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亲互相满足性需求|总裁抱着她边开做h

单亲互相满足性需求 第一章

晋宇出诊费很贵,加之有医术高明的师傅和师弟,选择邀请晋宇出诊的就更少了。晋宇加封县侯后,上门找晋宇看病的杜绝了。在这个时候,医师的地位并不是多高,只是少不得这个职业,为生命计,大多数勋贵对医术高明的大夫面子上尊重罢了,深入不到骨子里。但县侯就不一样了,属于大唐拔尖的那一拨,再上门找晋宇看病就是侮辱人了。

然而,皇家并不在此范围内。去年代王犯病的时候,青霞子和晋宇上门问诊,并治好了代王的病。这次江王病倒,晋宇和青霞子照例被请去了皇

文学

宫,不过晋宇此时侯爵在身,小黄门态度更恭敬了。

“灞县侯,请一定要治好弟弟,好吗?”一个虎头虎脑的小男孩将攥紧的拳头努力往上举,却只能达到晋宇胸膛的高度,张开手,里面是一些精致的小金银裸子,“本王有钱,本王把所有的钱都给你!”

“这是江王的胞兄汉王殿下。”带路的小黄门看晋宇一脸懵逼,轻声介绍了一句,然后低头站到一旁玩起了游戏……1、2、3,木头人,不许动!

得益于有个“万事通”媳妇,使得晋宇知道江王的母亲乃燕贤妃。贤妃啊,四妃之一,虽说位居四妃末尾,但也是皇宫内六大扛把子之一(一皇一后四妃)。

晋宇蹲下身,将身前摊开的小手合拢,温和的对汉王说道:“多谢殿下对晋某的信任,晋某和家师一定尽力,殿下用这些金银给江王祈福可好?”

“嗯。”听到晋宇这么说,小家伙眼睛一下子亮了,“本王这就派人去寺庙祈福!”

人力有时穷,在不确认什么病的情况下,晋宇没法应承任何人,何况没有药的情况下他就一路人,远远不及青霞子。

师徒俩被领到江王床前,恰好江王病情发作,身子反完成C型、伴随着抽搐痉挛。在问清楚病因,查看伤口后并问询用药后,师徒俩退出房间,相视一看,同时开口:“七日风。”“破伤风?”

说七日风的是青霞子,语气肯定。

说破伤风的晋宇,语气迟疑。

俩人说的都没错,病名叫法不同,却是同一种病,这年头得这病,基本无解,死亡率极高。

贤妃娘娘面容憔悴,双眼红肿,晋宇偷偷瞄了一眼,李二爷审美观不错,只是可惜了娃……唉,可能没救了。

“道长、灞县侯,可有办法救治我儿?”燕贤妃红肿的双眼饱含期待的问道。

“御医用药并无不妥,贫道力有不逮,惭愧。”青霞子瞅了一眼晋宇,先开口。

“微臣……”丧子之痛对一位母亲来说非常残忍,晋宇自认说不出无力回天的话,剩下的半截话用无奈的摇头替代了。

“多谢道长、灞县侯。一点心意,还望二位万勿推辞。”燕贤妃声音有些哽咽,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这种诊金能要吗?能要吗?能要吗?

当着燕贤妃的面,两人没有谦让,但出了江王的寝宫,两人当着诸多宫女、太监的面,把赏金还给了贤妃的贴身侍女,让其代为祈福。

单亲互相满足性需求 第二章

怀明十年,岁在庚寅,暮春三月,正是早稻插秧之时。

大江北岸,荆湖之地,这几日的天气异常地炎热起来,仿佛六月里一般,太阳晒得人们头上冒烟。然而大伙儿仍然要顶着日头在水田里忙碌,村寨的场院之中,也不见人影,只有进了屋子,才能感觉到些许凉意。

这是监利县新沟镇附近的一处村落,村正程老汉家的屋子都在村北。靠东面的一幢三间的屋子,便是长子程铸久的家。次子程铸实却是与父母同住一块,位于村北正中的五间大屋。村中大部分民居都是土砖垒就,茅草覆顶,程村正家的两幢房子却是木墙黑瓦,很是高大气派。

