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漂亮的老师7:高级会所俱乐部5换 乱群

年轻漂亮的老师7 第一章

(ps:今天第二更到,晚上零点以后就上架了,到时候会有更新,急需大家订阅支持,还有下个月的保底月票,恩,一切都全靠大家了!!)

“买回来了,老郭,你要是吹的不好,别怪我揍你,擦,这一根笛子可是花了我一百多块呢。”

二十多分钟后,ktv里,温心娅正在唱着一首甜甜软软的欢快音乐,而其他人则是有的在用心聆听,有的在说笑,等包房的门猛地被从外推开,拿着一根红色长笛的顾明伟才走了进来,开口就是大叫。

得,一下子,包房里才安静了下来,而后几人就全都笑哈哈看向顾明伟,这家伙头发以及身上都湿漉漉的,还喘着粗气,加上一脸郁闷的表情,样子真有些狼狈,

“辛苦你了。”郭正阳则笑着起身,看了眼顾明伟手中的笛子,只是一眼就看清了这是一根竹笛,而且还是一根卖相很不错的竹笛。

“外面下雨了?”杨广涛也诧异的看向顾明伟,顾明伟则郁闷的道,“靠,我出去的时候还没下,刚从超市出来就下了,还不小,郁闷死我了。”

抱怨中,顾明伟把笛子递给郭正阳,其他人则全都幸灾乐祸的打趣顾明伟。

“好了,别吵了,让郭正阳给咱们吹一首,他要是吹不好,真要揍他一顿才行。”

“你们还真指望他能吹多好啊,等着看笑话吧。”

“哈哈,那可不一定,听听就知道了。”

…………

嘻嘻哈哈打趣了顾明伟几句后,几个年轻男女才又纷纷看向郭正阳,而郭正阳也只是又坐回了沙发上,抓着笛子把玩了几下,才把笛子放在嘴边,试着吹了几下。

这几下也只是试音,声音算不上好,有几声还很刺耳难听,纷纷让正期待的众人吓了一跳,在那边又一阵笑骂中,郭正阳才冲几人点点头,“刚才只是试音。”

说了一句,他眼中也突然闪过一丝缅怀。

这缅怀,是对某个人的缅怀,也是对上一生的缅怀。

缅怀了片刻,又调整了下心情,在几人都等的有些不耐烦时,郭正阳才抓着笛子开始吹奏。

刹那间,一股空灵悠扬的笛声就在包房里泛起,也只是一声,不耐烦说着什么的杨广涛等人就猛地静了下来。

因为,这笛声真的很好听。

仿佛刹那间就能把握住人心扉中最软弱的方寸之地,让人不自禁的心神一震,情绪也跟着笛声开始飘扬。

而随后,空灵悠扬的笛声也逐渐蔓延,一股轻淡的苍凉、哀伤在不知觉间出现,随着笛声的泛响悄无声息入住每一个人心扉,被笛声带的平静下来的几人也逐渐开始缓缓落座,全都静静盯着郭正阳,盯着红唇白齿外的漂亮竹笛,思绪飘飞。

笛声空灵透彻,却又带着让人心跳麻痹的魔力,一点点婉转悠扬,郭正阳眼中,也逐渐泛起了一丝难掩的酸楚。

作为一个散修,在逆天改命的大道之上行走,过程真的太难,也太苦了,每一次冒着生命危险和妖兽搏杀,带着遍体鳞伤的身躯返回,为的,也可能只是几件别人眼中可以随手丢弃的下品灵器。

而在搏杀的道路上,认识几个至交好友,转眼间,不知道有谁已经成为妖兽口中餐,腹中物,死无葬身之地,那种心酸,有谁懂?

作为一个散修,辛辛苦苦奋斗一生,好不容易在灵域中熬出了出路,刚刚晋升至真人,还没来得及扬眉吐气,就被不知名强者的厮杀余波波及,眨眼间灰飞湮灭。

那种心疼,那种不甘,有谁懂?

