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的馊子10,乱小说录目伦400篇

年轻的馊子10 第一章

隆安七年,正月十五。

一早,贾蔷前往东城兵马司点卯,亲自查看了各坊巷水车、水缸等防火措施。

他虽还挂着五城兵马司都指挥的名头,可真正能执掌的,也只有东城。

不是说其他四城兵马司他说的话不好使,而是其他四城各有为主的衙门。

西城为步军统领衙门,南城为顺天府,北城为大理寺,中城最清贵,为都察院御史台的地盘……

当然,如大理寺、御史台这样清贵高大的衙门,自然是不可能亲自处理这些浊务的,所以油水他们来拿,事情则由步军统领衙门来做,出了事,锅自然也得由下面人来顶……

他们倒也想让五城兵马司来当垃圾桶,原先五城兵马司存在唯一的意义,就是用来在需要时背锅。

只可惜,如今五成兵马司当家的是贾蔷,既然分不得利益,也就让其他各城兵马司各自龟缩,不准冒头被人当刀使,天天划水就好……

他们背锅背怕了,如今能有一个做主挡雷的,还能奉旨摸鱼,岂有不高兴的?

不过东城兵马司,却将东城打造成铁桶一般。

火灾虽然几乎每日都有,毕竟数以十万计的百姓,但总能及时扑灭。

相比于其他几城,东城百姓对治安火禁满意之极。

交待完各主事,今晚严格维持秩序后,贾蔷就前往了恪和郡王府……

……

王府后院,内堂。

暖气烘的屋内暖煦,插屏前设一铜刻梅花三乳足香炉,阵阵香气从梅花蕊中冒出。

贾蔷到来时,李暄正面色苍白的坐在香炉附近,双目无神……

贾蔷唬了一跳,问道:“王爷这是怎么了?”

李暄不答,只直勾勾的看着前方,一旁陆丰面色有些古怪,忍笑小声道:“刚才王爷抱着小郡主稀罕时,小郡主大解了……”

贾蔷闻言哈哈大笑起来,道:“那是你亲闺女,你就成这模样了?王爷,你这也太好笑了罢?”

“好笑个屁啊!”

李暄骂道:“你不知道有多臭!”

不过到底是亲女儿,不好在人前多说,没耐烦道:“甚么事?爷昨晚上打发人叫你来吃酒你不来,这会儿倒巴巴的跑来?”

贾蔷寻了个座儿坐下后,道:“昨儿请我舅舅一家吃饭,你说迟了。这不,为表歉意,今儿这会儿我就来府上,同王爷喝两盅。”

李暄气的嘴都歪了,骂道:“爷瞧你昨晚是攮了女鬼了,这会儿跑来诓爷?你当我不知道,今儿你家皇贵妃回家省亲?”

贾蔷哈哈笑道:“省亲慌甚么?宫里不知哪个忘八管事,把省亲时间定到了半夜……王爷该不会是你弄的鬼罢?”

李暄斜眼看着贾蔷,道:“爷想拾掇你,还用得上这些下三滥手段?必是你平日里得罪了太多人,如今连哪个给你上眼药也不知。你说说你,爷对你管教稍松一点,你就在外面惹是生非!”

贾蔷起身笑道:“除了戴权那条老阉狗还有谁?他以为如今我升了国公,就讲体面,动不得拳脚了。等着,

文学

今儿非让他跪下来喊祖宗不可。对了王爷,得闲去我府上,看看你干兄弟去……”

“好球攮的!”

李暄笑骂了声,眉眼间灵动了些,笑道:“你要去寻戴权的不是去?那等等,爷也一道去。”

贾蔷客气笑道:“收拾一个老阉狗,就不必劳王爷帮忙了罢?”

李暄“呸”的一啐,道:“少做你的白日梦!爷是去瞧热闹去,会帮你?自作多情!”

话音刚落,就见邱王妃从碧莎橱出来,看着贾蔷笑道:“国公怎今儿才来?”

贾蔷看着气色好了太多的邱王妃,眨了眨眼道:“王妃此言之意是……”

怎么听着像是死鬼怎今儿才来……

李暄素来和贾蔷臭味相投,一看他这神情就猜到了几分,连将邱王妃往里面轰:“你不知道这厮甚么名声?从子瑜那论,你也是当嫂子的,危险!快里面去!”

贾蔷:“……”

邱王妃俏脸通红,咬牙啐道:“王爷说的甚么混帐话?”

原是作通家之好的,前儿还是李暄招呼也不打一声,就差直接领进卧房了,这会儿倒发起神京来!

贾蔷点头附和道:“这话着实混帐的很!市井内的流言蜚语都拿来说嘴,果真论起来,高门大户里,哪家不被人说?怎偏到我这里,就成日里被人取笑?可见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只是旁人如此扯臊倒也罢了,可王爷……如此骨骼清奇之人,怎也学人嚼舌放屁?!最可气的是,居然连王妃也牵扯在内,实在荒唐!”

