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委屈离家出走被惩罚;乳妇

受委屈离家出走被惩罚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受委屈离家出走被惩罚 第二章

第342章祖巫合体,盘古出世!

苏离身影一动,同样变大了一些,化作十九米左右,目光冷冷的盯着魁。

魁本能的后退了几步。

现场的气氛变得非常非常的压抑。

魁迟疑了片刻之后,忽然眼中凶光大盛,那无比凶戾的寒光化作两道神华,猛的朝着云青萱和魅儿激射了过去。

这一刻,他在察觉到实力上的巨大差距之后,终究还是铤而走险,针对云青萱和魅儿动手了。

只是,苏离在此时甚至根本没任何动作——因为,不需要他有任何动作,帝江已经出手了。

十二祖巫之帝江!

此时,帝江浑身如丹火焚烧,血色刺目,其六足四翼化作残影,没有脑袋的身体如风影闪过之后,瞬间便切割虚空,将魅儿和云青萱自镜的手中夺下。

作为空间速度之祖巫,身法上,帝江是真正的无敌!

而且,其乃是以肉身接近成圣的存在,其战力,完全碾压一切。

所以,当云青萱和魅儿被帝江救出来之后,魁那凶戾的眸光化作的极道杀机,此时才刚来到了镜的身前。

镜先是一愣,随后发现那两道杀机降临的时候,身边被她所镇压的云青萱和魅儿,竟是已经消失了!

这速度!

镜那无比蜡黄的人皮面具脸上,脸色同样变得十分的难看。

原本她的脸色就已经非常非常的糟糕,此时更像是丑陋得近乎于扭曲了一般,令人作呕。

“苏离。”

魅儿眼神温柔,同时其美眸之中蕴含着难以掩饰的心疼之色。

心疼当然是心疼苏离。

毕竟,引出了这么多的皇族强者,这只能说明,苏离这位天皇子在一些事情上做得不好。

很多时候,当下层让上层出面解决问题的时候,那有底蕴是下层没有将事情处理好。

对于一个上位者而言,从来不会去在乎事情的经过,而只会在乎结果。

苏离一眼就看懂了魅儿的眼神——哪怕这是一个虚拟的世界,可是苏离还是非常的欣慰,也非常的感慨。

这就是魅儿,每时每刻都不会为自己着想而总是会想着他。

苏离走向了魅儿,牵住了魅儿的手。

“魅儿。”

苏离轻呼了一声,随即他又看了魅儿身边的云青萱一眼,同样柔声道:“青萱。”

“苏……苏离。”

云青萱在听到苏离的呼唤的刹那,便已经湿润了——她的那一双清亮的眸子里已经涌出了泪花。

就仿佛,忽然之间无比的欣慰,无比的安心。

那一刻,仅仅是这样一声呼唤,她觉得她身上背负的所有,忽然之间就放下了。

“放心,有我在,一切都会好好的。”

苏离拥抱了魅儿一下,又看了看云青萱,在云青萱身体有些僵直、僵硬的状态下,也轻轻的拥抱了一下她。

虽然只是一触即分,可依然让云青萱忍不住泪流满面。

这一刻,云青萱甚至生出了一种强烈的冲动——哪怕是此时此刻为了苏离去死,想来也已经是完全值得的了。

这一次,简单的接触,云青萱终于感应到了那份久违的关心以及信任,甚至,有那样一份在乎、呵护与尊重。

这是在之前任何一次交流的过程之中,她都不曾感受到的。

“嗯。”

云青萱有些哽咽,却还是稳定着心态没有哭出来。

因为,自她活着到如今,除了她的母亲以及魅儿,她并没感受到真正的关心,没有感受到那种源自于内心的真心与诚意。

或许,最开始在万漓圣地的苏离也是真心的,但是她却因为面临生死大劫与仇恨,不敢去相信。

而错过了那一次之后,她却连那样的机会也已经没有了。

如今再次感受到这份来之不易的呵护与关心,云青萱的心情变得极其的激动,也极其的复杂。

魅儿有所感应,美眸之中也多了几分欣慰之色。

“好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相信苏离就好。”

