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的馊子8,第1章厨房春潮

年轻的馊子8 第一章

高越急着赶回来,无非有三件事,一是解决自己修炼法门的事情,二是提炼锻造自己的火燎,最后一件就是关于无尽海域的事情了。天『』籁小说WwW.⒉

前两件事都和老娃娃有关,不管是修炼法门,还是火燎,都只有找到老娃娃,才能解决。至于无尽海域这件事,高越并没有多想,只能够走一步看一步了。现在身陷秦墟,不明所以,就更需要找到老娃娃了。

遗风圣地的老祖并没有和高越一起,用他的话来说,现在秦墟之中,危险重重,不只是来自这里的道法时代的妖兽,更是因为这里还有无尽海域的人,在一起目标就大,更容易被现。

“内围?到底,去,还是不去?”

当遗风圣地老祖离开之后,高越就在考虑这个问题。

就连外围的妖兽,都如此强悍了,高越难以想象,秦墟内围的危险,又将达到什么地步?

“去!”

最终,高越还是决定去秦墟内围。

当初老娃娃所言,墟之法门就是在秦墟外围得到的,如果墟之法门的后续功法,在秦墟外围能够找到,当初老娃娃就一起带回来了,那么,墟之法门的后续功法,肯定就要在内围才能够找到。

更何况,高越也不知道出口在什么地方,那就只有跟上,去内围看看情况了。

按照时辰计算,高越已经赶了整整两天的路程了,其中遇上了不少噬灵鼠,甚至高越现,有些噬灵鼠个头极大,实力更是恐怖,要不是高越见机得早,恐怕早就死在了噬灵鼠口中了。

更重要的是,高越现,依旧是灰蒙蒙的天空,贫瘠的土地,环境没有任何变化。<>

轰轰轰…

正当高越赶路之间,一道道轰鸣之声传进了高越的耳中。

“在左边…”

高越眉头立即就是一皱。

这种声音,高越再熟悉不过了,是有人交手传出的暴动,从这威势感受而言,至少也是神境的修士。

也对,这里这么多噬灵鼠,所有的噬灵鼠,至少也有神境修为,武窍期的修士在这里,只能够小心翼翼的躲着,根本就不敢有丝毫躁动,敢在这里动手的修士,至少也要有神境修为。

一番思忖,高越最终还是决定朝着威势传来的方向去看看。

小心翼翼的靠近,高越立即就现,有两人正在半空之中交手。

“凌峰?”

见到其中一道身穿黑色劲装的身影,高越眼中露出疑惑的神色。

正是凌峰!

凌峰来自无尽海域,还是和高越一起过来的,当时的凌峰,也不过是武窍期的修为,而现在,从凌峰身上传出来的波动来看,至少也是神境修为了,可见凌峰的资质,的确不凡,当得起南域三杰的称号。

不过,高越疑惑的是,和凌峰动手的人,高越不认识,但是从此人施展的路数来看,应该也是无尽海域的修士。

“凌峰怎么会和无尽海域的人动手?”

这才是高越最疑惑的。<>

高越哪怕是隐匿得再好,也无法瞒住两位神境修士,更何况,凌峰和另外一位神境强者大战,两人都知道这里的情况,一直都在小心防备着。

“高越?”

见到高越脸上标志性的伤疤,凌峰立即就认出了高越。

“不是死了么?”凌峰眼中露出疑惑的神色。

因为高越的出现,吸引了凌峰的注意力,倒是被另外一人找到机会,直接一剑就刺在了凌峰肩胛支出,鲜血立即就激射出来。

另外一人在一击急退凌峰之后,才站在凌峰刚刚站立的位置,看着高越,神色疑惑:“你就是高越?”

看向高越的眼中,古井无波,就像是刚刚击退了凌峰,也没有任何情绪显露出来。

高越没有回答,而是看着两人。

“初次见面,我叫沈长溪!”

“沈长溪?”

高越眼中露出疑惑的神色,显然对于这个名字没有听说过,什么沈长稀啊?

一头雾水!

“他是沈家的大少爷,沈灵儿的哥哥!”凌峰止住伤口流水,神色忌惮的说道:“也就是传言南域三杰之,沈家的那位!”

“南域三杰之?沈长溪?”

高越神色立即就是一变。

姓沈,看起来年岁并不大,无尽海域的人,并且还能压着凌峰打,高越恍然,早就应该想到的!

“听说,你就是那个贩卖消息的人?”沈长溪看着高越,似笑非笑的说道:“现在看来,一切都简单了!”

