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金鳞岂是池中物 sm男虐女地下室调教

小说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一章

洪继来醒悟过来,“你最后那张图纸,我着实有点看不懂,第一个长圆长圆的,还有跟绳子,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内部结构也没个剖析图。”

黄昏略有尴尬,“因为那玩意儿我也不知道内部应该怎么弄,我只是有这么一个想法,今天要和你探讨一二。”

四望了一眼,“这事我还是觉得应该集思广益,这样,老洪,你让所有军器郎都放下手头事情过来一下,咱们开个小型的学术研讨会。”

洪继来:“学术研讨会?”

这又是啥最近盛行在官场和上层建筑的新词语么。

黄昏也没解释,“就是技术交流嘛,你别管这,赶紧去把军器郎喊过来,我是发觉了,你汇拢起来的这一拨军器郎中,必然还有和那位毛姓军器郎一样的优秀人才,大家在一起取长补短相互印证,没准能将我这最后一张图纸攻克不说,搞不好还能弄出点意外惊喜。”

比如伏击战的神器:地雷。

没过多久,洪继来回来之后,陆陆续续的来了一拨怏怏不乐的人,显然不太乐意被打扰,看黄昏的神情不一,有的崇拜,有的傲然,不过大多还是尊崇。

毕竟黄昏在火器上的成绩有目共睹。

没有黄昏,火器不会发展如此迅速,更不会有军器院的出现。

七七八八,约莫接近二十人。

全是军器郎。

军器郎是一个级别职务,但是不高,八品下,也算入仕了,主要工作就是研发设计火器,换句时尚的话来说,就叫研发人员。

黄昏看了不到二十人的军器郎,对洪继来道:“军器郎的编制不够,还得继续招聘人才,扶摇会馆那边没有相关人才了吗?”

我堂堂大明王朝国防部研发院,才这点研发人员,有点寒碜。

洪继来摇头,“扶摇会馆那点人哪够,这里好几个还是从外地请回来的,有几位还是烟花师傅,不过深谙火药的性能,他们虽然对火器的研发没有什么专业擅长,但能提升火药。”

黄昏颔首,“这是个不错的主意,你让军器院这边继续在全国寻找经验丰富的烟花师傅,甚至可以去找那些炼丹修道的人,他们也深谙火药,火药的提升任重道远。”

火药这玩意儿的进化,炼丹修道的人功不可没。

洪继来略有苦笑,“缺人啊,军器院哪有这么多人去全国跑。”

黄昏耸耸肩,“这个全国跑的人又不需要多强大能力,能说话就行,你这边制定好待遇条件,愿意来的自然会来。”

猎头嘛。

洪继来只好应下来。

黄昏看着众多的军器郎,拿出自己那张图纸,道:“诸位看看,这是我设计的一款新式火器,嗯,和火铳、大炮都不一样,它是一种单兵火器,但又有群伤效应,我暂时将太命名为手榴弹。”

一位军器郎问道:“命名什么的都无关紧要,但要问一句黄顾问,你这个设计图纸没有剖析图,里面结构如何,我们可看不出来。”

洪继来笑到:“他叫毛桡,就是之前设计那个弹匣火铳图纸的人。”

黄昏有些讶然,上下打量毛桡。

这是个很普通的男人。

三十六七岁,不像是读过很多书,浑身上下都看不出什么精明之处,唯一比较让人注意的是毛桡给人一股有一些倔劲的第一印象。

笑道:“这就是我要说的要点了,这手榴弹呢,它的内部结构肯定是要装火药的,至于具体装多少,怎么装,我都不知道,这个你们是专业人士,我只能大概说一下的启动方式,当我们设计出来后,它的握柄处会延伸出一条引燃线,使用前将引燃线拉动,这个过程应该是白磷粉还是黄麟什么的起作用,让引燃线燃烧,然后我们的士卒抛出去,它落地前后爆炸,形成火炮的伤害效果。”

洪继来是识货的,闻言震惊得不要不要的,“如果按照你这个设计出来,达到使用效果,岂非意味着配备手榴弹的士卒是人手一座火炮,而且可以无限制的连续发射,若是量足够充足,基本上不用近身厮杀就能全歼敌人?”

