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妇在男人胯下哀求、sm强制公开调教虐女

美妇在男人胯下哀求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美妇在男人胯下哀求 第二章

“不行,她这个病已经影响到腰部脊柱和神经了,平时走路都不能太用力,哪里还敢让你推拿,你这是在拿人的健康开玩笑。”汪学义喝道。

“没关系的,我已经推拿过两次了,也不差这一次了,小周,开始吧。”花忆秋笑道。

“可是……”

“老汪,我自己的身休,我自己最清楚,这次治疗完毕以后,我马上去检查,就是你说的,机器是不会骗人的。”花忆秋道。

汪学义点点头,也不勉强了。

半个小时后,周云已经帮花忆秋推拿完毕,他给花忆秋开了一个食疗的方子,然后交待了一些平时要注意的事宜。

“走吧,老汪,今天我就让你心服口服。”赵子骞起身道。

“好,如果这个病真的被他治好了,我以后就会放下对中医的那些成见,我们去龙山疗养院。”汪学义转身出了门。

“赵部长,汪学义对中医的成见很大,这是什么原因?”周云问。

“那是因为,他的家人受过中医的害,所以他才会中医成见这么大。”赵子骞叹了一口气,这才把汪学义的事情娓娓道来。

原来汪学义小时候家里是农村的,那个时候国家刚开始发展,就算是城市也很落后,更别提农村了,在那时候一个农村乡镇根本没有象样的医院,四里八乡也就一个郎中,就算是平时有病,多半也是拖着,挺几天就好了,实在是不行才去郎中那里讨些药吃。

有一天他的父亲阑尾炎很严重,由于家里穷上不起大医院,所以就在郎中那里弄了些药吃,恰好那个郎中也是一个半吊子中医,查不出来病因,结果误诊为食物中毒,折腾了几天,非但没有把病给治好,反而把病情给耽搁了,最后化浓,感染了病茵,小小一个阑尾炎,竟然弄出了一条人命。

那个时候他还只有不到十三岁的年纪,家里还有几个妹妹弟弟,他母亲因此改嫁,所以一个家,是他一个人撑起来的,从那次以后他就发誓一定要学医,不让自己的家人受病痛的折磨。

“原来是这样。”周云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难怪他对中医的成见这么大,原来是家人因为江湖郎中而死。

“所以他现在对中医的成见非常大,因为他的父亲就是一个半吊子中医害死的,所以他认为,中医都是骗人的。”赵子骞点点头道。

“我知道了,这也不能怪他,换了谁也会留下阴影的。”周云道。

“是啊,那时候他一个人撑起一个家,不容易,他读书的学费,是村里人凑出来的,弟妹几个吃百家饭长大的,他能有今天的成就,真的不容易。”赵子骞点点头。

“我会让他放下成见的。”周云笑了笑。

“那好,就拜托你了,中医治本,西医治标,如果标本兼治,或许是医学界的一大进展,因为老汪以前对中医有成见,所以他跟桂老不怎么交流,能让他认识并接受中医是最好的。”赵子骞道。

话说间,已经到了京城疗养院,汪学义为花忆秋做了一系列的检查,一个小时不到,一叠检查清单就被人送了过来。

汪学义迫不争待的拿起检查结果,细细的看了起来,看了一张,他的脸色微微一变,接下去把另外一些检查大致的浏览一遍,但是越往后看,他的心越惊,因为检查结果显示花忆秋的腰椎完好无损,跟正常人的一样。

“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汪学义不死,又把结果给看了一遍,但是检查结果就清清楚楚的摆在那里,在看一遍,还是没有区别。

“老汪,不用看了,你在看一百遍也是一件了,治好了就是治好了。”赵子骞笑道。

“你说你只用了针灸和推拿?”

