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后面糟蹋成功视频、进入了母亲的生命之门

从后面糟蹋成功视频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从后面糟蹋成功视频 第二章

甲二出面打点了守城的一张二百两的银票,才套出话来,说是封城门是太子下的令,其余的就不知道了。

弘羽和陆清雨停了之后面面相觑,这好端端的也没有敌人攻城,怎么就封了城门?还特意在他们要出城的时候封的,是凑巧还是太子针对他们?

隐隐的,他们心里有不祥的预感。

甲二有些着急,气哼哼道,“哥,实在不行,我带兄弟们闯出去!”

弘羽忙呵斥住他,“胡闹,京城中光禁卫军就有四五万,再加上附近驻地兵营里的兵,十几万的人马,是你想闯就闯得出去的吗?”

陆清雨也暗暗着急,不过这个节骨眼上她不能乱了方寸,免得给弘羽添乱。

撩起帘子看一眼依然热闹非凡的大街,她淡淡道,“看这来往的行人,想必他们也不知道城门被封,可见是临时起意!”

“这么说,是太子针对我们?”弘羽腮边的肌肉跳动了下,一双幽深的眸子闪动着。

“如果这仅是太子下的命令,而不是圣命,那么,咱们可以做做文章!”陆清雨好整以暇地支着下巴靠在车窗上,静静地望着外边熙来攘往的行人,声音中听不出一丝波澜。

弘羽眸光豁然跳动起来,看向陆清雨时,眼角是压抑不住的笑意。

“你可真是个宝!”他笑起来,忍不住拉过陆清雨的手。

“快叫人打听。”陆清雨回眸一笑,也顾不上缩回手,就赶紧嘱咐道。

要说打探消息可是他们的专长,不出一顿饭的功夫,甲二悄无声息地回到避在一处拐角处的马车旁。

“哥,问明白了,太子昨儿晚上见了余大小姐,今日就下了命令。”

“这么说,并不是皇上的意思?”陆清雨声音有些急躁,比平日里尖锐了些。

“正是!”甲二压低嗓门恭敬回道。

“太好了!”陆清雨忽然坐直身子,右手握拳在左手掌心里撞了一下。

弘羽嘴角溢出一抹笑,“的确好极了。”

话音方落,从内城涌出一队人马,领头一人银袍白盔,胯下一匹雪白骏马,英姿飒爽地赶过来。

他身旁伴着一位披着红色披风、带着大红幕篱的女子,那女子和他并排前行,一红一白,衣角翻飞,煞是夺目。

这队人马径直冲着弘羽的车队而来,一声不吭就把他们一行人给围在中间。

“太子殿下?”弘羽一副愕然的样子下车行礼,面色超然中带着一丝无辜。

萧珩冷冷一笑,“还请慕容兄跟孤走一趟吧!”

弘羽面色波澜不惊,“还请殿下恕罪,在下有家眷要回故里,恕不从命!”

“家眷?”萧珩眼角淡淡扫一眼严丝合缝的珠帘,嘴角上扬,“娘家不是相府吗?还回哪个故里?”

“殿下别跟他们废话,直接拿下便是!”没等弘羽说话,萧珩身边那红衣女子就暴怒开口,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

是余紫苑的声音没错了。

陆清雨勾起唇角,素手轻轻挑起珠帘,侧脸冲车外柔柔一笑,“不知我们犯了什么罪,要太子殿下兴师动众地拿下?”

她声音如出谷黄莺,淡定又从容,带着说不出的坚韧,听得萧珩心中一动,不由抬眸和陆清雨对视上。

女子面容灿若桃花,眉眼含笑,艳丽中带着娇俏,如三春之桃,没有庸脂俗粉的矫揉造作,也没有高门贵女的矜持高冷,言语间坦荡磊落,眉宇间还有几分英气。

他见惯各色女子,却没有见过陆清雨这样的。新婚后的她,似乎比之前更添了几分颜色,一时让他难以错眼。

弘羽见他一直盯着陆清雨瞧,不动声色挪动了下身子,恰到好处堵住车窗。

余紫苑勃然大怒,心中燃起熊熊怒火,却又不好发作,只得低沉提醒萧珩,“殿下,正事要紧。”

萧珩神色一震,挺了挺马背上的身躯,疾言厉色道,“慕容弘伙同余丞相谋反叛逆,通敌叛国,着五城兵马司将人犯拿下!”

虽说之前想到他们会给弘羽罗列罪名,可陆清雨万万没想到竟是通敌叛国的罪名,而且还是和余丞相一块儿。

说真的,她听见这个罪名都想笑了。要不是因为她和余丞相的血缘关系,估计弘羽这辈子都不会跟余丞相有什么瓜葛。

余紫苑这个血本下的够大的。

她算是明白了,余丞相跟余紫苑这父女两个都够狠,狠得不给对方一点活路。

谋反叛逆通敌叛国这是灭九族的大罪,一旦落实,相府全完了,余紫苑也彻底成了孤女一个。

她到底图的什么?

就因为余丞相把她剔除宗族?

陆清雨不知道这种狠人的内心,也没有功夫去研究,眼下要紧的是脱身!

“敢问殿下可有凭证?”弘羽依然淡定自若,不卑不亢。

他长身玉立,冷峻的面容俊逸如天神,看得余紫苑心旌摇荡,忍不住要抓狂:这是她的,她的,她的!

萧珩此刻也把目光从陆清雨脸上移过来,冷冷笑道,“孤自然会找到凭证!”

