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人妻系列销魂肉体:国产乱肥老妇

极品人妻系列销魂肉体 第一章

日子过的很快,转眼,何英

文学

华已经在图兰城待了三个月了,城外连片的土地上,不是种植着稻麦就是种植着棉花。那些可爱的棉花已经不断的抽条,长得绿油油的,看起来十分喜人。

何英华的拍卖会十分成功,不但那些技术都以高价卖出去了,拍卖会后,塞上省很多城市还多了不少的作坊。塞上省今年的人口数量继续稳步增加着。有新出生的婴孩,有从江南江北江东直隶云上等省份来的百姓,有北蛮的俘虏,有高丽,倭国来的男女奴隶。这些人一穷二白来到塞上省,不过他们很快就被各个工坊,各家大地主们雇佣走了,买走了。这些人慢慢的融入到塞上省来。

何英华这一次拍卖得到的银钱加起来有一百多万两,这么多银子,何英华给自己在塞上省买了十万亩新开垦的土地。这一次买的土地不再是下田中田了。这一次搭配十分合理,有三万亩的上田,一半靠近水源种植稻子,一半是旱地,种植小麦。还有七万亩的中下田。也都种植了棉花。长势比谁家的都好。

给自己置办了土地之后,何英华还给自己的大姐姐那二十七万亩土地增加了十万亩的上田,其中六万亩地理位置十分好,靠近水源,可以种植水稻,还有四万亩十分肥沃,是旱地,可以种植小麦。

图兰城很多高层,比如说乔家,比如说卫家,比如说符家都知道,,何家这新置办的土地,连着那二十七万亩都已经不是何家的土地了,那是宫里德妃娘娘的土地。也就是将来娘娘生的公主们的土地。所以,这些土地买卖的过程顺利至极。谁不知道,我们这一位皇帝,疼爱女儿多过疼爱儿子?

何英华自己的土地则是在零片城。她的地跟崔家的地连着,倒是因此跟崔家关系走的很近。崔家很是好奇,何英华自己的土地上,种植了很多奇怪的东西,比如说那些玉米,土豆,辣椒,红薯。虽然都不多,玉米只有两亩,土豆只有一亩,红薯只有三亩,辣椒只有半亩,但是这都是大夏从来没有见过的东西。何家人十分爱护这些作物,甚至派了护卫保护着。

崔家后来跟京城通了信,终于知道,这些新作物是去年皇帝花费一万两黄金一种,重金从民间求来的。当时还在京城造成了轰动。如今,这些新作物在皇家御田里,在京城边上的皇庄里都有种植,面积也很小,都是种了之后预备丰收了作为种子的。将来,种子积累的够了,才能推广天下。

崔家倒是没有想到,这传说中高产的珍贵种子,一万两金子求来的稀罕物,皇帝居然分给了何英华一半,让她带着到这西北苦寒之地种植。

崔家本能得觉得,何家是得到皇帝的宠爱了,这真真是简在帝心。崔家和何家走的越发近了。

何英华购买土地把拍卖技术得到的银子花费了个一干二净。甚至自己的钱还拿出来倒贴了十来万。不过,何英华太有钱了,倒是不在乎。

她高兴的是,堆积在何家库房里那些如同大山一样的羊毛,正在缓慢的消减下去。为什么会这样?因为何家一直都在日夜不停的纺织羊毛,自然就在消减那山一样的羊毛储量。光是消耗,并没有新增。因为今年何家不收购羊毛了。这本来让北蛮哪些部族很难过。可是,随后他们就发现,何家是不直接收购羊毛了,图兰城包括图兰城旁边的几个府城开始冒出来大量的羊毛粗加工商人,他们大量收购羊毛。十家商户收购羊毛,怎么都比何家一家收购来得多。北蛮的羊毛不但被抢购一空,甚至还稍微涨了一点价格,这可是让北蛮的部族高兴坏了。

极品人妻系列销魂肉体 第二章

青峰道人一开口就表明了立场。他们玄清道教是不会同苏修子为敌的,间接的表明他们要同邺浮宫合作。

元阳子对青峰道人点了点头。然后他对着众人也说道:“我袁家也不会同苏修子为敌。而且我奉劝在座有其他心思的人,千万不要打苏修子的主意。因为现在就算咱们联手都灭不掉邺浮宫,还会在同邺浮宫

