏下去,不知道最终会成为什么样子。

“炼个外在的小磨盘吧!”楚风有所决断,将撕裂的小磨盘在体外重铸。

而的血肉与魂光,必须保持绝对的纯净,不允许那种诡异外物存在。

这次,楚风觉得真正的身心通透,魂光与血肉交融,完美无暇了,他觉得自己的力量暴涨了一大截。

他是大宇级生物,最为关键的是,他没有丝毫腐烂迹象,与众不同。

其他初入这个领域的人,皆不可名状,很是可怕,需要漫长岁月去熬,有朝一日若是还能进阶,才有办法解决腐烂问题。

不过,楚风不会明白,他此前的腐烂,诡异变化,与其他大宇生物面对的完全不一样。

他受到数种诡异洗礼,而且是最高层次的,任何一种都能让他诞生出完满的诡骨、暗血等。

喀嚓一声,他身后的黑色大树折断了,干枯了,倒下了,轰然解体,成为灰烬。

接着,“当”的一声有一件器物坠落下来,那是一口黑色的大剑,长足有大半人高,砸在地上。

它黑幽幽,非常沉重,看起来并不是多么锋利,可是楚风捡起后,轻轻一划,直接切开了虚空。

楚风感受到这把大剑的可怕,很喜欢,非常满意种子的这种形态,持在手中。

接着,他收起石罐,准备离开此地。

就在这时,在嗖嗖声中,狗皇与腐尸都冲了过来,上下打量楚风,露出奇异之色。

“两位前辈,真没想到在黑暗大陆进化这么难,这次我可是遭受大罪了,不堪回首。”楚风倾诉,吐露心声,这还是他第一次在进化中挣扎着,死去活来。

“奇迹啊,你居然真的没死,熬了过来。”狗皇咕哝,左看右看,恨不得将他剥皮看个通透。

腐尸看着地上污浊,那些恐怖的不祥残留物,以及大道纹络磨灭后的气息,他也相当的震惊,点头道:“着实……不简单。”

楚风一怔,而后盯住了他们,露出无比危险的目光,道:“你们早就知道,甚至认为我可能会死,不,早已确定我十死无生?!”

他炸毛了,这该死的狗,还有那个曾经喜欢偷坟掘墓的……老儿子,他们了解内情?却不告诉他,忒不是东西了!

楚风要爆发了,他感觉受到蒙骗。

这时,九道一与古青也出现了,看着楚风,眼神异样。

“别发火,他们两个确实魔怔了,走火入魔,恨不得立刻就找到一个可以都成为路尽级生灵的种子。因为,他们经历的太多了,内心恐惧,担忧未来,当然,倒也不是为他们自己,而是怕诸天一夜间崩塌,倾覆!”九道一解释。

并且,他告知楚风,他就在不远处,纵然最坏的结果吹按,他也能保住其性命。

楚风眼神愈发不善,这几个老怪物,也就是打不过他们,不然非都给关进时光炉中,火化半截身体再救出来。

狗皇发毛,腐尸也不寒而栗,立刻警惕的看向楚风。

“两位前辈,你们放心,我现在催动不起来火化炉。”楚风说道

什么意思?等你以后能催动起来时,要火花我们?狗皇与腐尸立刻炸毛了,他们可是亲眼目睹这小子火化了一位道祖,这是开始威胁他们了?!

难得的是,狗皇最终忍了下来,并没有发作。

而且,随后它的狗脸更是阴转晴,渐渐裂开大嘴笑了,反倒让楚风发毛了。

“我没想吃狗肉,不,我没想火花你!”楚风赶紧改开。

“小兔崽子,你心底在想着吃狗肉?!”狗皇又差点跳脚。

但最后它却是和颜悦色,道:“我所做的这些,只是为了挑选帝种,确实有所不妥,得罪你了。不过,你放心,经历过地狱级十死无生的死亡磨砺后,你早已入我法眼。从今以后,关于你,关于你的家人,关于你的亲故,本皇必当竭力守护,保住他们的性命。”

楚风有点慌,这狗突然对他好,总让敢感觉不安,而且非常强烈,这就是一只……不祥的狗啊,很衰!

“前辈,你别对我好,也别看重我,太瘆人了,你咧嘴一笑,我仿佛看到不祥的征兆,似乎诡异的始祖冲我张开了血盆大口!”

“你这死孩子,怎么说话呢。”狗皇想咬他!

它很想说,本皇容易吗,一路坑蒙过来,终于真心想庇护人了,却被认为是狼心狗肺,错,仙帝肺。

最终,它声音低沉,道:“我和你掏心窝子说些实话吧,本皇我有些底牌,有些手段,可以动用三天帝当年留给我的一些力量。”

楚风听到这种话后,顿时动容。

“未来会是什么样子,不可预测,但是,本皇觉得,诸天多半保不住,要坠入永恒的黑暗深渊。而我或许能在末日救一些人的性命,不敢全保障,但总有些希望,你想亲故多一线生机吗?”狗皇看着他。

“要我做什么?!”楚风问它,他很清楚,天底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尤其是这只狗从不吃亏。

狗皇无比严肃,与往昔大不一样了,沉声道:“别把我想的那么市侩,这次本皇是纯粹看好你,只希望你没有后顾之忧,无论发生什么,都要活下去,都要千方百计的进化,哪怕堕入厄土,沉入地狱,看不到一丝曙光,但也不要放弃,莫要绝望,而是想方设法的继续进化!”

楚风心头一沉,这只狗不看好未来?

九道一也脸色木然,显然,到了这个地步,他们都有所预感了。

腐尸亦开口:“纵然,我们这些老家伙都死了,千劫百难之后,希望你还能回来,出现在世间,并且已经足够强大!”

“我希望,你将来真的可以走到路尽领域中,寻到那几人,帮帮他们。”狗皇忽然伤感了,老眼中居然泛出泪花。

这突兀的变故,让楚风不知所措,这只狗居然有了这种情绪。

“那几人消失很久了,总是不回来,我觉得,他们一定无比艰难,多半都在……孤军奋战,独木难支,需要有人去帮他们啊!”狗皇低吼,眼中蕴含着热泪。

显然,它与三天帝感情太深了,这是在怕他们出事儿!

“还有那位,他也可能遭遇了不可想象的大敌,无法回来!”狗皇又开口。

按照它的猜测,自诸天走出去的几人,都在搏杀,都在生死险境中血拼,需要后来者去支援。

可是,很多年了,许多个大时代过去了,诸天中再也没有更强大的人崛起,帮不了他们。

九道一也动容,这么长时间,诡异厄土都不见有路尽级生物走出来,多半真的有牵绊,被人挡住了!

能有谁?可以想象!

楚风声音低沉,道:“我若是有那种成就,足够强大,自然会打出去,杀入厄土,掀翻他们的老巢,撕裂他们的道果!”

可惜,时不待我,现在的他还有漫长的路要走,却……没有时间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