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教官肉H:老旺秦芸雨1一400

军人教官肉H 第一章

三个月后——

“四哥,你什么时候把皇位接回去?”

懿和轩庭院里,墨景懿与墨元阳隔桌对饮,与墨景懿冷着脸一语不发只顾喝酒不同,墨元阳摆出张苦大仇深的脸,同样的话已经问了不下三回,可对面的人俨然一副听不见的样子。

“四哥?”

“皇位你坐着不好吗?”墨景懿在他连唤数声后,终于抬眼,朝他看了过去。

“我坐着不踏实,毕竟……皇位本不该是我的,而且每天太多事了,我忙不过来,每次上早朝,那些大臣……”墨元阳一脸憋屈,自从大皇兄离世后,四哥是众朝臣心目中理想的皇位继承人,可四哥却硬是把他推上了皇位,他知道,大臣都不服他,只是不敢言说。

“汐儿还没醒,我没心情理朝事。”墨景懿说着朝主卧方向看过去,而后又猛灌了一口酒,“忙不过来只说明你还不熟练,多熟悉就好了。”

“……”墨元阳一脸苦相,这些事是多熟悉就能解决的吗?

“四嫂……”他知道皇嫂是四哥的禁忌,也不知道该怎么劝四哥,可任由四哥这样虚度颓废下去也不是办法啊。

然而,不等他找到好的话题,主卧突然传来侍画惊喜的大喊声。

“夫人,你终于醒了……”

墨元阳再一抬眼,对面哪里还有四哥的身影,他像一阵风般卷进了屋里。

四嫂醒了?那四哥是不是就能振作起来了?

这个认知让墨元阳大喜,慢半拍站起身,也跟着往主卧走。

墨景懿冲进屋里,发现慕颖汐躺在床上,睁着一双迷茫的大眼,一脸呆滞的样子。

“汐儿?”他小心翼翼地朝大床靠近,而后在床边落坐,双眼一瞬不瞬地盯着她,抑制内心的激动,“汐儿,你真的醒了吗?”

侍书和侍画高兴地抱在一起,见四爷已经自己进来了,她们虽然想跟夫人说说话,但也不想在这时候打扰四爷和夫人,眼下他们肯定有很多话要说。

“四爷,长话短说,夫人刚醒,还要好好休息。我们让厨房给夫人准备些膳食。”

她们刚往外边退,碰到进门的墨元阳,忙福身行礼。

“皇上……”

“不必多礼。四嫂确实是醒了?”

“是,不过……四爷和夫人应该有很多话要说。”

“嗯,朕去看一眼,跟他们说一声就走。”墨元阳说着踱步进门,果真只看了慕颖汐一眼,确认她眼睛是睁开的,心里由衷感到高兴,“四哥,四嫂,你们先聊,我先回宫,下次再来看你们。”

“嗯。”墨景懿头也不回地应了声,目不转睛地盯着慕颖汐,生怕一个眨眼,她又睡过去了。

慕颖汐茫然地看着他,她在做梦吗?

她试图抬手,却发现自己根本使不上力。

“我……”一开口,她的声音也是嘶哑的。

墨景懿立刻给她喂了些水,俯下身轻吻她的额头,小心翼翼地拥着她:“汐儿,你终于醒了。”

“墨景懿?我不是……死了吗?”她刚一开口,嘴巴就被他捂住。

“不许提那个字!”

她费了好一番工夫,才回想起之前的事:“我是在做梦吗?”

墨景懿抓起她的手紧贴自己的脸,让她感受到他的真实存在,因激动与喜悦,眼里甚至有微许的湿润。

“汐儿,你不是在做梦,是真的,你还活着!以后一定不可以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你当初那样做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吗?你觉得我能承受失去你?”

“那墨峥……”她与墨峥体内都植了生死蛊,她若没死,意味着墨峥也还活着?

“他死了,三个月前,在羌瞿国山城之上,我们那几剑刺穿了他的心脏,他没撑多久就死了。”

“那我怎么没死?”

他叹了口气,实在忌讳从她嘴里听到那个字眼。

“鬼医救了你。”

“鬼医?”慕颖汐更诧异了,先不论鬼医为什么愿意救她,即便愿意,生死蛊本无解,他怎么救?

