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出日出水来了太痒了|娇嫩的被两根粗大的

日出日出水来了太痒了 第一章

“…五位教授…足够了…”

公寓里,王学斌坐在沙发上,腿上架着一台笔记本电脑,一边打着电话,一边拿着鼠标在电脑上划拉着。

“…已经不少了,按照我最初的设想,能有那么一两位就已经不错了…

毕竟我们才刚开始,一切都要一步步的来!”

电脑上,王学斌正浏览着世界各国画家作品拍卖的价格名录,盘算着哪个画家的画作比较值钱。

“…课程录制与合作的问题商量了么?”

上海,靠坐在劳斯莱斯后排座位上的李梦媛,双手轻轻揉着自己的太阳穴,脑袋靠在椅背上,轻闭双眼,蹙眉说道:

“…拿下了!

华政、上政、复旦、同济还有上交、暂时谈下了五所大学,得益于咱们基金会的名声和成就都还不错,合作没有遇到什么困难!

校务部门答应专门为咱们录制一批优秀课程,还联系了就业指导中心,谈妥了校招的问题,以后的春招秋招咱们公司也可以来了!”

说到这里,李梦媛稍稍振奋了一下精神,晃了晃有些酸胀的颈椎,娇声感慨道:

“…我现在才发现,你这慈善做的实在是太值了,慈善基金会的成果和名声往桌上一摆,官面上的事情基本都跟顺水推舟似的…”

听到李梦媛的话,电话里的王学斌不由轻笑一声,摇了摇头。

“…呵…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在没有侵犯到别人的利益之前,人们总是愿意跟好人打交道的!

不过,这终究只是锦上添花而已,想让别人雪中送炭,那就有点痴人说梦了。

所以跟学校、教授们商务上的合作,该付出的东西,咱们一点都不要省,真金白银的给,咱们的道德名望是核武器,不要浪费在这些边边角角的地方!”

“…那当然,我又不傻!”

电话那头,听着王学斌的嘱咐,李梦媛的嘴角挂起了无意识的笑容,用她那充满娇憨的声音,笑着回答道:

“…咱们老板那么大方,我这个打工的给你省什么钱啊?咱们给的价位绝对是同行业最高的,还给这些录制课程的教授准备了礼物!

放心,大小轻重我分得清,倒是你…赶紧给我招点人过来,每个学校都得我自己亲自去跑,都快累疯了…”

听着电话那头略带疲惫的声音,王学斌眉头微动,将腿上的电脑放在了一边,站起身来到一个画框的旁边,探着脑袋,一边观察梵高的画作,一边轻声说道:

“…招!你看中什么人合适就尽管招!

从今天起,人事权限全权交给你,哪怕花大价钱去挖人,只要你认为合适,我就没有任何意见!”

“…你…”

车里,李梦媛左手紧紧的攥着手机,望着窗外淅淅沥沥的小雨,眼波也如同窗外的春雨一般,缓缓的流转着。

“…你就不怕…我把你的公司和钱全部卷走跑路么?”

听着电话里李梦媛的话,王学斌微微一笑,抬头看了一眼系统上那一只手数不清的货币金额,似是认真,似是玩笑的说道:

“…呵…如果你真的想要,送你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这儿还省去不少麻烦事儿呢!”

日出日出水来了太痒了 第二章

新书已发布,黑岩网搜索《至尊阴阳师》。

欢迎大家品鉴~

文章末尾有直达链接,以下是第一章试读:

***

七月半!

鬼门开!

深夜。

漫天浓云翻墨,遮星蔽月!

狂风呼啸!山雨欲来风满楼!

龙城。

一幢高五层、雕梁画栋、金碧辉煌、套嵌内外两座

文学

法式花园的雄伟庄园之中!

嘉宾云集,高朋满座!

龙城里半个豪门圈子的世家子弟聚集于此,推杯换盏、谈笑风生!

这宏伟庄园正是龙城顶级豪门林家的宅邸,今天刚好是林家老爷子林富贵的七十大寿!

但此时此刻,全场宾客的目光却被庄园门前的一番奇怪景象所吸引!

一位身材高挑、衣着华贵、气质如仙的绝美妙龄少女傲然站在名贵琉璃雕琢而成的门廊之下,颐指气使的看着眼前的一名少年。

与这位仙子般的少女相比,少年犹如粪土!

破旧的衬衫、褶皱的牛仔裤、一双泛黄的白色球鞋、还背着一个沾满了泥土的双肩背包!

再加上少年一头蓬乱的头发,简直如乞丐一般!

只有那蓬乱发下的一张脸长得还算清秀,一双眼睛炯炯有神!

狂风吹过,少年的乱发变得更加凌乱,站在门廊下的美女一声冷笑,悠悠然开了口。

“陈玄,你真是个不知羞耻的人,瞧瞧你现在混成什么样子?居然还有脸回来!”

