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熄系列36章,很详细的肉肉床文片段

翁熄系列36章 第一章

“啪啪啪”

薛宝钗看到镇定自若的向西并没有狂喜或者是狂怒,真的是对他刮目相看,居然主动的拍起来了巴掌,对向西竖起大拇指,赞叹着说道。

“向西现在我对你真的是刮目相看,你的能力在你们兄弟当中绝对是把顶尖的。”

向西呵呵一笑,一边抽烟袋锅一边摇头说的。

“大小姐我知道你聪明,你想拖延时间想到解决的办法,但是我告诉你不可能了,前院已经打起来了。薛蟠对长辈动手,特别是当着你伯父面前对长辈动手,你伯父虽然病重,但是也绝对不会让他乱来。”

“一家人都闹到刀兵相见,你认为还能把一家人撮合到一起吗?你认为还能消除彼此之间的芥蒂吗?”

“所以呀,我劝你别再考虑了,你拖延时间越长,薛家人闹分裂的决心就越强,兴许你伯父一生气就地分家,你都阻止不了。”

闻听此言薛宝钗倒吸了一口冷气,她的确是向西想象的那样打算,拖延时间打算,用什么办法才能治住有反抗意识的向西,这一匹烈马让他为我所用。

可是没想到向西居然把这一点给点出来了,一下子弄的薛宝钗比较尴尬,喝口茶咳嗽了一声,这才说到。

“向西呀,我们兄妹没有你想象的那么不堪吧,既然让你付出这么大代价去执行这次危险的任务,我们就会给你一定好处,说吧你想要什么?”

向西还没等说话呢,他的两个兄弟就激动开了,也不害怕了,抬起头看着向西,这个哥哥弟弟开始挤眉弄眼的使眼色。

而向西呢,看到他哥哥弟弟这个样子就当没看见,他已经对自己的兄弟失望透顶了。

他现在想的就一样,找薛蟠兄妹报仇,如何才能让他付出惨

文学

重的代价,然后自己这条命才会失去,要不然自己这条命太不值钱了。

他的兄弟们想要用他的命去换好处,向西根本就不给他们这个机会,向西早就考虑了自己和薛宝钗谈判的条件。就看到向西这小子呵呵一笑,神情轻松一边抖着自己的二郎腿,一边说道。

“好大小姐既然承诺那就好,我都已经是将死之人了,要房要地有什么用啊?所以我不要银,我不要金。”

“那你想要什么?要你父母兄弟的自由,这样的话我倒是可以满足你的条件。”

向西冷冷的一笑,看着薛宝钗立声和问道。

“薛宝钗到现在你还和我玩心眼,是不是你不用拿我父母兄弟当条件和我谈判,我对他们失望至极,我不会顾及他们的。”

这一句话说出来薛宝钗愣住了,而向西的哥哥弟弟傻了,他们可真是傻了。他们没想到亲兄弟向西死到临头了,居然想的不是他们这些至亲骨肉,那你想谁呀?

薛宝钗也感觉到吃惊啊,向西你这小子是不是太另类了一点,你都已经死到临头了,你不想你的至亲骨肉你想谁呀?你又没结婚也没孩子。

就在大家都感觉到差异不可思议的时候,没想到向西说出来了自己的条件,这让薛宝钗又感觉到了异样。

“大小姐,你不用打断我的话干扰我的思路,我现在就想一件事,我当了一辈子奴才了,虽然吃喝不愁吧,但是失去了最宝贵的自由。”

“现在你和大少爷还想要了我的命,我知道我怎么选择都是死,但是我想死的体面点,我死后我想享受荣华富贵,所以我想要的随葬品可不可以?”

翁熄系列36章 第二章

嬴政并不能一直都待在邯郸,作为整个秦国的君王,他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在与邯郸的众人告别之后,嬴政带上了王后,公子,以及赵康准备返回咸阳,至于赵括,暂时还不能离开赵国。他还负责赵国国内的安定,至于艺和赵母,也想要留在邯郸。嬴政与他们告别之后,终于离开了赵国。

赵王成为了秦国的封君,而包括娼后在内的人也没有被处死,这算是安抚了一些赵国民众的心,这些人虽然都没有被处死,可是他们即将都要离开秦国,前往巴蜀之地,巴蜀的疆域很大,而人口却非常的少,除却几个重要城池之外,其余地区都是蛮夷。这些人被分散的丢到巴蜀之后,想要返回中原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就是互相想要取得联系,也非常的困难。