程铸久家的厨房,原本是紧挨着正屋的一处土砖小屋。如今日子好过了些,夫妻两个便将土屋扒掉,重新以红砖垒筑,看起来比从前漂亮了许多。

郭继恩如今便在程铸久家的厨房里,与夫妇两个闲话。先前在场院里被晒得浑身冒汗,如今在屋子里,颇觉凉爽,他瞧着屋子里泥土夯实的地面,与忙弄早饭的夫妇两个闲话。

从燕京至汉口的京汉大铁路,前后耗时五年,已经在怀明八年全线贯通。为了这条全长两千多里的铁路,户部先后一共拔银四千余万缗。它的建成,令燕州、中州、两湖的民生格局,都为之大变。尤其是武昌、汉口两城,大江横流向东,铁路纵贯南北,一时之间,汉口城以天下通衢之地,河南河北之工农产品,以铁路运来,湖南之出产,则经湘、沅水路而至,令这座新建的城市,迅速壮大繁盛起来。

年节之后,燕京城照例是举行议政院集议。因为燕京至沈阳、江宁、盛乐等处的铁路陆续贯通,各行台各道之议政卿,赶赴京城都感觉便捷了许多,于是集议之时,建造更多的铁路,便成了最为瞩目的议题。

数十盏电灯将集议会堂照得十分明亮,有人慷慨陈词,有人窃窃私语。会堂之内,除各处议政卿外,还有许多报社之访事,除了京城,还有沈阳、海津、常山、郑州、济南、江宁、徐州等处所赶来,人头攒动,皆在小本上落笔记录。

来自庭州和卫藏等偏远之地的几位议政卿,态度尤为激烈。北庭都护艾尔肯,碧眼高鼻之回鹘大汉,操着并不熟练的汉话:“先到兰州,这就花了某一个多月,从兰州到西京,某日夜赶路,又是十余日。从西京到郑州,也是十余日。然后,某坐了火车,到京城只用了十四个时辰,才十四个时辰!为国家计,请督政和列位宰相,务必要修一条通庭州的铁路才好。”

“兰州至西京,西京至海州,这几条铁路都在筹划,有的路段已经开造,都护不必心焦。”议政左仆射朱斌荣熟知实务,耐心解释道,“十年,十年之内,必定贯通。”

艾尔肯不依不饶:“那么,兰州到轮台呢,就不修铁路了么?”

“都护,饭要一口一口地吃,事情也只能一桩一桩地做嘛。”

霍启明站起身来,很大气地摆手道:“以二十年为期,中枢可以给诸位立下令状,教各道,俱有一条铁路。如何?”

他的声音迅速被淹没在一片嘈杂的吵闹声中,直到中书令兼兵部尚书杨运鹏起身,教大家挨个发言,他都会一一作答,会堂之内才稍稍安静了些。

郭继恩没有参与议论,只与周恒、谢文谦等低声交谈。

他打算以周恒接替枢密院都统,副都统之职,谢文谦推荐陆军都督粟清海,郭继恩却属意刘清廓:“论调兵遣将,行军布阵,粟将军确胜一筹。可是说到治军治将,刘都督就要高出一截了。你看他们两个的文章,粟都督多为战力分析,刘都督多为教导总结,这也是他们不同之处。当然,其实这两位都很合适,但我还是推荐刘将军。”

谢文谦笑了起来:“既如此,就按都帅的意思来办。”

周恒却瞅着郭继恩,意味难明:“督政兼领枢密院,此将为成例。都帅遽然辞任,不会是有急流勇退之意罢?”

谢文谦也吃了一惊:“离十年之限,这还隔着三年呐,你就不打算做了?”

郭继恩神色淡然,轻轻点头:“嗯,民政之事,过于费神,如今的确有力不从心之感。”

“你老兄要是连督政也辞了,可千万别打算推举卑职。”周恒连连摆手,“某做不来。”

“你如今年才三十五,是早了些。”郭继恩望向谢文谦。谢文谦也急忙摆手拒绝:“某是什么料子,哪里做得督政之位?万万不可。”

“如今各司其责,按部就班,其实谁来做这个督政,都没有什么关系。”郭继恩说着转头望向几位中书令,韩煦、杨运鹏、唐颂良、楚信章等人。

“唐公已是年近古稀,岁数未免大了些。”谢文谦揣测着郭继恩心中念头,“韩、楚两位,又无掌兵之才。难道督帅打算以运鹏兄接替之?”

