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张和老李互相换女、变乱家庭

老张和老李互相换女 第一章

王可也马上起身,郑重一礼:“天狼宗主、大善皇朝礼部尚书,见过轮回人皇!”

“王可?呵,好大的本事!真是英雄出少年啊!”宫山海看向王可,却是眼中闪过一股赞赏之色。

“呃?多谢夸奖!”王可神色古怪道。

要知道,上一次见面,你可是全程板着脸,对我很不友善,这次,怎么忽然这么客气了?

“爹,你夸得有些过了!”宫薇也神色古怪道。

“不过!呵,丫头,你这些年,天天跟这色欲天这小子鬼混,外面的事情,你不知道,我也是前段时间才知晓的!”宫山海摇了摇头笑道。

“啊?外面的事情?”宫薇不解道。

“我以前也看不上王可,上次尸鬼女皇登基,我还以为只是他运气,可是,一年前夜叉皇朝,王可只用了短短数日时间,就定摄乾坤,将夜叉皇朝掌握,当真好本事啊!”宫山海感叹道。

“几天?定摄夜叉皇朝?”宫薇惊讶道。

“呃,都是运气,宫皇客气了!”王可谦虚道。

“运气?可不是运气,这一年,你的事情已经传遍天下了,好,好一个英雄少年啊!”宫山海盯着王可,满口的赞赏。

被人不断的夸奖,更何况还是一个人皇的不断夸奖,即便王可,此刻也有些不好意思的。你要是在口头夸奖的基础上,再添点奖金什么的,就更好了。

“王可,你刚才没跟我说啊?”宫薇好奇道。

“刚才,没来得及啊!”王可解释道。

跟你说?你和色欲天不断在给我塞狗粮,我说个屁啊!

“不错,不错!”宫山海盯着王可,绕着王可转了一圈。

王可脸色一僵:“宫皇,你这是干什么?”

“可惜了啊,善皇此人,虽然雄才大略,但,不懂得珍惜人才,如此少年英雄,却只给了一个礼部尚书的职位,还拦着不让你和幽月公主大婚,啧啧,善皇真是老糊涂了!”宫皇感叹道。

王可一愣:“你懂我?”

这特么,终于有一个人说出我心里话了,这善皇真是的,凭什么不让我娶幽月?现在连幽月在哪闭关都不告诉我。

“我当然懂你,善皇不会知人善用,我会,善皇不肯将女儿嫁给你,我肯!王可,只要你点头,朕准你为轮回皇朝的丞相,更将朕的掌上明珠嫁给你,如何?”宫山海顿时说道。

“爹!”宫薇顿时惊叫道。

“伯父,不可!”色欲天也脸色一变。

你要将宫薇嫁给王可?这怎么可以?

“色欲天,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朕的女儿,自然要嫁给有大本事的人,朕是对小薇负责,你自己是邪魔也就罢了,本事稀松,有什么资本娶朕的女儿?”宫山海眼睛一瞪。

色欲天顿时脸上一阵焦急。

宫薇更是一脸郁闷:“爹,你再给我乱点鸳鸯谱,我就马上跟色欲天私奔。真是的,天天给我找亲,前些天要将我嫁个那个大将军,前几个月,又要将我嫁个那个什么文宗,我都不要……,我只认色欲天!”

“丫头,我也是为你好!”宫山海劝道。

一旁王可却是浑身一哆嗦。这特么,你要将宫薇介绍给我?你有病啊!宫薇以前什么样,我不知道?不说刚才和色欲天的骚气冲天。就以前和色欲天闹矛盾那会,四处摸男人胸肌占便宜。啧啧!我放着幽月小宝贝不娶,来找宫薇这变态?我又不是有病!

“哈哈哈,宫皇说笑了,我对幽月的感情,情比金坚,是不可能对别人动其她念头的,至于宫薇?更不可能!在我眼里,宫薇和色欲天,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宫皇,你我还是一起祝福他们吧!”王可马上叫道。

“你对幽月女皇情比金坚?我好像听说,你还有什么张离儿、龙玉?难道我得来的消息有问题?”宫山海皱眉道。

王可黑着脸,这特么的,谁那么八卦?乱传消息,我还是黄花小伙呢!