说罢,手一挥,五城兵马司的人就涌过来,要抓弘羽。

甲二急得就去拔剑,“哥,咱拼了吧?”

弘羽虚按了下,示意他不能轻举妄动。

正在僵持不下中,忽然传来一个女子的高声喝骂,“余紫苑,你这个千人骑万人压的货色,好好的人不做,偏来祸害别人!”

谁也没想到此时会有人在这里骂人,而且骂的还是太子身边的红衣女子。

萧珩也没料到,不由回头看去,就见一个素衣女子披散着头发从一辆马车上匆匆跳下,还没站稳,就踉踉跄跄地往这边跑,身边连个服侍的丫鬟都没有。

他皱起眉头,身边的人立即就过去带着那女子过来。

余紫苑一见那女子,顿时大惊失色,不过面纱遮住她的脸,外人看不到罢了。

“余紫苑,有本事你拿下幕篱,让大家都看看你那副嘴脸!”素衣女子骂骂咧咧,浑然不怕被这么多刀枪剑戟围着。

“你连亲表妹都买到青楼,还有什么干不出来的?太子殿下,您可别被她给蒙蔽了双眼,什么通敌叛国,谋反叛逆的,那都是没影子的事儿。”

“你给我闭嘴!”不等素衣女子说完,余紫苑就恶言相向,“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在太子殿下面前信口雌黄?”

“殿下,您莫信这女人的话,她怕是慕容弘花银子找来的,做不得真!”

余紫苑侧脸对萧珩说完,就恶狠狠地瞪着马前跪着的素衣女子——她的表妹柳如玉。

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个表妹竟然会在这关键时刻怀了她的大事!

她不是被她偷偷送到青楼里了吗?怎么会逃出来?

柳如玉一张嘴就像是黄河之水滔滔不绝,“殿下,您还记得富阳别院我表姐夜夜给您送美人吗?她跟我祖母说过,您命中带煞,命不久矣,还被皇上废了太子之位,所以,她不会嫁给您,她想着让您死于美人裙下。后来您好端端地回了京,她有求着祖母帮她逃婚。谁知如今又为了夺人之夫,设下这等奸计……殿下,您千万不能着了她的道儿呀?”

柳如玉一顿哭喊,虽是哭着,却伶牙俐齿,一字不顿,余紫苑几次三番插嘴,都被她的高声给压过去,气得余紫苑差点从马背上滚下来。

她死死攥着缰绳,手背上鼓起蚯蚓般的青筋,指节都泛白了。

陆清雨在马车里看到这一幕,心里暗暗冷笑:方寸大乱了?就这么点段数,还想着害人?

萧珩此刻的脸色绷得紧紧的,虽然面上看不出什么,但内心早就掀起了惊涛骇浪:余紫苑给他下药,让他夜御数女,这事儿他知道。可余紫苑断定他太子之位被废且命不久矣,他还是头一次听说。

这个贱人,宁肯毁容失身也不愿嫁给他,原来是怕他没了身份呀?

男人最忌讳的就是女人瞧不起他,贵如萧珩,也摆脱不了这种宿命。

他此时觉得偏听偏信余紫苑的话似乎不妥,可若真的放了慕容弘,万一他真的一统四合,岂不错失良机?

罢了,就算余紫苑撒谎欺骗,他也不能放虎归山。

而余紫苑一言不发,只死死盯着柳如玉那张开合不停的嘴,恨不得把她的嘴给撕烂。

可她知道自己不能辩解,因为越抹越黑。

她知道

文学

萧珩在意什么,就算他事后算账,她也得在临死前拉着慕容弘和陆清雨垫背。

她的男人凭什么便宜别人!

见萧珩不为所动,大手一挥,五城兵马司的人就挥动冰冷的铁链毫不留情地上前锁人,她忍不住翘起唇角。

她的梦想就要实现了。

她可以预想得到陆清雨那张完美的脸上撕开了一道道裂缝,她最喜欢的就是棒打鸳鸯!

看着心爱的人死在自己面前,那种感觉,很爽吧?

她开始幻想陆清雨看着血淋淋倒地而亡的弘羽,面色会是什么样子了。

空气似乎凝固了一般,四周静得落针可闻。

远远地,似乎有什么沸腾起来。接着,喊叫声,奔跑声,不绝于耳,绵绵密密地压过来。

“太子造反了。”

“关城门了,太子要大开杀戒了。”

“快跑啊……”

隐隐地,空气中飘来一些声音,渐渐地,大家都听清楚了。

萧珩的脸色由铁青渐渐地苍白起来,他扭动着头颅,缓缓看着声音传来的方向,那里,一片烟尘,灰蒙蒙的,似乎有无数的人在跑动,里头还夹杂着孩童的哭喊,逃命一样。

“是谁,再散播谣言?”

萧珩只觉得自己的声音是从嗓子眼里挤出来的,他的腮帮子咬得死紧,不敢相信竟会有人这般造谣!

“殿下,这……”五城兵马司指挥使有些不知所措,今日奉命关城门拿人,全都是太子的钧命,似乎,并无圣命。

万一,太子真的反了,那他……?

这么一想,他后背顿时出了一层细汗。

近年皇上身子越

文学

来越差,太子似乎有些坐大。外头看上去父慈子孝的,可这皇家的事儿谁说得清?

这要真有个什么,他这个五城兵马司怕就成了替罪羊了吧?

从后面糟蹋成功视频 第三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