“唐公忠厚长者,其实未尝不可,可惜他身体颇不如前了。”郭继恩也觉得遗憾,“咱们再瞧瞧罢。”

议政集议结束之后不久,郭继恩便携妻女,一块出京,往中州楚州等处巡视。

女儿郭雨笙如今已近四岁,生得粉妆玉琢,十分逗人喜爱。许云萝性情沉静,对待女儿也很是耐烦,绝不骄纵,把个小娃娃教养得如同小大人一般,安静沉稳。白吟霜每次接她来霍公馆小住,都忍不住叹息道:“简直跟你娘亲一模一样。”

“阿娘比我生得好看。”小雨笙奶声奶气回答道。

“你也好看的,”白吟霜眨眨眼,“想不想跟姨姨学跳舞。”

雨笙很是干脆地点头:“好的呀。”

跟着父母出行,雨笙对沿途所见,很是惊喜,但她依然安静地坐着,并不吵闹,也不四处乱跑。郭继恩会见官员之时,也总是将她抱在怀里,许云萝见此情形,便轻手轻脚过来,将女儿带走。

梅文进如今在燕都军械公司任事,已经不在郭继恩身旁,梅文秀也已经嫁人,却还是在玲珑院里服侍着督政一家三口。这回出行,她也跟着一道来了武昌。

郭继恩与熊康、唐富等一直有书信往来,如今到了武昌,他便抽空往监利去瞧瞧故友。途经新河,遂于程家村打尖歇息。

程村正年已六旬,古铜面庞,粗手大脚,显是做惯农活。他不善言辞,陪着郭继恩说了会话就小心告退了。程铸久也是身形高大,却很是活络,一边忙碌,一边与郭继恩说笑,并无拘束之意。

他的两个儿子,程辉武、程辉文都从地里赶了回来,准备吃饭。程辉武已经十四岁年纪,身体壮实,穿着打补丁的蓝色粗布衣衫,憨笑着回答郭继恩道:“学堂里先生给了农假,这几日俺兄弟两个,都会在家中帮着做活。”

单亲互相满足性需求 第三章

另一边,刘协离开齐国之后才知道,秦国和兽人竟然再次开战了,并且已经打得不可开交,双方全都是在拼自己最后的底蕴了。

不过这些都和他关系不大,因为他想要找的人是公孙剑南,只要他还在,就一切无忧了。

只是让刘协没想到的是,他才刚刚来到韩国边境,就遇到了埋伏,而动手之人,正是阳殿仅存的大军。

如果是正面对战的话,刘协或许还有可能获胜,但现在他们长途跋涉而来,又是在没有丝毫准备之下遇袭,短短半日就已经被杀的溃不成军,最后逃的逃,死的死。

至于刘协自己,此刻也明白了自己变成了弃子,心灰意冷之下,无奈投河自尽。

自此,大陆上的掌控着再少一人,只剩下了秦国,兽人还有阳殿,以及远远在外的叶尘等人。

当然,与这里不同过的是,叶尘这次回去之后,原本还在担心怎么对付刘家,没想到刘协主动离开,然后没有了踪影。

这群人剩下的人就如同一盘散沙一般,先后向他投降。

结果他回来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刘家残存的所有人,都已经宣布了他们自愿归顺叶尘,断绝和刘家的任何联系。