汪学义站了起来,不敢相信的看着周云,做为华夏西医界的领军人物,他清楚花忆伙的先天性脊柱滑脱问题有多严重,由于脊柱上的神经和血管相当的复杂,所以几乎可以判定,花忆秋的腰是无药可治的,甚至在过几年,连下床行走都有些困难。

如果用西医的话只能保守治疗,他想的那个方案凶险大,而且治愈率低,所以这个问题他一直没有很好的办法。

但是平时被他看不起,认为是骗子的中医,竟然能够只用最简单的推拿和针灸,把这个世界医学协会都治不好的病给治好了,这让他非常震惊。“当然,不过花姐的脊柱问题是先天性的,现在等于说刚刚愈合,所以后期要进行一些食疗来补脊髓,不然的话如果出现剧烈运动的可能会闪到腰。”周云道。

汪学义怔怔的看着手中的检查结果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老汪,一直一来你对中医的成见比较大,这我理解,但是你有些偏执了,中医我们祖宗流传几千年传下来的东西,它存在这里,一定有它的道理,现在中医没落,但是他的价值是很大的,我希望以后你能放下成见,钻研一下中医,不为别的,只为了解一下,如果捉摸出一套中西结合的治疗方法,我想,会造福很多人的。”

汪学义还没有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他只是有些麻木的点点头,周云这一手带给他的震慑太大了,他一时半会儿还无法接受这是一个事实。

“你是不是不相信中医能治病?”

沉吟了一下,周云走到了汪学义的跟前部。

“以前,我从来不相信中医,因为它害的我家破人亡。”汪学义下意识的点点头。

“医学界的败类是有,不仅是中医,就连西医也有,你不能因为某一件事,便把我们祖宗流传几千年的东西否定,要论起历史,中医的历史要远远的比西医久,但是现在中医没落,我们所要做的,是取长补短,不在单纯的依赖西医,让我们国家的人民,都吃得起药,都看得起病。”

周云的一番话,几乎是召起了赵子骞心中的共鸣,医疗一直是关系到民生的大问题,现在大医院费用偏高,而且医生素质良莠不齐,看病难,看病贵是悬在他这个卫生系统老板心中的一块心病。

有心改革,造福人民,但是这其中的利益错综复杂,不是一朝一夕所能改变得了的,而且上有政策,下有应策,医疗改革这几年,非但没有把这个问题解决,反而有越来越严重的趋势。

这其中最大的原因就是西医一家独大,好多药品处于垄断的趋势,这也是赵子骞一心想挽救中医的原因。

“老汪,回去后好好的想想吧,我发展中医,也是为了造福民生,你以前的那些偏执,能放下就放下吧。”赵子骞道。

汪学义下意识的点点头,然后转身缓缓的走去,刚才的检查结果造给他的冲击太大,他需要好好的想一想。

“小周,现在中医的情况你在清楚不过,如果我想把它推向世界,就象是西医那样,你感觉怎么样?”

回去的路上,赵子骞不经意的问道。

“中医没落,现在连我们自己的国人都不相信中医,让它走出华夏,推向世界,我想是有一定的难度的,但是国粹就是国粹,它存在了几千年,就一定有它存在的原因,我相信,在某种程度上,西医是远远的无法和中医相比的,只要努力,我相信会让世界人接受它的。”周云道。

“是啊,中医没落,我们华夏自己人都不相信中医能治病,更别谈推出会夏,走向世界了,可惜啊,我们老祖宗几千年来流传下来的东西,就这样被埋没了。”赵子骞的脸上露出一幅沉痛的表情。

周云默然不语,赵子骞是一个有抱负,一心想为国为民的好官,值得他去尊敬。别的不说,单是这几年的医改都是他提议的,要知道医疗系统中的利益错综复杂,医改,是从一些人身上割肉,天知道赵子骞是顶着多大的压力才把医改推出的,虽然并没有成功,但是赵子骞的决心却是看得到的。

“几年前,我回老家了,改革开放以后,我们老家那边算得上是小康生活了,但是,我们的老村长,那个带领大家致富的老人,因为心脏病,凑不出几十万心脏搭桥手术的钱,错过了最佳的时期。一个小康生活的村庄,竟然会因为区区几十万的手术费而看不起病,那些贫困的地方,又会是怎么样的一幅情形?”