高越神色再次变换。<>

“如果,我把你贩卖风武大6的消息给散步出去,你说,那些大势力,会不会集体追杀你?”沈长溪看着高越说道。

高越没有回答,而是神色冷然的看着沈长溪。

年轻的馊子8 第二章

端坐在普通席的落尘,萌生了一股劫后余生的惊悸,要不是位于贵宾房首席的大人物突然加价,仅凭自己这囊中空荡的纳宝袋,怕是到了交岛烁的时候,自己也会被天织盯上,这次的主意对于落尘来说,是一场布的很大的局,是一场豪赌!继第二件龙舟以一千零一块的高价拍出后,在场的众人都对落尘提高了几分警惕,仿佛他已经和拍卖会的托挂上了联系,于是但凡落尘加价的物

文学

品,他们纷纷犹过不及,如遇毒蛇的闭目养神,放弃加价,这一举动倒是让贵宾房第一间的落家三兄弟哭笑不得,没人愿意加价落尘又吞不下这笔物品,那么所有他加价的物品都由大哥落凡买入,落尘在浑然不知的情况下乐在其中。“三品灵器乾坤圈,起拍价十块中阶岛烁。”又陆续拍出几件人间罕有的奇物,终于迎来了落尘等待已久的灵器。“十一块中阶岛烁。”落尘的声音朗朗传出。此声一出全场哗然,不管是普通席的修士,甚至连贵宾房的大人物都把目光投向了落尘,他一改从前的加价幅度顿时让众人面面相觑,猜不出他内心真正的想法。“十一块中阶岛烁一次。”“十一块中阶岛烁两次。”“十一块中阶岛烁三次,成交!”厚重的木槌落下,拥有三品灵器威猛的乾坤圈就以有史以来的最低价纳入了落尘的囊中。“鹏,十一块中阶岛烁。”三品灵器到手,落尘心情大好,嘿嘿一笑道。“我没有,上次给你的一块中阶岛烁还是我费尽周折翻出来的。”鹏一脸警惕道。“现在想起来,上次的剑气……”落尘欲言又止。“好小子,你居然还有藏货!”剑气像是止不住的诱惑,推波助澜的让鹏又掏出了一把岛烁。“这小子不会连十一块岛烁都没有吧?”贵宾房一号间的老四落烨诧异道。“马上有分晓。”老大落凡面含微笑的看着落尘,眼中的欣赏不言而喻。“先生,您拍下的三品灵器乾坤圈,请问是现付还是等拍卖会落幕去后台支付。”一个貌美的仕女端着玉盘走进了落尘身旁,用柔美的声音道。“咣当!”装有岛烁的纳宝袋落在玉盘上,激起了一道清脆的响声,久久不绝耳。“恩?”看着突如其来的付款者,落尘一阵错愕。“还不谢谢你大伯?”以老三落夏的性子,定是那个最先开口的人。“大伯?”之前惟恐避之的三名蓑衣笠帽修士,此时正站在落尘面前,为首的中年人一脸慈祥的看着落尘,那目光彷佛是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嫡亲。“这是家父?”风林暴看出了点苗头,语不惊人死不休道。落夏与落烨闻言愕然,彼此互相看了眼,下一刻爆发出了大笑,胡须根根颤立不说,饶是落凡也面色古怪的瞪着风林暴。“既然是落尘的父亲,那就是我的父亲,父亲这边请。”风林暴长着一副有勇有谋的神莽,却没有一颗八面玲珑的心。“你这小辈倒是风趣的很,不过老夫可不是小尘的父亲,而是他的。”落凡一语言未尽,只是用浑浊的目光看向落尘。“乖孩子……这些年委屈你了。”很难想象一个平时威严决断的人会在此时难控情绪,轻易落泪。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什么大伯?”这回轮到鹏吃惊,要知道落尘来到这个异世界,一没有灵魂离体寄于他身,二没有前世重生的记忆,完全属于一个与苍穹大陆毫无干系的人,更何谈如今幽灵般现身的大伯,这一切不由让它起了疑惑,更多的是戒备。“我父亲去世得早,是母亲一路含辛茹苦的养大我,家中也不曾从母亲口中提起过什么大伯二伯。”落尘陷入短暂的回忆,明媚阳光的脸庞浮现出一丝伤感,也正是童年的辛酸造就了他坚毅的性格,鼓舞着他前行。“会不会是我们的踪迹暴露了,主上的仇家……”未等鹏说完,落尘马上否决道:“要动手早动手了,人家三个刺峰境强者还会闲到跟你玩角色扮演吗?”“也对。”鹏的眉头皱的愈发紧了。“况且我从他的身上感受不到敌意,反而是一种难言的慈祥。”落尘有些颤抖,像是忽然想到什么,神色严肃的传音给鹏问道,“我遇见你的那天,我记得在那之前遇到了一个算命人,他跟我说了一些奇怪的话,然后我就莫名晕了过去,醒来的时候,眼前只有一枚戒指,后面的事情不用说你也知道。”这段问话就像尘落湖底,没有掀起一丝波澜,有的只是出奇的沉默。“孩子,这些年过的还好吗?”落凡见落尘一语不发,只是皱眉,还以为他对自己产生了怨念,带着愧意道。“大伯,我的父亲是什么样的人?”落尘出人意料的问道。“你父亲他是我们落家最具修行天赋的奇才,三岁与道共鸣,六岁灵岛衍分带着为二,成为整个修仙界第三个双灵岛资质的璞玉,九岁更是创下道术,声震整个苍穹大陆。”大伯的脸上闪过难掩的骄傲。“那我的母亲又叫什么?”落尘的脑中突然诞生了一个荒缪的想法,也许现在也只有这个念头是最合理的答案。“慕容瑾。”