看贾蔷痛心疾首痛斥李暄,邱王妃下意识点头道:“就是!”

李暄看看这个,瞥瞥那个,忽地心里危机感大盛,对邱王妃沉声道:“就是个屁!还不快进去奶孩子去!”

邱王妃刚平息下来的脸色,骤然再度涨红,狠狠剜了李暄一眼后,扭身进了内堂。

贾蔷无辜的看着李暄,问道:“母乳喂养?”

李暄面黑如铁,咬牙道:“不是你个忘八说的,这样对孩子好?”

顿了顿,兴许觉着吃了亏,又问道:“你家的不是?”

贾蔷摇了摇头,道:“我不大清楚啊,这种事,不好说的罢……”

李暄跳起来举拳就要砸烂贾蔷的狗头,贾蔷哈哈大笑着逃开,就听身后骂声响亮:

“无耻曹贼,留下狗头来,休走!!”

……

皇城,大明宫。

敬事房。

皇宫后妃众多,与天子敦伦需要排班,还要避开女

文学

人的月事期。

除此之外,敬事房还负责对宫中所有太监、宫女进行赏罚。

所以,敬事房总管太监权势极重。

戴权身为御前第一红人,身上自然兼着这一要紧之职。

今日难得御前无事,他歇一天,便来此处坐一坐堂,也好受用受用徒子徒孙们的孝敬。

司设监掌印太监尚裘是戴权的干儿子,尽管这位白发苍苍的老阉奴,年岁比戴权还长几岁。

尚裘躬着腰,满面谦卑的同戴权谄媚笑道:“干爹,难得今儿您老得闲落落脚,儿子在家给您置办了份席面,还请干爹心疼心疼儿子,赏个体面……”

这让正常人能将隔夜饭都能呕出来的做派,戴权居然很受用,他哼哼笑了笑,道:“难为你有这份孝心,只是席面就免了罢,不定甚么时候万岁爷就想到了咱家,哪敢离宫片刻?”

尚裘笑的愈发皱起满脸褶子,道:“哎哟!要不都说干爹您是大明宫的内相呢!干爹好大的威风,连儿子都跟着沾光!”

年轻的馊子10 第二章

第1326章出征!秦帝之谋划!

长安城!

英魂广场!

“众将士!”

洛尘立于台上,沉声道:“此一战,乃是我大夏霸业之始!”

“朕掌兵以来,灭南蛮,平叛乱,收东莱,战无不胜,此番面对大秦,同样是不例外!”

“朕在,当守土开僵,一举奠定我大夏千秋不朽业!”

“反山河所照,日月所至,皆为汉土!”

洛尘直接从腰间拔出天子剑,指向苍穹,沉声开口道:“此一战,决定中原之主!”

“此乃朕登基以来,第一次国战,能胜否?”

“必胜!”

“必胜!”

“必胜!”

一道道高喝声响起,众人皆是士气高涨,举起手中的兵刃使劲狂呼,陆玄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好!”

“薛仁贵!”

“末将在!”

“我封你为征东大元帅,总览东征一切事宜!”

“遵命!”

薛仁贵恭敬行礼,洛尘看向另外一人:“岳飞,陈庆之!”

“末将在!”

“封你二人为征东副元帅,协助薛仁贵,处理一切事宜!”

“诺!”

“冉闵,赵云!”

“末将在!”

“封你二人为左右先锋!”

“诺!”

“宇文成都!”

……

一番册封下来,此次东征阵容可谓是空前浩大,凌烟阁之人,洛尘只启用岳飞一人,至于白起和廉颇则是留在了京都。

一声令下之后,浩浩荡荡的征东大军直接出征!

长安城外,人山人海的百姓大潮流皆是汇聚在此,夹道相送!

“将士们,一定要平安归来啊!”

“等你们凯旋,莫要忘记告知老朽!”

“大夏必胜,我朝有英明神武之君主,自从殿下统兵以来,百战百胜,此次自然是不会例外!”

……

看着街头上的百姓人满为患,洛尘站在城楼之上,脸上露出一丝犹豫之色。

此番对阵大秦,他自然是想要御驾亲征,然而,陆雨凝怀有身孕,若是这个时候离开……

薛仁贵挂帅东征,若是论统兵作战的能力,不管是白起还是岳飞都要在他之上,但是,薛仁贵积威已久,在军中颇具威望,所以,洛尘依旧还是选择了他。

在他这里,不需要担心功高震主,也不用担心薛仁贵会有反心!

此番不只是有御龙军出战,岳飞的背嵬军,秦良善的虎豹骑,四象军团,飞虎军全部出战,总计七十万大军,也是数十年来大夏规模最大的一次国战!

三年前灭南蛮也不过是三十万大军,硬生生的将南蛮亡族灭种!

“孔明!”

“在!”

“你以为,北苍会作何反应?”

洛尘看向站在自己身侧的诸葛亮,眼中带着一丝好奇之色,诸葛亮轻声道:“陛下,我们出兵的消息北苍已经得知了,他们自然是想分一杯羹!”

