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肉一对一到处做,很详细的肉肉床文片段

纯肉一对一到处做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纯肉一对一到处做 第二章

陈汉升离开江边公寓后,先回了一趟果壳电子办公室,他是16号凌晨去医院的,虽然人在建邺,但是这一周都没有去过厂里。

不过管理层和员工都习惯了,老板曾经在韩

文学

国被扣了一个多月呢,这次还算不错的,因为聂小雨能把材料送过去签字,说明陈董并没有人间消失。

各项工作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只是果壳董事会里有人开玩笑,大老板没有冲击国内首富的意愿,否则他不会这样偷懒的。

以果壳现在的影响力和布局,陈汉升想冲击国内首富还是很有可能的,不过大家都看出来,陈汉升对这个名头比较忌讳。

他可以接受“青年企业家、民族企业家、行业领航者······”这些称呼,偏偏对“首富”不怎么感兴趣。

“陈部长,你有没有觉得世界很奇妙啊。”

陈汉升处理事务的时候,小秘书站在旁边看了一会,突然感慨了一句。

聂小雨经常去医院,她也是见过小小鱼儿的,当时只顾着逗弄宝宝没有察觉,现在陈汉升坐在宽敞庄重的办公室里,小秘书才有一种“违和感”。

“哪里奇妙了?”

陈汉升继续看着文件。

“就是,就是······”

聂小雨努力把那种感觉用语言描述出来:“我觉得陈部长这样的人,应该很晚要宝宝的才对。”

陈汉升听了,签字的动作稍微停顿一下,颇为得意的说道:“可是哥很快都有两个女儿了,顺便说一下,我明天要在鼓楼医院陪着沈幼楚,你记得把文件送过去。”

“噢~”

小秘书听话的点点头,还给出一个建议:“你在那里陪着会不会无聊啊,我干脆找一些奶爸番剧给你,正好可以打发一下时间。”

“免了。”

陈汉升摇摇头,一板一眼的说道:“我和王梓博吹吹牛逼,或者调戏一下小护士,一般都不会无聊。”

“什么?”

聂小雨愣了一下,难道萧容鱼生宝宝的时候,陈部长居然在泡妞?

“开个玩笑嘛。”

陈汉升看见小秘书很惊讶,笑呵呵的说道:“你怎么当真了。”

“呼······”

聂小雨吐出一口气:“陈部长虽然坏,但是不可能做这种事的。”

“这就对了。”

陈汉升处理完公务,临走前拍了拍小秘书的脑袋:“你好好想一想,我怎么可能和王梓博吹牛逼呢。”

聂小雨:······

······

陈汉升自然在唬骗可爱的小秘书,先不谈他没有这个心思,当初医院里有那么多双“小鱼党”的眼睛呢。

从办公室回到宿舍后,陈汉升先畅快的洗个澡,然后安静的躺在床上,瞅着天花板怔怔发呆。

聂小雨说的没错,陈汉升有时也觉得很有趣,那个只知道睡觉和吃奶的小人儿,居然就是自己血脉相连的女儿,从此以后心里的挂念就多了一份。

陈汉升现在光是想起小小鱼儿,都已经控制不住的掏出手机给萧容鱼打了过去。

“喂~”

萧容鱼接通电话,声音很小,大概是怕吵到小小鱼儿。

“闺女呢?”

陈汉升也压低音量,“闺女”叫的无比顺口,心里还有一种无以言表的满足。

“刚刚吃饱又睡啦。”

萧容鱼轻笑一声:“就和小猪似的。”

“我想听听她呼吸的声音。”

陈汉升要求道。

其实才几天的婴儿睡觉不会有动静,不过萧容鱼还是把手机拿过去,过了一会问道:“听到了吗?”