父亲、母亲、爷爷,一个个亲人离世,就连最疼她的大姐,也在命运中饱受折磨和摧残,偌大天地间几乎再没有能容纳他感情的归宿,那种心疼,有谁可以体会?

杨志明,一个对他有情有义,几乎把他当亲弟弟看待的魁梧汉子,几次险死还生间,都愿意不惜损伤去救他,但却因为无意间得罪一名宗门弟子,轻微的冲动,就导致他被人抓了生魂置入邪宝中承受永生永世不间断的摧残,等他想去拯救,却费尽心机连对方的面都见不到,就被那人手下走狗差点打死打残,那种悲呛和愤怒,有谁可以体会?

宋依依,那个对他百依百顺,芳心暗许的倔强女子,他却总是嫌她烦,从来没分出过一分爱情,却是那样的女子,在一只堪比真人境妖兽的追杀下,不惜自爆肉身来换取他一次逃亡的机会,那种后悔和懊恼,有谁能帮他分担哪怕一分?

年轻漂亮的老师7 第二章

大结局(全书完)

“是赵道友,真的是赵道友!”菩提仙宫旁,酒仙梅老头见到赵地的身形突然浮现而出后,顿时欣喜异常。

“赵道友,你真的灭杀了帝释天,哈哈!雷某当年的选择,真是明智之极!”不远处的原金雷真仙雷公子大笑说道。

反抗修士的三路大军,见到赵地的出现,无不欢欣鼓舞;而对于菩提仙宫的僧人而言,原本就因帝释天的陨落而士气大跌,此时见到最可怕的反抗首领赵地,更是彻底失去了斗志。

这一战的结局,随着帝释天的当众陨落,和赵地的再次出现,宣告结束,结果不言自明。

各方修士,纷纷向赵地表示恭贺和称赞,尤其是那些投机者,更是心知肚明,这位神通不可一世、连帝释天都能灭杀的赵大仙尊,很可能就是今后仙界的主宰!

“赵仙尊,金羽哥他……,已经无可挽回了么?”无双圣女忍不住向赵地悄声传音问道。

“不,金羽尚有一线生机,此事赵某稍后会向圣女做出一个交代!”赵地传音回道。

“诸位道友!”赵地随即朗声说道,声音不大,却有一股难以估量的法则之力,与周围的天地元气融合,顺着天地元气,传遍仙界各个角落。

仙界中,只要有天地元气存在的地方,就能清楚的听到赵地的声音。

众仙自然被这种以最本质的天地法则之力发出的天仙音所震惊,尤其是那些实力强劲的仙王级存在,他们能清楚的感应到,这声音中蕴含的法则之力,已经超出了他们的理解,意味着这声音的主人,已经是比他们更高境界的存在!

这一声之后,菩提仙宫附近自然是肃静无声,就连极远处的仙界其他角落。也是人人惊讶的放下手中的一切,静静聆听赵地的诉说。

有不少修士,都不知道这声音主人的身份,但知情者只需小声的三言两语介绍一句。其余修士立刻恍然大悟。

毕竟,天字第一号通缉令、反抗修士首领的名头,已经在仙界之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赵地继续说道:“帝释天已死,此战已经结束,旧的仙庭规章,也随之而去;赵某要建立一个新的仙庭,建立一个新的秩序。要让三界众生,自由的寻觅仙路,不受任何束缚!”

“这么做,赵某也不知是对、是错,是好、是坏!我等修士,苦修一生,并不是为了钩心斗角、尔虞我诈,而是无限追求最本源、最崇高的力量。感应天地中最基本的法则。”

“赵某希望,更多的修士,能成就真仙。甚至成为更高层次的存在,领悟更高层次的天地法则真谛,带领整个三界众生,走向辉煌。”

说完这几句话后,赵地用期许的目光,扫过眼前的众仙,心中却十分复杂。

正如他所说,他的选择与凌天完全不同,究竟孰是孰非,很难分辨。

是干脆绝了三界众生的仙路。让众生在庸碌无知中十分缓慢的走向衰亡?

