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致嫩小被硕大撑开,欲盖弄潮全文免费阅读

紧致嫩小被硕大撑开 第一章

白楚倾一双秀眸,扑闪扑闪的望向了寰王“叫软软吧。你瞧他长的软软嫩嫩的。”

寰王长舒了一口气,还好没有起名叫什么翠花,二蛋。

寰王一双纤长的手掌覆上白楚倾的额头,一张薄唇轻轻的吻了上去。

“好,只要夫人开心,叫什么都好。”

两人就这样依偎在一起,守着这个小小的生命。

白楚倾怀胎十月,京城也已经有了变化。

清晨,一抹暖阳从外面照了进来,白楚倾还在熟睡。

一声婴儿的啼哭划破了这静谧的氛围。

白楚倾也被吵醒了。

看着摇篮里哭红了脸的软软,白楚倾的脸上也泛起了母性的光辉。

崔奶娘和锦儿听到声音,也都过来了。

只见白楚倾正在抱着孩子。

崔奶娘连忙接了过去,“王妃快去睡吧,这女人啊生完孩子不能操劳的。您躺着,这些我们来。”

崔奶娘说着,便又给锦儿使了个眼色,锦儿收到崔奶娘的眼色后,连忙便将白楚倾扶上了床。

白楚倾无奈,也只得在床上躺着。

不一会崔奶娘便麻利的将孩子的垫子换了下来。

这时乳娘也进来了。

给软软喂好了奶,软软也便不再啼哭了。

白楚倾拄着脑袋,看着这个小人,被逗的有些好笑。

“他倒是清闲,吃饱喝足了也就不哭不闹了。”

崔奶娘闻言,满脸慈祥的望向了白楚倾。

“王妃小时倒是吃完喝完还是要哭,日日夜夜啼哭的不行。就算嗓子哑了也要啼哭。

除了给王妃一些金银器物,王妃才会停止哭闹。”

刚练完剑的寰王,在门口听着崔奶娘的话,脸上映上了一抹邪魅的笑意。

紧致嫩小被硕大撑开 第二章

这本书从今年二月份开始想设定写大纲查资料,三月正式开写,三月十三日发表,三月十四日通过审核真正发布出去,到如今九月底完结。

从发表到现在过了六个半月,总算写完了。

其实按这本书的字数来算,顶多四个月就可以完结了,但我因为中途实习的事耽误了不少时间,因此超了这么长时间,真不是故意拖沓的。

也不知道有没有人看我作品相关里的那几章,之前本来说这本书最多写30万字,但是我超了,超了七万多字。

超出的部分都在番外上,其实,番外不写也是可以的,但我觉得写了番外后这本书会更完整一些。

我在这本书的标签上填得是甜文,虽然正文部分有甜的地方,但是大部分都是与疫情有关的正戏,为了做到甜这个字,我写了番外。

我可以保证,番外真得很甜,甜得我总是忍不住露出姨母笑。

当然在最后一章总结结束告别的感伤的部分也引得我落了泪,毕竟我真得倾注了感情在这本文上,真得倾注了感情在结局上。

不管怎样,番外我真得写得挺开心的,超就超了吧,希望你们不要介意才好。

这本书我从上个月开始自己看一遍改一遍,到今天也是才差不多完工。

这本书虽然是短篇,只有37万多字,我也提前将大纲和各种人物设定都记了下来,但再看的时候还是看到了很多不足。

实在是我第一次写现实向的文,第一次写医生这个职业的人,之前真得什么都不懂,有很多需要学习的地方。

虽然现在细节处的不足都已经改完了,但还有一个大问题没改。

那就是楚曦的职业生涯设定,也就是整体故事的时间背景。

随着写这本书越久,我对医生这个行业也了解得越多,医生若是本科毕业一般只能找到县城等比较小一点地方的工作,因为医生要学习的东西真得很多,大学毕业也可能只学到皮毛,只有更高学历才能到大城市的医院工作。

