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七个男人绑着玩调教 肉女心经

被七个男人绑着玩调教 第一章

我们曾与命运抗争,鲜衣怒马,披星戴月,最后踽踽独行。

时空光转,浅司再睁开眼时,已经是在一片荒芜之地,高岗上风沙吹过,远处依稀有一道身影走来。

黑色的氅衣裹着身子,抬手压着破旧的斗笠,他像是在寻找可以阻挡风沙的安身之所。

蓦地,像是感知到了什么,抬头,与沙丘上的身影相视。

那是血色的眼眸,彼此看清。

他怔在了原地。

浅司走了过去。

风沙忽缓,那人像是没有料到,斗笠一下被压了下来,他索性便将之摘下。

两人相见。

一样的眼睛,一样的面孔,一个风尘仆仆眼中却深藏热忱,一个神情悲苦无助潜藏。

“你?”

“是。”

两个浅司,过去与未来,离开火影世界与经历现世消亡的两人,就这么面对面看着。

行者瞳孔变化,轮回眼浮现,却没有看出眼前之人有丝毫的虚假,不由猜测这莫非是此方世界的特殊诡异?

那是自己记忆中世界的衣着打扮,也是自己想象中自己回去后的样子,难道是按照自己心中所想而呈现出的幻象?

“不要回去了。”浅司说道。

“什么?”行者皱眉。

“不要…去见她了。”浅司强忍着,牙关紧咬。

行者冷冷道:“装神弄鬼!”

话落,两人之间出现无声斩击的剑刃,却是在一瞬间碰撞,同时崩碎。

只不过浅司毕竟瞳力没有恢复,虽然对‘自己’无比了解,更能‘预判’出手,可难免因乏力而踉跄。

天蓝色的碎甲崩散在两人之间,如同飘零的冰屑,

文学

梦幻似镜花水月。

行者定定地看着,有些愣神,还有些迷惑。

浅司眼中勾玉转动。

“幻术?”行者淡淡瞥去一眼,更为强横的瞳力瞬间碾压,精神的波动登时溃散。

浅司只感觉脑海一阵刺痛,因失去的悲怆和巨大的挫败感涌上心头,一下子跌倒在地,整个人躺在沙中,蜷缩呜咽。

行者手中剑刃浮现,可看了地上这人半晌,终究挥手散去。

他只当这又是来自此方世界强者的能力,无外乎便是类似复制或是唤醒自己内心深处记忆的花样,所以等瞳力恢复,身旁不规则的时空间通道出现,就要踏入离开。

“等…等等。”浅司喊道。

行者回头。

“犂。”浅司开口。

“我以为你能说服自己的。”半空中,伴随着一阵阵彩色变幻的光影,带着太阳帽的海龟悠闲而来。

“我太弱了。”浅司坐在地上,低头轻语,“我什么都做不到。”

行者默默收回目光,转而看向身前的海龟。

“你是…犂?”

“是啊,好久不见,不,应该是…又见面了。”海龟微笑道。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行者冷声道。

如果只是见到犂,他或许会惊喜,可有一旁这个如败犬般的‘自己’在,想不警惕戒备也难。

他的心里,此刻已经充满了怀疑。

“简单来讲,就是让你改变决定。”犂说道:“不在选择回到过去的那个世界。”

“开什么玩笑?”行者说道:“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能够回去,能够见到她!”

“那样会害死她的。”浅司轻声道,“还有自己。”

行者听后,猛地探手,强横的引力骤然拉扯,地上滚了半身沙砾的身影被他牢牢掐住脖子。

浅司干咳一声,却没有挣扎。

他只是看着面前之人,看着他冷寂的面庞,看着他坚毅隐含愤怒的眼神,这就是自己啊,只要一提到她,就会失去冷静。或许,在自己的心里,一直懂得那份不敢触摸的情感到底是什么。

“杀掉他的话,你也会死喔。”犂轻笑道。

“你一像人,我反倒不信你了。”行者看过去,松开手,斥力一推,手中的人便又狼狈倒地。

“你可以不相信我,但我觉得,自己还是该信的。”犂说道:“不妨,听听未来的自己有什么交代,或者说是告诫?”

被七个男人绑着玩调教 第二章

“诶哟,老白,晓,你们说这城市就这么离谱么?你看,路上一点垃圾都没有!?都这么讲卫生嘛?!”

“讲不讲卫生不知道,挺讲究是真的,你看,红绿灯都没有,完完全全的自觉。”

“你说你们两个小子,又不是不知道这里是机械城,除了城主闻人孤心博士,连他的团队都是仿生人,定那么多规则给谁看啊。

“没有灵魂~缺点人情味儿。咱们三个在这也太

文学

扎眼了。”

高飞说完仇晓说,

“emm,你们觉得,机械越来越像人,好么?”

“不知道,你问问去啊。”

“看来,得去问问制造他们的人才能得到答案了。”

三人向着最大圆形机械建筑——机械城枢纽走去。

————

龙骨草原,因四面环山,包围草原,犹如巨龙盘旋,于是起名——龙骨。

“到了!”