“只是,如今大秦尚在,我们可以结成同盟,或许等到大秦灭了,北苍就该……”

洛尘微微颔首,笑吟吟的道:“我大夏与北苍,迟早有一战啊!”

诸葛亮眸子之中尽是精光,轻声道:“陛下,依臣之见,不如将火药用于后手!”

年轻的馊子10 第三章

至少有五万多凉州经由六年训练的武装青壮,在以逸待劳的情况下,面对从青藏地区俯冲而下的拂沃德,司马朗就不用那么担心了。

虽说依旧有一定可能被拂沃德冲破南疆的封锁,可考虑到现实情况,拂沃德也不可能带太多的精锐这么干,打一波,没人了,就算是赢了,也输没了啊,所以司马朗迅速跑路了。

“这样的话,我们差不多要布置西川,绵阳,广元,陇南,陇西,河曲等等一系列防线,这有点防不住吧。”刘备也不是傻子,算一下青藏的边境线,刘备有些头大了。

“凉州是不用管的,凉州人民大概率会欢迎贵霜将士不远万里来送功勋,省的他们乱跑攒功勋。”陈曦摆了摆手说道,“其他地方问题有点大,所以我过来找你商量一下。”

“这条边线布防需要差不多四十万兵力吧。”刘备掐着指头算了算所需要的兵力之后,有些头疼的说道,这可不是什么小数目,汉室总兵力不少,可突然多出来四十万,也很头疼的。

“先去未央宫那边吧。”陈曦想了想,他倒没担心这个,战争有时候也能迅速解决一些问题,只是解决的方式需要商讨一下。

等刘备和陈曦过去的时候,尚且还在长安的将校都来齐全了。

孙策和周瑜,原本在近期就应该离开了,但是周瑜被烧成卤蛋之后,这俩便又推迟了一个月,所以在出了这种大事之后,孙策和周瑜也就被通知了过来,当然尚未离开,准备和白起切磋最后一场的关羽也同样没有离开。

“人都来全了?”刘备进来的时候看了一圈,确定在长安的主要文武都来了之后开口询问道。

“还差公主殿下,殿下在兰池宫那边避暑。”李优神色沉静的开口说道,刘备闻言沉默了一会儿,印象还停留在大朝会,怎么一转眼公主已经到兰池宫那边避暑去了。

“抱歉,来晚了一点。”刘桐和丝娘突然出现在了政务厅外面,眼见齐全的文武,刘桐点了点头解释道。

这来人是传送过来了,未央宫很大,兰池宫也相当远,到现在消息其实也才传递到刘桐那里,然后丝娘带刘桐传送过来了。

众人迅速入席之后,刘备对着刘桐一拱手,“情况诸位应该已经知道了?畅所欲言吧。”

然而没人说话,关羽走过高原地区,当时当时还是喜马拉雅的南侧较为平坦的地区,所以关羽很清楚自己的军团没有长时间的适应,不可能长时间在高原环境进行作战。

关羽为人虽说高傲,但体恤士卒的将帅之中,关羽能排在前面。

“先防守吧,然后让朱校长率领盾卫上青藏地区。”周瑜也无奈,这士卒没办法长时间在上面作战,在这种情况下,他也没办法,更何况这粮草后勤怎么处理也是个问题。

“那个,我们为什么不假装不知道,在汉中制造破绽,让他们一鼓作气突进到长安这边来,然后我们把他们杀掉。”刘桐不解的询问道,“长安的兵力虽说不多,看起来能打,可在长安的话,淮阴侯和武安君都很能打,一次性就解决了战斗。”

陈曦闻言看向刘桐,然后伸手捂住自己的眼睛,夭寿呦,公主殿下居然开始干活了。

“计划是不错,但拂沃德就算对此有想法,也不大可能这么干的。”陈曦开口解释道,“强袭长安,哪怕战败,也足以极大的提升贵霜的士气,但拂沃德早期绝对不会这么干。”

一开始当然是稳扎稳打,吸引汉室在川西,陇南,陇西等地进行布防,牵制汉室的兵力调动,等完成这些重要的工作之后,如果有机会,或者发现撤不下去,才会强袭长安。

毕竟强袭长安的意义更多是士气上的,可牵制住汉室数十万的大军,那意义可是战略上的,所以拂沃德只要脑子没问题,绝对选择的是先牵制汉军,从之前的表现看来,拂沃德还是能分清楚轻重缓急的。

“哦,了解,也就是为了牵制我们的兵力,让我们在青藏延边地区进行布防,牵制我们对于贵霜本土用兵。”刘桐抬手说道,这家伙牵丝戏用多了之后,脑子里面也多多少少有些存货了。

“实际上就是如此。”李优叹了口气说道。“经由我们计算,如果要在青藏延边地区布置足以遏制对方主公攻击的兵力,差不多需要四十多万,而且这还是考虑到拂沃德所能动用的兵力在二到四万。”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