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委屈离家出走被惩罚 小孩子用机机桶小女孩

受委屈离家出走被惩罚 第一章

刘牧樵脑子里重重地“叮当”一声。

清晰的声音:“奖励中级宝盒X7!”

刘牧樵一惊。

嚯,超级大佬啊!

能够奖励7个中级宝盒的,一般都是院士级别的大人物。

院士有吗?

在现场,或者在示教室,好像是没有院士,最大的人物应该是眼前这位孙大人。

孙教授不是院士,但有院士的水平,这不是秘密。

当然刘牧樵并不知道孙教授的真实水平,也不知道孙教授为什么没有评院士。

孙教授是可以评院士的,完全符合评院士的条件,他之所以没有被评为院士,是因为汤姆教授。

汤姆教授是外籍院士,为了突出他的地位,孙教授就被压着,不能让孙教授和汤姆平起平坐。

虽然这个逻辑很扯蛋,但是,事实上确确实实是这样做的,孙教授始终就是长江学者,一级教授。

他离院士仅仅一步之遥。

他虽然不是院士,但是医院,大学和部里,给他的荣誉、地位都很高,所以,汤姆死了几年了,孙教授也没有再提院士的事了。

说这么多,就为了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孙教授是很有实力的人。

刘牧樵有些惊讶。

“是你吗?”

刘牧樵是问是不是孙教授奖励了他7个中级宝盒。

孙教授莫名其妙。

他怎么知道刘牧樵脑子里有医学智慧系统?他又哪里知道这个系统能够奖励宝盒给刘牧樵?

“我?我什么?”孙教授惊讶地问。

“你对我的手术很吃惊?”刘牧樵问道。

“噢!对了,你的手术比我师父的手术还高明。”孙教授实话实说。

“哦,明白了,你很厉害,你的实力完全可以成为一名院士!”刘牧樵点头赞许。

“呃,谢谢,惭愧,我不是院士。”

孙教授心里隐隐作痛,最近几年,没有大的科研成果,评院士已经没有机会了。

“你有院士的实力。”刘牧樵坚定地说,奖励7个中级宝盒的专家,绝对是院士级水平。

“谢谢你的夸奖,我事实上不是院士。”孙教授坚持说。

“是不是没有关系,你有这个实力就行了。”刘牧樵说的是实在话。

按照实力,我刘牧樵做一个院士绰绰有余,但我在乎了吗?

“过去,我还有些埋怨,但是,现在我不埋怨了,看了你的手术,我知道差距有多大了。刘博士,你才是超级大佬,你才应该成为院士。”孙教授不再纠结了。刘牧樵都没有成为院士,我还纠结吗?

刘牧樵的手术继续进行。

肝脏被取下来了。

肝源送了进来。

助手把肝脏取出来,用生理盐水冲洗了一会,再用胶体液灌注了一会。

“可以了,准备吻合肝静脉!”

刘牧樵看准时机。果断下达了指令。

必须先吻合肝静脉,再吻合肝动脉和门静脉,后者都是血液的流进血管,先得有回路,才能吻合它们。

这都是常规,并没有什么奇怪和特殊的。

不过,孙教授看到了自己的差距。

刘牧樵做到这一步,所用的时间比自己少用了三分之一。

受委屈离家出走被惩罚 第二章

紧急的刹车声,人们面露恐惧的表情,瞬间的嘶喊声,路边那块提示的铁牌“事故多发地”;袁泉双眼死死的看着迎面冲撞而来的大货车,在这一刻,脑海中无数的画面闪现,父母还好吗?

袁泉从今天开始,有一周时间的假期,也就是所谓的年假了;有一年多的时间没有回家了,自然是趁着有时间之后回家看看了。

“嘭!”剧烈的冲撞之下,客场和货车的车头直接变形,坐在最前排座位上的袁泉没有系安全带,直接被甩出。

“要死掉了吗?”袁泉有些失神的望着天空,蒙蒙的细雨不断的飘散而下,耳边传来几声撞击声,这是一场连环相撞的车祸。

“呲!”艰难的偏着头,默默的看着一辆失去了控制的摩托车从十几米外撞击而来,而自己就正好在这中间。

……

“爸,你先回去休息吧,这里有我就可以。”

“那行吧。”

袁泉有些奇怪两人的谈话,想着自己居然是还活着;这两人肯定应该是边上病床的亲属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听见自己父母的声音。

眼皮真的是好沉重,身子也是完全的动不了;这样的感觉真的算不上太好,袁泉有些急促,自己这是怎么了?

“那么严重的车祸,没死就已经是很好了。”袁泉不由的想起了车祸,那猛烈的撞击现在还是那么的清晰,虽然有些神经*,但是现在剩下的只有庆幸了。

刘娟送着老人出门之后回转,看着在病床上躺着的孩子,坐在病床前面,默默的用手握着他喃喃道:“睿儿,快点醒来吧,妈妈好担心你。”

而此时,袁泉感觉到手上的触感,很软很柔和,这肯定不是自己母亲的手;由于常年在地里劳作,父母的手都是很粗糙的。

“她是谁?”

“那是我母亲!”

