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情商的生日祝福,宝贝水那么多还不要bl

最有情商的生日祝福 第一章

洪武三年三月二十日,兴州城。

大白高国曾经的东京兴庆府,现在已经改名为兴州了,而且也不在是东京了。因为大白高国都没有了……国都没了,还哪有什么东京、西京?

这个昔日雄踞西北,一度号称西朝,妄图和北朝大辽、南朝大宋平起平坐的,以党项人为国族的国家,现在已经改组成了大宋的河西节度使司辖区。而且节度使司正式的驻地也不在兴州,而是在河西走廊西部的敦煌。

所以从去年夏收后开始,兴州党项就开始陆续西迁了……这可是几十万人的大挪窝!

由于党项人在过了一二百年的定居生活后,游牧习俗已经所剩无几。要让他们重新“游起来”,抛弃祖祖辈辈耕耘收获的土地,向西开拓新的家园,可比想象当中困难多了!

再说了,向西而去也是前途渺茫啊!

西域的高昌回鹘虽然不怎么强大,但是和他们同族的喀喇汗国可是很厉害的!

喀喇汗国的可汗号称“桃花石汗”,也就是所谓的中国可汗,是可以和北朝大辽,南朝大宋平起平坐的大君!

当年李氏于阗被他们灭亡的时候,整个河西都抖了三抖,都怕他们一路打过来!

如果河西军要西征,就得和这个喀喇汗国拼个鱼死网破了!

而且听西域来的胡商说,这个喀喇汗国上面还有老大,是什么突厥汗国……一听就很厉害啊!

更夸张的是,这个突厥汗国上面还有人……就是那大食国,当年在西域击败李唐王朝的就是他们!

据那些西域胡商说,这个大食国才是西域的万邦之主,是不可冒犯的强大之国。

连盛世大唐当年都被他们打败过一次,区区数十万党项人怎么可能打得过他们?

再说了,若是西边的回鹘、突厥、大食真的容易对付,他们党项人为什么要和大宋死磕一百多年?

所以从去年夏天开始,这个兴州城内外的党项大族,就都在向高高在上的前任兀卒,现任的河西节度使李乾顺传递一个意思……西方那伙人不好惹啊!我们还是留下来和姓赵的拼了吧!

不过他们的呼吁,似乎并没有动摇李乾顺、李察哥两兄弟西迁的决心!

从去年秋天开始,一批一批的党项人被组织起来,踏上了西迁的旅途。当然了,也不是所有的党项人,不分男女老少一起上路。

而是母亲们带着孩子(包括少男少女),在一部分党项青壮的护卫下先行。上了年纪的党项人则继续留在兴州……站好最后一班岗,种好最后一季田。

李乾顺的岳父曹勉,则被任命为西平军司监军,早早的就离开了兴州,去瓜沙二州处理一大堆让人头疼欲裂的事情去了——那么多张嘴要喂饱,还得为进攻高昌回鹘做好一切准备。

高昌回鹘是比较弱的,但是河西军对高昌回鹘的战争,一定会引发喀喇汗国的干涉,这才是真正的大麻烦……

而留在兴州主持搬家的李乾顺、李察哥两兄弟,则遇上了一个更大的麻烦——大金国来了!

去年赵楷杀过来的时候,大金国不知道在哪儿?说好的五路伐宋,结果就看见赵楷在那里暴打大白高国,那三路金兵影子都没了。

而今年大白高国已经变成了河西节度使司,准备西征去开疆辟土,党项人也打算举族迁移的时候……大金的兵又来了!而且还来了一万多人!

他们先是在黑山脚下突袭了萧合达,然后又沿着黄河南下克夷门,说什么要联合大白高国一起打大宋……你们早干嘛去了?现在大白高国都没了,还联合个屁啊!

说实话,李乾顺、李察哥两兄弟对这事儿真没啥兴趣,但是他们也不敢得罪大金国。大金对付不了大宋,还对付不了河西节度使司吗?

所以李乾顺、李察哥只好含糊应付,本想把这事儿糊弄过去算完。可是他们这一含糊,底下不愿意搬家的党项国族的劲头可就来了。

金人才走,搬家计划就有点执行不下去了,每天都有一堆党项部落首领跑到兴州城内的节度使司向李乾顺、李察哥请战,都想借着金人的力量和大宋拼了……而李乾顺虽然心肠狠,但是耳根子却挺软的,被底下那么多人这么一说,也有点心动了。

不过李察哥却不同意,而李乾顺又没有临阵杀敌的本事,所以两兄弟这些日子一见面就会发生争论,谁也说服不了谁。

西迁的计划,也因为两兄弟的分歧和党项国人的反对,而放缓了下来。

最有情商的生日祝福 第二章

扬帆远航

一月的江边已经微微有了一丝春的气息,一片片红梅迎风怒放,将十里长堤映染成了花的海洋,大江边上数十万京城百姓扶老携幼而来,黑压压的人群挤满了江畔,他们并不是来欣赏早春的梅花,而是要亲眼目睹大明开国以来的第一盛景,一支庞大的远洋舰队即将护送五百艘大商船扬帆远航,前往遥远的西方国度,重建海上丝绸之路。

此时,二百五十艘战船正静静停泊在江面上,这是由五支水师卫合并而成的第一支大明远征舰队,士兵加上水手共有五万余人,但这次出征路途遥远,为了减轻补给压力,只有两万人参加远征,他们将护卫五百艘商船前往波斯湾、红海一带进行贸易,船舷站满了即将远航的官兵,在等待着最后的出发号令。

