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攻一受同时做宿舍文,极度勾引

4攻一受同时做宿舍文 第一章

“什么事?”朱标听到李节果真有事情找自己帮忙,当即也好奇的问道,虽然李节和他十分亲近,不过李节好像还真没怎么求过他,毕竟以李节的身份和才智,他平时也基本不用求人帮忙。

“这个……”只见李节迟疑了一下,最后这才实话实说道,“不瞒殿下,刚才我献给陛下的那份计划,其实并不是我一个人写的!”

“不是你一个人?那还有谁?”朱标听到这里也更加惊讶的问道。

“蒲城郡主帮了我很大的忙,另外玉宁也帮着我们补充了一下。”李节再次回答道。

“原来是蒲城,那就难怪了!”朱标闻言也露出了然的神色,当初在去北平府时,他就已经见识了朱雪晴的能力,知道自己这个侄女才智高绝,哪怕是在男子中也十分少见,所以她能在这件事上帮上李节的忙也很正常。

“郡主的能力我也十分佩服,这次要设立银行,并且发行一种新的纸币,说实话,我心里也没什么底,所以……”李节说到这里忽然露出迟疑的表情,似乎有些不好说下去。

“所以什么?”朱标更加好奇的问道。

“所以我想请郡主也在银行中担任一个职位,不知道太子能不能想个办法?”李节终于厚着脸皮开口道。

“胡闹!”朱标听到这里也不禁气道,“蒲城她可是个女子,怎么能像男子一样抛头露面?而且银行还是朝廷设立的财务衙门之一,她一个女子去银行担任职务,岂不是要赐她官职?这要是让父皇知道了,肯定会把你臭骂一顿!”

“我就是知道陛下会骂我,所以我才不敢告诉陛下,不过殿下您知道郡主的能力,而且您可比陛下开明多了,所以我才敢找您商量啊!”李节说到最后也不动声色的拍了朱标的一记马屁。

还真别说,听到李节说自己比老朱开明,朱标刚刚生出的怒火也一下子消散了大半,只见他冷静下来,沉思片刻再次道:“父皇肯定不会同意的,就算是我想帮忙也没用,不过我倒是很好奇,你为何会有这种想法,难道你不知道我大明从来没有女子为官的先例吗?”

朱标说到最后也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李节,其实他的话并不严谨,大明并不是没有女官,只不过女官都只是宫里的职位,一般都只服务于皇家,根本不算是传统意义上的官员,而且老朱也十分反感女子干政,更别说让女子为官了。

“我知道,可以前没有先例,并不意味着以后没有,殿下您也知道郡主的才能,难道您就不觉得郡主的才能如果不去做官的话,岂不是太浪费了吗?”李节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再次反问一句道。

这倒是实情,自从李节认识朱雪晴之后,就感觉她十分适合做官,小小年纪的她就能将半个秦王府打理的井井有条,甚至连朱樉都离不开她,毫不夸张的说,以朱雪晴的能力,哪怕是担任一个知府也完全可以胜任。

“这个……”朱标闻言也露出沉思的表情,朱雪晴的能力他都看在眼里,当然也知道李节说的是实情,其实相比老朱,他对女人的偏见并不是那么深,如果有可能的,他并不介意朱雪晴进入朝堂为官,毕竟他见到的许多官员都不及朱雪晴优秀。

当然想法归想法,朱标还是一个很实际的人,所以最终他还是摇了摇头道:“我的意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父皇的看法,所以这件事绝无可能,不过你若是真想让蒲城帮你的话,倒是可以让她隐于幕后,帮着你出出主意!”

“这……”李节听到朱标的回答却露出失望的神色,过了好一

文学

会儿这才无奈的点头道,“好吧,多谢殿下的指点!”

看到李节失望的模样,朱标也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这件事基本没什么可能,你也不要在这种事上纠结太久,虽然这么做可能会委屈了蒲城,但我相信她会体谅的!”

4攻一受同时做宿舍文 第二章

不仅仅是胡正刚,在机场室外停车场的幸存者门都看见了拿着枪的两名动员兵,所有人都拼命的向着地下停车场跑去,仿佛那里就是救星一样。可,现实是残酷的。不断的有人被追上,摁倒在地,任何被撕咬,啃食。

胡正刚三人的运气不错,他们距离停车场的距离最近,所以很快就跑进了地下停车场,不知道是为什么,在地下停车场内并没有出现任何问题,这里还是像平常一样正常运转着。一些人还慢慢悠悠的去寻找自己的车,准备返回家中。直到胡正刚这些幸存者冲进地下停车场,他们疑惑的看着这一大群人。

胡正刚终于有机会回头了,他也终于看清楚追杀他们的是什么了。是“人”?不,已经不知道能不能用“人”这个词语来形容“那个”了。他们保留着人的外表,但是却如同野兽一般,用手或者可以称作“爪子”,和牙齿来去撕咬被追上的幸存者。倒在地上的幸存者还未被啃食干净,就开始抽搐,身上被咬了一般的内脏还健在,粗壮的血管让内脏挂着身体上,紧接着原本还是幸存者的”人“,变为了”猎杀“他们的”野兽,慢慢地,他们的手开始变得像“爪子”一样,牙齿也变得更加锋利。

眼前的景象,不得不让胡正刚想起来他曾经看过的一部名叫《生化危机》的经典电影,即便如此,也无法解释胡正刚眼前的景象,毫无任何预兆,就突然爆发的丧尸病毒,让人猝不及防,即便是知道末世即将来临的胡正刚,也没有想到这样的末日来的是如此之快。

