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朋友6、霹雳书坊

妈妈的朋友6 第一章

第291章一种奇怪的执念

沐清雪失踪的这段时间,苏天航一直都没有放弃找她,几乎是撒网式的搜寻,所以沐清雪一出现,苏天航就接到了下属的电话。

这个时候天还没有黑,但是外面倾盆大雨,电闪雷鸣,黑沉沉的天就像要崩塌下来。

苏天航一刻也没有停留,立刻就准备去接沐清雪。

他与沐清雪因利益而结合,目前计划才进行到一半,他还需要沐清雪,自然是不可能就此放弃沐清雪的。

车辆在暴雨中行驶的并不快,下路的天气路有点儿堵,路也不好走,但玻璃窗上的雨涮发出的刷刷声,却能让人感觉到主人那焦急的心。

也不知道行驶了多久,他终于在雨幕中看到了一个模糊又熟悉的身影。

她有些失魂落魄地走在大雨中,他的下属撑着雨伞艰难地跟在她身后,她却像是没有察觉到一样,满脸茫然地前走在路上。

外面的雨实在太大了,苏天航并没有立刻下车,只是将车停在旁边,降下窗户,对着外面的沐清雪大声喊道:“清雪,快上车。”

沐清雪一直在说服自己,叶轻然说的那些都是假的。

都是骗她的,把她放了也只是为了陷害她,算计她,直到看到苏天航,沐清雪心里紧绷着的一根弦,倏然断了。

心底又有一个非常清晰的声音在告诉她。

叶轻然没有骗她,是真的放过了她。

可是,叶轻然为什么放过了她?

怎么可能放过她。

难道真如叶轻然所说的,她不是女主,她不是这个世界的中心,她真的可有可无?

不!

不是的,绝对不是这样的!

她是女主,就算她的家世不如叶轻然,但她依旧是天之骄女,是这个世界的中心,她理应拥有一切最美好的东西,理应站在金字塔的最顶端,睥睨群雄。

见沐清雪一脸震惊地望着自己,然后怔站在原地,一副不可相信的样子,苏天航又大喊了一句:“清雪,快上车。”

这段时间,苏天航一直都有些担忧沐清雪,以为她出什么事了。

现在看到她突然不见,又突然出现,只觉得是她自己把自己藏了起来,故意不让人找到自己,暂时不明白沐清雪为什么要这样做,但苏天航内心的担忧在见到她之后变有些不满了。

“清雪!!”他又叫了一声。

“阴谋,这是阴谋,这肯定是阴谋。”沐清雪还是不理苏天航,固执地认定这一切都是叶轻然在搞鬼。

天空闪电雷鸣,沐清雪突然惊叫了一声,脑海里有很多混乱的记忆,突然像汹涌有海水灌进脑海里,让她的脑子突然间好像被利刃撕扯一样剧痛难忍。

她拼命地把这些记忆拼好,却发现却用力越乱,最后什么也抓不住,只留下一个声音在不停地告诉她,我是女主,我是这个世界的主宰。

苏天航叫了沐清雪半天,见她都没有任何反应,终于推开车门,冲到雨里,有些烦躁地吼一句:“你怎么回事?”

好端端的,莫名其妙地失踪,以为她被人绑架了,结果人根本没事,回来了不给任何理由,还开始无理取闹,如果不是因为她还有用,他看都懒得再看这个女人。

“你是不是也和叶轻然沆瀣一气,做了这个局来算计我?”

妈妈的朋友6 第二章

关于沈锦乔那点儿嫉妒劲儿,容君执不但不讨厌,反而助纣为虐,亲自挑选衣服。

两人一身同样的明紫色龙服,配套的头饰和玉佩,连鞋子都是同样的花纹,用料都是同一块布料上裁下来了,生怕别人看不出来他们是一对儿似的。

沈锦乔挺着个大肚子还挺不方便的,容君执倒是有心想帮她,可她现在这样子,背着不行、抱着也不行,只能扶着她慢慢的走,好在乘坐轿撵过去,倒也不用走多远。

等两人慢悠悠的去到大殿,该来的人已经来了,就等着帝后二人。

“皇上驾到,皇后娘娘驾到!”

“恭迎陛下,恭迎皇后娘娘!”

容君执都没空搭理他们,小心翼翼的扶着沈锦乔走上去坐下,自己这才坐下,抬手:“免礼,赐座!”

“谢陛下!”