赵子骞顿了顿道:“归根结底,就是现在西医独大,西药的检查仪器以

文学

及西药利益错综复杂导致的,当时我就在想,如果中医能象现在的西医那样发达,会不会就是另外一幅情形了?”

“所以,赵部长就下决心发扬中医?”周云问。

“对,一方面把老祖宗的东西推向世界,另外一方面解决看病难,就医难的问题,可惜,现在中医没落,医道高手被埋没在民间,这条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啊。”

“其实归根结底,是现在西医当道,大家看不清中医,认为中医只能治一些小病小痛,并不能治大病,而且中医见效慢,现在生活节奏太快,所以人们宁愿去用西医,也不用中。”周云道。

“对,就是这个问题,况且中医高手现在少之又少,这也是最大的原因。”赵子骞顿了顿道:“小周,你很年轻,你的医术,是我见过的人里面最高的一个,所以我想把这个担子交给你,不为别的,就为振兴我们的国粹,就为造福国人,你愿意吗?”

周云微微的一怔,他没有想到赵子骞竟然对他的期望有这么大,他苦笑道:“我怕我的能力不足,恐怕会让部长失望。”

“不,看得出来,你是一个有能力的人,你的医术高明,而且你有抱负,你不是一个甘于平淡的人,我需要的,就是你这种人。”赵子骞目光如炬,盯着周云。

“如果部长真的相信我,或许我可以试一试。”周云若有所思的说。

“那好,我相信你……”赵子骞的双眼中充满着希望,他拍拍周云的肩膀道,“小周,人生在世,如果虚度光阴,会让你的能力埋没,你有这个能力,不妨去做些有意义的事情,让后工的人,记住你。”

周云心中的激情瞬间被点燃,是啊,人生苦短,与其这样虚度光阴,何不做些为国为民的事,让人们记住你,历史上所流传的名医,如扁鹊、华佗、等人,哪一个不是凭着自己一身的医术名垂青史?

他想过自己的未来,自己迟早有一天,会回到周家去的,但是在周家,只有从政或者从军两条道路,他喜欢的是医术,既然喜欢,那何不凭着自己最拿手的东西,去走出一条家族人都不曾走过的道路?

回到别墅的时候,萧海媚和许彤彤亲自下厨,做了满满一大桌子的菜,这几天新产品进展的还算不错,玉红生肌粉由药企生产,一个普通版的作为美容产品,另外一个升级强效版的专供军方使用。

“在卫生部长的跟前露了一下脸,感觉怎么样?”萧海媚为周云摆上一双碗筷问。

“还算顺利。”周云道,“你们那边怎么样?”

“基本上还可以,不过彤彤那边出现了点状况。”萧海媚道。

“出什么事了?”周云问。

“也没什么,就是公司重组,我把股份稀释了,加上总部迁往京城,以前在福泽的市场等于说是放弃了,所以有些股东不乐意,嚷着要退股。”许彤彤道。

“那就退呗,收了他们的股份,他们真是有眼不识金镶玉。”周云笑道。

他相信长济药业以后就是处于调整发展的状态,真正开始发力了,这些家伙不看好长济在京城发展,所以一些股东要退股。

“恩,我已经决定了,打算以市场价格的两倍回购他们的股份。”许彤彤道。

“就谁留下来了?”周云问。

“除了你和我,就只有一个东方大少了,不过他要求多购一些股份,你怎么看?”许彤彤道。

“东方大少倒是聪明人,多让他掌握一些吧,到时候,那些退股的人,哭都哭不出来。”周云笑道。

“恩,我已经把股份重新分配了,现在你是公司的第一大股东,持有百分之四十五的股份,以后,我是为你打工的。”许彤彤微微一笑。

“这怎么行?这公司是你爸辛苦打下来的江山。”周云一惊。

“那又怎么样,我的就是你的,你还想抵赖不成?”许彤彤嘻嘻一笑。

周云苦笑着摇摇头,他扒了几口饭道:“我决定了,要把悬壶居正式迁往京城,要在第一时间打出名头去。”

“咯咯,你肯定是想那两个姐妹了吧,”萧海媚所指的两姐妹当然是唐冰和郑双双。

“哪有,我是真的要把悬壶居的名头打出去,接下来,振兴中医。”

“振兴中医?”