文学

的争斗中被魔族有机可乘。现在对付魔族比对付邺浮宫重要得多,还请大家以大局为重。”

“对,元阳子说的有道理。”各位长老议论着。只有楼兰圣教的四位居士没有开口说话,他们只是相互对视了一番。

经过一番讨论后,古道门的众人一致决定要同邺浮宫合作,只是他们要怎样说服邺浮宫主同他们一起对付魔族。

他们要拿出该有的态度和诚意,不然以伏阳那么高傲的性格肯定不会睬他们。

“各位,如果邺浮宫主不同意合作呢?”楼兰圣教新接替西临居士掌管楼兰圣教西部的西华居士开口道。

“这……”众人相互看了看最后都看向元阳子。

“事在人为。”元阳子开口道。

“我认为我们还是应该做好两手准备。”二长老开口道。他就是要灭邺浮宫替他大弟子报仇。

众人点了点头又议论一番。

“想各位赶了几天的路也累了,今天就先到这里,大家都早点歇息,明天再议,总会有一个十全的办法!”三长老开口道。

他认为他们袁家村应该先开次大会,统一一下后再同其他道派、教去谈。还有就是要尽快找到四长老。

……

袁家村禁地内锁妖塔旁的一间茅草房里,林苏秀躺在炕上。

极品人妻系列销魂肉体 第三章

夏侯淳的眼神十分恐怖,这一年,他皮肤变黑了些,脸部的轮廓也更鲜明了,远远看来,竟肖似夏侯湛,所以当他黑沉着脸时,那神情似要杀人。[燃^文^书库][www].[774][buy].[com]品文吧

就算云烟做足了心理准备恐怕也难以面对,更何况他出现得这般让人猝不及防。

认命地闭上眼,她的腿肚子颤抖着,双拳却慢慢收紧。

脚步声终于戛然而止,男人顿在了她的面前,他稍显沉重的呼吸声清晰可闻,而她却紧张地屏住了呼吸,还不待她喘息一口气,他紧致的拥抱便紧紧将她包裹,他看起来比以前瘦了一些,可他的胳膊却硬得像铁一般,也有力得如铁一般,她挣不开,也忘了做出什么反应。

“周云烟!周云烟……云烟……”夏侯淳暴怒的声音从头顶传来,然而胸腔的共鸣震得她脸颊发麻。他的声音从第一声的冷怒到后面的无奈再到如小孩子般轻轻呢喃,叫的,却一直是她的名字,似乎有太多复杂的情绪堆积在他胸口,他想发泄,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有通过唤她的名字才能纾解几分一般。

云烟呆怔了一会儿,终于冷静了几分,她透过他的肩膀,看到一身红衣的高珩还站在原地,脸上的表情未变,但是那突然黯淡的光彩却让她心神俱颤。

云烟猛地推开夏侯淳,他猝不及防,向后退了一步,紧抿着唇默默地看着她。

“王爷,请自重。”挣扎了好一会儿,没想到不经大脑出口的话竟是这一句。

她抬眼,看到高珩的目光中又升起了一抹亮丽的色彩,而夏侯淳却毫无预兆地冷笑出声。

“自重?周云烟,你别忘了,你是本王的王妃,跟着这个男人私奔本王还未计较,你居然叫本王自重?”最后一句,他的音调上扬,带着明显的质问。

原来,他的改变只是在外表,而他的本质依旧没变。说不上失望,云烟轻咬着唇,突然而来的憋闷让她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猛地抬眼瞪向他,冷静地道:“我与高公子清清白白,我并不是私奔。要怪,你怪我便好,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周云烟!你……”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想起走之前皇后对他说过的话,夏侯淳心中又是一紧,他努力压下心中的怒气,虽然别扭,但是还是尽量放软语气,道:“跟我回去。”

回去?回盛京吗?回到那座冰冷的宅子,守着一个她不爱了同时也不爱她的男人?

双眸中氤氲着一层薄薄的雾气,她看了高珩一眼,突然抬手,手里不知从哪里多了一把匕首。

“云烟!”

“云烟!”

