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熄系列36章、双学霸1v1双处h

翁熄系列36章 第一章

叶凌月费力的睁开眼。

她看到了一张脸,一张绝不会出现,熟悉的脸。

叶素看着她,一如当年,她们第一次相遇时那样。

“阿月,你该好好休息了,余下的一切,都交给我。”

“叶姨?”

额头,在发烫。

无妄星海上,一个太阴神印形成。

“不!这不可能!”

昆仑冰心被叶素封印的那一瞬,他看到了一些事。

那是一些记忆。

是他很小很小时候的记忆。

村落毁了。

帝阳爹爹死了。

他醒来时,一切都不记得了。

他不记得,曾经对他而言无比珍贵的一切,都已经毁灭了。

他躺在一处荒芜的山脚下。

身旁是还未消融的雪,他浑身很痛,他足足躺了一天,才能爬起来。

他感到很饿。

可他找不到食物,最饿时,他只能抓起雪塞进嘴里充饥。

找到帝阳爹爹……回到村落,那是他唯一的念头。

可是,他被一群狼群包围了。

那是一群正在分食一头鹿羚羊的饿狼。

刚渡过寒冬的狼群,饿得慌。

当它们看到一个满身是伤的男孩时,它们迅速扑了过去。

他连逃命的机会都没有。

他没有哭,只是由着狼往山里拖。

就在他以为,他会死去时,就听到一声口哨声。

一阵脚步声。

他看到了一个穿着兽皮短袍的小姑娘。

她眨巴着眼,瞅瞅自己。

那群狼见到她,都吓得调头就跑。

那是狼王的崽,狼王最喜欢的小家伙,打起架来,比狼王都要凶悍。

彼时,她嘴里还叼着一块新鲜的鹿肉。

她嗅了嗅他,歪着头想了想。

过了片刻,她拖着他往山下跑。

明明比自己个头小了一半的女孩,力气却是惊人,一直将他拖到了山脚下,小狼女丢下了那块生鹿肉后,才跑开了。

那一块鹿肉,很难吃。

难吃到,昆仑冰心到死都不会忘记。

可是,他却忘记了,那个小狼女。

“阿月……阿月……”

在地下神殿时,当她出现时,将自己从恶蛟的口下救出来时,他就应该想到。

同样透着野性的和纯净的眼,只会是同一个人。

昆仑冰心的眼角,留下了一滴泪。

血色的泪……阿月,我们,后会有期。

叶凌月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

文学

长的梦。

梦中,光陆迷离。

她梦到了辛霖,她冲着自己招手。

“阿月,我走了,你要好好保重。”

她想要追上去,却怎么也追不上去。

她梦到了巫神。

巫神站在昆仑古棺旁。

那是叶凌月第一次看到真正的巫神。

那应该是巫神的本体。

男人身形高大,他长得很是俊朗,有些邪气,一双蓝幽幽的眸。

“阿月,我找到她了。可惜,我最后才找到她。我与她,同样是黑暗的产物,是对手,也是同伴。上一世,我与她是死敌,争夺昆仑的每一寸土地,我却不知我一直在寻找她。我还有很多话,没有告诉她,所以我要去找她了。来世,我们有缘再见。”

他带着那一口昆仑棺,沉入无妄星海。

叶凌月想要追上去,可星海浩瀚,她根本无法寻觅到对方的踪影。

最后一个出现的,是叶素……她却不是一个人来的。

叶素挽着帝阳,笑容可掬的看着她。

“阿月。”

“叶姨,帝前辈。”

“我们是来谢谢你的。亏了你,我们才冰释前嫌了。我们是来告别的,临行前,我们送了你一份大礼。”

叶素和帝阳道了最后的一次别,就消失了。

叶凌月再睁开眼时,已经是半年之后。

睁眼的一瞬,她看到的却是帝莘的眼。

一张,苍老的帝莘的脸?

“你怎么,变得这么老了。”

叶凌月声音干涩,她摸了摸帝莘的脸颊。

虽然是一样的脸,可叶凌月几乎第一时间,就认出了,那是帝莘。

道门冰心消失了,昆仑冰心也消失了。

眼前的,是他的帝莘。

虽然,他的脸颊上,已经长满了胡须茬子。

“洗妇儿,嫁给我吧。”

帝莘握着叶凌月的手,深情道。

“老大醒了!”

