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朋友闺蜜一起三飞小说,舒婷1一20全文阅读

和女朋友闺蜜一起三飞小说 第一章

“笃!”

“笃!笃!”

“子时三刻,平安无事!”

深夜,万籁寂静。

一道沉闷的梆子声打破了深夜的寂静,在镇子的角落处响起。

那梆子声听着令人无比安心。

林若虚盘膝坐在床榻上,闭目修行。

深夜寒风习习,那窗户开了一条小缝,一缕皎洁的月光透过缝隙打在了桌子上。

哪怕是蒙着绸布,那皎洁的月光如同被桌子上的诡异木雕吸引一般,闪动着一明一暗如同呼吸般的光芒。

夜色,愈发浓厚。

随着临近子时,一股雾气缓缓升腾起来。

林若虚忽然似有所觉,猛地睁开了双目,起身站在窗边,眺望着雾气沉浮不见尽头的远方,那眉头微微一皱。

就在方才,他正在修行之际,突然察觉到镇子上传出一股不正常的诡仙波动,虽然只是短短一瞬间的稍纵即逝,但林若虚觉得,自己定然是没有感觉错。

结合此次任务,他有理由相信,那位叫“屠图”的邪修,可能并不如善事堂的执事老者所推测那般,就此殒命。

他仔细回忆那日所见执事老者的面容神色,觉得这位善事堂的执事可能并不是故意蒙骗自己。

他面无表情,眼眸深邃,没有流露出任何情感,下一刻,脚下一蹬,身形随着一缕风悄然飘出,踩着夜幕顺着那个感应出波动的方向飞奔而去。

……

徐掌柜深夜是被尿憋醒的。

他迷迷糊糊地起床,在屋子里的夜壶里撒了尿,又迷迷糊糊地倒了下去。

正当他躺在床上,迷迷糊糊中感觉下一秒就要谁去的时候,突然黑暗深处传出了一种“噗嗤噗嗤”的声响。

这声音颇为古怪,也极为轻细,如同什么黏稠物正在慢慢蠕动一般,令人只是听着,就令人感觉浑身不自在。

所以几乎是一瞬间,徐掌柜醒了。

他躺在床上,细细分辨着传来声响的方向,这才愕然发现,那声音竟是出自里屋!

里屋!

正是徐夫人睡觉的地方!

徐掌柜与徐夫人是老来得子,所以对这好不容易怀了的肚子紧张地很,为防止徐掌柜管不住自己,晚上要做一些房事,影响了肚子,早在两个月以前,夫妻二人便分了房。

这深夜……自己妻子所住的里屋传来奇怪的动静……

徐掌柜并不觉得害怕,他的心中反倒是突然升起了一种无名火,他小心翼翼地起身,想要进去看看徐夫人在里面搞什么鬼。

他甚至连蜡烛都没点,为防止鞋子的拖沓声被里面的人听到,赤着脚悄悄地往里走去。

冬日,赤脚踩在地上很冷。

冷得徐掌柜本能地想要犯哆嗦。

但他的心却是悄然燃起了一团更冷的火焰。

这火焰中充斥着愤怒,残忍地燃烧着他仅剩的理智。

一片漆黑。

黑得不见五指。

但幸而徐掌柜明白家中的布局,缓缓地,轻轻地往里摸去。

耳侧“噗嗤噗嗤”的声音极小,但依旧如同鼠噬一般,不绝入耳。

他走到一个位置,脚步突然站停,无声地轻吐了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了一下,猛地转身,站在边角。

站在这个位置,他可以清楚看到徐夫人床上的动静。

几乎是他转身的一瞬间,那道“噗嗤噗嗤”的声响猛地戛然而止,如同他的出现被突然发现了一般。

虽然只是一片漆黑,但他可以肯定,那发出动静的家伙一定是发现了自己!

和女朋友闺蜜一起三飞小说 第二章

五月,初夏。

受神州大阵灵气滋润,西北边疆,到江南水乡,到处一片翠绿,流水缠绵,更有灵雾飘荡山间。

开元神朝立朝仅半年,诸多变化日新月异,即便是归降的妖族,也感叹其崛起之势。

各州十二地支灵山调理汇聚神州灵气,福地之名彻底坐实。

勃州丑灵山,层层梯田上灵雾如雨,各种珍稀灵药分层种植,不时有青衣修士穿梭其中照顾…

泽州申灵山金水相生,埋下金属后不仅不会腐朽生锈,反而会被缓缓滋养出现灵韵,更有数条金属灵脉正在形成。

江州酉灵山的剑修,往往会在这里凭功德点获取灵材,再跑到沙洲巳灵山灵火眼亲自铸成宝剑。

而在北疆州辰灵山,则有无数修士借助刚烈之气打熬肉身。

“真是个好时代…”