少年听了这话,脸上不露喜怒,他如同一座雕像般站在风里,目光坚毅冷静。

美少女看到少年毫无反应,又加重语气说道:“陈玄,你现在就是一条摇尾乞怜的狗,你以为我会嫁给你?别做梦了,你这辈子都别想做我们林家的上门女婿!想吃林家的软饭?没那么容易!”

轰隆!

天边一道惊雷!

照的少年清秀的脸白了一片。

惊雷之中,少年依然面无表情,甚至连眉头都没有动一动。

无论是美少女的恶毒言语,还是天边的雷声对他都构不成丝毫影响。

少年名叫陈玄,原本是龙城豪门家族陈家的公子,从小含着金汤匙长大,家里有数不尽的家业等待他挥霍。

而美少女名叫林筱月,正是豪门林氏林富贵的宝贝孙女,但二十年前,林家却并非豪门,当年的林富贵只是陈家的管家,在龙城毫无身份地位!

陈家念在老管家林富贵忠心耿耿,在陈玄和林筱月小的时候将他们指腹为婚。只可惜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陈家在陈玄五岁的时候遭遇大劫,彻底被仇人整垮!陈玄的父母也在劫难中意外身亡,只留下陈玄一个人。

反倒是老管家林富贵逃过一劫,后来又得到了老朋友的帮衬,在龙城这片充满机遇的城市逆袭翻盘,成了现在龙城数一数二的豪门——林家!

这样一来,原本陈玄与林筱月的婚事就变成了一个笑话。

本来是公子娶丫鬟,现在变成小姐嫁孤儿。

林筱月从小娇生惯养,在择偶方面更是有着苛刻的要求,如今的陈玄一无所有,她又怎么可能看得上他!

更何况据说陈玄父母双亡之后被龙城后山的一个老道士收养,这十几年天天跟老道士学一些装神弄鬼的没用玩意,将来别说考上重点大学前程似锦,就算在社会混一个像样的工作都是不可能!

堂堂的天之骄女,龙城所有男人的梦中女神,怎么能嫁给一个小道士?

难道就凭十多年前的一个荒唐约定,这个一无所有的穷酸小子就能厚着脸皮来做上门女婿?

这实在是天大的笑话!

现如今恰逢林富贵七十大寿,龙城半个豪门圈子的社会名流齐聚这里,陈玄这个灰头土脸的穷小子居然突然登门拜访,用意非常明显。

他显然是想当着半个龙城豪门的面逼婚林筱月,强行来当这个上门女婿吃软饭!

想到这里,林筱月对他的厌恶又多了三分!现在所有人都知道她林大小姐的未婚夫是个乞丐模样的小道士,林筱月又羞又怒!

这时门廊后走出一个长相火辣的少女,冷笑着将一盆水交给林筱月。

“筱月,用水泼他!”

火辣少女是林筱月的闺蜜许冰倩,她是龙城豪门许家的小女儿。

林筱月一把接过这盆水,随后劈头盖脸的朝着陈玄泼了出去。

“赶紧给我滚!这辈子别让我再看到

文学

你!当初两家指腹为婚的事情根本就不作数!听见没有!?”

一盆冷水在距离陈玄三米的地方落地,溅起了一片白色的水花。

“哈哈哈……”

宾客里顿时响起一阵哄笑,嘲笑陈玄的狼狈。

“真是惨啊,昔日的豪门少爷变乞丐了。”

“瞧他那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真够不要脸的!”

“他好像一条癞皮狗……”

许冰倩更是幸灾乐祸,洋洋得意的说:“活该!泼死这个又丑又穷的心机男!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垃圾!”

围观者的目光饱含讥笑和轻蔑,但站在门前的陈玄仍然无动于衷,脸上毫无表情,眉眼不动安如泰山。

“你还不滚?难道想要钱吗?”

林筱月厌恶的猜测道,之后随手掏出一张卡。

日出日出水来了太痒了 第三章

贵族出身,虽然她生前所属的只是一个小家族,而且还是在贵族圈子里并不怎么招待见的军功贵族。

但这并不影响爱丽丝对整个贵族圈子里的那些基本玩法的熟悉。

“贵族宴会?”李杜眼睛一亮,讲道理,他在瓦罗兰混了这么久,虽然早就摆脱了底层泥腿子的层次,但贵族宴会这种高端玩法对于他来说当真是还没有真正体验过。

“我觉得吧,从外面看,怎么也不像是庄园正在举办宴会的样子。”好运姐已经从车上走了下来。

“管他呢,直接进去看看就知道了,而且看起来也不会有人来门口接待咱们了。”瑞雯说完就一马当先的抬脚走了进去,

李杜似乎明白了刚才那老战士为什么用那种态度对待自己这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很明显今天有什么人来到里托家族搞事情啊。

“还真是巧了啊。”他顿时就来了兴趣。

也不知道究竟是因为有人搞事情还是别的原因,整个占地面积不小的庄园里当真看不到一名佣人的身影,要不是有爱丽丝指明人群聚集的地点,李杜他们真的要以为这里空无一人了。

绕过一个光看造型就绝对价值不菲的大型喷水池,然后顺着被草地与花圃围绕的大理石板路从三栋别致的小楼前面路过,最后来到整个庄园最核心的建筑群门口。

一阵低沉而嘈杂的议论声就算是两扇用料十足的大型红木们都拦不住,直接传进了李杜一行人耳中。

两名全副武装的士兵守在门口两边,虽然神情当中警惕十足,但并没有任何紧张的情绪。

李杜一行人就那么大摇大摆的走来当然不可能被两名看门的士兵忽略。其中一人给了同伴一个眼神,然后主动迎了上来,

“不知几位来自哪个家族?”