“谁?”袁泉心神剧震,那声音不是在耳边响起的,而是,而是在灵魂。

“呵呵,占据别人的身体,你还要问我是谁吗?”声音的主人显然是对袁泉很是不满,言语中带着怒气。

“别人的身体!”袁泉想起来了,是的,他死掉了;在车祸现场,被一辆失控的摩托车个辗压致死,没有黑白无常来接引去地府,更加没有所谓的天使来引渡,自然也没有

文学

看见电影中的死神。

朦朦胧胧的从躯体中出来,在朦朦胧胧的进到了另外一具躯体之中;或许,也不是那么的朦胧,而是袁泉对于生的执着,他进入到了同样发生车祸杨睿的躯体之中。

“如果不是你的提醒,我差点都快要忘记了!”是的,袁泉现在的灵魂是残缺的,记忆也是不全了,造成这样的情况,是因为他和杨睿在争斗。

撕咬,直接而简单;每一次的撕咬都是为了一个目的,那就是吞噬掉对方;在不断的撕咬中,袁泉已经是发现了,对方的狠厉实际上并不强。

“抱歉,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而我还不想死!”默默的看着已经是很微弱的灵魂,袁泉很清楚自己必须将其吞噬,不然对于自己掌控躯体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只有完全的吞噬了他,自己才能够没有任何阻碍。

“呵呵,帮我照顾好爷爷和妈妈。”灵魂的交流是不需要声音的,但是袁泉还是很清晰的感觉到了杨睿的落寞,对于家人的留恋。

发善心都是要有一个度的,如果是因为善心而威胁到自己的存在,袁泉很清楚怎么做;看着杨睿,淡淡的说道:“我会的!”

……

袁泉,不,现在应该叫做杨睿了;袁泉对于这个世界来说,已经死掉了,死在了314重大连环车祸的现场。

“谢谢!”杨睿慢慢的睁开眼,或许是太长时间没有见到光亮了,居然有短暂的失明;渐渐的适应了屋内的亮度,看上去这间病房还不错的样子。

最后的时刻,杨睿的灵魂没有在做不必要的反抗,让袁泉方便了很多。

侧着头,看着坐在病床边上发呆的人,这是杨睿的母亲。

“妈?”杨睿声音有些颤音,自己的母亲是那个在地里辛勤劳作的人,是一个脸上布满皱纹的普通农村妇女,没有什么文化,连字都认不了几个的女人。

现在永远都不能相认了吧!

刘娟有些难以置信,双手居然不知道往哪里放了;用手轻轻的抚摸着杨睿的脸,喜极而泣道:“太好了,睿儿你醒了!”

“医生,医生,睿儿醒了,睿儿醒了!”

杨睿有些无奈的看着刘娟又哭又笑的样子,记忆中刘娟可是一直都是很知性的女人;但是也难怪,杨睿虽然不知道自己到底昏迷了多久,但是想必是不短的时间。

受委屈离家出走被惩罚 第三章

赵乾坤做到了,生命之麦凡也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了。

他的朋友,他的长辈,孕育他的世界……一切都好。

麦凡将属于赵乾坤,灵素素和赵满满的卡片缓缓的插在了第八个世界之后。

这是属于生命之泉的,就让他们留在那里,成为这个故事中的一份子,成为生命之泉的美好回忆吧。

啪……麦凡合上了书,他自己的卡片就缀在这个世界的后面。

曾经都是灰色的属性条中,终于有一条变成了浅浅的白色。

那是魅力与幸运的综合条,在麦凡看来,魅力大的人,运气通常都不会太差。

是的,他的亲和力超越了他的四项基本属性,如果人类亲和力最高的那位的基础单位为1的话……现在的麦凡,他的亲和力已经成为了1.5

在外人眼中,他已经是以为非人类了吧。

不过如此隐蔽的超人能力……只要他不特意的表现出现,应该没有人会发现的。

对此麦凡十分的满意,他看了一眼几近于人类最高的思维属性,以及已经超出了正常人类的五感,就在他的人物卡的下面发现了一行不易察觉的新的字条。

奇怪,

文学

这个字条怎么是若隐若现的?

麦凡将自己的人物卡拿起来,对准了小酒馆吧台前的吊灯,借助着这里特殊的灯光,看清楚了这一行多出来的字眼。

‘资质:+1,骨骼通灵化:+1’

‘身体状态:纯净期,纯净度+25%’

什么意思?

麦凡正想着呢,解释就跟过来了。

‘可修炼功法,但是由于自身根骨条件过低,一生止步于气感期。’

这意思是说,他也具有修仙的潜质了?我的天啊,那可真的是太珍惜了呢。

在灵气等同于负数的地球上,他拥有了一副可以入门的骨骼,他真的是要谢谢小酒馆的改造呢。

所以,其实这一条来的就是莫名其妙呗。

麦凡不屑的将日记本彻底的合上,如同往常一般的塞到了自己的口袋中。

现在他要检查一下小酒馆的内部,看看是不是又多了什么新的设备了。

“哦天呢,我的天呢!”

麦凡在前面倒是没看到什么改变,但是后厨通向的花园却是大变了模样。

他那个简陋的歪歪扭扭的篱笆墙,他那个基本上没有什么植物的黄土地,他那几个粗陋还缺了口的花盆……

全都不见了。

麦凡刚掀开帘子进入到后厨,就闻到了一种清香。

那不是人工香精的味道,那是属于大自然的馈赠于植物本身的味道。

麦凡都顾不得看他的食材冰箱了,他直接跑到了那个快要掉下来的后门处,将门推了开来。

再看过去,他就只剩下惊叹了。

他那个随手扎出来的简易的篱笆墙,已经被绿色的藤蔓替代了。

这些藤蔓先是顺着他扎的篱笆生长,然后再用自己的更加强大也是更加粗壮的藤条,替代了那些摇摇晃晃的小木杆……

将麦凡的后院围的是结结实实的,顺便还多长出来点刺儿,冲着外面。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