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抱着她边开做h,1v1h紧致双处

总裁抱着她边开做h 第一章

事实上,不止是桧圆有这种感觉。

当雷皇、剑皇与灵皇三位人皇大人从下方的漩涡通道门户一脚跨进上方的重水领域,并花费了足足两秒钟的时间去调整身体去适应身上的这十万倍的强大水压之后。

他们全都不自觉地抬头朝着上方已经游出了上百米的杨帆。

不是担心杨帆在如此庞大的水压之中会遭遇什么意外,而是他们也十分地好奇,杨帆这样一位修为境界只有巅峰皇者境的小家伙,是如何抵御这片重水领域内的强大压强的。

结果。

他们就看到了正在重水领域之中犹如一条游鱼一般轻松自在的杨帆,以远超过他们的速度在迅速上潜。

杨帆身边的两只宠兽全都没有出手庇佑的迹象,杨帆就这样只凭着他自己的能力,轻松自如地就抵御住了这水中的强大压强。

“这小子,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他才是巅峰皇者境啊,在这片重水领域之中,怎么会比咱们这些七级至尊还要轻松自在?”

“记得之前咱们初次潜入到这片重水领域之中,差点没有直接被这里的水压给挤成肉泥,若不是最终咱们三人一体组成的才战阵,共同抵御此地的水压,怕是根本就没有机会能进入到下方的水脉秘境!”

“是啊,杨帆弟弟的手段之多,气运之隆,连我这个名义上的气运之子看着都有些眼红啊,感觉本源意志当初是不是选错人了?”

“……”

三位皇者大人跟在后面相互传音感叹,惊奇不已。

杨帆这小子,这一路下来简直是给他们带来了太多的意外与惊喜。

当然了。

他们三人的气运其实也算是不错,至少他们在被桧圆给引诱到海底水脉秘境之前,修为才不过是刚刚破境的一级至尊。

进入秘境之后,各自吸收炼化了一只水脉精灵,修为气息突飞猛进,直接就晋级到了二级至尊境。

再后来,虽然遇了难,遭了险,但是最后依然是苦尽甘来,遇难呈祥,修为又从二级至尊境直接飙升到了七级至尊境,接连晋升了五级!

正常情况来讲,他们这绝对算得上是一场天顶的机缘,绝对是趁了叶非烟气运之子的惊天气运。

按理来说,他们也应该很知足很满意了。

可是,这也要看跟谁比呀。

同杨帆这小子相比起来,他们三人晋级到七级至尊似乎一点也不算什么了有木有?

水脉秘境之中修为最强的二级合道境灵植,成了杨帆的宠兽,现在对杨帆言听计从,就差直接叫粑粑了。

桧圆身上价值最高的数千水脉精灵,也随着桧圆的认主,自然而然地全都成为了杨帆的私产。

还有那条水系灵脉,竟然拿出了整整六十滴水系录脉本源与杨帆做交易,直接让杨帆赚了一个盆满钵满。

所以说,杨帆才是这次水系灵脉秘境之行的最大赢家,秘境之中最珍贵的三样东西,最终全都落进了他的口袋,其他人都只能干瞪眼有木有?

也无怪乎叶非烟这个真正地气运之子会不止一次地怀疑与自我怀疑,到底谁才是真正的气运之子,当初的本源意志是不是眼花挑错人了?

“算了,多思无益。”雷皇最终轻轻摇头,淡声道:“咱们最应该庆幸的是,杨帆贤弟是人族出身,否则的话,拥有这样一个神秘莫测的敌人与对手,就该咱们头疼了!”