在两名动员兵一前一后的护卫下,胡正刚三人终于到达了巨大的民用版“猛士”上,发动机巨大轰鸣声让胡正刚三人感到安心,看似成功躲避了危险的三人坐在车内不发一语,沉默笼罩着巨大的“猛士”车内。

贾玉宝心里其实是有些怀疑的,他看见了那些已经不能称之为人的生物,它们疯狂死咬着那些拼命奔跑的幸存者,如果不是他身边的胡正刚和妻子,他甚至都会觉得这不是现实,他看着荷枪实弹的两名动员兵,开始怀疑起在时间点不惜花重金购买头等舱机票的胡正刚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两名叫做大壮和虎子的动员兵背靠背站在已经打开的天窗上警戒,胡正刚开着“猛士”小心翼翼的躲避着幸存者和变异的“人类”。胡正刚看着那些被虐杀致死的幸存者,抓紧了方向盘。他狠下心,踩下油门,车上的三人就这样在沉默中出发了。

胡正刚不知道这样是否正确,但是他知道现在的他没有任何能力去拯救那些幸存者。幸存者那无辜的求助的眼神看的胡正刚发慌。即便胡正刚知道,他这样做是正确的,是没有问题的。但是他曾经穿过的军装却仿佛在说,你在背叛人民!这一天,胡正刚第一次选择了成为“旁观者”第一次背叛了自己曾经在国旗下约定的誓言,而贾玉宝也是一样。在沉默中,无助,无可奈何,愤怒和无能为力这样的心情在互相交织,碰撞。

4攻一受同时做宿舍文 第三章

自从知晓了守真的真实身份之后,临淄王李隆基对待他的态度从谋士门客转变为好友。

李隆基不仅仅找回了昔日年少时期的好友,还知晓了自己母亲遗骸的藏地,多年的心愿全都实现。

心情大好,他带着众人经常去潞州近郊打猎。

有人见到潞州州境有条黄龙白日飞上天。

特别是李隆基出去打猎,像是有紫色云彩在他头上,后面跟从的人远远望见。

守真亲眼见证了这种情景,心中大悦,替昔日好友高兴。

他与李隆基说起过自己的身世,而裴氏家族血案的幕后真凶便是上官婉儿,他与李隆基约定,待到事成之日,李隆基一定要为裴氏家族平反,一定要将上官婉儿绳之以法。

话说,相王李旦这一脉与宰相裴炎很有缘分。

如果当年不是武后假借宰相裴炎之手扳倒了皇帝李显,也不会轮到相王李旦登基称帝,虽然李旦称帝之后一直被幽禁在皇宫,但终究坐上过皇帝之位。

武后“借刀杀人”之后,又卸磨杀驴,诛杀了裴氏家族,才有了裴元昭在襁褓时期就被发配到了掖庭。

到了掖庭之后,裴元昭遇到了窦德妃一家人,包括李隆基、小金仙等人,跟在他们身边一起长大。

李隆基知晓了这些内情,更加确定守真和他是同一个目标,只有争国本成功,守真才有机会为裴氏家族平反。

当今的皇帝李显最是痛恨宰相裴炎,恨宰相裴炎将自己拉下马,在房州被幽禁了十多年。皇帝李显怎么可能会为裴氏家族平反呢?

守真与李隆基定下大计之后,便回了长安城,他要为李隆基争取镇国太平公主的政治力量。

二人商议后的计策并非是直接拉拢太平公主,因为太平公主极善权谋,谁也不知道她将支持哪一方,皇帝李显是她的亲哥,而李隆基只是她的亲侄儿,总是差了一辈的亲热。

守真的计谋是不动太平公主,而是联络太平公主的儿子,例如说,薛崇简等人。

一旦薛崇简等人与李隆基经常走动起来,外界不知晓内情,还以为薛崇简等人代表着太平公主的立场和态度。

如今,皇帝李显和韦后已经收拢了上官婉儿的政治势力,正在打压镇国太平公主,李隆基可以假借相王李旦的名义与太平公主暗中联手。

守真回到长安城后,一切按照计划进行,而且很顺利。

薛崇简自幼出入皇宫,与被幽禁在皇宫里的皇子们非常熟悉,特别是李隆基,因为年龄相仿玩得来。

接到潞州李隆基的邀请之后,薛崇简带着薛风眠等人应邀来潞州游玩,极为尽兴。

守真留在长安城,接待了好友宝相法师。

连续数次相聚在一起谈法论道,他觉得宝相法师像是有话要说,那种欲言又止让他心生好奇。

这一日,他约上了宝相法师一起去了近郊的无相寺,寻找石秀和尚,三个人聚在一起,于溪边垂钓。

闲聊之际,宝相法师终于说出之前想说之事。

宝相告诉守真,自己才是裴炎的亲孙子,而守真则是掉包换来的婴儿,被送入了掖庭。

守真有一种疯掉的感觉,他一生都在为裴氏家族平反,却听到这么一个说法。

“你听谁说的?你怎么知道我的身世?”守真都忘记了垂钓之事,转过身来,与宝相问道。

“我就是那个被掉了包的裴元昭。此事,从叔裴伷先一直知晓此事,你可写信询问此事。”宝相无奈又同情的望着守真。

“从叔知晓此事?”守真简直不敢相信,每年裴伷先都会从西域押送一批钱财,送到守真这里,任由守真花销。

“知晓。他曾经在返乡的那些日子里,见过我。后来,他被乡人举报去了西域北庭,书信也没有断过。”宝相如实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