还是彻底开放仙路,让更多的生灵有机会接触到更本质的天地法则,在末世毁灭之前,最后再拼搏一次?

亦或是凌天那样,取中庸之道,保留修仙体系的同时、对仙路苛刻限制。既保留了众生成仙的一丝希望,也能在一定程度上延缓末世的灭亡?

三种选择,各有其道理,也许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看法,是非对错,只在各人心中。

大概是深受道门道法自然、无为而无不为的影响,赵地的心中,更偏向于第二种选择。

赵地的一番话,标志着旧仙庭的覆灭、新仙庭的建立,绝大多数修士,雀跃欢腾。

不知是谁首先称赵地为仙帝,其后,众仙纷纷口称仙帝,拜见赵地。

赵地也没有拒绝,以他如今的天仙境界,以及原仙帝凌天的托付之举,他的确有资格、也有必要成为下一任仙帝。

“仙帝大人,不如为新的仙庭重立名号吧。”有真仙建议道。

“那就叫末世仙庭吧!”赵地不假思索的回道。

众仙微微一愣,“末世”似乎有些不太吉利,但既然赵大仙帝已经开口,他们也不敢多说什么。

赵地想到了什么,向酒仙轻声说道:“梅道友,请在这菩提仙宫旧址上,建立一座万里丰碑,将所有在此战中陨落修士的名讳及生平,刻印其中,供后世瞻仰。”

“所有修士,帝释天等仙庭修士,也要记载么?”酒仙皱眉说道。

赵地点了点头,传音说道:“不错,他们也应该被记载下来,包括帝释天在内。每一个修士,都有各自的立场,无分对错。”

梅老头答应下来,没有多问。

末世仙庭正式建立,而末世仙宫,就定于这片被混沌一剑劈开的新界面中。这个新界面,拥有一层强大的结界之力,只有达到真仙级别的存在,才能进入其中。

酒仙、乐仙、冰风、无双圣女、鬼猿、蚩蛮等一干追随赵地、成为反抗修士首领的人物,也自然而然的成了赵大仙帝的得力助手,协助赵地统领整个仙界,重建秩序。

一副蒸蒸日上的繁荣景象在百废待兴的三界中,渐渐展开。

数年后,仙界严禁修士间互相残杀,仙煞珠虽然仍然存在,但却并非修行中的必需品。

数十年后,包括三仙池在内的仙界各大修炼圣地,开始有秩序有规划的对修士开放,让每一名修士,都有更多的机会化凡成仙。

数百年后,仙帝赵地率领一众鬼修,亲自施展强大的逆天神通,以无边炼狱为基础,重建鬼仙域。已是鬼猿之体的黑穹,成为鬼仙域的第一位鬼王。从此以后鬼修也有了完整的仙路。

数千年后,一套十分复杂精密的选拔机制在仙界各大仙域和各个附属下界中建立完成,让更多的奇才,能更顺利的走上仙路。

从此以后,修仙。更多的不再是与人恶斗,而是与天相争。

从那以后,仙帝赵地,便消失在众仙的视野之中。极少

文学

露面。

……

如此又过了数千年,修仙界,也变得空前的繁荣,直追上古时期。

年轻漂亮的老师7 第三章

仙台上。

云栾神子一枪洞穿江晓的心脏。

彼此对峙着,强大的灵压,如同深海底部,让人喘不过气。

可,

江晓的气势却完全压倒了云栾

文学

神子,单臂如龙,死死抓着云雷枪,任凭对方如何也动弹不得。

这一幕的冲击力实在太过巨大,

在场所有人全都说不出话了,如同见证着一个神话。

嘭!

江晓向前一步,气势如渊,逼得云栾神子踉跄后退。

“可恶!”