征服了赵国,秦国的官吏短

文学

缺问题也就更加的明显了,为了得到足够的基层官吏,秦国的不少郡县加快了对学室子弟的培训速度,秦国的学室,所教导的只是律法,可是因为秦国律法太多,故而想要学会这些律法所耗费的时间是不短的。在以前,需要用一年左右的时间,才能培养出一个有资格参与考核的候选官吏。

而现在,这个时间必须要缩短到半年,不然,官吏位置空缺的情况会产生非常恶劣的影响。想要普及律法,要让赵人接受秦人的生活方式,那就需要官吏到位,才能施行。在目前官吏不足的情况下,各地的县乡官吏只能亲自来负责各地的农耕之事务,当初那些暂时的官吏们都离开了。

他们之所以不能留在这里继续任职,是因为他们参战之前就是官吏,他们在其他地方有着自己的官职,不能留在这里。

燕国,燕丹瘫坐在上位,听着大臣颤抖着汇报邯郸的情况,荆轲并没有得手…这个消息几乎是击溃了燕丹的希望,而他已经能预料,秦王爆怒,秦国大军覆灭燕国的场景了。燕王丹忍不住的颤抖了起来,他看着面前的大臣,想要说些什么,可是话语就堵在喉咙,他说不出来,他只是挥了挥手,让大臣离开了。

坐在王宫内,更大的恐惧将他整个人都笼罩住,燕丹强忍着心里的畏惧,缓缓站起身来,他有些不知所措,秦国若是进攻,自己该如何去阻挡呢?自己该派出谁来迎击呢?他什么都不知道,接下来的时日里,燕丹一直将自己锁在王宫内,再也不敢出来。有大臣前来劝谏,也见不到他。

这让燕国大臣感到苦恼,当燕丹的国相,一位唤作惑的燕人强行冲进王宫的时候,燕丹却是惊惧的站起身来,问道:“秦人攻来了吗?”,惑是燕丹前不久才得到的一位贤才,惑出身不高,曾给别人放牧,年长之后,他离开家乡,四处求学,终于在拜入大贤鲁仲连的门下,成为他的弟子。

在跟他云游四方,学习了不少知识后,他跟老师辞别,要返回家乡做官。

鲁仲连的其余弟子都看不起他,因为鲁仲连是不愿意出仕的,他们认为惑贪图官位,没有资格说自己是鲁仲连的弟子,鲁仲连却说道:“我曾说,最可贵的品质,是为人排患解难,却从不索取回报。如果有所取,那就是商人的勾当,我不愿做。如今燕国危难,惑返回燕国,又能得到什么好处呢?他这样的行为,不该受到嘲笑啊!”

惑返回家乡之后,燕丹也是非常的开心,将他作为自己的国相,非常的尊敬他,在刺杀秦王的事情上,惑是坚决反对的,他认为,这样的举动对燕国没有任何的好处…况且,一国之君,不想着治理国家,让国家早些强盛起来对付敌人,却要用游侠来刺杀其他国家的君王,这实在是不该。

只是,那时将希望完全寄托在行刺上的燕丹,却没有听取惑的建议,执意要杀死秦王。

看着燕王那憔悴的脸庞,惑长叹了一声,继而说道:“秦国攻占赵国之后,没有办法完全的控制赵国,故而短期内,是不会攻打燕国的,请您放心吧。”,此刻的燕王,再也不敢不相信面前的国相,他忽然哭了起来,朝着惑的方向跪坐了下来,说道:“寡人没有听取您的建议,引来这样的祸患,请您恕罪!”

惑坐在燕丹的面前,认真的说道:“您不必如此…重要的不是忏悔,而是解决如今的困难…秦国早就有灭亡六国的想法,无论您是否派遣刺客,又无论刺客是否能成功,这都不会改变。燕国的成年男子加起来,也比不上秦国的士卒数量,在秦国面前,燕国非常的虚弱,可是我们也有自己的优势。”

“我建议您迁移都城,前往辽东那里,开发那里的土地,在那里修建防御工事,辽东苦寒,可以借助气候,地理来抵抗秦人…哪怕是到最危难的时候,我们也有地方可以逃离…”,惑讲起了自己的谋略,他认为,想要击败秦国,凭借人力是办不到的,只能通过气候地理这些对自己有利的自然条件来战胜强秦。