魅儿柔声道。

“嗯嗯。”

云青萱乖巧的回应着,同时,她收起了所有的情绪,认真的看向了苏离:“苏离,不要担心我们,无论如何我绝不会让他们利用我来伤害你威胁你的。”

云青萱的语气很轻,但是却掷地有声。

苏离点了点头道:“只要我足够强大,那么,就不会有人为难你们了。你放心好了,上一次皇族已经警告过,所

文学

以这一次这五大势力敢跳出来,想来也应该已经做好了被报复的准备了。”

苏离说着的同时,目光再次看向了镜,嗤笑道:“就你这种卑贱的蝼蚁,也配羞辱我的女人?”

苏离说这句话的时候,云青萱莫名的俏脸一红。

苏离说出来才意识到略微有那么一些不妥,但是他向来脸皮不薄,所以也就没当回事。

反正只要他自己不觉得尴尬,那就一点儿都不尴尬。

镜的蜡黄的丑脸多了一抹阴晴不定的神色。

显然,她还是不肯善罢甘休的。

只不过,这时候,那无比强大的烛九阴在此时忽然一步踏出,浑身恐怖的气血之力一震,同时时间规则之力荡漾而出。

“轰——”

镜浑身像是被时间的锁链击穿一样,顿时就被定在了虚空之中。

“啊——”

一种无法言喻的痛苦席卷身心与神魂,以至于镜的呼吸都带着难以形容的致命痛苦。

镜浑身抽搐、颤栗,却偏偏动弹不得。

她看起来极其美丽的眸子里,显出了深深的恐惧不安神色。

这痛苦神色,很快就化作了苦苦的哀求之色。

苏离眼神平静,他居高临下的盯着镜,道:“就凭你这种卑贱的蝼蚁,也配羞辱我苏离的女人?”

“我……我不配。”

镜在这种无法言喻的痛苦之中,瞬间就妥协了。

镜的身边,魁的脸上显出了一抹惊悸不安的神色,同时,他的眼神阴沉而寒厉,却神性内敛。

苏离见到这一幕,就知道,这魁似依然不怎么死心。

苏离看了烛九阴一眼。

烛九阴乃是时间之祖巫,其模样为人头龙身,全身赤红,整个人其实是非常像是龙人的。

只不过,无论是那种祖巫的恐怖气血之力还是那种强大的掌控时间的力量,都足以令人震撼。

烛九阴被苏离看了一眼之后,立刻无比恭敬的低头行了一礼,接着一双赤红的双眼陡然锁定了魁。

“啊——”

魁的身体还想动作,却像是被可怕的气血之力杀穿了神魂一般,被烛九阴盯了一眼之后,立刻神魂刺痛,像是被碎尸万段一般。

魁终于显出了无比骇然之色,这时候,他才意识到,这洪荒皇族到底有多么强大!

在这一刻,魁终于慌了。

他原本好不容易鼓动黑暗魔灵之力稳定下来的情绪,又再次的失控了,以至于这一次他的身体完全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来。

这般情况下,魁身边的象都忍不住双腿发软,完全没法站直。

“哞——”

那青衣男子象在巨大的压力下,一声嗥叫,化作了一只独角青牛。

“噗通——”

化作青牛后,这只青牛还依然承受不住这种恐怖的血脉压力,直接在虚空跪趴了,连爬起来的能力都没有。

现场再次陷入了死寂的状态。

苏离没有立刻动手,而是道:“揭开你们的人皮面具。”

苏离这话一出,魁和镜的脸色立刻变得更加的蜡黄和苍白。

他们迟疑了一下之后,并没有揭下面具。

苏离道:“你们既然守在了这里,自然知道,我自未来而来。而在未来之中,我窥视到了很多的真相,你们觉得,区区一张人皮面具能隐瞒什么吗?”