黄昏笑道:“理论上是这样的,不过这里面要攻克的难关很多,所以找大家过来,是要说明一下这个手榴弹的基本形式,要让它变成现实,还是需要靠在座的诸位集思广益,然后我接下来还会说一下我的另外一个想法:一种埋在土里的手榴弹……”

当黄昏说完后,房间里一阵沉默。

很安静。

许久之后,军器郎们才反应过来,顿时一片交头接耳。

黄昏就知道会有这种效果。

毕竟在十五世纪的大明,火铳和大炮的近代发展才刚起步,自己就开始准备手榴弹和地雷了,确实有点跨时代。

完全超越了这个时代的想法,会引起震惊也就很很正常了。

不过,事在人为。

……

……

乾清殿中,朱棣将文渊阁内阁那边送过来的章折全部批阅后,对康宁说道:“去把章折送到文渊阁去,另外,王振和赛哈智都来了吧?”

康宁一边去抱章折,一边答道:“陛下,王振来了有半个时辰,赛哈智指挥使则是刚到不久,毕竟赛指挥使是接旨后从锦衣卫那边赶过来的。”

朱棣点头,“先宣王振。”

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你去文渊阁后,再去一趟五军都督府,将驻留京畿的所有左右都督、都督同知和都督佥事宣召过来,朕有事交代。”

是时候将出兵澜沧的事情提上议程了。

康宁应旨,目光触及到有两封章折单独放着,问道:“陛下,这两封章折不发回去么?”

朱棣摇头,“一封是吏部关于东缉事厂的章折,等下要用,另外一封是胡濙送回来的,他老母亲病逝,他想回去守孝,此事朕还要再思量一二,你先将其他章折送回文渊阁罢。”

康宁只得去。

暗暗为胡濙可怜,看陛下这意思,胡濙想要回家守孝的想法怕是无法达成了,毕竟天地君亲师,君王犹在亲前。

小说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二章

东汉,这个从刘秀开始一直传承到了汉帝刘协的一代,终究还是灭亡了。◎,

曹丕在许都之中逼迫着汉帝刘协禅让皇位,登机称帝,国号大晋。

迁都洛阳,册封曹操为魏国王加封九袭赏赐封地河北,刘莽为汉国王封地荆楚一带。

剩下就是大封群臣,孙权坐了太尉一职,司空自然是留给了司马懿了,大将军被曹丕自领了,其余人等也是各取所需,曹丕原本就和那些个士族眉来眼去的,自然也是得到这些个人的支持。

“陛下!臣有事启奏!”就在众人都皆大欢喜的时候,司马懿站了

文学

出来。

“恩?”众人全都是一愣,现在可是大喜的时候,这个司马懿站出来干嘛?

“仲达有何事?”曹丕脸上还是带着笑容的,他想了那么久不就是为了坐下的这个位置嘛。

“臣要参这朝堂之上一位大人一本!!”司马懿开口道。

“恩?”

“臣要参的这位大人,蒙骗陛下,一心二用,侍奉二主!”司马懿继续言语道。

这下子朝堂之上议论纷纷了起来,侍奉二主?这可是大忌啊,忠诚不事二主啊。

“噢?此人是何人?”

“此人就是当场的太尉大人,孙权!”司马懿丢出了一个重磅炸弹出来。

孙权心中下意识的一慌,不过随即还是淡定了起来“司空大人,你我同殿为官,即便有所龌龊,也不应该这般撕破脸皮啊诽谤与我?”孙权倒是很淡定。

“呵呵,太尉大人,若是没有证据,我会这般言语嘛!”