而他们不是工作后就直接能出诊做手术,他们要先经过至少一到两年甚至三年的科室轮转,科室轮转后,确定自己要工作的科室,之后还要再历练学习,才能成为真正有资历的医生。

这本书里楚曦是本科毕业后,在医院工作了半年就去汉城了,实际不应该这样。

但是因为我当时对这些事情都不知道,注意力主要落在查疫情资料上,没有注意到这些常规常识。

但是因为我全文都已经根据这个时间线写完了,时间线涉及到的地方很多,若是要改时间背景,要改的东西就很多。

我不是不想改,也不是怕改,我只是担心一不小心,可能有些细节处的时间线我就会漏掉改,若是我有漏掉的地方,那到时候就会有逻辑上的漏洞。

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兵,没有抱负的作者不是好作者。我当然也希望自己的文尽善尽美,但目前可能不会在这本文已经完结的情况下再大规模改时间线了。

如果有机会可以出版或改编的话,到时候我会把全文的时间线好好地认真地改一遍。

……

这是我写的第二本书,却是我第一次写完结感言。

因为我的第一本书《现在我很好》是个大长文,还没写完,估计这本总裁文还有两个月甚至三个月才能完结。

写完结感言对我来说是一件很有仪式感的事,因为这代表着我总算写完了一本书,且基本没有遗憾。

紧致嫩小被硕大撑开 第三章

冯院长拉着两位外科主任来到江小小面前。

“介绍一下这两位,一个是魏国民,一个是马国力。

他们两个都对外科整形有很大的兴趣,一个是兔唇方面的儿科专家。做过相关的手术大概有不下于50例。他们两位愿意做你的一助和二助。”

江小小诧异,就算是看在冯院长的面子上,可是这两位来头也有点儿大。

何仁医院专门的外科专家跑来给自己做手术助手。

冯院长这不是给自己很大的压力,这压力山大呀。

只能含笑寒暄。

“魏医生,马医生,两位都是在外科整形方面的专家,这一次来给我做助手。真的是让我愧不敢当,希望我们这一次能合作愉快。”

江小小也不怯场。

自己做过这样的手术不下上千次,要知道在农村这种兔唇的患儿很多,而且因为家境贫寒,很多父母都不愿意给孩子做手术,当初在农村做医生的时候。

就是极力想要帮助那些贫寒的儿童能够得到治疗。

尽量减少手术的次数,让孩子们可以得到最少的痛苦,让家长

文学

减少最少的医疗费用,孩子才能得到治疗。

否则的话,任何一个贫寒的家庭都不愿意让孩子去做手术。

没钱这是最大的阻碍。

所以这个手术对于她来说一点儿都不陌生。

马国力和魏国民含笑。

两个人和彭旺不一样。

他们两个在冯老的办公室见识过江小小提供的那一份手术计划书。

江小小的手术计划中,详细的罗列了如何进行这次的手术。

包括手术中可能产生的问题,遇到的紧急情况,甚至这一次手术对于患儿的修复状况都提出了一个很明确的方案。

甚至还有详细的图表。

就冲着江小小拿出如此一份出彩的手术报告来,都足够让他们两个人惊艳。从这份报告里就能看出,写这份报告的人对于这次的手术,那是熟知于胸。

手术方案图更能看出来做手术的人对于如何修复甚至对于皮肤组织血管的修复,包括唇型的修复都有很深的造诣。

否则的话不能把图纸画的如此详细完整。

如果这样的人他们还能不能相信的话,他们还能相信谁?

就以他们的能力已经做过不下几

文学

百次的兔唇整形手术,可是对于他们来说也没办法做到,还没有手术就能画出一个如此详细的方案,针对一个病人做出如此详细的规划。

就冲这一点,他们两个人是抱着学习的目的来的,无论做手术的人是谁,他们都应该相信,老师绝对不是那种把病人置于危险境地的人。

哪怕眼前的这个小姑娘身上,让人看不到一丝外科医生应该有的条件。

当然这个所谓外科医生应该有的条件,是年龄再加上经验,这些都是必备的。

可是眼前小姑娘的年龄很明显是一个还没有毕业的学生,这个不能怪他们用这些苛刻的条件来形容一个医生,毕竟任何一个外科医生的成长,都需要大量的实践,包括在医院的手术才能积累出来丰富的经验。

而眼前的小姑娘,除非她几岁就开始做手术,否则不会具有这样的能力,很容易让人在第一眼的时候就产生质疑。

不过他们两个和彭旺不一样,他们对于老师的信任,还有这一份手术报告书的信任,让他们对眼前的小姑娘绝对不会以貌取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