常有年老修士发出感叹,如今的神州,对于修士来说,简直是天堂,近半年突破天劫境者不计其数。

这要在以前,都能当个镇国,但现在想进地阁玄阁,都要接受考验。

而在十二地支灵山脚下广阔平原,一座座城市已经拔地而起,中央神庙金光四射,学堂童子练气打坐,商贸繁荣,街上密密麻麻人群往来。

振奋人心的草原大捷过去已有两月,鬼戎国彻底纳入神朝版图。

那位曾经的鬼戎国太子勃尔德卸下王位,在寅灵山做了一名普通将军,经常到曾经镐京城遗迹上巡视…

就在人们以为神州今年无大事的时候,昆仑山上忽然一日神光大作,随后张奎的声音在各个神庙间回荡。

“我今立一教,名曰玄,取玄之又玄,众妙之门,镇压人族气运。”

“凡我神州人族修士,皆可入门,神州万灵,亦可凭功德有所斩获,大道无常,人心有序,众生万物好自为之。”

整个神州顿时沸腾…

…………

莱州,灵气长空浩荡。

昆仑山下,有着整个神州最大的平原,按照此地阴阳八卦大阵,围绕着昆仑山建立了乾、坤、坎、离、巽、震、艮、兑八座庞大城市。

张奎开山门的消息一出,天下修士顿时蜂拥而来,八座庞大城市竟然顷刻爆满,打尖住店想都别想,百姓家中都住满了租客,就连城外都是满山遍野露宿之人。

张奎过往太过神秘,短短时间崛起,横扫禁地,镇压中州,开辟了前所未有的开元神朝。

天生神人的称号早已流传四方,或许太过玄妙让人难以置信,但几乎所有人都肯定,其应大气运而生,掌握着一门极其强大完整的传承。

如今开山门,怕是无数年来最大的机缘,没人想要错过。

开元神朝诸多设置颇有古怪,许多人戏称其是将国家当成门派来经营,如今终于获得确认。

谁都知道张真人于沙洲闭关炼器,一周前,山下八座城市的百姓一觉醒来,忽然发现昆仑山自半山腰起,被无边云海灵雾笼罩,隐隐散发着恐怖的气息。

许多人不明所以,只是凭空做了许多猜测,也没人敢上一探究竟。

如今谜底终于揭晓,开元神朝

文学

地、黄二阁以及众多星官纷纷出动,维持秩序的同时昭告天下玄教入门规矩。

简单来说,有三个必要条件,一是至少踏入开光境,二是名列人族神道户籍,三则是功德点足够。

若是满足此三点,即可前往附近人族圣庙焚香祷告,安排入门时间。

满足这三点的着实不少,因此昆仑山下拥挤异常,甚至还有不少妖物进入城市,或者在野外修炼。

神朝无论百姓或修士早已见怪不怪,也都纷纷抱着善意,毕竟能攒够功德点有胆来的,都对神朝人族做出了不少贡献。

……

乾城一家客栈内,檀香袅袅,凌秋水领着一帮师妹正在盘膝修炼。

半晌,她忽然睁眼看向窗外,巍巍昆仑灵雾缭绕,透露着无边神秘。

张奎开山门一事,开元神朝高层自然早就知道,那些功勋卓著者被安排第一批进入。

顾紫青自然也在其中,回来后气机难测,心神有些恍惚。

凌秋水和众师妹连忙询问,但顾紫青只是留下一句“法不可轻传”,嘱咐她们迅速来昆仑山入教后,就匆匆闭关修炼。

她们不敢怠慢,匆匆赶路后终于到达此地,今日便是定好的入教时间。

凌秋水不知道会学到什么,她只是想快点,因为那个曾经心仪的豪迈身影已经越来越远。

想到这儿,她眼中神光一闪,沉声道:“诸位师妹,我们走吧,早一些莫误了时辰。”

天水宫一众女弟子顿时叽叽喳喳相伴而行,满脸兴奋地来到了昆仑山脚下。

昆仑山南侧是开元神朝重地,天地玄黄阁,六部星官,中极殿,神朝秘库都在此地,而北侧则是上山的通道。

这里修建了庞大的石质广场,宽阔陡峭的石梯层层叠叠,一直冲上了半山云层深处。

经过神道宣传,所有人都知道昆仑山为人族神山,传道圣地,张真人早已布下大阵,除非获得允许,否则不能飞行。

此阵以神州阵法为根基,相当于集中神州结界的力量,即便大乘境也不敢乱闯,因此全部在广场上等待。

浑身肌肉的兵家修士、眼神凌厉的剑修、道袍老者、扛着锄头的牛妖…形形色色,相貌各异。

有人聚在一起兴奋讨论,但更多的则看着那道通天之梯,眼中满是憧憬。

在原本安排下,此地本可正常出入,但毕竟是刚开始人太多,为了维持秩序,一排地阁修士拦住通道,黄阁修士则唱名,分批次进入。

“今日乙字丑组,入山门!”