孙权的眼睛之中厉色一闪而逝、

“陛下,这就是我收集到的证据,还请陛下过目!”说着司马懿呈递上去了几份东西、

“司空大人,还真的是好算计啊。竟然都已经准备好,栽赃陷害与我了呢!”孙权冷然道。

这大晋才刚开始,朝堂之上就出现了司空和太尉的撕破脸皮了吗。

曹丕接过了手,原本曹丕对司马懿不识大体还是有点恼怒的。毕竟这是他大晋才刚刚开国,你总不能换一天嘛。

但是看到了手中的情报,却是倒吸了一口凉气。不由大怒了起来。

“好好好!”曹丕怒目的而看着下面的孙权“好你个孙权孙仲谋啊!”

“陛下,臣不明白?”

“怎么?事到如今你还要狡辩吗?”曹丕怒气十足,任凭谁被人当做了猴耍这心里都会不高兴的。

“好。那我就让你看个明白!”说着曹丕直接把那些个东西摔在了孙权的面前。

孙权接过来一看,也是傻眼了,这些个都是书信,其中还有他孙权和扬州联系的书信,这个上面还有他孙权的亲笔信啊。

“你怎么会有?”孙权这话一开口就知道糟了。

“呵呵,孙权大人,在下不才虽然比不上孙权大人足智多谋,但是却懂得一些个描绘笔画!”

果然孙权再仔细看那些个书信,上面除了开口的几句话之外,其他的都是文不答题的。

“你。你,你!”孙权指着司马懿说不出话来“陛下冤枉啊,这都是司马懿的计谋啊!”

“这前面几封信的的确确是我照着孙权大人你的笔记写的,但是这一封吗!孙权大人,这可是从你的书房之中搜出来的!”

那封就是让曹丕气得跳起来的那封,上面对曹丕的形容用一个时髦一点的词语就是煞笔。

在他孙权看来,他是把曹丕玩弄在鼓掌之间的,如何能够让曹丕不怒。

“来人!给我拖出去砍了!”证据确凿,曹丕又是大怒之中。

“陛下冤枉啊,冤枉!”孙权在那边大声的喊着。

可是曹丕却是丝毫的不回应。

看着自己求生不得了。孙权却一下子想明白了起来“我知道了,是你,是你!”

孙权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却已经被人给拖下去了。

孙权。这个大晋国最为短命的一个太尉大人啊,上任刚一天就死了。曹丕又重新提拔了吴质做了太尉,这才下了朝堂。

吴质那可真的是喜出望外啊,所以对那边的司马懿格外的亲切了起来。

……

曹营之中,昏死了过去两天的曹操终于醒了过来。

“王上,那个。那个二公子派人来了使者,说,说,说”边上的毛玠等人都是不敢直接说出口来。

“说什么!”曹操冷声道。

“说要给您封赏!”

“哈哈,哈哈!”曹操突然大笑了起来“来来来,告诉我,我的那个逆子到底要给我什么封赏!”

“封您为国王,封地河北!”

“哼!封我为国王,你们可曾见过儿子是皇帝,老子是王侯的?”曹操看着众人,众人却没有一个人敢说话。

“王上,若是不接受封赏的话,那么二公子就不会再给我们粮草了!”边上的毛玠说道。

粮草供给那都是从兖州之中发出来的。

大军的粮草已经无多了。同样毛玠还告诉了曹操一个消息,那就是曹丕还派出了使者去了刘莽的大营之中

这曹丕是真的想要他曹操死啊,若是曹操有了粮草手中几十万大军北上,到时候曹丕可就真的死路一条了。

所以曹丕另可把消息告诉刘莽,让刘莽灭了曹军,杀了他的父亲,这样一来,他的那个位置才能稳稳当当的做好啊。

“我当真是生了一个好儿子,好儿子啊!”曹操的眼睛之中已经有了一种泪水了。

他曹操是谁,他是枭雄,他是奸雄,他是那个窃取天下的人,天下的人听到他曹操的名字都害怕,可是那又如何呢,他还是败了败得一塌糊涂。

儿子死的死散的散,曹丕这个逆子啊。

要他曹操像曹丕低头,不可能。

“报!”就在曹操大怒的时候,营外传来了通报声。

“回禀王上。营外,营外敌军叫阵!”