“宫皇,我们回归正题吧!”王可面部抽搐了一下。

文学

宫皇看王可语气坚决,只能微微一叹。

“唉,都怪色欲天这小子,一直败坏小薇的名声,现在给小薇介绍谁,都不成,之前介绍十来个,本来有几个愿意答应的,但,第二天,就全部反悔了,我特意派人去查了,好像他们答应下来的当晚,就被人打了,色欲天,是不是你干的?”宫山海看向色欲天。

“不是,不是!我现在不打架了!”色欲天马上说道。

王可神色一阵古怪,这宫皇看来对宫薇的婚姻非常上心啊,特么的,都给宫薇相亲十几个了?不用猜,王可都确定,肯定谁要是敢点头,当晚,色欲天就会悄悄摸过去给他来个大威天龙。

“爹,找你来帮忙的,你就别老盯着我这点破事了!”宫薇翻了翻白眼道。

“哦,好,好!”宫山海好似非常宠爱宫薇。

“王可说,我轮回皇朝,出动了十八个武神境高手,施展十八罗汉大阵,将他学生西门靖抓走了,爹,你知道这事吗?”宫薇好奇道。

“当然,这十八个武神境,有几个,还是朕亲自派过去帮忙的!”宫山海说道。

老张和老李互相换女 第二章

西梁女国一行不过是一个提前的安排,那里属于西牛贺洲范围是佛门经营无数年的地盘,以道门如今的情况难有作为。

因此莫言对牛奔做了安排后就再次回到南瞻部洲,整合一切可以为道门利用的势力来对抗佛门咄咄逼人的入侵。

庞文博作为散修多年,也被分派出去联系各路散修,利用莫言与东海的关系,占领东海各大岛屿,为的就是形成屏障,避免佛门从东胜神洲方向渗透南瞻部洲。

当然也是在为将来做打算,以后道门实力上来了,就可以用这些岛屿做踏板,进入东胜神洲。

不过东胜神洲他也没有完全放弃,

文学

让唐玉进入东胜神洲,尽可能的发展势力为将来做打算。

为对抗佛门,自然也少不了窝在昆仑多年未动的那群仙人,不过他们能动的确实不多。

从不收徒的黄龙真人下山回到二仙山麻姑洞广开山门收徒传教,期间自然少不了与佛门弟子争斗。

好在佛门进入南瞻部洲不久,这里人心还向着道门,虽然黄龙真人是个直性子算计不了别人,不过在二仙山范围内,佛门也一直未能打开局面。

道行天尊也回到了金庭山玉屋洞开门收徒,不过当年收的徒弟全部身死上榜给他留下了不小的心里阴影,因此收徒只是记名弟子,也并未全心全意的教授徒弟。

最终导致他的徒弟们心性不佳,不少弟子被佛门渗透,他道场附近佛道混杂,佛门得以畅通无阻的传教。

广成子下山传下了崆峒派,他多年掌管昆仑,对管理还是很精通的,而且修为不弱名头响亮,短时间内就发展成了一个拥有两百余弟子的大派。

因此,崆峒派不仅牢牢控制了崆峒山方圆三千里范围,还向外派遣弟子,与佛门争夺控制权。

赤精子下山游历多年,挑选了一处与南海观世音菩萨道场最近的一处洞天福地,创立了罗浮派。

他没有广成子的修为,也没有广成子的名望与管理经验,不过他脑袋活泛,常以莫言师伯的身份去东海寻找帮助,还利用昆仑十二仙的身份去南海打秋分,甚至还不时的去动胜神洲传道。

他门下弟子虽然不多,罗浮派弟子不超过三十,但经过他那么一来,南海观世音菩萨倒是也忙的焦头烂额,没工夫想着要派人进入南瞻部洲,也算小有成就。

灵宝大法师是个没什么主意的,见广成子搞得风生水起,以自己道场也在崆峒山为由,一头扎进崆峒派,崆峒派快速发展也算有他一份功劳的。

清虚道德天尊这货比之赤精子与灵宝大法师来说,脸皮更厚,人家直接以自己道号与莫言师父相近,洞府道场与紫阳派两字相同为由,直接进了武夷山,在紫阳派选了一座山峰,以紫阳派的名义开始收徒。

