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朋友8、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

妈妈的朋友8 第一章

天启七年,四月,皇帝朱由校于宫中病逝,死前并无遗旨,满朝官员以太子年幼,而国家乃多事之秋,恭请太皇太后王氏改立信王朱由检登基为新帝。

过去百年里,为了嫡长制而数次和皇帝争国本的文官集团这回破天荒地在太子虽然年幼但是身体健康的情况下,要另立新帝。

魏忠贤这时候才意识到出了大事,他这个阉党魁首被背叛了,或者说也说不上背叛,东林党也好,阉党也好,始终都是文官集团,当他重新启用矿监税监去征税时,他就注定了要败亡,这时候他才明白三年前高老弟对他说的那些话。

慈宁宫里,王氏看过魏忠贤手下那几张残缺文书,脸猛地变得苍白,“这都是真的?”

“太后,这都是奴婢亲自查出来的,大行皇帝的画舫是被人动了手脚,才让皇爷落水的,就连皇爷的死都是不明不白。”

“眼下那位还未登基,等他登基了,太子性命就危在旦夕。”

魏忠贤磕头在地,他知道朱由检不会放过他,百官不会放过他,那所谓的“天下人”也不会放过他,他死不足惜,但是他不能看着皇爷唯一的骨血留在这紫禁城里,被那些伪君子戕害。

“怎么会是这样……”

“太后,请速下决断,皇后向来和信王亲近,她必不会相信奴婢所言,如今只有您能救太子。”

王氏咬了咬牙,心里做了决断,当年要不是这魏太监,她早就是内护城河里的亡魂,何以得享这些年的太后之尊和天伦之乐。

不多时,王氏便摒退魏忠贤,唤了外面的亲信太监,让他去传皇后和太子来见她。

当张皇后带着太子朱慈炜到了后,看到太后身边的魏忠贤,也不由愣了愣,她还记得信王和她说过魏太监乃是暗害皇爷的主谋,为的就是勾结那位高都护,想要谋朝篡位,如今山陕甘宁等地的地方上都是这些年魏太监提拔的官员,而那些官员全是那高都护的人。

“皇后娘娘,奴婢得罪了。”

等太后抱走太子,魏忠贤告罪一声后,上前打昏了张皇后,随即便有他准备好的宫人扮做张皇后,然后自带着太后太子并张皇后离开了慈宁宫。

魏忠贤要感谢卷土重来的东林党都是些眼高手低的废物,他们以为让信王登基就是大局已定,可他偏要叫他们晓得,他魏忠贤就是死,也能把这天捅出个窟窿来。

御马监、东厂和锦衣卫是魏忠贤苦心经营所在,而他虽然看着大势已去,可是他手底下那些死忠并非走投无路到非要投靠东林乞活的地步,更何况以东林党的德性也未必会放过他们。

于是最后陆文昭和单英自领着最精锐的东厂和锦衣卫番子秘密护送太后太子离京往京师而去,魏忠贤在宫里的布置只是半日就被识破,顿时整座紫禁城鸡飞狗跳,而魏忠贤则是领着御马监里仍旧忠于他的两千兵马,从午门杀出,冒充裹挟了太后皇后太子要逃往辽东的假象。

四月二十七,陆文昭护送太后太子离开京师,往宣府而去,这时候假托镖局之名,实为朔方军士兵的顺丰镖局合计七百趟子手汇入护卫队伍,沿途杀退了数波奉命拦截的官兵。

而这时候,魏忠贤已经在通州死于万箭穿心,跟随他的御马监兵马杀伤官兵达四千人后全军覆没,京师里面,信王朱由检匆忙登位,然后立马便昭告天下,说魏忠贤阳根未尽,淫乱宫闱,暗中谋害先皇,出逃的太子朱慈炜乃是魏逆遗孽,要天下军民共讨之。

逃至宣府时,原本尚不信的张皇后看到那昭告天下的皇榜后呆若木鸡,随后咬牙切齿,咒骂已然改元崇祯的朱由检。

本该奉旨截杀张皇后母子的宣府军队最后反倒是开关放行,他们知道高大都护的威名,至于朝廷的威胁算个屁,更何况照他们看,今后这天下谁属还说不定怎么算呢?