两声惊慌的呼喊同时出口,喊完之后,两人的目光如剑一般在空气中对撞,但是顾忌着眼前的女子,都不得不暂时冷静,不去做那无谓的争斗。

云烟的表情十分冷静,握着匕首的手也坚定不移。她看向夏侯淳,轻声道:“刚才侍女来告诉我这边的情况时,我便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无论如何,我是不会活着跟你回王府的,那里的一切,我都不再留恋了,若是你想惩罚我,不如开开恩,让我自己动手,这样一来可解你心头之恨,挽回你的面子,二来,也算让我死得痛快。”

能说出这番话,是因为她太了解夏侯淳了,前面一年他没有找来,定是她留给邯姐姐的信起了作用,可是纸包不住火,他迟早有一日会发现大家都骗了他。这样一来,新仇旧恨,他不能对着皇上和邯姐姐发泄,便会将所有的怒气转移到自己这个罪魁祸首身上。

而夏侯淳他最在意的,莫过于他的面子,可是她之前的所作所为,无异于狠狠地扇了他两个耳光。所以此次前来,他一定不会放过她的。

当然,这只限于她对从前的夏侯淳的了解,可是人总会改变,而他改变的原因,她永远也不会知道。

夏侯淳已经僵立在原地,他的眉蹙得很紧很紧,胸口憋痛着,让他想要挺立地站着,却不得不微微弓起身体。

她竟是这般想要逃离他身边吗?连死都不肯跟他回去?

想起来这里之前,他在皇宫的场景,心口钝痛。

那时,淳于邯双眸含笑地望着他,柔声道:“静王,你放弃她吧。人不会都在原地一直等着你,等着你用年少轻狂去伤害,再用浪子回头来做解释。你可曾想过,爱,也是有期限的。云烟不过十五岁,正是女子最美的年纪,你对她造成的伤害,就算你可以用一生去弥补,可是伤害了就是伤害了,当你想要弥补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也许你的弥补会是另一种伤害?”

当时的他不以为然,可是此时云烟的行为表明,淳于邯没有骗他。若是他强行将她带回王府,自然是能做到,可是他以后就算对她百般温柔,她已经对自己产生了排斥,自己的所作所为只会起到反作用。

以前他不懂爱情,就如对周箬涵,他以为一味的付出就是对她好,可是后来的结果证明,他做的,只是对她纵容与包庇,最终让她走向了死路,若是他当初肯早点告诉大哥一切,有大哥相帮,也许最终的结果就不是这样。

如今,通过淳于邯的提点,他也想透了些,他对云烟,一部分是动了心,一部分是因为他忍受不了以前始终倾慕着他、追随着他的女子突然跟别人走了,这部分是自尊和心理落差在作祟。

若是可以,他能趁着对她爱得还不够深时赶紧放手,若是再僵持下去,只会弄巧成拙。

脸色阴晴不定地变换了一会儿,夏侯淳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心中虽然哀伤难抑,可他还是冷着脸道:“周云烟,你非要用死来要挟本王吗?”此话,不过是他还不死心,再试探她的一句话,可是没想到,她的回答却给了他那么大的震动。

只见云烟惨然地笑着,轻轻地摇了摇头,她道:“不,我不是在威胁你,威胁若是对不爱我的人来说,那便是毫无意义,若是对爱我的人来说,我这样做只会伤他的心。王爷是前者,所以我不会这么傻。”

“你怎么就如此确信,本王……不爱你?若是说本王已经爱上了你,你会跟本王走吗?”

问出这句话,两个人都愣了愣,但这次是云烟最先反应过来,她轻声道:“莫是说王爷不会,就算是王爷真的会,但是王爷的爱也无法让云烟抛却自由甘心相随。”

“哈、哈、哈……好,果真是好!”夏侯淳站立不稳似的向后退了两步,虽然他是在笑,但是脸上的表情比哭还难看。他终于明白,不是他的爱太廉价,而是她根本就不信他会爱上她,这真是一个莫大的笑话。

到了如今,他还有什么可说的呢?

快速地掀起衣摆,从里衣上撕下一块纯白的布料来,他咬破手指,用血快速地在上面写着什么,片刻,他狠狠地将那布料扔在地上,冷声道:“拿去吧,走之前本王与皇后打赌,若是你死也不愿跟着本王回去,本王便要赐你休书。皇后赢了,但是本王不是输给她,本王只是输给了年少任性。从此以后,你与本王再无干系。”说完,他快速地走了回去,跨上马,带领着百人的队伍朝着草原的一端奔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