年轻的馊子8 第三章

<>听了阴姓老者的话,红衣修士的脸色才好看了一些,说道:“没有最好,现在我们五宗大战的关键时刻,虽然我们的实力不如魔门,但是只要我们能坚持下来,正道盟的必然会派修士前来帮助我们,要知道他们可是魔门的死敌。雅文言情.org”

说着红衣修士就离开了大厅,只是阴姓老者的脸上满是不屑和冷笑,十分的不以为然。

秦川自然不知道他的这个师叔和红衣老者的谈话,但是他对阴姓老者的秉性十分的清楚,此人睚眦必报,阴险恶毒。而且和他的师傅关系十分的恶劣,这个家伙居然主动的给自己安排任务,肯定是没有安什么好心。所以,他现在就想找一些这里的人问问,最近有什么比较危险的任务,自己也好有个准备,坐以待毙,从来不是秦川的性格。

文学

经过一番寻找,秦川终于找了他的同门师兄弟沈越,此人比他来的要早,在这里已经待了一段时间,虽然没有做什么任务,但是对这里的情况也有了不少的了解。

见了面,秦川就寒暄道:“沈师兄,多日不见,一向可好。”

“还好,还好,不过看师弟的气息滂湃,应该快要突破了吧!”沈越盯着秦川,有些羡慕的说道。

“突破,哪有那么容易,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不过我今天来要向师兄打听一些事情。”秦川问道

“哦,不知师弟要打听什么情况,只要是师兄知道的,一定不会隐瞒。雅文言情.org”沈越看秦川郑重其事的样子,十分有些好奇的说道。

“沈师兄进入暗卫比较早,不知道最近暗卫是否有一些比较棘手的任务。”秦川说完之后,就看着沈越问道。

听了秦川的话,沈越思量了起来,然后深深的看了秦川一眼说道:“棘手的任务,要是秦师弟前几天问我的话,我还不一定知道,但是,昨天我和执事殿的一个朋友喝酒的时候,他透露出了一个消息。”

“哦,不知道是什么消息。”秦川问道。

“最近,我们晋国的修仙界十分的不太平,有不少的小家族都被灭了门,所有的修士都离奇的失踪了。这些事情一开始并没有让高层放在心上,毕竟只是一些不入流的小家族还有一些散修,但是不久之前,暗卫派了一队修士去探查这些事情,结果这些人也失踪了。要知道这些人几乎都是凝液中后期的修士,他们不仅消失,而且连一点消息都没有传回来。后来又陆续的派出四五队修士,结果都是一样,完全消失,身死不知,正是因为这样才引起了高层的重视。为了不引起修士的恐慌,这件事情并没有流传开来,不过纸是保不住火的,应该过不了多久你也会知道的。如果要说棘手的事情,也只有这件事情,是最棘手的事情,其他的一些任务虽然危险,但是还有能完成的,即使完不成保住性命还是可以的。”沈越说道。

“对了,师弟为什么打听这件事情,按理说你是刚来这里的,应该不会被安排去做这件任务,这件任务十分的危险,应该只有那些假丹境界的修士,才会被安排去做此任务。”沈越看了一眼秦川说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