“月儿醒了!”

“主人醒了!”

就在叶凌月还未从帝莘的求婚中回过神来时,就见一个个脑袋探了过来。

叶凌月一怔。

“小乌丫!”

和小吱哟,小无极一起,最快冲到床榻前的正是小乌丫。

她已是人妻人母打扮,可那容貌,正是小乌丫。

“老大,我又活了,是朱雀涅槃火让我重生了。我等了你半年,呜呜,小乌丫真怕,你再也醒不过来了。”

小乌丫哭了。

“大喜的日子,你哭什么。”

小吱哟在旁埋怨道。

得知叶凌月醒来,一茬一茬的人都来探望她,从她们的口中,叶凌月知道了一些,无妄星海最后的事。

那一战后,昆仑冰心被封印。

叶素在最后关头,被辛霖复活,辛霖也险些魂飞魄散了。

不过,巫神在最后一刻,守住了她的命魂。

秦蚀与巫神起了冲突,两人交手之际,巫神化形,两人带着昆仑古棺,一起坠入了星海之中。

叶素取代叶凌月,以身化太虚。

昆仑冰心再次被封印了。

只是在被封印之时,还发生一段插曲。

昆仑冰心动用了天命之力,再一次让时间逆流。

可让所有人意外的是,他在时间逆流之时,没有改变叶素复活的事实,而是没有上身帝莘(道门冰心)。

他被再次封印了。

帝莘身受重伤,带着沉睡的叶凌月和小无极、雪狼王回到了无极天。

因为失血过多,叶凌月沉睡了半年。

这半年里,帝莘一直守护着叶凌月。

“辛霖死了。”

尽管早已知道了这个事实,可有了还是不免黯然神伤。

“她再入了轮回,有巫神为伴,她并不孤单,也许,她还可以逆改天命。”

帝莘劝说道。

“但愿如此,我有种预感,我们不久之后,一定还会相见。”

叶凌月叹了一声。

也许,这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

只是为何,她始终觉得空落落的。

“老大,你到底答不答应嫁给帝莘?”

小吱哟一家子在旁看着,云笙夫妇,以及一家重新团聚后啵啵冥日夫妇,都凑在两人跟前,围观帝莘的第一百多次求婚。

众人都为帝莘感到焦急了。

叶凌月昏迷了一百多天,帝莘每日求婚一次。

这一次,总该有所回应了吧?

叶凌月被众人看得很是不好意思。

她嗔了一句。

“哪有这样的求婚,我听我娘说,在她那个年代,求婚是需要鲜花和礼物的(求婚戒指)。”

帝莘自然不可能知道这么多,可好歹礼物也是需要的。

翁熄系列36章 第二章

开阳剑首当其冲,刺入落下的这道神雷之中,熟悉的麻痛感刚刚有所减轻,又在此时变本加厉地降临在他身上,原本凝聚成一团的雷霆之力也被打散成万千雷蛇共舞,一百二十七道剑影随之冲天而起,穿过这片雷云同时,从中撕下一寸寸神雷,在开阳剑的带领下直奔蝠皇而去。

血红九头蝠皇看得目瞪口呆,旁人唯恐避之不及的劫雷,竟然被他以如此粗暴的方式强行掠夺了力量,而且傅青轮的身体素质也让它颇为满意,它甚至怀疑,如果是他,是否有可能直接承受住两尊神位的神力?当然他现在唯一想要祈祷的便是,希望傅青轮不要死在天劫之下,毕竟它也无法阻止天劫的进行。

傅青轮这第二剑的速度并不是非常快,起码与摇光无法相比,却更显得声势浩大,蝠皇能够感应到冥冥之中的禁滞,但它大部分的心神都在吟唱移魂咒,自然没有多余的精神力挣脱开阳剑的锁定。