随即,惑又说道:“燕国啊,有着辽阔的土地,百姓虽然少,可是这方便您的变法啊,如今的秦国之所以强大,就是因为他的制度,燕国为什么不能效仿秦国呢?若是您愿意,我们可以按着秦国的律法,制定燕国律法,施行燕国的军功制度,鼓励农桑,设立夷道,在辽东之外的地区开疆扩土…”

惑说出了自己的想法,那就是****…既然来自西边的蛮夷如此强大,那为什么不去学习他的制度呢?疑的一番话,一下子就敲醒了燕丹,不知所措的燕丹,仿佛又找到了方向,这才是最重要的。惑笑着说道:“您知道我为什么要返回燕国吗?”,燕丹摇着头,惑认真的说道:

“我这些年来,跟随我的老师学习…每次听到燕国的消息,我总是那么的悲伤,直到我听闻,燕太子丹弑父,登基为燕王…本来,为人臣不该评论君主的长辈,但是请允许我说出自己的想法。燕王的所作所为,那是桀纣的做法,您杀死他来成为燕王,您会成为天下的公敌,而您愿意这么做,显然是为了燕国。”

翁熄系列36章 第三章

朱由检看了囚车里的多尔衮一眼,弹了弹指甲后说道:“这么惊讶做什么,不就是背叛嘛,我大明有多少文武大臣背叛朕,数都数不过来,朕都没那么气愤!何况,努山他不算是背叛,他只能算是复仇,他本就是叶赫部的人,你建州女真灭了人家部族,人家复仇是应该的!”

“本王要剐了他!”

多尔衮目眦欲裂地朝朱由检吼了起来。

整个囚车都被他摇得要散架一样。

负责看押他的锦衣卫都吓得忙准备拔刀。

但在摇完后囚车后,多尔衮就又突然安静了下来:“本王一直很信任他,把他当亲信看待,两万水师都交到了他手里,还让他兼任天津巡抚,控扼整个京畿门户,甚至你们明军水师在辽东湾肆意穿行时,我都没让他出动,与你们的水师作战,为的就是保存他这份兵力,好保证京师的绝对安全!可我没想到,他原来早是你们的人!”

“混账!”

砰!

多尔衮说着就又是一拳砸在囚车铁柱上,砸的拳头血淋淋的。

“不必这么激动,朕告诉你,你们朝中的范大学士范景文其实一直是朕安插在你们身边的眼线,不过,朕也很奇怪,你们居然一直竟没有发现,还很重用他,把他看得跟范文程一样重要,看来范景文他隐藏的很好。”

朱由检说了起来。

现在他身边都是绝对可靠的人,而且也知道这个秘密,另外,多尔衮现在也不可能再有机会把这个消息传出去。

所以,朱由检告诉多尔衮也无妨。

而多尔衮听后自然是眼睛惊讶地掉了一地:“什么!范景文是你们的人?!”

多尔衮说着就看向朱由检道:“可本王一直很重用他,还让他做了很多事,让他负责燧发枪和红衣大炮的制造,还让他负责情报,如今还让他成了我大清皇帝的老师,将来跟随我大清皇帝一起西撤,成为我大清皇帝身边的第一辅臣!结果,是你的人,朱由检,你这颗棋子卖得很深啊!”

说着,多尔衮又道:“不可能!这不可能!范景文对我大清很有贡献,燧发枪的制造,他有很大的功劳,还有苏铁等材料全是靠他的情报关系网提供的,可以说是他支撑了我大清坚持到现在,不可能是他!”

“你信不信由你,燧发枪是朕允许他制造的,也是把技术给他让他透露的,因为这枪对于我大明而言已经不算威胁,但却可以让你们一直把心思花在燧发枪上面而没有精力去开发米尼枪,朕也可以靠你们去消灭蒙古一些势力,还有苏铁也是朕允许他用你们的银子来买我们的苏铁的,这样我们就能赚到你们搜刮的银子,而你们却与北方百姓的矛盾越来越大。”

朱由检说了起来。

多尔衮听了后明白了过来,不由得看着朱由检说道:“卑鄙!你们真卑鄙!”

“我大明与你们建奴的斗争本身就不限于战争的争夺,除此之外,你们的大清钞票贬值的很厉害也有我们的功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