两女微微的一愣,萧海媚马上便明白了原因,她笑道:“是受赵部长所托吧。”

“你真聪明,这都能被你看出来。”周云苦笑道。

“也好,给你找点事做,免得你以后无所是事的去勾引良家。”萧海媚咯咯一笑。

“我哪有勾引良家?”周云大是尴尬。

三天以后,悬壶居的一众人一起来京,现在悬壶居的人有唐冰,郑双双以及周云的大徒弟毛宜仁,还有王铁柱的妻子白悦,以及唐冰的二爷他唐昭还有周云的小徒弟王圆圆,唐进也想跟来,说是见识见识到京城的妹子,但是唐家的医馆也要人经营,况且留唐渊一个人在福泽,也挺孤单的,所以唐进就委屈的留在了福泽。

开始周云的母亲并不愿意来京城,但是周云耐心的和她一夜长淡,她终于放下了心里的纠结,跟着众人一起来到了京城。

“好了,这一次算是大团聚了。”周云看着众人,内心由衷的高兴,说实在的,他刚来京城的时候人生地不熟的,而且双眼还一抹黑,那时候,他最想的就是福泽的那一众红颜知己,悬壶居这才算是有了家的味道。

“在京城潇洒够了,终于想起来我们了吗?”唐冰幽怨的盯着周云。

“我哪里潇洒了?我每天都想你们的好不好?”周云信誓旦旦的说。

“谁知道呢,这一段时间天高皇帝远的,你在这里风流快活我们也没办法啊。”郑双双同样用幽怨的眼神盯着周云。

当初周云离开京城的时候走的太匆忙,以至于连跟几个红颜知己道别都没有来得及,这段时间忙于奔波,也没怎么打电话回去,忽略了几个女人,她们现在有些怨气也是正常的。

“对不起,我不是在这里努力找路子,好早日把你们都接过来嘛。”周云苦笑道。

“林家千金,你打算怎么办?”萧海媚拉过周云悄悄的问。

“呃……这个,暂时让她在福泽呆着吧,说实在的,我们现在的关系有些不清不楚的。”周云想起林雨彤,不由得苦笑。

“我只是提醒你别把人家林大小姐忘了,那样的话你就太没良心了。”萧海媚笑道。

“忘不了,嘿嘿,你们今天晚上谁待寝呢?”

众美一同到来京城,是周云这段时间里最高兴的一天,眼前美女环绕,燕瘦环肥,这让周云不禁有些双眼放光。

“让你的五姑娘陪你吧,我们姐妹今天睡一张床上。”萧海媚娇笑道。

“就是,你自己找五姑娘去吧。”

“少打几次,注意节制。”

“拜拜……”

几个女人竟然真的把周云一个人丢在客厅里,一起到萧海媚房间去了。

“喂,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对我,那一张床够你们睡吗?”

周云哭笑不得,这几个女人这是存心报复他呢,他之前冷落了几个人,现在她们有些怨念也正常,看来今天晚在忍耐忍耐了。

“在京城这段日子,感觉怎么样?”刘芸微微一笑,给周云倒了一杯水。

“人生地不熟的,能怎么样,好不容易才算打开点局面。”周云有些郁闷的说。

“你真的打算……回周家吗?”刘芸犹豫了一下道。

“迟早要回的,但不是眼前,妈,没事的,你不要想多了。”周云安慰母亲,他知道母亲在担心些什么,一入豪门深似水,母子两个人这些年过着平凡人的生活过习惯了,她怕自己会和豪门生活格格不入,徒惹笑话。