不过,这些都不是重要的,因为叶尘还有一件事情要履行承诺,那就是当初答应几女的婚事,现在也是时候完成了。

经过这么多年的战乱,张倩和红妆也早已经长大,就算是当初最年幼的张倩,现在也已经十九岁,即便在叶尘眼中不大,但在这里已经算得上是大龄女子了。

只是她们的身份不一般,没有人敢说罢了,还有就是,不管她们和叶尘发没发生什么,在外人的眼中,

文学

她们也早已经是叶尘的女人了。

张倩和红妆闻言之后,自然是异常兴奋,还有夏凝蝶,尽管已经和叶尘有了夫妻之实,但听到这个消息还是有些手足无措。

事情决定之后,叶尘便亲自带人前去提亲,张倩虽然无父无母,但却认了曲露做干娘,至于夏凝蝶则有柳依柔这个师父。

只是叶尘去提前的时候,秦傲却提出了一个让他意想不到的要求,那就是叶尘想娶张倩和红妆,就必须将秦思琪也一并娶回去。

叶尘刚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还以为是秦傲在开玩笑,可是到了后来才反应过来,秦傲不仅没有开玩笑,还真的不让红妆和张倩跟他见面,说除非他答应迎娶秦思琪。

当然,秦傲也不是乱点鸳鸯谱,知女莫若父,眼看自己的年龄已经越来越多,自然不可能照顾她们一辈子,加上平常的了解,他已经知道了秦思琪的心意。

还有就是,在他认识的人之中,也唯有叶尘值得他信任,反正都已经嫁出去了,索性就都嫁给叶尘算了。

而且就现在的情况来看,叶尘已经注定不会平凡。

叶尘对秦思琪的了解不多,但做为一个人男人来说,送上门的美女不要也说不过去,简单跟夏凝蝶说了一句之后,便同意了下来。

听闻叶尘的决定之后,秦傲自然乐得不轻,当即就请来了媒人,找到了良道吉日开始筹备。

至于叶尘的朋友和手下,听到叶尘要成亲的消息之后,自然全都赶来回来,终于在叶尘结婚之日来到这里,见证这个值得纪念的时刻。

同样的,叶尘在这一天也见到了许多久未谋面之人,例如,钟离,万宇,齐辉…数不胜数。

按照众人的计划,原本是打算将叶尘灌晕过去的,只是还没有等他们开始,就被夏凝蝶等人将叶尘拖了回去。

如果要是别人的话,他们肯定不会愿意,但无论是夏凝蝶,又或者是张倩和红妆姐妹,都不是他们能对付的了的,只能放叶尘离去。

洞房内,叶尘被众女围在中间,有些不知所措,如果只是面对一个的话,他还没有压力,但现在同时面对她们所有人,叶尘还是有些腼腆的。

最后,还是夏凝蝶第一个开口了,“叶尘,你今天洞房之时,先去几个妹妹的房间吧,我做姐姐的,就不和她们争了,你可要努力才是啊!”

说完还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让叶尘和几个小丫头都羞涩不已。

虽然她们都未经男女之事,但都已经这么大了,自然知道夏凝蝶说的是什么。

“夏姐姐说的不错,你还是先去红妆姐或者倩儿妹妹那里吧,至于我,你随便了,反正我也是送的。”秦思琪有点傲娇的说道。

众人之中,所有人都和叶尘关系匪浅,甚至是都有同生共死的经历,唯独她和倒贴一样,被送到了叶尘这里。

当然,这也是秦傲征得了她的同意,否则的话,她也根本不会出现在这里。

秦思琪话音刚落,夏凝蝶等人便相视一笑,道:“既然这样,那就先从思琪开始吧,然后就是倩儿,接着是红妆,我就在最后了。”

夏凝蝶说完之后,便起身带着红妆和张倩离去,留下了满脸羞涩的秦思琪和一脸错愕的叶尘。

“喂,你这是什么表情,我知道之前我对你态度不好,你不喜欢直说就是了,用的…”

秦思琪话还没有说完,就感觉自己的嘴巴突然被堵了起来,同时不知道有什么东西在往自己嘴里钻。

这才发现,原来是叶尘已经压在了她的身上,还在给她脱衣服。

“你…你干什么…”秦思琪结巴道,想要推开叶尘,却久久未动。

“你可是我明媒正娶的媳妇儿,现在自然要做该做的事情了。”

叶尘说完起身,将桌子上的蜡烛吹灭,然后回到了床上,开始了他的洞房之旅。

大概一个小时之后,叶尘穿衣服起身,然后看了旁边已经睡过去的秦思琪一眼,轻轻的帮她盖好衣服,紧接着来到了旁边张倩的房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