攀少阳与叶非烟闻言,同时点头附言。

雷皇兄长说得不错,做为杨帆的朋友,他们无疑是幸福的,也借助杨帆的无敌气运,修为突飞猛进。

但是做为杨帆的敌人,不管是妖族还是异人族,估计都是既头疼又愤恨,既咬牙切齿又无可奈何。

所以,他们应该感到庆幸,他们与杨帆同为人族,他们是站在同一个战壕里的队友。

眼见着杨帆带着两只宠兽已经走远,三皇同时中止了彼此之间的传音,疾速向上游去。

数千米深的重水领域,一行人只用了十几秒钟就完全穿行而过。

到了上面的遮天水域幻阵,杨帆依然是一往无前,甚至还借力打力,借

文学

助遮天水域幻阵的阵法之力,隔段瞬移传送,比之在重水领域时的行动速度还要快速得多。

而雷皇与剑皇二位,则在灵皇叶非烟这位阵法大师的带领下,亦是畅通无阻,虽然不能像是杨帆那样疾速瞬移,却也不会被幻阵中的种种幻象所迷惑,上潜的速度同样不慢。

所以,一行人通过遮天水域幻阵的速度,反而要比重水领域更快,只用了五六秒钟的时间,几人就先后跃出海面。

“出来了!”

“出来了!”

“不止是师傅,还有三位皇者大人,师傅把三位皇者大人给救出来了!”

“见过师傅!”

“见过三位皇者大人!”

看到杨帆从海底出来,并顺利地将三位皇者大人给带了回来,众人的神色皆都大喜,连忙上前与杨帆及三位皇者大人见礼。

此时。

虚空中的规则光环早已经消失不见,竹之瑶、李良才、天蝉上师等人皆都在规则洗礼结束之后,又带着众人重新返回了鹰愁涧,继续在那边炼化灵雨,提升修为实力。

毕竟,至尊殒落机缘还没有完全消散,总不能平白浪费的呀。

所以,此时的东海海面之上,依然还是叶问天、安生、司马雪奉、梅采蓝、凌天、桑朵朵几人。

其中,叶问天、凌天与梅采蓝与灵皇叶非烟的关系不浅,一个是师傅兼义父,另外两个都算是弟子后辈。

而司马雪奉,在拜入杨帆的门下之前,与剑皇攀少阳也是师徒。

三皇获救,一出来就能看到自己最为亲近的人,多少也能取得一些安慰撒。

这就是杨帆为何执意要把他们带在身边的原因,否则,叶问天不说,司马雪奉与梅采蓝二人都才不过是初阶至尊境的实力杨帆一般都不会特意带他们出来冒险。

“主人粑粑!”

“主人粑粑威武!”

“本汪就知道,主人粑粑出马,必然能马到成功!”

总裁抱着她边开做h 第二章

村民们弯起手臂挡在眼前,等眼前刺眼的光亮渐渐暗下去之后,才陆陆续续放下手臂。

池非迟的眼睛恢复了原样。

紫芒红光全部消失,遮挡月亮的黑影已经移开了大半。

很快,月亮被遮挡的最后一个角也亮了起来,重新变得圆满,也重新将光亮洒向这片大变样的土地。

众人身处神社已然变成了一座方形宫殿,用带着复杂圆圈花纹的紫粉色玛瑙石板构建,手臂粗的绿色、墨色藤蔓沿着天井垂下来,月光从四层高的方形天井洒下来,映照得四周如同小女孩幻想中的宫殿一般梦幻。

村民们目瞪口呆,表情统一:

(゚O゚)

池非迟一愣,转头看小泉红子。

这什么迷幻配色?红子是打算在这里上演童话故事?

小泉红子也愣了愣,转头看池非迟。

自然之子刚才用能力制造了这么多藤蔓?