“可是,我还是有些担心,周云,我们在福泽过的不好吗?”刘芸的脸色有些复杂。

“是很好,可是,那不是我想我的生活,妈,你的儿子,一向是一个有野心的人,我不甘于现状,放心吧,有我在,就算到了周家,谁敢欺负我们,我要他好看。”周云笑道。

“随你吧,或许是妈这些年来平凡日子过的习惯了,孩子,现在我们人在京城这里不比福泽,就算是要做什么事情,也须谋定而后夺,你现在不是一个人,你有这么多的红颜知己将来会有很多的孩子,一句话,你不是为了自己而活,你明白吗?”刘芸微微的叹了一口气。

“妈,我明白,

文学

你放心吧。”

周云心中一凛,细细的品味着母亲的的话。

“那就好,你在京城这段日子的事情我已经了解一点,虽然做事有些冲动,但是你是男人,做事就应该有七荡七决之勇,努力吧。”刘芸微微的一笑,然后转身回房去了。

周云微微一怔,他突然才发觉,自己的母亲不是一个简单的女人,刚才的那些话处处透着睿智,如果母亲不是生在一个平凡的家庭,成就必定不同凡响。

第二天,悬壶居正式开业。

悬壶居的新址足足有五六百个平方,上下二层,能抵得上一家小型医院了,而且是上下二层的,可以居住,只要是患者有需要,随时可以敲门叫人。

舞狮舞龙,锣鼓震天,一番热闹后,算是正式开业了。

悬壶居前张灯结彩,十几个热汽球浮在半空中,同时前面挂着密密麻麻的横幅,周云在京城的朋友不多,但是林大业和周明两以及东方大少等人特意从福泽赶过来为他撑场子,黄绍辉以及萧煜等人也前来捧场,所以场面是相当热闹的。

开业第一天有些冷清,其实这个悬壶居的地址在周云没有来京城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在这里装修了,萧益弘久经商场,早就看出来周云不是一般的人,料定他必会来京城发展,所以这个医馆早就装修好了,但是一直没有开业罢了。

周云和毛宜仁以及唐昭的医术虽然不错,而且前两人在福泽还是令人闻之就津津乐道的神医,但是说实在的,在京城,并没有多少知名度,义诊的三个人只有毛宜仁和唐昭年纪大,看起来还算靠谱,至于周云,根本没有人看好他。

拜托,这里是中医馆,就算是你找医生,也该弄个上了年纪有点岁数的人坐在那里吧,这样才能镇得住场子,因为在人的意识里,中医是年纪越大,经验越丰富,周云的年纪,在别人看来根本是不懂中医的。

所以毛宜仁和唐昭跟前排了十几个人,但是周云跟前却一个人也没有。

周云不免有些尴尬,虽然已经预料到这种场景,但是他还是有些苦笑,难道非要他也把头发染白,弄些假胡子,装装老,这才能显摆出来他的医术?

由于义诊的一切费用是全免的,所以虽然唐昭和毛宜仁在京城并没有知名度,但是还是有人报着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的态度找他们两个人看看病。

所以两个人跟前排的队越来越长,周云的跟前愣是没有一个人。

“这位大姐,对,对就是叫你呢,那里人太多,你不妨到我这里来看病,我也是这里坐诊的大夫。”

周云尝试着和一个中年妇女搭讪。

“你是西医?”

女人打量了周云一阵,有些不确定的问。

“这里是中医馆,走的是纯中医的路线,这里没有西医,所以我是纯中医。”周云笑道。

“那我还是等等吧,小伙子,你这样单独坐诊,你师父知道吗?”中年妇女又站回了人群里,老老实实的排队去了。

中医方面,长得越老,卖相就越好,所以毛宜仁跟前的病人最多,为什么?因为他穿着一身长袍,头发花白,看起来极为骚包,就象是传说中的高人一样,所以他跟前的病人一个接一个的排。

