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文书包网 肉辣文林宛宛

h文书包网 第一章

婚房厉家早就买好了,今天百里丞只是带着凤姬前去看看。

“对了,你说我七情六欲都回来了,为什么还要做任务?”凤姬奇怪的问,“还有,赫连御呢?”

“我可不喜欢你提起他!”百里丞皱了皱眉头,随后又解释道,“谁能收服灵兽,谁便赢了。赫连御受了重伤,到那个界面是为了得到灵兽,从而疗伤,只可惜,他没能得到灵兽,还被灵兽所灭了,自然不复存在!”

至于为什么凤姬还要做任务,百里丞并不想说,因为这涉及到那小子。

对于赫连御就这样没了,凤姬还是有几分恍惚的,毕竟他们可是老熟人,在很小心很小得时候,她其实也曾跟赫连御玩耍过,只是不知为何,到了最后,他就离她的圈子越来越远了。

也许,冥冥之中,他们不是一类人吧!

“我想最近去找找那个李雷。”既然都到了任务时间了,凤姬也不在纠结为什么做任务的事儿,而是怎样完成这个任务。

原主被那个叫李雷的男人给害惨了,这个仇,凤姬自然是要替她报的。

两人正在新装修的房子里看呢,百里丞听到这话,一把将凤姬拉倒自己怀里,说道:“你难道不觉得,其实叶凤姬的任务,最重要的并非是李雷吗?”

凤姬有些疑惑,“那是什么?”

百里丞忽然间扬起了勾人笑容,“你的任务,不应该是好好的补偿厉骁吗?从各个方面……”

话中的暧昧,凤姬自然是听得明白,她白了百里丞一眼,“哼,你想得美。”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心中却甜丝丝的。

可百里丞并没有就这么将她放走,轻轻的吻从额头一直到凤姬的薄唇。

除此以外,双手也渐渐的开始不老实了。

凤姬连忙将他的手按住,低语道,“你别闹……”

话语吐息间,让百里丞愈发的按耐不住,凤姬

文学

一定没想到这么说话,更使人显得诱惑。

百里丞丝毫不温柔,反手将凤姬的手禁锢住,故意的在她的耳边,低语说道:“刚才不都说了嘛,你的任务要好好补偿我。”

公主抱将凤姬抱回了卧室,气氛随着呼吸和娇喘开始变得一片旖旎。

事后百里丞到显得有点低沉,凤姬笑道,“看你这一副的苦瓜脸,怎么了?莫不是刚才后悔了?”

凤姬挑衅的在捏了一把百里丞紧实的肌肉。

如今两人用的都是自己的身子,这种感觉很好!

百里丞并没有说,而是看着凤姬渐渐陷入了回忆当中。

他想要他们最初的孩子回来,很想很想。

百里丞的一个吻印在凤姬额头,“这次我要你寸步不离的跟着我。”

可生活中总有人嫉妒你,就是不想让你过好生活不是嘛!

张桥敏是叶凤姬的初中同学,上初中的时候,两个人的关系还确实是不错的,当时两人家境差不多,父辈都是从政的关系也说得上话,

只是后来张桥敏的父亲因为贪污腐败,被送进了监狱,但叶凤姬的父亲却是一路高升,一直到现在这个地位。

后来两个人的关系渐渐也就疏远了,可凤姬结婚的消息传出去以后,张桥敏竟然主动的联络凤姬,这让她想到了一件事情。

事实上,原主当年会认识李雷那个家伙,不就是张桥敏牵线搭桥的嘛?这么看来,凤姬着实觉得这件事情并非巧合,里面可能还有隐情。

于是凤姬在手机短信上恢复了一个“好”字。

方才便是张桥敏给自己发来的信息,想要在新婚前约她出来吃个饭,聚一聚。

这事儿当初原主也是经历过的,只是原主当时心情不好,拒绝的张桥敏的要求,后来也只是在婚礼中匆匆见了一次。

这一次凤姬答应下来,也是想要印证一下自己的想法。

许是因为天气阴云的原因,凤姬总是觉得有些犯困。

“凤姬,这里!”一个俏丽的女子朝自己招了招手,凤姬回应,并朝着她走了过去。

张桥敏是一个人,但衣着很性感,倒是很引人注目。

“哎呦,好久不见啊!”张桥敏上来就是一个熊抱,凤姬觉得两人应该还没有这么熟络才是啊,但也只好友好的微微抱了一下。

“哎啊,时间过的好快啊,一转眼你都要结婚啦。”张桥敏开始感叹。

凤姬只是微微一笑,“你呢,计划什么时候结婚啊?”