云栾神子很快就为自己的后退,感到了难以容忍的羞怒。

永恒塔第九层齿轮缓缓转动…

宏伟的时空之力瞬间降临此方天地。

可下一刻——

唰!

一抹流光好似道家仙剑,突然携着极致之势,划破时空,袭向永恒塔。

道果也是会崩裂的,诸如江晓一百三十二刻的生死面具此刻都碎了一角,日后需要造化才可愈合大道伤痕。

永恒塔更是嗡嗡作响,如何抵抗得了极致道势,只能开始逃窜。

时空之力消失,

云栾神子眼神骤变,感受到了被完全压制的难受。

轰!!!

正在这时,江晓悍然拔出了胸口的云雷枪,猛地一脚暴踹在了云栾神子身上。

后者只觉得像是被传说中的神象踢了一脚,体内翻江倒海,差点没当场爆体,整个人狼狈不堪地倒飞而出。

“来!”

仙台上,江晓大手一招,一抹流光飞来,握住了极致法剑。

整个人如不世出的绝代剑仙。

撕拉——

随手一挥,璀璨的剑光,直接将仙台撕裂出一道深不可测的痕迹,如同天堑,远远超出了九重境的程度。

“哇!”

云栾神子反应不及,右臂被高高斩落,云雷枪也哐当一声掉落在了地上。

鲜血至断臂喷涌而出,染着金辉,散发着圣洁的气息,泼洒在了灰白色的仙台上,极为鲜明的反差!

“我的天!!!”

“难以置信…”

“放肆!找死的畜生!”

霎然间,一道道嘈杂的声音至四面八方传来,饱含有天庭御灵师的杀机。

“同阶之战!谁想插手?”

江晓却眼神冰寒,如同杀神附体,不依不饶,提剑前行。

“不许管!我今日必斩此僚!”

与此同时,云栾神子也被刺激的上头了,断掉的手臂重新生出,重新一把紧紧握住云雷枪。

这是名副其实的九重境巅峰之战。

来自天庭圣地的自己岂能被这卑微的凡人击败?

至少,也得自己击败对方过后,再彻底将其诛杀到神魂俱灭,万劫不复!

【玄武圣光劲】

云栾的识海中流转出灿金色辉光,整个人仿佛超凡入圣了般,体表显化出一层金色虚影,举手抬足间便有毁天灭地之势。

可饶是如此,

江晓仍战力无匹,一阵摧枯拉朽的攻势将云栾神子打得金色虚影颤抖,整个人吐血连连。

神血洒仙台!

这一刻,此方天地陷入了鸦雀无声的地步,所有人全都屏住了呼吸,不敢开口大声。

每个人都看了出来,

在神血消失后,云栾神子完全被那个玄衣男子单方面压制,无论是大道、神识、体魄全都落入了下风。

就连穿着银衣的天庭御灵师都被震惊住了。

何时见过云栾神子如此狼狈的一幕?这样的战斗唯有神子之间的较量才该有,那个凡人居然触及到了天庭的领域?

“这家伙到底是如何修炼出来的?”

大周皇朝的少年帝王,拓跋宇喃喃自语,体内莫名有热血在上涌。

神袛血脉又如何?诸天万界的御灵师,若道心无敌,大道仍可击败一切外物!

轰隆隆!!!

仙台上,战况激烈。

双方各出手段,打得天崩地裂,两股强劲的灵力好似苍龙互绞,破灭了一切,劲风席卷着四面八方,常人完全无法身处其中。

【天罡神雷】

云栾神子黑发披散,嘴角咳血,体内灵力却很强盛。

一枪打出万丈神雷,毁灭之力,咆哮着汹涌而来,欲要将万物崩成齑粉。

沿途的仙台都被雷龙冲撞出了破碎的沟壑…

撕拉——

可下一刻,一抹漆黑的月牙状弧光,携着极致与森然的死气,突然袭来。

雷龙瞬间被斩破!