而五百艘商船在金川门码头上陆续地装载货物,这五百艘商船也是从辽东调来,由遮洋船改装而成,第一次作为商船远航,将无偿把仓位租赁给商人,经过近四个月的筹办和准备,并在报纸上广为宣扬,激起大明商人的极大兴趣,仅仅两个月时间,全国报名的商人已达万人,最后从中筛选出两千人,将满载着丝绸、瓷器、茶叶等大宗货物前往西方,二千名商人也随同货物一起西去,尽管他们绝大多数人在此之前都只是跑跑内河的小贩,但对财富的渴望使他们义无反顾地投身到蔚蓝色的大海中去,遥远的路途和大海的险恶也阻拦不住他们的热情。

二千名商人将分别在京城、福州、广州三地上船,在京城上船的商人有一千余人。

这次远航贸易也并非是李维正的一时头脑发热,早在两年前,辽东商队在南洋吕宋一带便间接和伊尔汗帝国的商人做了几次生意,获利丰厚,商人们都渴望和东方的大明做生意,这次前往西方就是大明王朝发出了明确的信号,欢迎他们来大明经商,继续唐宋时代的兴盛贸易。

上午巳时,数千骑兵护卫着十几名朝廷重臣从金川门内缓缓而来,他们是来为大明的第一支海上远征军壮行,身着一品文官朝服的李维正骑马行在队伍的中间,他神情凝重,远远地望着停泊在江面上的十艘大明宝船,宝船巍峨庞大,傲视着大江东去。

这一天对他来说已经等候了很久,当年仅仅是因为他露出了一点点海权思想,便被朱元璋无情地扼杀了,可现在他是鼓励两千商人入海,而当年却是不准寸木下海,这是何等的不同,一个天一个地,不知朱元璋地下有灵,该会怎样地诅咒他?一个小小的证劵公司操盘手,竟在明初彻底改变了历史,将大明宝船驶向了另一个广阔的大洋。

李维正心潮起伏,久久不能平息,这时众人已经来到了江边,早在此等候多时的出蕃使裘海正和

文学

水师副都督陈万里一起上前来见礼。

最有情商的生日祝福 第三章

众女当中,唯有叶寸心笑嘻嘻留下来,好奇盯着陆羽肩上的少将军衔肩章。

“队长,还没来得及恭喜你呢,几日不见居然又高升了,还是一位少将!”

陆羽微微一笑,满不在意的摆摆手:“没啥好恭喜的,习以为常就好。”

叶寸心冲他翻了个白眼,吐了吐舌头:“你的脸皮可真是越来越厚!咋滴?你还想在三十岁之前,把军衔全都升完吗?”

陆羽一怔,这个问题他还倒真没考虑过。

摸着下巴思考一会儿,用一副极为认真的语气反问:“不行吗?我觉得,我很有这个希望。”

“你牛批……”

叶寸心满头大汗,只得悄悄竖起大拇指。

她不过是随口一问,谁特么想到陆羽竟然当真?

搞得我都无言以对好不好!

本来人家只是想打击你一下,让你别骄傲,可你居然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还能不能一起愉快的好好聊天啦?

这边,叶寸心和陆羽畅聊得十分愉快。

尤其是叶寸心小小的个子,就像一个清丽可人的邻家女孩,乖巧站在陆羽身旁,像极了一对金童玉女。

见两人对答如流,甚是欢愉,旁边参加集训的小菜鸟们,一个个瞪大着眼,差点没把眼珠子给惊掉了。

更有甚者,在训练之余大着胆子往这边偷瞟了几眼,悄悄低声交谈。

“我没做梦吧?这……这还是对待咱们那个冷血无情的敌杀死?”

“应该是吧……我居然看到她笑了?原来这个女魔头还会笑,而且笑起来那么好看!”

“别痴心妄想了,小心大魔王过来给你一顿猛揍。”

“唉……人比人,气死人啊!话说当初我和大魔王还一同在新兵营呆过呢,结果人家是坐火箭,我在地上跑,他早就上天喽。”

“别吹牛逼了好不好?你入伍才两年多,能和陆少将比?”

“他也才不到三年呢,我们是同期兵,在铁拳团新兵营呆过三个月!”

“卧槽?真的假的?这么一比,感觉你更渣了啊!”

“……我有感觉自己被羞辱到,但是没证据。”

“要证据?你就是个辣鸡。”

“没错!”

“艾玛我去,感觉你们在搞事情啊!”

“都是侦察兵,老子怕你?”

“系兄弟就来砍我!”

“兄弟们,干他!”

特训的队伍中传出骚乱。

结果,这几人直接被沈兰妮给盯上,拎出来罚一千个俯卧撑,才把冲突平息于无形。

正和叶寸心有说有笑的陆羽,忽然眼角一动,顺势朝前方看去。

只见雷战和谭晓琳两人,大步流星迈进了训练场内,雷战的脸上还略带着几丝倦容,看来为了审讯一事,没少花费心思。

涉及军事机密,叶寸心很识趣的退到一旁。

待雷战抵达面前,两人目光相交汇,陆羽开门见山问:“老雷,审讯的还顺利吗?”

雷战沉默着眼神扫向四周,表情微微变化,示意陆羽挪步后再详细说明情况。

“走吧!”

陆羽冲他点头,对何晨光吩咐一句,原地等他后,便跟随雷战一同离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