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货叫的再浪一点张开,浪货叫的再浪一点张开

浪货叫的再浪一点张开 第一章

他擦掉她脸上的眼泪:“我行刑的那天,你不要来。”

她点头,说好。。。

“如果有来世,”眼里的泪光闪出了无数个他,她说,“顾起,不要再作恶。”

什么是恶?

遇到她之前,他不知道什么是恶,因为没见过善,因为没有人教过,他是自己一个人长大的。

后来,是她告诉他,顾起你错了,顾起你不要作恶。

“那样你会爱我吗?”不作恶的话。

会爱我吗?

可不可以爱我?

她不说话。

门开了,五分钟到了。

武警面目表情地说:“带走。”

顾起俯身。

他想吻她。

不可以,他是毒贩子,她以后还要做缉毒警,他不可以吻她,不可以跟她有关系,别人知道了,她会做不成缉毒警。

“再见,宋稚。”

他转身,背对着她,拖着脚铐,走了。

宋稚双手遮住脸,眼泪渗出了指缝。

不会再见了,她不相信有来世。

她猛地站起来,追出去:“顾起!”

他回头。

那是他看她的最后一眼。

她泪流满面,无声地说:“会。”

那样你会爱我吗?

会。

他说:我行刑的那天,你不要来。

那天她还是去了。

那天是八月二十七号,天气很好,太阳也不烈,行刑的地方是荒山,离太阳很近。

当枪口指向顾起的时候,他突然害怕了,他活了三十多年,沾过那么多血,走过鬼门关,从来没怕过什么,可是那一刻,他很怕,他要闭上眼睛了,他再也看不到她了。

她会哭吗?

还是不要哭了。

如果她会哭,是不是有一点点爱他……

“砰!”

红三角顾起,亡。

他的一生不长,三十二载,他作过很多恶,他爱过一个人。

“要不要当我的人?”

那是他第一次见她的时候。

她笑得很张扬:“好啊,只要钱给够。”

第二次见,他问:“叫什么?”

“宋稚。”

他报上自己的名字:“顾起。”

她当时刚打完拳,受了很重的伤,头很昏,眼睛花,瞳孔里好多个他:“我知道啊,红三角还有谁不知道你顾起。”

那时候,她一心想杀了他。

后来。

她问过他:“你吸过毒吗?”

他说:“我不碰会上瘾的东西。”

后来。

他说:“宋稚,我爱你。”

“我好爱你。”

不碰有瘾的东西,却偏偏碰了她。

后来。

他投降,把命给出去了。

浪货叫的再浪一点张开 第二章

Meme一直在等,等什么呢了?她在等一个对她来说,

文学

是一个很重要很重要的消息。

可是,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她好像还没有等到他想要的消息。

手机号码是静悄悄的了,没有她如其的丝毫的反应。

难道是哪里出错了?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了?

Meme不明白…

同样,对这件事不明白,还有另外一个人了。

这个人就是那医生!

“陆先生,你看,这结果?”

那医生一脸的诧异,出神的看着陆云,不明白他拿到结果后,会是这样的反应。

在他的感觉中,陆云不应该会是这样的反应,的确是出自自己的意料。

“陆先生,接下来的事情,你现在打算怎么办?怎么去处理?”

陆云冷冷一笑,攥紧了自己手中的化验单,说:“这是我的事情,跟你没关系吧?你作为医生,知道做好份内的事就行了,其他的事不用过问了。”

那医生尴尬的笑道:“呵呵呵,也对的,是我多管闲事了,陆先生你有什么疑问,可以问我就好了,我知道的事,如你需要了,我肯定会回答你。”

陆云看着他一眼,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没有说下去。

“好吧,如果我真的是需要的事,我再去找你了。”

“嗯嗯,那好吧,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那医生说完话,匆匆忙忙就出门走了。

陆云的双眉一紧,看着手中的化验单,他却不说话了。

果然…

事情有猫腻…

但是,陆云也没有说什么,拽着小言瑾的手,微笑着对他说:“看来,这里不是我们唯一的选择。”

小言瑾抬起头,眨眨眼天真又清纯

文学

的问他说:“爸比,那我们俩还要进去吗?”

陆云抿着嘴,笑着说:“不用了,结果已经出来了,但是对于这个结果,我不是很满意了,所以我也不当它是哪么一回事。”

浪货叫的再浪一点张开 第三章

方君翊愣住了,本想翻开乐谱本的手,也停在封面不动了,只是吃惊的望着夏云朵,好像完全没料到,她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他的反应,令夏云朵越发的难过。

“看来,我是猜对了……”她细密的睫毛,终于挂不住泪水,“曜君,《晴空》,是你专门为一个名叫秦晴的女孩,写的歌吧?”

又沉默了几秒,方君翊才“呵”了一声,点头,“是的,你说的没错。”

“那个女孩,也是你喜欢的人……”

“是的……”

“她很爱吃麦当劳,跟我长的也很像?”

“是的……”

他一个又一个的“是的”,终于戳破了夏云朵心中最后的侥幸。

“但是,我不是她!”夏云朵突然拔高声音,把身边顾客的注意力,都吸引过来了。

“云朵,你别误会……”方君翊看看四周,有些尴尬,忙低声劝她。

伤心、失望,以及愤怒,让夏云朵再没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我没有误会!”她说的更大声,“我承认!我曾经很仰慕曜君,现在,也很喜欢方君翊!但是,我不是秦晴,我绝不情愿,当她的代替品!我也绝唱不好,你专门写给她的歌!”

在方君翊的印象中,夏云朵一直都是温柔、羞涩,甚至有几分胆怯的女孩。

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她,表现出如此生气,又如此悲伤的模样。

方君翊好像被她骂懵了,又好长时间没说话。

好了,一切都结束了……

夏云朵站起来,朝方君翊深深鞠了个躬,“谢谢您的指导和鼓励,曜君!我会用我自己的方式,继续努力的!再见!”

她说完,转身就走,唯恐多停留一秒,泪水就会不争气的泛滥。

然而,她刚跨出一步,手腕就被轻而执着的抓住了。

“请等一下好吗?”他的语气依然温柔。

“对不起!我,我还要回去练习!”夏云朵强撑着最后的自尊。

“呵呵,我以为你跟秦晴,只是长的像,性格完全不一样。现在看来,连性格都挺像?”

他还在说秦晴!

拜托,不要这么残忍好吗?

夏云朵愤然回头,“方君翊!你看清楚,我不是秦晴,不是你的女孩!”

“你当然不是她,你是夏云朵,我一直就知道。”方君翊的声音很清澈,一如他的眼睛,正清晰的映出她的影子。

“你……”这样清澈而专注的目光,看的夏云朵心又颤了。

“你说的一点没错,秦晴,是我喜欢的女孩。《晴空》,也是我用心为她写的歌,它未必全部适合你。”方君翊一手拉着夏云朵,一手拿起了乐谱本,“所以,我同样很用心的,修改了《晴空》,现在,它是一首新歌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