同时,云栾神子的金丝软甲也被切开了一道血痕,身后的大地更是被斩出一条无比夸张的裂缝。

死气侵蚀入体…

云栾神子身体不禁摇晃了下,踉跄不稳。

唰!

江晓抓住时机,单脚踩破地面,化作一道弧光欺近袭来。

“找死的畜生!”

云栾神子大怒,想要抵抗,可体内气机实在太过紊乱,经脉中的灵力都调动不了。

一截刀尖突然至旁侧虚空中伸出,无视护体灵力,瞬间刺穿他的胸膛!

就像是烫红的烙铁没入豆腐般轻易…

“不啊!!!”

云栾神子彻底失态,状若疯狂,嘶吼咆哮。

其体内经脉彻底崩裂,一缕缕好似黄泉中的阴气,化作阴损毒蛇不断撕咬着血肉。

与此同时,江晓体内灵力涌动,灵压如同一座山岳,轰然砸下。

云栾神子被死死镇压,难有动作。

下一刻,江晓眼神一厉,双手握着剑柄,将云栾神子冲击出数里开外。

极致道势的恐怖,云栾神子完全抵抗不了,烙铁般的剑尖不断深入,胸膛裂开一道道血口,深入骨髓的痛楚…

二者好似一抹流星,在仙台大地上,画出了一条漆黑的长痕。

沿途,神血不断飞溅洒落,如同盛开的梅花,煞是绝美。

“【万神剑】”

正在这时,云栾神子竭尽全力,催动出最后的神通,一枚枚特殊道痕如繁星般在穹顶上空浮现。

每一枚道痕都充盈着强大的神力,猛然化作金色的仙剑,又像是金色神龙,齐刷刷地落下,势要诛杀一切敌人。

轰隆隆!!!!!

震耳欲聋的爆炸声,空间都快崩裂了,每一枚道痕化作的仙剑威力强大,好似陨石雨一般,令人骇然变色的一幕。

江晓瞬间被璀璨的剑光所笼罩。

一把把金色仙剑不仅撕裂他的身体,同时还击穿了下方的仙台,大量的裂缝如蜘蛛网般蔓延开来。

“快!快!”

同时间,云栾神子抓住时机,拼命催动永恒塔,同时慌张地掏出各种仙丹,试图补充恢复状态。

自己决不能输!此战若是落败,今后自己还如何高高在上?

可就在这时——

一道残破的血影突然至璀璨的剑光当中飚射而出。

再一看,

江晓浑身浴血,大大小小的伤口,深可见骨,其体内却有种不亚于龙族的旺盛生命力。

“为什么啊!!!”

云栾神子简直快疯了。

对方的气势不断攀升,仿佛没有止境,死亡也不是对方的尽头,世间怎会有如此让人畏惧的对手?

为什么不论怎样,这家伙始终会一次次地爬起?分明身体都已经如此破烂不堪了,那双眼睛中却像是燃烧着一团火,亮的吓人。

“不…不会的…我可是长生天君的后代啊!怎能被这样的凡人击败!!!”

云栾神子握着云雷枪的手在颤抖,可却死死咬着牙,不愿承认这样的现实。

神血!

这一刻,云栾神子只能将希望放在自身的血脉上,拼了命地想要催动血脉之力。

是的,只要自己再次激发神血,祖宗的力量定能助自己斩杀一切敌人!

可就在这时——

轰~

江晓势如奔雷,打出一枚生死印,生气与死气好似两条纠缠的蛇,绞在一起。

生死印就仿佛一个不稳定的核反应堆,直接在半空中直接爆裂。

霎然间,一股无法形容的生死玄力爆发,空间层层塌陷,所有一切仿佛都混乱了般。

云栾神子整个人神智都像是一根橡皮筋,被不断拉伸,然后又收缩,难以保持平衡。

下一刻,

江晓手中的法剑,绽放出极致的光芒,照耀九天十地,凌厉的杀气足以灭绝万物。

而面对这一切,

云栾神子仍处在浑噩当中,宛如失了神般,立在原地,一动不动。

伴随着即将落下的这一剑,这场九重境的神战,眼看就要落下最后的帷幕!