苏离说着,锁定了魁和镜,道:“要么你们自己揭开,要么我来推衍你们的信息,然后,将你们活生生的炼死。”

魁闻言,脸色一片死灰色。

他犹豫了片刻,终究还是挣扎道:“苏离!天皇子,你不能这么做!我们也是受害者,是洪荒皇族的一位名叫‘苏忘尘’的家伙拿‘青帝宫图纸’来换取了我们的无上资源,获取到了极大的好处,然后告知我们,在此地堵截、斩杀你便可获取无上的好处!”

镜道:“不错,而且这件事,乃是天道之下的见证,便是天道也算是授意了的!”

镜这话刚说出,便忽然七窍炸开一片血雾,染湿了她的面具!

“啊——想要抹杀我不让我说?凭什么?浅蓝星的星球意志已经天道化,拥有了自己的意志,想要坐山观虎斗?让我们幽冥殿和洪荒皇族两败俱伤!”

镜继续尖叫,但是她的脸上和神魂之中,不断的炸开大片的血雾。

这般情况下,镜看起来非常的糟糕。

只不过这般说法,苏离只是冷眼旁观,而没有发表任何意见。

魁深深的看了苏离一眼,道:“天皇子你想如何?”

苏离道:“跪下,三跪九叩,并诚心的说一句——你们做错了,诚心忏悔。”

魁道:“我代表的是幽冥殿,天皇子,你确定要这么做?”

苏离没有回答,而是淡淡的看了身边的十二祖巫之共工一眼。

共工乃蟒头人身,身披黑鳞,脚踏黑龙,手缠青蟒,身上的肌肉如一块块的铁疙瘩一样鼓起,整个身体散发出一股恐怖的狂野霸气。

他二话不说,抬手一抓,一下就捏住了魁的脑袋。

魁的魔灵身法等所有手段全部施展了出来,化作极道毁灭杀机,狠狠杀向了共工,但是共工连防御都没有防御,这些杀机几乎能粉碎虚空,可其攻击在共工的胸膛上的时候,连其胸膛上的一根胸毛都没有撼动。

简直连挠痒痒都算不上。

魁看到这一幕,整个人彻底的绝望了。

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共工像是捏着一只小鸡崽儿一样往虚空一拍。

“轰——”

虚空直接炸了,魁的双腿当场断裂,被恐怖的巨力按压在了地上,跪在了苏离的面前。

而这一幕发生到完成,不过呼吸之间。

不远处的镜看到这一幕,眼瞳收缩,接着立刻毫不犹豫的‘噗通’一声,跪在了苏离的身前。

这一刻,魁和镜彻底的绝望了。

这就强得离谱!

这世间怎么会有这样的绝世强者?!

而且,一出竟是有十二尊!

十二尊不朽级的绝世强者啊,而且连功法都不施展,光是气血就这样强大?!

这简直是超乎想象,完全是不可想象的啊!

这时候,魁终于明白,洪荒皇族是真的强大,远远超出想象的强大!

洪荒皇族,一直都存在!

而那苏忘尘所说的什么只是虚假的借助于归墟来立道洪荒、从未来定过去的因果的说法,全部都是假的!

“天皇子,我能问个问题吗?”

这时候,魁忍不住开口道。

他说着,三跪九叩了一番,然后老老实实的道:“对不起,天皇子,魁错了,确实是不该针对天皇子出手。”

魁三跪九叩之后,镜也同样三跪九叩,并说了同样的道歉的话语。

但,苏离显然是不会接受的。

道歉只是一个基本的态度罢了,接下来该虐还是要虐,该杀还是要杀。

苏离冷声道:“你想问什么?”

魁道:“那该死……那个苏忘尘,他自称天皇子,甚至不惜以自身被永远镇压、永世不得超生为毒誓的代价,才换来了我们的信任!如今看来,他明显是在欺骗我,那么,他是否被永恒镇压了?”