“七星,阳旸共律!”必中之剑,蝠皇无奈,只得再次送出一颗头颅,被袭来的满天剑影刺了个千疮百孔,最后一剑更是直接将其从短而粗的脖颈上斩落。

连续两道劫雷无功而返,似乎连苍天也跟着发怒了,剩余五彩的劫云中紧接着就酝酿出一条金黄雷蛇。

傅青轮早有准备,奋力抬起自己酸痛不已的右手,握住了身侧离他最近的玉衡剑。金蛇吞吐着电芒自天际似缓实快地蜿蜒而下,盘绕在剑身之上,让他握剑的手直接皮开肉绽。

不敢迟疑,左手凝剑诀,右手挽剑花,金蛇犹如一条缎带,不断盘旋,长剑一点,顿时带着蓄势已久的剑式螺旋着飞出。

傅青轮赶紧松开自己握着玉衡的右手,左指在几处穴脉上轻点暂时止住血液,直接以肉身应劫,比由剑传导而来的雷霆之力不知强大了多少,就刚才的几瞬之间,他的手就差点失去了知觉。

这一次蝠皇甚至没有了躲闪的想法,麻木地将一颗脑袋拦在雷蛇的必经之路上。

“七星,玉衡魔音!”这一剑自然少不了音波攻击。

傅青轮忍着头痛将刚刚恢复的一些精神力全部寄托在这一式剑法之中,巧妙的是,由于有着天雷的能量,原本范围极广,伤害分散的魔音被约束成一线,完美诠释了以点破面的含义,让他所剩不多的这点精神力能够发挥出最大化的效果。

金蛇夹带着无法目视的声波转瞬之间便到了蝠皇脸上,一个照面便毫无阻碍地钻入蝠皇的头中,正当它诡异地感觉不到任何攻击结果的时候,它也失去了对这颗头颅的控制。外边看上去安然无恙,实则内里早已被烧成了焦炭,其中裹挟的精神冲击更是连带地令它有些头晕目眩。

一连三剑,傅青轮也有些疲惫,但他的精神却格外亢奋,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还能支撑着身体完整地用出七星龙渊的后四式,在这一刻他甚至已经将生死完全置之度外,一心一意地投入到这场不对等的战斗之中。

尽管进入杀戮之都,踏上地狱之路前,他也没想到竟然会遇上这样的强敌,但人生如逆旅,从来没有一帆风顺,有的只是砥砺前行,此时他已经暂时抛弃一切杂念,只余最纯粹的战斗智慧。

傅青轮缓缓伸出完好的左手,天权剑飞上他的手心,剑柄抵着掌纹不停地转动。每转一圈,整柄剑便小上一分,直到最后如同一柄漆黑小匕浮在掌心上空。

一道碧绿神雷从劫云之中被引下,傅青轮不闪不避,任由它落在天权上,却没有惊起一丝波澜,好像堂堂劫雷直接消失了一般。

翁熄系列36章 第三章

“终于死了!”

苍穹之上,黄金神国的强者看着那一道道漆黑的裂缝松了口气,此次行动总算是达到了目的,叶伏天死后,天谕书院便不再是威胁了。

他们身上的气息都渐渐收敛,之前便在东凰公主面前承诺过,叶伏天死,一切结束。

黄金神国盖苍眼瞳冷漠,可惜不能大开杀戒,本乘此机会,再灭天谕书院,将之抹平来,但他们对叶伏天出手的理由是因那一战叶伏天没有尽全力,影响了原界同盟的其他人,如今他们再对天谕书院下杀手,岂不是明着耍东凰公主?

而且公主答应不干涉这一战,也是希望原界恢复原有秩序,死一个叶伏天,让原界回归以前,不再杀戮,他们这时候还继续挑事的话,那就真是不知好歹了。

不仅现在,以后神州来的势力可能也要收敛一些。

就在这时,有两道身影朝着叶伏天毁灭的地方而去,使得不少人露出一抹异色,目光扫向那边,他们看到了一位非常漂亮的女子,毁灭的战场依旧有着深邃可怕的黑暗裂缝,仿佛打开了一条通道。

“回去。”太玄道尊看着冲向那边的身影大喝道,是夏青鸢,这女子喜欢叶伏天他自然是知道的,但现在她是想要找死吗?

