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桌下的乱h、小箩莉h文

餐桌下的乱h 第一章

第1490章放这了

苏然为两人倒酒,看着两人的醉意。

“少喝点,对身体不好,我可是带着好东西来的。”

听到好东西,两人顿时双眼都在

文学

冒光。

谁都知道,苏然的好东西,那可真的是好东西,是那种可以令人痴狂的东西。

不管是一针一线,还是矿泉水瓶,都是十分了得的。

“有好东西不早点拿出来,还喝什么酒,浪费时间。”

高文对好东西总是充满着极度的渴望。

“就是,正事要紧,喝酒以后有的是时间。”

叶菲雪当即将酒菜挪开,示意苏然赶紧拿出来瞧瞧。

苏然轻笑,“这次的东西有点大。”

大?

那就换个更大的地方就好了。

锦鲤山庄一处露天的广场之上。

“这里如何?”

苏然点头,“可以了。”

挥手间,骨头出现,轰然一声砸在地上,当即广场之上的地砖全部粉碎。

从骨头砸在地上的力道来看,这骨头相当沉重。

高文刚才还有些醉意的双眼,在看到这骨头之后,顿时清醒,眼中有的只是兴奋和高昂之意。

“这是什么石头?”

高文手指轻轻摸过,触手冰凉,但是触感却完全不像是普通的石头。

这种材质,高文从未见过。

这对高文来说,就像是看到了肉的狼一样,充满兴奋和激动。

未知,

文学

对高文来说是最强的兴奋剂。

“这不是石头,是骨头。”

骨头?

高文和叶菲雪惊讶的看向苏然,没开玩笑?

这么巨大的骨头,就算是恐龙恐怕也都没有吧。

“此种骨头,十分坚固。”

苏然看向叶菲雪,“全力攻击,感受一下。”

既然苏然如此说了,那就一定有把握。

叶菲雪当即神力滚动,手中紫色匕首如燃烧的烈焰,轰然出手,撞击在骨头之上。

砰的一声,匕首粉碎,骨头之上连半点划痕都没有。

叶菲雪的神力根本无济于事。

叶菲雪当即惊骇,“当真是神物!”

之后,苏然带着高文和叶菲雪看了看了里面的壁画,并且将控制骨头的办法告诉了两人。

但是,告诫两人,一定要慎用。

这东西可不是玩具赛车,撞坏了再买一个就好了。

不过,苏然还是不放心,因为骨头的攻击实在是太强了,若是两人控制不好的话。

不要说两人,就算是整个锦鲤山庄恐怕都会在瞬间抹除。

为了保险起见,为了让两人真实感受了一下骨头的真实威力。

苏然还是演示了一下。

骨头的威力超出了高文和叶菲雪的想象。

当声音水温出现的瞬间,高文便被巨力抛飞出去,狠狠的落在了湖中。

叶菲雪就算是有神力在身,也是如高文一样没有抵挡半点,直接横飞出去,撞断了好几颗树。

巨大的冲击力,如秋风扫落叶一般,轰然横扫。

下一刻,原本刚刚整修一新的锦鲤山庄,霎时间便成为了一片废墟。

不管是高文和叶菲雪设在这里的防御布置,还是苏然设下的防御。

全都没有反应,就被冲击而过,沦为废墟。

整个锦鲤湖,湖水翻卷向天,露出了湖底的淤泥还有石剑和石棺。

随后,轰然落下,废墟之上更是一片脏污。

一切,都发生在瞬间。

这还是苏然有意控制,并没有在鸿蒙空间内的那种全部放开。

他知道,这里不比鸿蒙空间,若是全部放开,恐怕所造成的破坏,是苏然都不可想象的。

餐桌下的乱h 第二章

@@推书章3

起点新书《灵气复苏的小人物》,划在玄幻分类,是诸天文,最初的灵气复苏、万界相通和穿越其他世界的文,还望多多支持

(本章完)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餐桌下的乱h 第三章

“听说你现在当了大律师……徐晚,我能求你帮个忙吗?”中年女子脸上满是纵横的沟壑,说话的时候眼泪就顺着脸颊掉了下去,她伸长手臂,隔着大半个桌子去拉徐晚的手,却被徐晚躲了过去,她嘤嘤的哭泣着:“小时候是我不懂事……但是现在你一定要帮我啊徐晚,我只能来找你了!我家那个不成器,靠不住啊,你一定要帮我啊,我想打官司可是我没钱,你以前那么帮我,你现在一定也会帮我的对不对?”

“哦?很抱歉啊,你是小时候不懂事,而我呢,是现在不懂事。”徐晚并不抬头,只专注于西餐,一点一点把盘子里的牛排吃干净了,她的动作不徐不疾,带着一种缓慢的骄矜和淡泊,却让人觉得莫名的赏心悦目。

那个哭的眼睛都肿了的女人脸上不免有点尴尬,扭捏了半响,才低声说道:“难道你还记着小时候的事情吗?徐晚,你怎么可以这么记仇?那个时候我也是……我也是身不由己……你就不能理解我一下吗?难道你就那样想看着别人欺负我吗?徐晚……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你的善良都是装出来的!”

“你现在不结巴了?”徐晚好奇的挑了挑眉毛:“怎么治好的?”虽然是问话,却没打算让她回答,揉了揉肚子,觉得吃饱了,就放下手里的叉子,扬手叫来服务员:“买单。”

付过钱之后,徐晚就站了起来,她看也没看眼前这个痛哭流涕的女人,起身就走。

那个女人想去拉徐晚的衣袖,却早被徐晚躲开了。

“别再来找我,不然我会让你更惨,嗯?能听明白我的意思吗?袁女士,再见,哦,差点忘记和你说一声抱歉了,我也有不懂事的时候呢。”徐晚说完这句话,就踩着高跟鞋离开了,白色的衬衣带出一道冷冽的光芒。

身后的女人不敢置信的看着徐晚的背影,顺手拎起桌子上的烟灰缸朝着徐晚砸了过去,狠狠的骂道:“你这个冷漠的女人!你怎么可以这么冷漠!”

徐晚并没有躲,就那样背对着女人站着。

手臂弯成一个十分诡异的弧度,接住了烟灰缸,然后抛向吓得脸都白了的服务生手里。

头也不回的离开。

在跟她见面之前,徐晚是想帮她的。

没打算帮她儿子打官司。

却是打算给她一点经济上的帮助的,看得出来,她现在的日子很不好过,儿子吃喝嫖赌抽,前年还错手打死了人,丈夫呢,在外面养小三,回了家就会打她骂她,日子过得一天不如一天,不过三十几岁的人,却活脱脱变成了五十来岁的模样。

况且,钱,是徐晚最不缺的东西了。

捐给谁不是捐呢。

毕竟,她也算是徐晚小时候为数不多的“朋友”了。

可是她还是高估了旁人,也高估了自己。

嘴角沁出一丝冷笑,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句话真真是老祖宗留下来的真理,她不提小时候的事情,那个女人竟然还有脸、还敢提……呵呵,真的是……人心永远都没办法琢磨。

那个时候,徐晚还很小,大概十二三岁,正读初中呢。

刚刚那个哭哭啼啼的女人,叫袁佳,和徐晚一个班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