其实这货是三个人中医术最逊的,看出来了周云的尴尬,毛宜仁送走了一名患者,然后把手搭在一个年轻人的手腕上。

他一搭之下,眉头就锁了起来,他在年轻人的左手腕上搭了五分钟,然后又换了另外一只手搭了五分钟,这才松开了手,做出一幅苦苦思索的样子来。

年轻人心中一突,隐约的感觉到不妙了起来。

毛宜仁的医术随后经过周云的指点,所以在医道上突飞猛进,他虽然达不到周云玄医望气的境界,但是微微一搭就可以把一个人身上的病症说得八九不离十,所以他的速度极快,看病极准,他每看一个患者,从看病搭脉到写方子走人,总共也不会超过三分钟,刚才他看病的情况这年轻人都看在眼里呢。

不过现在他突然摆出这么一幅样子,直吓得这年轻人胆战心惊,心想自己是不是得了什么重病,不然的话这看起来象传说中高人的神医怎么会是这么一幅表情。

“医生,神医,我的病到底是怎么回事?”年轻人小心翼翼的问。

“你这个病,很严重啊。”毛宜人装出一幅无奈的样子,他边说边摇头。

“啊,医生,我这是什么病啊,我还年轻,我现在还没有结婚,请你救救我,请你一定想办法救救我。”年轻人吓得几乎要瘫倒在地上,他苦苦的哀求道。

“实话跟你说了吧,这个病我有些拿捏不准,就算是拿捏准了,我也没办法给你治,这样吧,你去找我师父看看吧。”毛宜仁道。

“哎,好,好,谢谢神医,请问神医的师父在哪里呢?”年轻人大喜,这神医的师父竟然还在世,那可不得了,毛宜仁的医术都这么高,他师父一定是得道高人了,所以他充满的希望问道。

他不可会傻到认为旁边的唐昭就是他的师父,因为两人的年轻看起来都差不多。

“就在那里,你去吧,我师父的医术可比我高明多了。”毛宜仁向着周云一指。

“哎,谢谢神医,谢谢神医。”年轻人大喜,连忙跑到周云的跟前,但是他一坐下,就愣住了,只见眼前的医生,就是毛宜仁的师父,竟然比自己还年轻,这是怎么回事?在他的意识里,中医都是头发花白的老头,或者仙风道骨的老神仙,这算什么?

“呃,神医,你的师父在哪儿呢?”年轻人连忙站起来问。

“那位就是,周云,我的师父,是位真正的神医。”毛宜仁向周云一指,然后就又专心的看起病来了。

“神医,您就别跟我开玩笑了,我还年轻,我不想死啊……”年轻人差点急哭了,他以为毛宜仁在逗他玩呢,象毛宜仁这么大年轻的一个人,他的师父至少也得七八十了,周云看起来顶多二十岁左右,难道这位神医达到了返老还童的境界,所以看起来才这么年轻?

“过来吧,我就是他的师父。”周云向年轻人招招手。

“呃,好好,周神医。”年轻人呐呐的坐下了,说实在的,他不认为周云有什么高深的医术。

周云随意在他手上一搭,做做样子,然后提笔就写方子。

年轻人看着周云气定神闲的样子,却是越看越怒,他怒道:“你们这医馆是逗人玩吗?有你这样看病的吗?还师父,我看你们就是拿别人的病当儿戏的。”

“怎么,你有问题?”周云诧异的抬起头。

“你问都不问,你就知道我得了什么病吗?你开的方子能吃吗?吃出人命了怎么办?”年轻人怒道。

周云搭脉太随意了,而且年纪太轻,所以才让他生出一种不信任的感觉,心想这小子会不会看病?就这样大刺刺的拿笔写方子,他当自己是什么?三岁小孩子吗?

“夜间多尿,手脚冰冷,而且一个劲的想放屁?最近一段时间耳鸣眼花,精神力不集中,对不对?”周云问。

“对对对,我现在就是这样,医生,我到底怎么了?”年轻人怔了怔,这才回过神来,忙不迭的点头道。

“你这个,纯粹是精气用多了。”周云摇摇头道。

“啊……”年轻人的脸瞬间闹个通红。

其他的人轰的笑了起来,就算是一些上了年纪的人,现在也跟得上潮流,知道五姑娘代表的是什么意思,不过这小子年轻,而且又没有女朋友,有时候自己释放几下也是正常的,不过这个伤身子,难怪他这么年轻就看起来双眼浮肿,走路象是踩棉花一样。