魁的语气里,已经有了一种明显的气急败坏的情绪蕴含,显然他在被共工吊打了一番之后,心中的怨念可想而知有多么浓烈了。

苏离道:“被永镇无间炼狱了,怎么,你想去与他为伴?”

苏离眼神戏谑,语气一如既往的冰冷。

魁呼吸凝滞了刹那,随即长叹了一口气,道:“这狗东西,实在是狠毒,对自己狠,用自己被永镇的手段来欺骗我们,好狠,好狠!”

说着,魁深深跪拜了一次,并将额头贴在虚空地面道:“此次我们的信息来历有误,出现了致命的错误,请求天皇子原谅。

若是——”

苏离直接开口打断了魁的话道:“你在想屁吃呢?原谅你?原谅你的事情交给苏忘尘了,现在我只是在想,怎么能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怎么可以让你更痛苦一些的被杀穿。”

魁闻言,脸色再次一沉。

随即他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共工抬手一掌直接将他拍翻在地。

共工那一掌,几乎都拍得虚空都崩塌了。

但对于共工而言,那似乎就是很普通的一掌。

魁浑身冒出了大量的变异黑暗魔灵魂毒毒气,想要腐蚀共工的手。

共工神色不变,甚至连气血都不摧动,任由这些气息弥漫,却奈何不得他分毫。

反而,十二祖巫之中的奢比尸忽然脸上多了几分扭曲的诡异笑意。

奢比尸的模样有些离奇,人脸兽身,双耳像是二哈的耳朵一般,耳挂却挂着两条细小的青蛇,浑身散发出一股阴暗、狂暴、暴戾、凶煞的恐怖气息。

这种气息不是一种真正的气息,而是一种极道的祖巫剧毒的气息。

文学

这种气息不散发出来的时候,所有修行者都会觉得这奢比尸有些恐怖。

可是当这种气息散发出来的刹那,无论是魁还是镜,立刻头晕眼花,烦闷欲吐,像是被毒晕了似的。

这就是奢比尸,毒之祖巫,用毒的真正祖巫,巫祖!

奢比尸的模样,也有些像是那些离奇怪异的干尸雕像,但是这东西乃是实实在在的活物,此时气息呈现的刹那,魁和镜就差点儿被毒杀了。

如果不是苏离要施展凶狠的手段,就魁和镜显然是不够这种洪荒祖巫杀的。

苏离看到这一幕,心中也颇为欣慰。

或许,官服里,他确实不是这魁和镜的对手,甚至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毕竟魁和镜乃是比秦祖渊这种极道神王都还要强大的存在。

可是在这档案世界,在这私服里,他苏离就是私服的GM玩家,弄死一个区区的小BOSS,别说带个神级宠物宝宝了,就是他自己修改出一刀99999的伤害,都够这魁喝一壶的。

此时,奢比尸站出来之后,随口一吸。

“轰——”

虚空都直接坍塌了,同时,原本弥漫于四方的、无比恐怖的变异黑暗魔灵魂毒,立刻如怒海狂涛般席卷而来,被奢比尸一口鲸吞。

那一刻,苏离甚至看到,奢比尸伸出舌头,刺入了崩塌的虚空里,像是青蛙的舌头卷起虫子一样一卷,远方那湮灭了半片星河的黑暗魂毒,就全部被席卷得干干净净了。

这就像是宇宙大清扫一样!

苏离看得目瞪口呆——好家伙,这祖巫每一尊都已经这么强了吗?

这还只是他随意冥想出来的啊!