容君执举杯:“两国使臣远道而来,辛苦了。”

两国使臣立刻举杯:“陛下客气了,能来夏朝学习是我等的荣幸。”

金国使臣上前:“陛下,吾王令我等前来吊唁太上皇,送上牛羊五万,珍宝两箱,以表心意。”

赤炎使臣也道:“吾王送上十箱明珠,海味珍宝三十箱,请陛下笑纳。”

容君执点头:“替朕谢过两位王上。”

又寒暄了两句,舞姬上场开始跳舞,宴席也就此开始。

襄王和安王陪着几个时辰说话,回答他们的问题。

容君执这个皇帝却是悠闲的给皇后布菜,最近肚子越来越大,沈锦乔就算想吃也不敢吃太多,所以每天得吃好几顿,每次只吃一点点,结果养成了容君执有空就投喂一下的癖好。

沈锦乔本来是来坐镇不让别人觊觎陛下的,结果没坐一会儿身体就不允许了,只得提早离开。

容君执倒是没有跟着一起走,不过沈锦乔一走,明显能感觉到他身上的气息冷淡了不少。

而金国的使臣看到皇后离开,顿时觉得机会来了,立刻上前道:“陛下,我等特意准备了金国的舞蹈,请陛下欣赏。”

金国的舞蹈,也不算陌生,毕竟之前金国也送来了人,还是什么第一美人,最后却灰溜溜的走了。

既然人家说了,也不可能不给个机会,容君执微微点头,很快舞姬就换成了金国人。

金国的舞蹈热情奔放,比夏朝的自然是不同,金国的舞姬更加开放,同样的舞蹈,夏朝的人却挑不出那样的感觉,偶尔看一看,让人耳目一新。

一曲终了,几个舞姬上前拜礼:“参见陛下。”

容貌深邃出众,热情大方,异域风情的美人,看着倒是很有诱惑力。

金国使臣立刻道:“这也是吾王献给陛下的礼物之一。”

容君执倒是没有拒绝:“留下吧,襄王负责安置。”

把人交给襄王,还一脸兴致缺缺的样子,显然是没动心的。

金国使臣想要的显然不是这个结果,但是也不敢说什么。

妈妈的朋友6 第三章

僵持了两天,太后忍无可忍之下,派人去暗杀右相,结果有去无回,第二天右相照样上朝,李大将军的兵权照抢不误。

又过了两天,朝廷已经不能用乱成一锅粥形容了,这锅粥已经糊了,锦云给叶连暮出了个主意,请不问朝政的太皇太后出来,这一招妙绝了,太皇太后坐在了皇位上,震慑了满朝文武,亲自监督,只商议边关战事,谁在中间说一句立储,立刻拉出去赏三十大板。

有了太皇太后护着,李大将军的兵权或间接或直接的全掉叶连暮兜里了,太后再次气病,辛苦了半天,全便宜了别人!

叶连暮拿到兵权之后,就派了可信之人去了边关宣读太皇太后的旨意,如果有谁反抗不尊,该斩杀的斩杀,该打的打,很迅速的接手了兵权,稳住了兵败如山倒的局势。

太皇太后的摄政给了太后一个启迪,与其自己站出去,还不如太皇太后来立新皇上,太后几次去游说太皇太后,太皇太后根本不搭理太后,太后做为一个熬不出头的媳妇,气太皇太后气的牙痒痒,最后一狠心,让禁卫军包围了太皇太后的寝宫,逼太皇太后在懿旨上盖上凤印!

太皇太后做梦也没有想到太后敢逼迫她,气的把手里的茶盏扔了,溅的太后满身都是茶水,太后不怒反笑,一脚踢掉挡路的茶盏碎片,走到太皇太后跟前,嬷嬷挡路,被太后一巴掌扇掉了一颗牙,太皇太后双眼如冰,“你疯了!”

太后笑的凄惨,“对,我是疯了,被右相,被李大将军,被你给逼疯了!交出凤印!”

太皇太后撇过脸不搭理太后。太后也没想过搭理她,直接叫人进太皇太后的寝宫搜,太皇太后的人全部被抓了起来,外面又被人包围着,太皇太后无法反抗,冷着脸问太后,“我知道今天逃不过去了,你给我个实话,当初清欢什么地方得罪了你,你要那么害她?!”

太后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为什么害她?她该死!当年先皇就有意立我皇儿为世子。是她几次三番提醒先皇嫡庶有别!不但在先皇面前这么说。在你在先祖皇帝面前也这样,她断我儿的路,我岂能留她?”

太皇太后颓败的坐在凤榻上,仿佛瞬间苍老了十岁不止。红着眼眶冷冷的看着太后,“我只恨没早点知道清欢是毁在你的手里,这些年,你还做了什么事,安国公府谋逆是不是也是你害的!”

“对,是我!都是我做的!”太后掐住太皇太后的下颚,“就算你知道了又如何,你还能替安国公府平反?安国公手握兵权,我数次向他示好。是他油盐不进,这等不识时务的逆臣,我留他何用?!”