美妇在男人胯下哀求 第三章

见到沈天展现出来的力量,浑天仙王心神震惊。

他虽然知晓沈天拥有先天道体,但也没想到会这般变态。

仙王经深奥程度难以言喻,蕴含无尽大道至理。

纵使拥有先天道体,也不可能在这么短时间融汇贯通。

当初那位身具先天道体的绝代至尊,将仙王经修炼到大成境界,也花费数十年时间。

这在仙界创下旷古绝今的无上记录,令无数强者震撼。

至今以来,还没有人能超越。

眼下,沈天仅用三年时间便将周天道经修炼至大成,完全颠覆浑天仙王的世界观。

看来,这小子的体质不只是先天道体这么简单,肯定还有其他秘密。

怪不得那位存在会将传承交给这小子,果然妖孽!

……

见到浑天仙王出现,沈天纵身上前:“前辈,晚辈已经修炼结束。”

浑天仙王身躯一滞,故作平淡道:“你的天赋,咳咳,还算不错。”

“当然,比本王年轻时要差一点。”

殊不知浑天仙王心中涌动起惊涛骇浪,他这么说那是怕沈天骄傲。

沈天这种成就,绝对是震古烁今,无人能及。

就连浑天仙王自己,在这个年纪也不可能达到这等成就。

当然,这一点他不会说出来,仙王也是要面子滴!

沈天叹了口气:“看来,我的天赋还是不行啊!”

能成就仙王之位,绝对是绝代天骄,在仙界也是无敌存在。

浑天仙王说自己与他相比,还要差一些。

那就说明本圣子与仙界绝代天骄相比,还是存在差距。

本圣子还要努力啊!

……

听到沈天的话,浑天仙王嘴角抽搐。

你小子这种妖孽,还叫不行?

你让仙界天骄怎么活?

浑天仙王老脸微红:“小友不必气馁,你虽然不及本王,但也超过仙界九成的天骄。”

“不过,本王的周天道经可不止这些,其中还蕴含大深奥。”

“若修炼到至极,能将宇宙星空炼化,融为己用。”

“小友还得潜心修行,争取再进一步。”

周天道经乃浑天仙王一脉的至高传承,传承亘古。

此法就算在仙界,也是无上传承,足以令无数至尊势力都心动。

这毕竟是仙王经,蕴含无尽道境至理。

若是将周天道经修炼至大成境界,便可接引星辰之力,加持己身。

如果修炼到圆满境界,便可彻底掌控星辰之力。

这属于天地伟力,浩瀚莫测恐怖至极。

在这之上,还有超脱。

只不过那个境界无人能及,至今还未出现。

但有传言,修炼到超脱境界,能以自身演化寰宇世界,自化天地。

见沈天天赋这般恐怖,浑天仙王心神激动。

怎么说,沈天也算是他的传人。

若是沈天能将周天道经发扬光大,他脸上也有光。

因此浑天仙王才会提点沈天,希望他更进一步。

沈天身躯一震,没想到周天道经竟然蕴含这么多玄奥。

他确实感觉,自己还没将周天道经修炼至圆满。

寰宇星辰图中不仅蕴含大道至理,更像是一片天地,深奥莫测。

宇宙星海,无边无垠,又岂是这么短时间就能感悟的?

他只不过感悟最强的几门法,还有很多东西要学。

沈天拱手道:“多谢前辈提点,晚辈现在就去修炼!”

浑天仙王欣慰点头道:“去吧!不着急,时间还有很多!”

他也想要看看,沈天到底能取得何等成就!

……

沈天再度陷入沉寂,继续感悟寰宇星辰图。

很快,他感觉自身仿若融入寰宇星辰图内,置身于无边无尽的宇宙星海。

周围群星遍布,璀璨至极,萦绕着绚烂神光。

见到这一幕,沈天心中大喜,直接催动周天神引吸收星辰之力。

刹那间,无尽星光宛若天河垂落。

霞光四溢,尽数汇入他的体内。

在这股星辰之力推动下,沈天修为正在不断提升。

甚至,连体内都发生莫名蜕变。

只不过需要一定时间,才能显现出来!