“什么!”曹操强行站起了身子“走,我倒要看看,这刘莽小儿到底有何本事!”曹操那也是怒道了极致了。连带着刘莽也跟着恨上了、

等着曹操出了营,看到了来人这才愣住了。

……

“王上,你真的要这样做吗?”

“是啊,王上,这曹军粮草不足。这曹丕又已经称帝了,北方匈奴入侵,可谓是消灭曹操大军就在眼前啊!”边上好几个人都在劝阻着刘莽不要以身犯险,也不能够有妇人之仁,夺取天下就在眼前啊。

灭了曹操大军,连着曹操都不是他刘莽的对手更别说对面的曹丕了。

刘莽却是摇了摇头笑着说道“灭一曹操容易,可是救这个天下难啊!”曹操手下三十万大军,再加上各类辅助兵种,足足有八十万大军,灭了他们。曹军是真的没有精锐了,可是没了他们谁来抵抗北方的匈奴呢?就算是匈奴赶出去了,又谁来保护这个大汉九州呢!

“我意已决!”刘莽对着众人说道。

“慢!”

刘莽转过了头“岳父连你也要阻止我吗?”

“不!”吕布没有这个意思“想要做什么就去做吧,只是见到了曹操之后,告诉他,我都放下了,他有什么放不下的!”

“我明白了!”刘莽点了点头朝着前方曹操大营而去。

曹操的面前,一人一马,还有那数不清的粮草堆积在他曹操的大营之外。

“你,你。你什么意思!?”曹操也是上前质问着刘莽。

“孟德公,你我虽然交手多年,可是真正的见面的次数却是屈指可数吧!”刘莽淡然的笑着说道。

小说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三章

“君常~~”

黄道周哭了出来,这一哭牵动了脸上的伤口,顿时鲜血如注,但这时他也顾不了了,扑上去,抱住马世奇的尸体,失声痛哭,然后猛地跳起来,向李守錡扑去,口中叫道:“奸贼!我和你拼了!”

马世奇字君常。

李守錡却早已经拔剑在手,当黄道周冲上时,他照着黄道周的胸口就是一剑。

剑光闪过。

堂中一阵惊呼。

黄道周被李守錡钉住了。

李守錡一声狞笑,拔出长剑。

鲜血喷涌而出。

黄道周左手捂着胸口,踉踉跄跄了几步,右手指向堂中群臣,哈哈大笑,像是在嘲笑他们的怯弱,又像是在愤怒他们的不争,随即便闭眼倒下。

“石斋先生~~”

黄道周当世大儒,声名卓著,谁想到他竟然会死在这里,堂中群臣很多人忍不住,失声痛哭了起来。

“哈哈哈哈~~”李守錡却是大笑,黄道周喷溅的鲜血也溅到了他的袖子和锦衣上,但他不觉,只是提着血剑,狞笑看环视堂中群臣:“还有谁敢蔑视新君?”

“奸贼!你擅杀大臣,蛊惑定王篡位,祸乱我大明朝纲,”

不等他说完,却是又有一人冲了出来,满脸泪水,神情激动,却是五辅黄景坊,他虽不是黄道周的学生,但却一向敬仰黄道周,此时此刻,他胸中的愤怒无法抑制,戟指李守錡:“就不怕夷灭九族,遗臭万年吗?”

见一向懦弱的黄景坊敢站出,李守錡倒是意外了一下,不过他动作却没有迟疑,猛地箭步上前,手中血剑再次挥向黄景坊。

黄景坊胸口中剑,鲜血咕咕,他怒叫一声,也是倒在地上。

“还有谁!?”

连杀两人,李守錡杀气更足,表情也更加狰狞。

堂中哭声停止了,所有群臣都被震慑住了。李守錡的血剑所指,如果他们再敢为黄道周黄景坊哭泣,下一个被长剑刺穿的,怕就是他们自己了。

次辅陈演满脸冷汗,双腿似筛糠,吓的站立不住,瘫软在了地上。

首辅周延儒却依然站的笔直,李守錡连杀三个大臣,堂中如此血腥,他脸色虽然苍白,但表情却依然能保持镇定,很多朝臣都暗暗不禁佩服,不愧是首辅大人,山崩于前而色不变,只是首辅大人为什么不说话?以首辅之威严,说不定能压住逆贼李守錡的气势……

“啊,阁老!”