“你刚刚说三个月前……所以,我昏迷了三个月吗?”她更茫然了,猛然想起糜大爷对自己的嘱托,她拉着他急切地询问,“小涵呢?你有没有把她从云叶山庄带回来?糜大爷走了,他临终之前将小涵托付给我……”

“汐儿,你刚醒过来,别激动。放心,小涵早已经带回来了,怕她沉浸在糜大爷逝世的悲痛里,我暂时让蓝嫣代为照顾她。我一会就让葛晁传信告知蓝嫣,让她把小涵带回来,她们要是知道你已经醒过来肯定会很高兴的。现在你先别想这些事,照顾好自己最重要,知道吗?”顿了下,墨景懿又摸着她的脑袋询问,“饿了吗?”

“嗯。”只要小涵没事,她就放心了。

她现在一思考脑袋确实很疼,干脆什么都不想,等她恢复了再说。

恰在这时,敲门声响起。

“四爷,夫人,药粥已经送过来了,侍书能进来吗?”

“进来吧。”

侍书搁下锦盘,端起药粥要给夫人喂食,被墨景懿接了过去。

“我来吧,侍书,你先出去。”

“好。”

之后,墨景懿舀了药粥,在嘴边吹凉后,一勺勺喂进了慕颖汐的嘴里。

慕颖汐很快又睡下了,墨景懿守在床边,不舍得离开半步,很担心她刚才短暂的清醒只是虚幻。

慕颖汐再次醒过来已经是翌日的中午,她没有看到墨景懿,询问了侍书后知道他一早便进宫了,至今未归。

她在侍书的伺候下喝完了药膳。

“夫人,你还要再歇会吗?”

慕颖汐轻摇头,她睡得已经够多了。

“侍书,侍画,你们跟我说说我昏迷的这三个月里以及我不在北墨国时都发生了什么事。”她忆起昨日醒过来时墨元阳一身龙袍出现在屏风口的场景,总觉得她错过了很多事。

“好。”侍书和侍画在慕颖汐的示意下,坐在了床边,开始将这几个月发生的事娓娓道来。

这半年来北墨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程太师与羌瞿国勾结的证据被墨景懿找到,墨宇翔蛊毒发作,去寻皇后索要解药,程灵失手杀了他,程家入狱,之后墨元阳被墨景懿一手推上了皇位。

“四爷才是皇位的最佳人选,只是他不当,太后被气坏了。现在他们母子又闹不和了。”侍画小声地朝她低语。

话音刚落,她就被侍书重重拍了下。

“侍画,话不可以乱说。皇位是现在的皇上坐还是四爷坐,轮不到我们来评议。”

侍画吐了吐舌头,不敢再多嘴。

“他为何不当?”慕颖汐却没在这个话题上打住,而是问出了心里的疑惑。

程灵告诉过她,墨宇翔和墨景懿会反目成仇是因为墨宇翔抢了墨景懿的皇位,他要夺回皇位所以想借助红莲女的能力,才会在官沙道拦截她的花轿……

她以为,他至少是对皇位有执念的吧,眼下有机会,他又为何放弃?

军人教官肉H 第二章

……等等………

姑娘?

千谦下意识的,瞥向自己正对面的男子身上,心跳下意识的跳漏了一拍。

“这位兄弟,你可要记住,小爷我啊,只喜欢女子,没有任何的断袖之癖的,所以,你就千万别再跟我说些别的有的没的了,除非啊……你哪日变成一个女子,兴许,我就有兴致跟你好好说说话了。”

千谦说着说着,突然,微微顿住,似乎是懊恼的寻思了一般,继续言语道:“不对,哪怕是你变成了一个女子,我也不会就这样好好跟你聊着天……”

千谦说到这里,猛然顿住,他都在说些什么?

他没事,为什么要说,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千谦说到这里,不由的忍不住的摇了摇头,随后,视线继续转向,正在注视着自己的花吱吱身上。

“你感觉,本小爷,像个女的嘛?”花吱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出于什么心理,听着千谦这些荒谬异常的话,竟然感觉像是听出了兴味一般,异常“兴奋”的走到他的身前,面带调笑之意的,微微挑了挑眉头,看着千谦,面容微漾。

千谦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看着花吱吱的视线,微微凝滞。

无若是没有听到自己,因为花吱吱突然靠近的身体,而加速异常的身体,千谦可能真的会以为,自己真的是没有,丝毫的心理变化的。

只是……

如今,似乎得知了,某种意义上的真相的千谦,内心的心态,其实是有些崩的。

说实话,就连他自己都不能知道,为什么,他的身体,会因为眼前这个男子,而异常的不受自己的控制?

千谦没有想明白这件事,便不由得准备逃避,“那个……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

花吱吱缓过神,看着千谦离去的身影,唇角勾起一个完美的弧度,“喂,你叫什么名字啊!我叫花吱吱!”