……

距离沈天等人进入此地,已过去四十九年!

沉寂这么多年,石天子终于有所反应。

他的身体在剧烈颤抖,体内气息紊乱至极,疯狂暴动,四处猛蹿。

这一刻,石天子仿若要走火入魔!

“醒来!”

就在这时,一道肃穆声音响起,犹如大道洪钟,蕴含莫名威力,震颤人心。

“噗呲!”

石天子口吐鲜血,从沉寂中苏醒过来。

他的面色苍白,气息萎靡,显然是受了重伤。

双眼充满着迷离,似迷失在无尽星海,寻不到归来方向。

走火入魔可是件非常可怕的事情,纵使被喝止,但也不能安然无恙。

但很快,石天子反应过来,眼中透出一丝庆幸。

若非是浑天仙王开口,他说不定要彻底迷失在寰宇星辰。

“多谢浑天前辈!”石天子感激道。

浑天仙王身影骤然出现,挥了挥手道:“无妨!”

“能在四十九年的时间,将周天道经领悟到这种程度。”

“不错,不错!”

浑天仙王心生惊艳,没想到这次竟然能遇到这么好的苗子。

他能感受到,石天子将周天道经修炼至小成境界。

虽不如沈天那般变态,将其中的无上法尽数修会。

但石天子也掌握周天神引、浑天神拳与周天星斗大阵部分残阵。

这等天赋,已经极为不俗。

……

听到浑天仙王的话,石天子苦笑摇头道:“石某资质愚钝,始终无法悟透最后一门法!”

他能感受到周天星斗大阵才是最强法门。

可纵使他如何感悟,始终无法堪破最后一层门槛,只触及到分毫。

但石天子心高气傲,向来不服输,想要硬生生堪破。

越是心急,越容易出错。

以至于他差点迷失在无尽寰宇,走火入魔。

浑天仙王摇头道:“无妨,一切皆靠缘分。”

“你既然无法悟透,说明此法与你无缘。”

“一昧强求,反而得不偿失。”

石天子身躯一震,眼中透出异样光芒。

他脑海中不断回响着浑天仙王的话,心境渐渐发生蜕变。

很快,石天子眼中浮现出释然,将心中纠结彻底放下。

他拱手恭敬道:“多谢前辈教诲,石某悟了。”

纵使无法悟透这门法,他依旧是石天子,依旧是少年至尊。

见到石天子这么快释然,浑天仙王满意点头。

这小子拥有这等心境与实力,将来必能取得巨大成就。

本王传承落在这小子手中,也不算辱没!

……

石天子视线环视一周,想要看看沈天感悟得怎么样了。

随后他便看到沈天双眸紧闭,五心向天,还在沉寂。

“沈兄还没修炼结束?”

石天子挠了挠头,神色疑惑!

没道理啊!

以沈兄的天资,这么多年都没领悟?

难道说……沈兄的悟性还不如我石某人???

不会吧!不会吧!不会吧!

不会真的跟石某想得一样吧!

看沈兄还在修炼,肯定是这样的!

那岂不是说,我石某在悟道方面,胜过沈兄了?

石天子面色大喜,他一身傲骨铮铮,以无敌之心成就少年至尊。

在没遇到沈天之前,他可以说是五域最强天骄。

因此,石天子向来傲娇,看不起任何同辈之人。

直到被沈天击败后,他才知道人外有人,天子之外还有天!

虽受到挫败,但石天子依旧斗志昂然。

他始终都想从沈天手中赢回一场,只不过一直没有机会。

尤其是在与沈天相处过这段时间,他发现两人之间的差距,貌似越来越大。

石天子想要扳回一城,基本上都不可能!

因此,他心中备受打击,甚至都想要放弃。

然而,他突然见到这一幕。

自己已经醒来,而沈天还没醒过来,那结局还不明显吗?

那说明石某悟道水平,要比沈兄强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