太后说完,大笑道,“你还真是关心别人。可想过你那一族是如何败落的?没错,也是我派人去做的,不过我只杀过一人,就是你那坠马的侄儿,没想到内院争斗如此厉害,不出十年,就斗的只剩下两个庶子庶女,根本成不了气候,加上你自以为贤良淑德,不许外戚干政……。”

这事太后想起来就想大笑,当年太皇太后荣耀一时,父兄全部是朝中重臣,结果呢,最后全部为大朔战死沙场,留下一堆妇人在内院,她不过是对嫡子动了点手脚,没想到嫡子死后,嫡妻以为是那些姨娘想夺爵位,为了给嫡子报仇,就暗地里使坏,加上争夺爵位,三四个已经快成气候的庶子都死了,留下的都是一些歪苗,太皇太后也对娘家失了心,一门心思全放在皇上和孙子身上。

太皇太后想起娘家败落,差点断了根苗,双眼充血,冲过来就要打太后,结果太后一挥手,太皇太后摔倒在地,珠钗掉了一地,空荡荡的寝殿回荡的是太后的笑声。

可是太后的笑声渐渐的就僵硬了,叶连暮把从房梁上跳下来,那边屏风打开,左相,右相,还有几位朝中重臣,全部站在了大殿内,叶连暮去扶太皇太后起来,太皇太后再忍不住,哭了起来,“都是我识人不明,引狼入室,害了父兄,害了安国公,害了大朔……。”

太皇太后话没说完,就晕了过去,叶连暮从怀里掏出来一粒药丸,给太皇太后喂了下去,然后扶着太皇太后去歇息,找太医来医治,接下来要审问的是太后了。

其实根本不需要审问了,太后自己就全部招了,不过太后不怕,外面都是她的人,禁卫军都是她的人,既然知道了都是她做的,一个都不能活着走出去!

太后自信满满,可是除了跟进来的几个禁卫军,其余的人根本不听宣调,最后进来的是叶容痕!

还有跟着叶容痕身边的禁卫军,当着太后的面,禁卫军首领撕下面具,露出一张熟悉的脸,没错,正是安景成!

叶容痕为何要装死,不就是不想看见皇宫里腥风血雨吗,太后在皇宫里最大的依仗就是禁卫军,要断其羽翼,只能从禁卫军首领下手,昨晚上,安景成绑了禁卫军统领,以他的面容进宫,不然左相右相这些大臣来太皇太后这里,太后能不知道?

左相和那些大臣还不知道皇上没事,一时间见到皇上,先是吓住了,反应过来连忙给叶容痕请安行礼,直呼万岁,老天有眼!

太后根本不信叶容痕是真的,说他是易容的,叶容痕也不气,走过去坐下,冷冷的看着太后,“太后掌管后宫十数年,更是三分朝廷,你的心计手段,朕钦佩之至,可惜,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太后咬牙切齿,她知道自己没有活路了,求饶只是自取其辱,便问她到底失败在哪里,所有的毒药她都亲眼见他喝下去的,正因为如此,太后从来没怀疑过他的死有诈。

叶容痕也不吝啬,端着茶边喝边道,“一个半年内不会怀孕的人突然有了身孕,换做是你也会起疑吧?”

太后一愣,断然否决,“不可能。贤妃没有喝过避孕药,太医也没有查出来,怎么可能不会怀孕!”

“都说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是她!”太后一瞬间想了起来,是锦云,是她动的手脚,太医救不活的大皇子,也是因为她才会活着,要不是她碍事,皇位早就是她的了!

这场逼宫到这里就差不多了。叶容痕根本不耐烦与太后多说话。一挥手。禁卫军就压着太后走了,下令让叶连暮和安景成彻底查清太后一党所做的恶事,务必除尽。

务必除尽这四个字,不知道死了多少人。沐府满门,杀的杀,卖的卖,几乎是连根拔起,沐府那些拥护者,逃命的逃命,求饶的求饶,贬官的贬官,相比而言。李大将军下场要好的多,他在刑部被太后的人严刑拷打,伤了身子,一身武功尽废,叶容痕心生同情。就饶了他擅自回京之罪,这还是看在这些年他没有与太后一党勾结在一起的面子上,不过也撤掉了他大将军职位,让他回家颐养天年。

一时间,朝堂上少了差不多三分之一的官员,好在叶容痕科举殿试授官,这些人在职位上都恪尽职守,叶容痕

文学

破例提拔了许多,最高的任三品!

兵权,这个让所有皇帝忌惮的东西,叶容痕手握三分之一,余下的三分之一在叶连暮手里,至于剩下的三分之一雷打不动,还在右相手里,这一点让叶容痕很不爽,最想除掉的人就跟磐石一样!

再说右相府,先皇遗诏一事不了了之,右相又继续上朝了,大家谁也没提他扔相印的事,苏尚书背地里投靠太后一党,又与右相断绝关系,在太后倒台之后,又求到右相府了,右相根本不见他,苏尚书在右相大门前跪了一天,晕倒右相都没理他,还是老太太心软,让人送了一个蒲团出来……

锦云听到青竹说这事的时候,嘴角一抽一抽的,右相这么腹黑根本就是遗传啊,活该苏尚书跪求,胳膊肘往外拐,同甘却不共苦,这样的儿子,老太太会饶过他才怪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