而且之所以冥想祖巫并不是有所准备的,而是一种很直观的想法而已。

要知道,在洪荒的神话传说之中,其实有一种说法是——盘古死后,灵魂化作了三清,而肉身则化作了十二祖巫的。

苏离身上是拥有三清的,而这一次三清显然是有所限制——当然他若是真正的强行召唤也没问题,但是会给人一种皇族就只有三清或者是人皇女娲的错觉。

基于这种考虑,苏离才选择了十二祖巫。

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这次召唤出来的十二祖巫,竟是这么强横无敌。

“好主人,随着系统逐渐变强,主人的境界提升,再加上‘真虚体悟’功能也已经提升到了五星级的层次,所以强大是肯定的啦。而且,这十二祖巫,还仅仅只是拥有一缕十二祖巫的祖巫血脉而不是全部的血脉、不是真正无敌的祖巫呢。

受委屈离家出走被惩罚 第三章

“这……”

石矶虽然说是截教门人,但认识的朋友并不多。

这件事情连太乙真人都插手其中,秦柯不但杀了太乙真人的弟子,还把太乙真人的法宝给抢了。

太乙真人的确不会善罢甘休,自己留在白骨洞的确有些危险。

”不会……麻烦到兄长吧……”

石矶自然是还想继续活下去,尤其是刚刚半只脚踏入鬼门关之后,石矶更想活命。

因此,她也的确想要去秦柯的淦岛躲避一段时间,但担心影响到秦柯。

“石矶妹子你说哪里话,我们是兄妹,哪里有什么打扰不打扰,我的淦岛面积大,石矶妹子想住多久就住多久,不用跟兄长我客气。”

秦柯很是大方地开口道。

就这样,在秦柯的连哄带骗之下,石矶落入了秦柯的手中。

住进秦柯的淦岛,在秦柯的攻城掠地之下,石矶没几天都被秦柯吃干抹净了。

说实话,一般情况下,秦柯闯副本的时候都很少吃肉。

不过这一次嘛……肉这么多这么精良,而且就在身边,不吃实在是浪费了。

把石矶放到三界之中,让她调整一段时间,石矶的实力就在秦柯的后宫团里面算得上拔尖。

不得不说,不愧是其他种族的,给秦柯的感觉就是不太一样。

至于哪咤那个可怜虫,被秦柯两天就炼制成为了身外化身。

炼制成功之后秦柯就把哪咤重新放回去了,让他继续当陈塘关的三公子。

由于这一次是秦柯在主导哪咤,哪咤自然是不可能像之前那样调皮。

渐渐的哪咤也没有那么地讨人嫌了。

随着秦柯在淦岛待的时间久了,再加上石矶也不要他的白骨洞就居住在淦岛之中。

截教门人自然是对这个淦岛也注意到了。

时不时就有一些截教门徒来淦岛游玩。

秦柯也有模有样地招待了他们。

至于太乙真人,自从九龙离火罩被夺了之后,他自然是不甘心的。

找自己的师兄借来翻天印,准备去找回场子的时候。

发现白骨洞已经空无一人了!

这让太乙真人那个怒啊!直接把白骨洞给拆了。

但还是没得办法,后面好一阵子打听才知道石矶躲到了淦岛之中,和秦柯那个家伙结为道侣了!

“这对狗男女啊!”

有两个人在,太乙真人实在是不敢去。

毕竟,他手中虽然说有翻天印,但秦柯也有九龙离火罩,他一个人去可能要翻车!

再加上,淦岛在东海,那个地方截教的人多!

这个时候太乙真人是不敢去的。

“罢了,马上就是封神了!到时候找个机会吧他炸出来!直接送他,哦不,他们去封神榜!”

最后,太乙真人在心中打定了注意之后,这才回到了他的洞府之中继续修炼。

秦柯本人则是在淦岛只是好好的闭关。

在封神大战开启之前,通天教主再一次召集了截教门人。

当然,主要是厉害一点的,至少也要有金仙修为的。

秦柯自然是在其中,他是实打实的金仙,由于练体原因,秦柯的气息更在比拟太乙金仙。

这一次,通天教主除了告诫自己的门人封神期间不能下山之外,还进行了一番讲道。

秦柯听了之后,顿时就深受启发,回到了淦岛就闭关修炼七日之后,秦柯达到了世界境。

放在洪荒封神世界,已经是真正的太乙金仙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