张桥敏撇撇嘴,“我哪里有你的好命啊,找了一个军官哥哥,我呢现在连个男朋友都没有,要不然让你们家那个给我介绍一个?”

h文书包网 第二章

#景宣预言家#

#景宣找到天使般的男朋友了吗?#

“景宣之前的帖子都预言得好准,不知道对自己的预言准不准呢?”

“兄弟姐妹们,你们还记得前几天向其池的微博吗?不是说景宣其实已经在谈恋爱,并且至少谈了一年多了吗?那他们认识应该更早啊,没准就是在18年认识的呢?”

“真的哎,细思极恐啊,景宣不会真的连自己的恋情都预测对了吧?”

“对了,发现朋友喜欢自己,这个朋友应该说的是千目惠子吧。”

原来从很久之前小姨就知道妈妈的心意了,不,原来在很久之前妈妈就喜欢上了小姨,在自己只有6、7岁的时候,或者更早,怪不得妈妈虽然说小姨是她的好朋友,两个人却不见面。

千木心里有点不是滋味,既觉得妈妈很可怜,又可怜自己,对于妈妈来说自己和铃木先生也许是多余的吧。

“我也想知道你怎么在08的时候感觉自己18年可能会遇见齐阳,这应该不是你自己的设计的吧?”小飞姐觉得有点神奇。

景宣摇摇头,否定了这个猜测,“感情的事无法强求也设计不来,我不过是顺其自然,我也没想到齐阳会在18年就跟我告白,只能说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我之前的情况你也知道啊,上学的时候的确有几个人,我对他们的脸很有好感,但我哥不允许我早恋,我的注意力都在学业上。

之后建立公司,虽然我不在明面上强调自己的存在,但是事情也有很多,还要写论文,我变成了一个工作狂。

等到25、26的时候,我妈开始催我找个男朋友,我那时偏偏觉得谈恋爱没有意思,也看不上同龄人,这一拖就拖到了27岁遇见齐阳,连我都感觉不可思议。”

网络上的讨论依旧在继续着,陈晔看着这些评论,忍不住猜想景宣在录恋爱综艺是不是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所以才没有看上他呢。那人总是浅浅笑着,让人看不透情绪,爱上一个人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呢?

保护和珍惜,不知道这样的幸运会降临到哪个人头上。

经此一遭,有更多人私信景宣问恋情的事了,网友们对向其池很不满,瓜放着放着不放了,吊足了大家的胃口之后往里面塞了一团空气,真是过分,还不如吃瓜小王,祝愿假瓜主那啥的时候不举。

而向其池为了和景宣在活动上见面顺便搞事情,忍着怒气没把齐阳供出去,“小爷就没受过这种气,到时候一定要收够利息。”

10月走到了尽头,姜络的第一部电视剧《疏影暗香》开始播放了。

沐昕把姜络爱到了骨子里,第一部电视剧配的就是和杨天并称为“四大小生”的李锐普。

可以想到,自家哥哥给一个新人作配,很多粉丝都气疯了,从电视剧溜饼以来就在骂工作室,工作室也想拒绝啊,闹呢,一线小生配新人,这新人脸也太大了。

最后还是顶着粉丝的怒火答应了,没办法,时代娱乐给的太多了。

h文书包网 第三章

云樱回头看沈随,“去倒壶茶,马上中午了,让秀辞准备菜。”

沈随哦了一声,去厨房通知秀辞。

袁楚看向云樱。

“师妹,之前在宫中,你说有事要问我?”

云樱点了点头。

“是,我想问问相爷的情况。”

云樱盯着袁楚,“我知道师兄在军中一定有可用之人,如今,阿夙在饶城情况不明,至今也没有军报传回来,我心里总有些担心。”

袁楚脸色微微有些凝重。

他叹了口气,抬了抬眼皮,看向云樱。

“师妹,你说的事,也是我心中所忧,我已经捎信过去,希望能打探下那边的情况,但是至今,还没有任何消息。”

云樱瞬间颓了。

“原来这样!”

“不过你也无须着急,毕竟相爷也曾马上打天下,一定会没事的。”

云樱点点头。

没能得到宗政连夙的消息,云樱又跟袁楚了解了下如今朝堂朝臣之间的关系。

毕竟会涉及到选妃。

午饭沈随跟袁楚和云樱一起吃的,吃过后,袁楚就离开了。

云樱又亲自下厨做了些吃的,便拎着入了宫。

她一回到星辰阁,宫朵朵便说,秦兰心派人来找过她。

“她找我?”

“是!”宫朵朵目光落在云樱拎着的食盒上,她忍不住舔了舔嘴唇。

云樱见她馋了,低低一笑。

“想吃?”