这货收徒后只传下道法,然后万事大吉什么都不管,只说有事就去找掌门。老道多次找他谈过都没有结果,最后莫言咬牙切齿的对着昆仑方向拜了一拜,心安理得的将昆仑道法学了个通透。

当然事后免不了被昆仑原始天尊惩罚一番,不过如今形势特殊,这事儿也是清虚道德天尊造成的,毕竟还要教授他昆仑弟子的嘛,因此都是小惩大诫,并无大碍。

老张和老李互相换女 第三章

“呼呼…”

大口喘着气息,好不容易把杨凡,终是带到隐秘的山洞之中,叶璇漪已然通体无力。

胸口传来的异样感觉,仿若带有特殊的魔力,使得她根本无法挣扎,只感觉全身的力量,都是在被吸走。

“你…你别吸,慢一点…再温柔一点…”

叶璇漪忍不住出言语道,可杨凡已然昏死过去,此刻通体冰寒的他,只是下意识地,本能地寻找温暖罢了。

叶璇漪也知道,这样想阻止杨凡不可能。

而且她更是反而在担心着,杨凡此刻诡异的情况。

他通体冰寒,这种情况,根本不寻常。

它更怕,如果自己放弃他不管,恐怕会杨凡陷入险境。

可思来想去之间,一时之间叶璇漪也根本想不到,如何帮助此刻的杨凡。

旋即看着他,本能向自己索取温暖一般的行为,叶璇漪不禁俏脸越发红润起来。

她有所迟疑,但杨凡那蜷缩的痛苦模样,让她根本无法否决。

最终,只见她贝齿轻咬红唇,终是兀自语道。

“算了,就算是我欠你的!”

话音落下,连体的衣裙渐渐松散,显露出在那遮掩之下,白皙得乱人心神的雪白。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与此同时,在感觉到一团无法言语的温暖,就出现在自己触手可及的地方。

备受血咒发作煎熬,通体冰冷的杨凡,更是如同疯狂一般紧紧纠缠。

他大口咬在雄峰之上,似乎如此最为舒适,也最为能够让他感觉温暖。

至于叶璇漪,则像是母性显现一般,包容着杨凡的所有所作所为,还不是轻轻**他的脑袋与后背。

“乖…没事了…没事了。”

也不知过去究竟多久,感受到杨凡体内的冰寒已经渐渐稳定下来,叶璇漪方才终于起身。

这一刻,看着通体上下到处的红痕,以及胸口的牙印,让叶璇漪不禁俏脸通红,更是只感觉自己是不是疯了。

之前,自己竟然任凭这个男人对自己的所作所为,虽然并没有做到夫妻之实,但那些行径除了夫妻道侣之间,又怎么能够出现。

自己这真的是疯了吗?

就连人都没有确定拉拢,居然就付出了这么大的血本!

可这个时候才后悔,显然是晚了,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哪里还能够改变。

并且紧跟着,叶璇漪也不知道为何,杨凡似是有着醒来的迹象时,自己竟然心虚一般,赶紧披上了衣物。

这…明明是自己吃了大亏,有什么好心虚的!

“你醒了。”

望着杨凡终是醒来,睁开双目,叶璇漪的语气可很是不好。

原因不用多想,当然是她之前吃的大亏。

不过就在叶璇漪想着,自己要不要顺势以此威胁对方时,她万万不会想到,杨凡却是脸色茫然地望着自己。

“你是谁?我又是谁?怎么会在这里?”

“嗯?”

叶璇漪心神一动,这是个什么情况?

“杨凡,你没在开玩笑吧?”

“我是叫做杨凡吗?我的脑袋…怎么会这么痛…”

杨凡用手捂着额头,模样极为痛苦,那般模样,哪里有半分虚假的意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