除了夏青鸢之外还有一头妖兽,赫然乃是黑风雕,它眼神极其锋锐,朝着那边冲去,道:“公主上来。”

夏青鸢身形一闪直接落在它背上,一人一妖这一刻像是冰释前嫌,朝着那可怕的空间通道冲去。

黑风雕速度极其的快,只是一瞬简便冲入了裂缝之中,使得许多人露出一抹怪异的神色。

“殉情?”黄金神国等强者露出一抹有趣的神色,还有那妖兽,这么忠心吗。

“此情倒是难得,可惜了。”简鳌低声说道,诸强者联手攻击,硬生生的打开了一条空间通道,但在这之前叶伏天已经死了,攻击首先落在他身上再撕裂空间。

那女子大概是没有看到叶伏天还抱有一丝幻想,想要冲进裂缝中找人吧,但这无疑是找死的行为,那里面可是空间乱流,以夏青鸢的境界,在里面哪里有生路,顶尖人物都不敢轻易踏入其中。

天谕书院一方的强者看着消失的身影,心中都暗暗叹息,没想到那沉默寡言的女子竟是如此深情。

太玄道尊本想要阻止,但黑风雕的速度太快,他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黑风雕一个闪烁便直接进去了,他再挡已经来不及,看着那渐渐闭合的黑暗裂缝太玄道尊脸色有些难看,大意了,叶伏天那家伙没有告诉她吗?

太玄道尊并不知道,叶伏天本意是想要赶夏青鸢离开,让她回夏皇界。

没多久,一道道裂缝消散,苍穹恢复如常,这场九界最强之战便也落下帷幕。

“叶伏天已死,诸位都回吧,以后,不要再挑起九界纷争了。”简鳌开口说道,诸人看向他,这简鳌不尽会拍马屁,如今还学会了做好人?

这老狐狸,仿佛他都是为了原界一样,恐怕,还是为了简青竹吧。

“公主。”简鳌抬头看向东凰公主微微欠身,其他人也都喊了一声。

东凰公主站在高空之上,目光望向诸人,开口道:“一切,到此为止。”

“是,公主。”诸人点头,东凰公主的声音这一次略显强势,带着几分不容违逆之意,这次他们杀叶伏天,想必公主也是有些不高兴的吧。

如今,自然没有谁敢再得寸进尺不知好歹。

东凰公主扫了人群一眼,那一眼没有任何情感,但让许多人心头一凛,随后便见东凰公主转身迈步离开,他身边的强者随她一起离去。

黑暗神庭的强者见到这一切也转身走了。

酒楼中,十邪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将手中的酒杯放下,看了对面的梅亭一眼,道:“有机会再与梅先生一起饮酒,告辞。”

说罢,他便也带人离开。

原界第一天才,死于原界之人手中,真是莫大的讽刺。

梅亭抬头看了一眼高空之上,果然没有出现,不过他也理解,东凰大帝的人就在这里,他们哪里敢出现,一旦出现即便今日不死,也会被盯上,根本逃不掉。

只是,叶伏天真的死了吗?

他总感觉,恐怕事情没那么简单。

虚空中,南皇、神皋以及神族的族长也回来了。

神皋两人的脸色极其的难堪,格外的阴沉,目光扫向诸强者。

神姬,死了。

他的死,不仅仅是天谕书院同盟势力有责任,和他们一起来的这些人也一样,在占据绝对优势的情况下,神姬会战死,只有一个可能,被盟友给抛弃了。

这群混蛋。

他们只想着杀叶伏天,因此将南皇牵制住,没想到被自己人给阴了。

要出现一位顶尖强者何其难,任何一位顶尖人物,都足以开创一个顶级势力,站在原界之巅,但这一战,只有他神族损失了一位这种级别的人,其他势力都没有。

神族赢了吗?

杀死了叶伏天固然是赢了,但他们却输给了其他势力。

然而,这哑巴亏还无处可说,他们能找谁算账?

找天谕书院同盟?如今只剩下他们俩人,怎么对付天谕书院同盟势力?

找他们的同盟势力?这么多人,找谁?

只见那些强者一个个转身离开,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般,直接忽视了他们,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神姬,白死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