千谦似乎被着花吱吱,这一突然炸起的声音,搞得一个细微的踉跄,身体也在这时渐渐站定。

半晌过后,千谦缓缓转过身体,“我叫千谦。”

说完,再次头也不回的离去。

这时,身后再也没有了叫喊声,千谦的心里,也不知道为什么,却是好像,再也不能平静下来。

——

君染儿从红香楼出来,也没想着去找千谦,而是直接的回了自己家里。

君染儿按照往常的习惯,练着早上自己还无比喜欢的字帖,只是,此时,却好像,无论如何,也不能,静下心来一般。

君染儿此时,就感觉,自己的心底好像被鸟啄一般,心情忽上忽下的,倒是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里不痛快,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里突然激动了。

心已乱,这字帖,看来是注定练不好了。

这是君染儿,坚持了整整的一炷香以后,得到的最后结论。

君染儿小心翼翼的收拾好,那卷珍贵的字帖,便坐在椅子上,百无聊赖的撑着下巴,似乎也不知道,此时此刻,到底自己该做些什么!

都说人一静下来,就喜欢胡思乱想,心中凭空的想法,犹如漫天撒下来的花蕊一般,漫无边际的便一点一点的撒在自己的脑海里。

军人教官肉H 第三章

卫均的脸色大变,这就是埋伏吗?

大街上人来人往,他们的车队又堆满了行李,想躲避不容易。

要是三小姐的马车被撞倒,即便没有生命危险,也要丢个大脸。

文学

他们是来受封赏的,刚进京城就弄得这般狼狈,此人跟徐家有大仇?

不行,一定要拦下来,不然大人的脸面往哪搁?三小姐岂不是成了他人的笑柄?

这时,身后传来声音:“卫均!”

他转回身,却见马车纹丝不动,徐吟的声音稳稳传了出来:“拌马索。杀马。”

卫均被点醒,豁然开朗。

就当是打仗好了,这点麻烦在战场算什么?

他立时喊道:“一卫队,清场!二卫队,准备拌马索!三卫队,拿匕首,跟我上!”

指令明确,护卫们立时有了行动目标:“是!”

受惊的马在街上乱跑,行人惊呼喊叫,反应快的及时躲到一旁,老弱病残却赶不及,眼睁睁看着马儿冲自己跑过来。

这变故惊呆了长乐楼上的公子们。

太子吃惊地指着大街:“这……怎么会这样?”他是让人把徐三小姐的马车撞翻,准备英雄救个美,可没想弄成这样啊!

燕凌的脸色一下子沉下来。他说了不掺和这事,就没有细问,万万没料到会是这个样子。谁给太子出的馊主意?这是想害徐吟,还是想害太子?又或者,两个人一起害!

来不及多想了,眼见有人要遭殃,他从窗口翻了出去。

救人要紧。

隔壁的长宁公主也吓傻了。

“哪来的马?”

“好像是车马行的马失控了。”锦书方才听到一句。

可长宁公主总觉得不简单,趴到墙上一听,果然隔壁在议论,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太子哥哥这是干什么?这种主意也听,生怕自己闯不了祸是吧?

“啊!”街上响起惨叫声。

她忍不住了,抓着窗台攀上去。这个时候,能救一个是一个,太子哥哥的罪名好歹轻一些。

“公主!”淡墨惊叫一声,扑过去却没抓住,长宁公主已经跳了下去。

薛如也是愣了一下,探头去瞧,长宁公主一个踉跄,好歹站稳了,然后去拖街上那些吓傻的孩子妇人。

“公主!”锦书快哭出来了,“你躲一躲啊!”

淡墨已经六神无主:“怎么办?公主那点功夫,万一出事……”

她们这些贴身宫女哪会不知道,教拳脚的师傅哪个敢真的操练公主,平时全都是哄着的。公主那点功夫,只能说是三脚猫……

这回她们偷偷出宫,根本没带侍卫,万一公主出事……

“不行,我去找太子。”锦书转身往外跑

文学

“哎!”薛如被这番变化惊呆了。她万万没料到,这长宁公主平常看着任性胡为,居然是个爱行侠仗义的。这下可好,不管长宁公主出没出事,她被哄骗出宫这事是瞒不住了,那自己……

这些曲折,徐吟并不知道,她挑起帘子,看着街上混乱的情形。

卫均的号令下,一卫队冲了上去,将那些来不及躲避的老弱妇孺,从马蹄上抢下来,送到安全的地方去。

“娘!”一个孩子吓得大哭,站在大街中间不敢动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