纯肉一对一到处做 第三章

任天飞一看肖梅和虎子来接他,他便赶紧的进屋给李盈盈打了上招呼,从行李箱中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一套黑色西服。今天是一个重要的场合,他必须穿着正式。

从洗手间换好衣服出来,李盈盈非常大方的还替任天飞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几个人一起下了楼。

李盈盈说什么也不乘坐任天飞的车一起去剪彩现场,她非常倔强的坐了一辆出租车自己走了。

肖梅和虎子今天都是一身的正装,他们显得个个精神庄重。坐在宽敞舒适的大奔里,看着车窗外美丽的景色,任天飞的心都有点醉了。

车还没有开过去,但远远就能看到飘在空中的气球,上面挂的长幅上,写着一些庆祝的话语。由于众友集团落户天北市受到了当地政F部门的关注,所以在市里相关部门的关照下,这次剪彩仪式的规模搞的盛大空前。意思很明白,就是欢迎外地企业来天北市投资发展。

肖梅停好车,任天飞刚从车上下来,便有早到的记者蜂拥而至。一时间镁光灯四起,这种被热捧的场面任天飞还是第一次感受到。

还好张梦事前早有准备,就在这些记者围住任天飞问着不可开交时,王铁军和帅小建赶了过来,两人拉着任天飞上了他们新租的办公大楼。

踏着红毯而上,当他看到并排挂在门口的几块大牌。众友集团、天成贸易公司、天成选果厂、天成冷库有限公司时,任天飞的眼眶都有点湿润了。

这一切,就在他的梦里都没有出现过,他感觉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真实,犹如自己到了另外一个世界里似的。

就在任天飞正站在门前感慨时,张梦带着刘成迎了出来,他们把任天飞接进了新租的办公大楼。

在这几个人的陪同下,任天飞一边参观,一边对紧跟在他身后的肖梅说:“不错啊!这比我们S市的办公楼还要气派”

“嗯!我也有这个感觉。没想到咱们天北市的这几个公司发展的这么好,真是让人欣喜。一会儿我要拍好多的照片,晚上扫描给徐总和谭总”

就在任天飞正和肖梅说笑时,忽然一阵大笑声传来,只见他同学张月明、王冬梅……还有四五个同学大笑着朝他走了过来。这些人的身后,是张梦的同学魏海丽、还有和任天飞曾经闹过不愉快的李兵、魏小艺他们。

张月明的身份特殊,所以他一过来先给了任天飞一拳,然后又是一个大大的拥抱。今天的任天飞,真是从心底里高兴。他热情的和每一位同学打着招呼,到了张梦的同学李兵这里。

这家伙大笑着对任天飞说:“任总!张梦还真是惠眼识珠,事实证明,你比我们任何一个人都强,还不是一般的强”

李兵嘴里的任何

文学

一个人,其实不用点破,任天飞都知道他说的是李子晨。

有句话叫不打不相识,还有一句话叫来者都是客。任天飞大笑着对李兵说:“过奖!大家都一样,只是分工不同而已”

刚把这些人招呼完,任天飞便看到了站在门口的李盈盈,他大声的把李盈盈喊了过来,和张梦做了相互介绍。

人多太忙,张梦在和李盈盈握手时并没有什么,但是当李盈盈知道了张梦就是任天飞的未婚妻时,她的眉宇间还是飘过了淡淡的忧伤,毕竟他们在S市时还好过一段时间。这微妙的一瞬间,还是被任天飞给捕捉到了。

十点钟整,剪彩仪式准时开始。随着欢快的音乐声响起,震耳欲聋的礼炮声几乎响彻了整个天北市的上空。看着彩色的气球飞上了天空,任天飞怀着激动的心情,他拿起了盘中的剪刀。

在这一刻,他看到了坐在台下的爷爷、爸爸和妈妈,还有张梦的父母亲。其中一直看不上他的赵爱华笑的最为开心。在会场的边上,任天飞还看到了郭慧和李盈盈。

剪彩仪式一结束,便是地方领导,还有集团代表的讲话。这讲话稿细心的张梦早都给他写好了,他只是上台照着念了一遍而已。

等这些环节忙完,基本上到了十二点钟。集团又在天北市大酒店摆了宴席招待来宾。做为集团的老总,任天飞当然是整个宴会上的主角。他跟着张梦,不但要给别人敬酒,还要接受别人给他的敬酒。

他身边虽说有刘成,虎子,甚至帅小建帮他挡酒,可是人太多了,等到最后任天飞还是喝多了。

把众人送走,任天飞本想回酒店休息一下,可心疼女婿的赵爱华说什么也要让任天飞到她家里休息一下,说她要给任天飞做醒酒汤。

反正是喝多了,等任天飞醒过来时已经到了下午的四点多钟。他从房间里出来时,赵爱化和张正国正在聊天。而张梦和王冬梅在厨房里聊天,唯独没有看到张月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