忽然有人惊叫。

却是站在周延儒身后的几个官员忽然感觉脚下有点湿,低头一看,才发现有一股黄浊之水从周延儒的官袍下面流出,浸湿了几人的靴子。

原来,周大首辅居然是吓尿了。

原本的敬仰,立刻就变成了鄙夷,所有人都捂着鼻子,远远地离开了周延儒

,连周延儒的心腹吴昌时也不例外。

被人看穿了,周延儒也就再也坚持不了,双腿一软,也瘫在了地上。

“哈哈哈哈~~”

李守錡歇斯底里的笑,他的眼光还是不错的,除了一个黄景坊出乎意料,其他人全部都是贪生怕死之辈,连首辅周延儒和次辅陈演也不例外,他举着血剑,环指堂中群臣:“还不跪拜新君?”

何成和吴胜也一起大喊威逼:“朝拜新君!”

没有人朝拜。

虽然怕死,虽然怯弱,但群臣每一个人心里都清楚,太子殿下已经回来了,定王的篡位,注定是失败,现在谁向定王朝拜,就会变成大明的乱臣贼子,即便不死,这一辈子的污名,也是永远洗不掉了。

因此,没有人拜,但却也没有人出声反对,所有人都在等别人出头,以免自己变成李守錡的剑下之鬼。

就在此时,忽然听见外面传来一阵呼喊和脚步声,好像是有兵杀到,李守錡布置在外面的兵马不是逃散就是跪拜投降,连一个抵抗的都没有,所以只有呼喊脚步声,而没有厮杀刀枪之声。

“拿下孙永成!”听见有将大喝。

太子的人来了!

所有人心里都这么想。

次辅陈演忽然一跃而起,大呼:“李守錡奸贼,我等朝臣,岂会受

文学

你要挟?”又朝定王大喊:“定王,定王殿下,悬崖勒马,你不可一误再误啊~~”

“李守錡,你已经是穷途末路,还不扔剑投降!”

堂中群臣忽然也都来了胆气,他们都挺直了腰杆,站在陈演的身边,对李守錡横眉立眼,几乎是瞬间,就都变成了大明朝铁骨铮铮、节气难移的忠臣。

“果然都是我大明朝的忠烈,可惜朱慈烺不在这里,看不到你们的表演,哈哈哈~~”

李守錡大笑。

此时。

砰的一声。

都察院大堂那四扇高大的堂门忽然同时被推开,大批兵马冲了进来。

见到兵马,群臣胆气更壮,陈演手指李守錡:“逆贼在那,众军快快拿下!”

但没有人听他的。

冲进来的乃是跟随太子,跨越两千里,一路从九宫山返回京师的轻骑,每一个人都是风尘仆仆,同时亦是久经磨练,眼神如刀的悍士,对堂中群臣,对次辅陈演,看也不看,他们只是冲上前去,手持长枪,将定王李守錡围在中间,李守錡的两个家丁试图反抗,但被他们一枪一个,全部戳死在当场。

至于阳武侯薛濂,早已经跪在地上,连连磕头,口中呼喊饶命。

“杀的好,为君常报仇!”有朝臣哭。

脚步急促,一个全身甲胄的大将急匆匆地奔了进来,却是虎大威。当见到堂中血泊中有三具尸体,有朝臣跪拜哭泣时,他不禁一惊,急步等到了近前,发现三人之中,一人是内阁五辅,另两人却是太子老师之时,他更是脸色大变,急忙道:“快,叫医官!”

说着,虎大威愧疚跺脚,只恨自己没有早来一步。

“太子殿下在哪?”

陈演却是带着群臣,围着虎大威急问。

这一刻,他们都邀功献媚,讨太子的好。

虎大威正待回答。

忽然听见外面有人高喊:“太子殿下驾到~~”

群臣都是一惊。

太子殿下来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