五月十五,高进亲自率兵接应陆文昭,迎了王太后和张皇后母子,他怎么也没想到,到最后朱由校的结局仍是如同那武宗皇帝朱厚照那样落水因病而死,真是何其可笑。

对于王太后手里面,魏忠贤苦心搜集的那些所谓证据,高进毫不在意,因为他知道讲道理也好,拿出证据也罢,都抵不过东林党的嘴,所以他只能动刀。

将王太后等人迎回西安城后,高进同样传诏各地,直斥信王朱由检勾结外朝,毒杀先帝,又污蔑诽谤张皇后,戕害太子,他高进以朔方大都护之名号召天下起兵讨伐。

随着高进的命令,他治下的山陕甘宁四地,大军云集,而四川那边秦良玉同样领着三万白杆兵出川,随后宣府也立刻表示愿随高进讨逆。

妈妈的朋友8 第二章

“我之前总是想,我没有那么大的胃口,吃不了这么多菜。”

孟绍原整个人都变得不太一样了,神采飞扬,意气风发:“可是,我为什么不能一次性的把他们全都吃了?”

什么啊?

所有人都面面相觑。

脑子又出问题了?

什么菜啊什么吃的?

到底在那说些什么啊?

“四个区域?很好,甚至我都觉得有些完美了。”孟绍原冷笑一声:“尽全力封锁住日控区和公共租界的联系,然后区域防守,步步为营,寻找机会,主动出击,一击不利,全部撤退。一处遭到攻击,其余三处立刻提供支援。长此以往,最终在租界落地生根,和我们形成对峙,把我们死死的压制在租界,生存空间越来越小,完美。

可他们忽略了一个问题,这份完美的方案,只是纸面上的,最终在执行的时候,是

文学

不是都能够做到要求的那样?是不是能够进行天

文学

衣无缝的配合?我看未必。

川本小次郎和长岛宽有难,田七和李士群是一定要增援的。可是田七未必会增援李士群,李士群也未必会增援田七。这四个环,有任何一个环出问题,整个计划就不成立!

我们在租界经营了那么多年,根基扎得比较扎实,因为这里是我们的大本营。上海沦陷之后,日特机关自然而然额选择了以日控区为大本营,无论是之前的土肥原机关,还是现在的影佐机关都是如此!

心理学中,这是一种归属感。赵云,假如你现在不是特工,只是一个普通人,有老婆有孩子,你在外面打拼累了,最想回的地方是哪里?”

“家里。”赵云立刻说道。

“没错,回家。”孟绍原笑了一下说道:“这就是家的归属感。不管在外面多累多难,可是想到回家就好了。我们和日本人同样有这种归属感,不同的是,我们把公共租界当成家,日本人把他们控制的区域当成家。

所以他们一旦在公共租界受到任何的挫败,会第一时间撤退到日控区,商量卷土重来。家是个好东西,能够遮风避雨,可是太恋家了,就会逐渐的失去进取心。反正不管在外面出了什么事,咱们总是可以躲在家里的。王八躲在自己的壳里,没事。”

这比喻虽然粗俗了一些,可也恰当。

吴静怡这些人明白孟绍原的意思了。

日特机关没有把自己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勇气和决心,如果他们不顾一切,一直在公共租界里动用全部力量,和军统纠缠到底,恐怕现在租界的形势将会完全不同。

但他们没有这个勇气和决心。

每次血战之后,遭遇到重大损失,他们会迅速选择撤退,重新制定方案。

而军统局上海区的大本营就在租界,大战过后,直接在“家里”疗伤,恢复的速度更快。

“那咱们在日控区的人呢?”赵云随即问道:“是不是也是这种心态?”

“不一样。”孟绍原沉吟着说道:“他们在敌人的心脏地带活动,任何一点疏忽,付出的代价就是自己的命,他们比任何人都会更加谨慎小心。

试想一下,在你的身边全是日本人的宪兵、特务,只要被抓到就是死路一条,你会怎么办?

现在,日本人封锁了日控区和公共租界的联系,这等于把咱们潜伏人员逼上了一条绝路。到了绝路,你们又会怎么办?”

妈妈的朋友8 第三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