天枢峰的众人彻底心服口服,心情被震撼得久久不能自己。

“神子居然输了…为什么会这样…”

夏杰只觉得眼前这一幕宛如梦境。

就连那些十二重的大能都莫名有些激动了。

这一刻,众人宛如看见了昔日的极致之道御灵师,北冥仙尊!

可就在这时——

令在场所有人都没想到的一幕发生了!

就在江晓即将一剑落下帷幕时:

嗖!嗖!嗖!

七把仙剑突然至远处袭来,化作神虹,飞速洞穿虚空,袭向仙台。

江晓动作陡地一滞。

身躯猛然被一把把仙剑洞穿,大量的神纹,好似锁链般封禁住了体内的灵力。

仙台上。

云栾神子陷入了生死浑噩中,眼瞳呆滞,云雷枪和永恒塔都掉落在了地上,完全失去反手之力。

江晓却在最后一刻突然停下动作,身上被插入七把灵芒各异的仙剑,宛如稻草人般,动弹不得。

“孽畜!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以歪门邪道偷袭云栾神子!”

与此同时,滚滚天雷般的震怒声至四面八方传来。

再一看,

七座山峰上,那些穿着银衣的天庭御灵师,满脸怒相,高高在上地瞪着江晓,如同审判着罪犯的法官。

这些御灵师境界高低不一,大多在九重境左右,却也不乏十重境的存在。

那突如其来的七把仙剑正是出自这批人之手!

几乎瞬间,来自各座天下的御灵师们,全都感到了某种无法言明的沉闷。

“这…这…”

一袭青衫的叶顾,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可半响后还是低垂下了头。

“好个天庭…唔…”

拓跋宇刚要开口大喝,

旁边的白袍老者赶紧一把捂住了他的嘴巴,提心吊胆,“我滴小祖宗啊,你可长点心吧。”

这一刻的天圣宗,无人敢开口,压抑得可怕。

……

滴答…

殷红的鲜血,混杂着灿烂的光芒,顺着手臂滑落。血迹如同蚯蚓,弯弯曲曲,好似在肌体表面勾勒着妖异的纹路…

江晓立在原地,没有动作,或者说,无法动作。

黑发下,那双黑眸似乎都空洞了,失去了一切颜色。

“呼…呼…”

与此同时,云栾神子终于摆脱了浑噩,体内紊乱的气机逐渐平复。

他大口喘气,忽的眼中闪过一抹诧异,抬头一看,便见,

那个如同战神般的玄衣男子此刻好似一尊雕塑,血肉之躯上插着七把仙剑,如同受了天罚的罪人。

“神子,方才这家伙偷偷动用远超九重境的至宝,欲要害你。此僚,该当死罪!”

一道如同天神般的声音响彻此方天地。

七大山峰上。

那些天庭御灵师如同一尊尊神明,坐镇于此处,威严的声音似乎震荡着灵魂,让人不敢抬头反抗。

云栾神子微怔了下,随后不知为何,暗暗咬牙,内心羞恼。

自己…输了…

云栾神子并不蠢,自然看得出这一切种种。

那颗高傲的心化作了一条恶毒的蛇!

“原来是这样吗?”

下一刻,云栾神子眼中流露出了刻骨的杀机,“这样说起来,这家伙还真是必死无疑了啊。”

再一看,

那个玄衣男子似乎还在盯着自己?

那双黑洞般的眸子充斥着万年不化的寒意…

让人莫名有些毛骨悚然。

云栾神子本能地想要避开,可却又不甘,突然又冷笑了声,“无妨,尔等这就看着本人如何杀了这家伙!”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