宫朵朵点了点头。

云樱把吃的给她。

然后自己回了房间。

她没有立刻去见韩煦,也没有去找秦兰心。

而是想起了,三年前,自己与秦兰心相见的情景。

三年前。

那个时候,秦兰心正是年轻貌美,神似许华裳,当年,她还因此,对宗政连夙心生怨恨。

如今……

果然世事难料。

云樱小坐

文学

了一会儿,怕菜坏掉了,便让齐嬷嬷给韩煦送去,齐嬷嬷对云樱一向尊敬,便直接去了。

饶城。

军营之中的士兵喝了宫意准备的药,情况缓解不少。

但是却依旧没有解毒。

饶城驿馆。

宗政连夙拦住准备孤身一人前去涉险的宫意。

“我跟你一起。”

宫意皱了皱眉,一把推开他,“别闹了,阿夙,你是相爷,更是这饶城的将领,如今,你绝对不能离开!”

阿四闻言也吓了一跳,连忙山前劝。

“是啊,爷,谁去你也不能去,不如,让我陪宫先生去好了。”

“就你那三脚猫的功夫?”宗政连夙不屑。

“你留下守城,我们去。”

宫意正想再劝宗政连夙,外面忽然有人冲进来,“不好了不好,城中也有人发了瘟疫了。”

几人瞬间脸色大变。

卞都星月阁。

云樱让冷濯把自己送上藏书阁,便一直在里面看书,可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总是不安的厉害。

没过多久,冷濯便进来。

“夫人,俪妃又派人来找你过去,说是有急事。”

秦兰心?

云樱站起身,“行吧,那我过去看看。”

云樱跟着秦兰心安排的人去了秦兰心的寝殿,见到秦兰心,秦兰心立刻将身边所有的人都打发走。

云樱心中纳闷儿。

“娘娘这是何意?”

秦兰心忽然走到云樱身边,噗通一声跪下去。

云樱吓了一跳,正准备把她拉起来,秦兰心便一把抓住她的手。

“云天师,你要帮我!”

“帮你?帮你什么?”

秦兰心咬了咬牙,沉默半晌,忽然语出惊人。

“云天师,实不相瞒,其实,我是相爷的人!”

云樱挑了挑眉。

这若是换做别人,必定会吓一大跳,可她三年前,便知道,眼前这位俪妃,是宗政连夙当年的义妹。

只是时间过去这么久,没人提,便也没人记得了。

云樱望向秦兰心,看着她这张脸,记忆倒回了三年前。

三年前

傍晚,大雨瓢泼。

卞都城外三里亭。

云樱换了男子装束,在亭中静坐,抚琴。

有马蹄声嗒嗒传来,她轻勾唇角,眉眼间全是肃杀。

身后的人下了马,脚步匆匆,走到亭内,总算是可以避雨。

她看着男子装束的云樱,柔声细语,深情呼唤,“阿夙……”

刹那之间,寒光一闪,一道冷冽的光芒,穿透人心般的薄凉,划开了那来人的面颊。

云樱转身,才看清,那是一张何等绝色的脸。

那是宗政连夙的义妹,当朝皇帝的后宫妃子,秦兰心,是他亲手培养的棋子,专门放在小皇帝身边,有人出价白银千两,取之性命。

“你……”秦兰心震惊之下,才发觉自己脸上被人生生割开了一道口子,血腥之气,那样沁入人心。

“你不是阿夙……”泪水从秦兰心的眼中流出来,她惶惶开口,才发觉自己犯了多大一个错误。

云樱也是震惊的,因为眼前这人的模样,似乎在记忆中有重合的地方,那样触目惊心。

“你是谁?”她讶然,“你不是秦兰心?”

“你到底是谁?”云樱半蹲下身子,抬起她的脸,“为什么你会有这张脸?”

秦兰心哈哈大笑,“为什么,为什么?阿夙,为什么?”

她笑够了,便呆呆趴在原地,雨水沿着柱子落下来,冲刷了地上的鲜血,云樱却无法继续下手了。

那最后致命的一击,明明已经准备好,可是面对那张被自己毁了容的脸,她,无法下手。

是消息有误,还是这其中,有什么惊天的秘密?

“兰心!”惊呼声蓦地传来,云樱抬头,远处,那马上飞驰的身影。

宗政连夙!果然如此么?

云樱死死盯着宗政连夙,可那人的眼中,只有地上一身狼狈的秦兰心。

啪!

的一声,乳白色镂空玉佩掉落在地上,碎裂。

秦兰心忽然像是发疯了一样,冲向云樱,作为杀手,自我反应是比思考还要预先做出的行为,于是,又一枚雨霖泠飞出,直刺入秦兰心的身体里。

秦兰心瘫倒在了原地,目光落在那枚碎裂的玉佩上。

迟迟赶来的宗政连夙,满眼猩红,他一掌挥出,云樱就被他拍飞了出去,砰地一声,落在雨中。

雨帘细密,斩断了他们之间的视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