来自哪个家族?李杜当然知道对方这个问题应该是默认艾欧尼亚本地的贵族势力,但他突然想要皮一下。

李杜伸手在空间袋里一阵翻找,然后取出一枚带着明显皮尔特沃夫艺术风格的贵族纹章,然后递给对方。

“请将它交给艾瑞莉娅小姐,然后她自然就能明白了。”李杜露出一个微笑。

士兵仔细端详那枚躺在自己掌心的精致纹章,那是与整个艾欧尼亚贵族体系完全不同的艺术风格。毫无疑问,他根本就不认识这是那个家族的家徽。

好在他只是一名最普通的士兵,对于那些复杂的贵族家徽不用做到每一个都认识也没必要每一个都认识,毕竟放眼整个艾欧尼亚,有资格或者说有必要被他牢牢记住的贵族纹章只有一个,那就是伟大的里托家族专用的灵刃徽章。

身为里托家族的士兵,只认里托家族的家徽,这没毛病。

“诸位稍等片刻,我去通报。”

很明显,在士兵眼中,李杜他们这群人属于故意迟到而且迟到了相当不短的一段时间的那种类型。

在会议已经召开了有一会的现在,身为一名小卒子,当真是没有权利擅自把迟到的人放进会议堂。

兄弟你盯住他们,别让他们乱跑,如果有情况就立即发警报。我去报个信马上就回来。

士兵匆忙中给自己的同伴传递了一个信息量不小的眼神,然后强行装作看不到对方目光中的迷惑,一溜烟的小跑着往后边的某个地方去了。

另一名士兵:“……兄弟你刚才那眼神好好复杂我看不懂啊,你倒是讲明白啥意思在走嘛……”他在心里发誓,等晚上一定要把这坑爹队友shi给打出来。

无名士兵去得快回来的也不慢,但李杜看他那从始至终都几乎没有什么改变过的表情,顿时就明白对方刚才去请示的人应该不是艾瑞莉娅。

虽然严格来说李杜他们与艾瑞莉娅之间的关系算得上多熟悉,但最起码有这一层并肩作战的情谊在里面呢。

“诸位原来是从皮尔特沃夫远道而来的客人,让诸位在这里等这么久真是失礼了。”

士兵虽然这么说着,但脸上一点抱歉的意思都没有,那感觉就像是在复述别人交给他的标准客套话。

事实上李杜猜对了,士兵就是在按着刚才从大管家那里听到的话来复述,除了其中的语气之外,其余的可学的一字不差。

面无表情的随便糊弄了一句套话后,士兵手一伸:“诸位请跟我来,大管家吩咐我带你们过去。”

“大管家?”李杜想了想,确定自己的记忆中并没有这个么里托家族大管家的相关信息。

不过她倒也没有怀疑对方的身份。毕竟艾瑞莉娅是个如假包换的艾欧尼亚贵族,而且还是个颇有名望的大贵族直系血脉。

虽然因为父亲里托大师病故,哥哥泽洛斯又不怎么出名导致整个里托家族颇有种家道中落的感觉,但正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堂堂里托家族,拥有偌大的家族领地,只要家族直系血脉还在延续,并且代代都有英雄单位坐镇,那就永远都不会倒。

这样的贵族家族当中,有个颇具影响力的大管家那是很正常的事情。事实上如果没有这种类似身份的人那才真的是很奇怪呢。

虽然李杜本人挺好奇那两扇用料十足的红木大门里面聚集的人在讨论什么事情,但既然人家大管家主动邀请了,那还是去见见面更合适。

龙套士兵独自一人都在前面领路,一点也没有跟身后那群陌生客人多说一句话的意思,迈着匆匆的脚步,很快就带着众人绕过作为会议堂的建筑来到边上一间屋子里。

一位身材魁梧的老人已经站在门口等了一小会了。

李杜仔细看了看,很好,果然不认识。

“原来是你们。”老人鹰隼般锐利的目光在李杜他们脸上扫过,然后再瑞雯的身上停留了好几秒。

很明显,他认出了瑞雯的身份,但也仅仅停留在多看两眼的程度上,除此之外完全没有多说什么。

“大管家先生认识我们?”李杜说。

“在普雷希典城的时候,我家小姐承蒙关照了。”他用一个标准的贵族礼表示感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