两人发现急需要一场沟通。

池非迟平静脸看阿富婆,“这里是蝴蝶宫,祭师的住所,以后你就在这里祈祷。”

小泉红子回神,也对阿富婆一脸淡定道,“你神社之前的东西,我已经全部移动到了宫殿中,南北通向的亡灵大道两侧的房屋,一共有五百栋,按需分配给村民们,他们原本家中的物品也在屋里,让大家在所有建筑点燃火炬,然后根据屋里的物品自己认屋。”

“好、好的!”阿富婆还有些回不过神来。

“嘎!”天空中的非墨抓着日之镜飞下来,飞到池非迟身前时松了爪子。

池非迟伸手抓住日之镜,见日之镜突然消失在掌中,也没觉得意外。

水晶球说过:在作为媒介使用之后,日之镜、夜之镜就成为稳固外围幻境魔法

文学

的钥匙,选择‘特殊’的人作为保管者。

如果他和小泉红子在场,那绝对是选择他和小泉红子,如果小泉红子不在,镜子也会在场内的村民中选择一到两个亲和魔力的人做保管者。

这就是藏在他们体内的两把钥匙,除了可以选择开启、关闭笼罩村子外围的环境魔法,没别的用,就连调控幻境魔法的构造也不行,只有两个选择——开,或者关。

日之镜负责偏向攻击的一半幻境。

比如,触发幻境会让人不自觉地感到烦躁,将同伴当成讨厌的敌人、发起攻击。

也有可能让人身处周边满是大火和浓烟的幻境中,幻境本身没有伤害,但会无比真实,容易接受心理暗示的人恐怕还真会死在幻境中。

夜之镜负责偏向失智迷糊的一半幻境。

比如类似鬼打墙的视觉幻境,在其中的人的方向感变差、判断能力变差,在原地打转却总感觉自己走出了很远,或者不知不觉绕过了村子离开。

亦或者悄无声息地影响人的思考能力,让人跟着幻境中的出现的人物,迷迷糊糊离开。

在离开之后记不清在幻境里看到的东西,也是夜之镜控制这一半幻境的作用。

这两把钥匙,无论哪一把打开,都能避免有人触碰到十五夜村的真面目。

非墨稳稳当当地停在池非迟肩膀上,歪头蹭了蹭抬头看它的非赤,表示打招呼。

小泉红子蹲下身,用手触碰夜之镜,等夜之镜消失在手中之后,又对阿富婆道,“太阳金字塔、月亮金字塔、羽蛇神庙宫不经允许,不得闯入,这段时间,任何人不要试图离开村子,等房屋分配完、大家安顿好之后,再到月亮广场等我,你应该明白这些建筑是在哪里吧?”

“明白的!”阿富婆连忙点头,“之前村子周围的三座山就叫太阳山、月亮山和神宿山,这代表什么意思,我们大家都明白。”

“以后这里就叫十五夜城吧。”

小泉红子转过身,眼神示意池非迟闪人。

两人离开后,村民们才长长舒了口气,左右张望着。

“就像在梦境里一样啊……”

“这些都是真的吗?”

“这才是真正的蝴蝶宫啊!”

还有两个上了年纪的老妇人老泪纵横,走到宫殿墙边,想触碰那紫粉色的墙壁,却又迟迟不敢摸上去。

阿富婆走到墙边,伸手摸了摸光滑冰凉的石料。

这里祭师的住所蝴蝶宫,她倒不会不敢触碰,到手触到冰凉时,心还是忍不住颤了颤。

她突然想起幼时跟在祭师母亲身边的梦。

她问过母亲,“祭师不是住在漂亮的大宫殿里吗?”

她母亲说,“住宫殿的王族,祭师是住神社的。”

“但是传说中,祭师是住在蝴蝶宫的,”没见过蝴蝶宫的她不禁幻想,“那一定是一座像蝴蝶一样漂亮的宫殿,粉色的,有着像蝴蝶翅膀一样的花纹。”

童言童语引得她母亲发笑。

在长大以后,在和仓家到来之后,她也看见了特奥蒂瓦坎城的蝴蝶宫,那是一座荒废、残破的宫殿,只是那个时候她已经是一个二十岁女孩的母亲了,心里没了童年时的幻想,也没觉得失望,只是恭敬地观摩了一下照片中的蝴蝶宫,把他们信仰来源之地深深记在心里。

总裁抱着她边开做h 第三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