一处牧场,周边围着栏杆,里面散养着牲畜。

孟拓落在接近围场出入口,又变化人身,影中黄离二人跳下,孟拓说:

“阿离,这里曾是爷爷的旧部,很多长辈还在这里。”

影中看了看周围,竟是在不远处,发现了很多凸起的土坡,若有所思。

三人向前走,发现两个身形高大,满脸沧桑的年轻人在门口站岗。

岗哨看见影中三人先是谨慎起来,做出攻击动作,其中一个人说:

“你们是什么人!胆敢入我赤腹族境内!”

孟拓见到两个人,先是一愣,指着自己说:

“你们不认识我?”

“你谁啊!快滚!”

“嘿!小鬼头还挺横,真不认识我?”

孟拓也不恼,一脸笑。

影中却说,

“你没看这两个小朋友才最多20出头,你走的时候他们还是婴儿差不多。”

“额……也对,喂,你们两个!找你们族长,快快禀报。”

二人相顾,不禁冷笑,

“今天还碰到耍光棍儿的啦!甭来这套,小爷今天告诉你!赶紧玩儿蛋去!想见我们族长,你算个什么东西!”

“就是!族长能是你们能见的?”

黄离略恼,似要使用能力,却被影中拦下,摇了摇头,撅着嘴,目光瞟了瞟她的肚子,黄离大惊,低头不语。

“先生,阿离,先退后,我来教训教训这两个乳臭未干的小胖小。”

“嚯!就凭你!”

那两个年轻人身强体壮,仅仅比孟拓这个两米二的身高低了一点,也有个两米左右,孟拓微笑扭脖子,捏拳。

“怎么样?你们两个一起?”

“老二,你不用动手,他交给我了!”

“我看也行。二打一,还觉得我们赤腹鹰欺负人了!”

影中与黄四娘退后几米,孟拓的实力他们自然明白。

“后生小鬼,你叫什么名字。”

“小爷我叫赤啸!你呢!小爷不杀无名鬼!”

孟拓微笑,

“等你打赢我再说吧。”

“找死!”

赤啸身体紧绷,体态轻盈,几个转步,回身肘击!

孟拓扶住赤啸肘部,赤啸一惊,腾空跳起,锥足旋踢。

孟拓抬起右臂,用最脆弱的手腕挡住这一击下劈腿。

“可以用点力,我还可以。”

孟拓保持微笑,眼前的年轻人有些本事,但是缺乏管教,借此机会,教育教育最好。

被七个男人绑着玩调教 第三章

“这苏家老祖……在修行上资质并不高,早年成了真神后,便开始专门经营商业,没想到后来还真让他给做大了。”巫马建德感慨道,“胆大、精明、狠辣…….此人当真是一个商业天才。”

“商业成功后,这苏家老祖凭借手上的巨额资源,做了很多事。别看整个苏家嫡系中连一个混沌境大能都没有,可愿意担任他们家族客卿长老的混沌境就有三名!”

濮阳波也是点头,能够聘请三名混沌境担任家族客卿,如今苏家的财力可见一斑。

“苏家,也算是我们鲸须城的大家族之一,不是靠的武力,仅仅靠财富就能如此,厉害啊!而刚才进来的那位苏醉蓝,便是苏家年轻一代的翘楚人物,别看她是个女的,却很得那苏家老祖的看重,这种朋友当然要结交。”

“苏家在我们鲸须城,也算是财神爷。”巫马建德笑道,“修行路上,财也很重要。”

濮阳波点头,财侣法地,这是修行的所谓四个要素。

巫马建德道:“我的观念是:修行者也需要借助别人的资源优势,来成就自己的修行之路,只有这样,你的路才会更好走!”

濮阳波点头认同这个观点。

巫马建德接着道:“其实我父亲的处事之道,也是如此,看得上的朋友,就要真心相交!我也是跟他学的。”

濮阳波也是微微点头,俗话说,有其父必有其子,榜样的力量很重要。

“真心对待朋友,才能交到真朋友;关键时刻,朋友才会帮到你。”巫马建德道。

“嗯,建德公子说的很对。”濮阳波点头赞同。

真诚待人,对方才可能待己真诚,这是交友的基本原则;当然,酒肉朋友就另当别论了。

“我刚才已经传讯给苏醉蓝了,她一会儿就会过来我们这儿。”巫马建德道。

果然,时间不长。

“建德大哥,我是苏醉蓝。”百合厅外面,有着悦耳声音传来。

“醉蓝,速速进来。”巫马建德直接喊道。

门被推开,走进来一位美貌女子,应该就是苏醉蓝;此刻,她的俏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微笑,让人一看便心生亲近感,她笑道:“听说还有一位濮公子在,我就直接过来了。”

巫马建德也是立马站起来,介绍道:“濮公子,给你介绍,这位便是我的好友苏醉蓝。”

“见过苏姑娘。”濮阳波站起身来,微笑着拱手道。

“濮公子,请坐,建德大哥先前已经传讯介绍过你了,我也很佩服你。”苏醉蓝虽说是姑娘家,但飒爽英姿,巾帼不让须眉,也是拱手道。

“哈哈,你们俩就别再客气了,来,都坐下。”巫马建德开心道。

“我刚进来,就收到了建德大哥你的传讯,真是喜出望外。”苏醉蓝一面说着话,一面随意在一侧坐了下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