“乙字午组,入山门!”

随着一批批人上山,也不断有人从山上下来,刚出来就被无数人拦住询问。

“上面什么情况?”

“可是张真人亲自讲道?”

被询问者要么神色恍惚,要么眼神凝重微微摇头,“法不可轻传”。

也有不少人脸色异常难看,“老子功德点不够,没时间跟你们废话,自己上去便知!”

说完便匆匆离开,看方向是往黄阁而去,走着走着甚至用上了身法,一溜烟消失。

众人看得面面相觑,不免又对那昆仑上云雾飘渺之处多了无限期盼。

凌秋水瞧得有趣,又不禁回想起第一次见到张奎时的情景,那是古秘境中遭逢劫难,对方如神兵天降,男儿豪情气冲云霄。

当时只以为是个浪荡江湖的游侠,谁曾想如今却成了只手擎天的张教主,受万人敬仰…

凌秋水正陷入回忆中,忽听得前方传来清朗声音。

“丙字寅组,入山门!”

“师姐、师姐,到我们了!”

兴奋不已的师妹们欢呼提醒,凌秋水回过神来,连忙带众师妹来到台阶前。

神庭钟圣像前核对身份,一一领上腰牌后,众人终于上了那狂阔的石阶。

昆仑山如天柱一般,因此石阶异常陡峭,抬头望去,仿佛通天的阶梯直入飘渺云层。

凡人若是上此台阶,恐怕不到半路就会气短眩晕,但对修士来说却轻而易举。

和女朋友闺蜜一起三飞小说 第三章

接着,陆尘施展引血术,也就是农翰圣帝根据融血规则研究出来的秘法。

咚咚咚!

天地间响起一股宛若心脏剧烈跳动的声音响起,这是天妖体内鲜血被融血规则调动,引起了共振。

砰砰砰,一群人的尸直接炸碎,尸骨无存,血雾漫天。

三十位天尊,被陆尘轻松团灭。

“咦。”

陆尘的目光中忽然露出一缕异色,抬手一抓,取出了玉牌,念头深入玉牌里面,发现里面的0战功,已经变成了321456。

也不知道战功怎么算的,后面居然还有个十百三个数,直接凑整不行吗,比如一只天尊天妖算一万。

大道领域里面,金衣男子站在里面,目光盯着许清瑶,微笑道:“放弃抵抗吧,你已经撕不破我的大道领域了。”

大道里面,密密麻麻的金蝠幻化出来,包裹了许清瑶。

许清瑶手持黑色利剑,不断斩杀幻化的金色蝙蝠,有些气喘吁吁了。

许清瑶美眸略微有些凝重,她能够感觉到对方的大道领域增强了,因为她与这位金衣男子已经是老朋友了,对方叫冉席,当初发生界战的时候,她冲进帝境战团面对的对手就是他。

如今发现对方不仅大道领域增强,连修炼的秘法都增强了,想要撕裂对方大道领域的难度无限上升。

不过想要她放弃抵抗,这是不可能的。

冉席漫不经心的看着许清瑶继续顽强抵抗,抽空回头看看手下怎么样了,然而一回头的场景,差点没把他眼珠子瞪出来,因为他没有看见手下,只有一团还没有散开的血雾。

他的手下呢?

冉席整个人都懵了,三十个手下集体死亡,为何没有听到一点动静。

不远处,一个青年朝他漫步而来,脸上挂着懒洋洋的神色,一步上百米,转瞬间就来到了他的面前。

陆尘盯着金衣男子冉席,道:“我只是出来安安静静的

文学

摘个灵药,你们天妖就要出来恶心我。”

“你竟然杀了我三十个手下,你找死”冉席脸色狰狞的咆哮道,眼中满是冲霄的杀意。

冉席根本没有听到陆尘的话,或者说听到了也不在意,他在意的只是手下的死亡。

冉席探出一只手掌,散发绚丽至极的金光,璀璨刺目,同样散发出磅礴的帝威。

巨大无边的金色手掌对着陆尘的头顶拍下来,仿佛要把陆尘磨灭成虚无。

然而陆尘只是抬头看了一眼金色手掌,双眼射出两道剑光,嗤拉一声,直接粉碎了冉席的攻击。

冉席看到这一幕,目光凝重起来,怒意消散了许多。

“又是一位皇尊”冉席看着陆尘暗暗说道。

对方能在他没有丝毫的察觉下,斩杀二十多位同境界对手,现在又正面化解了他的攻击,最低也是和许清瑶一个档次的皇尊。

如果是面对一个皇尊,冉席内心毫无波动,就算皇尊能抗衡帝境,也得分情况。

如果是强一点的皇尊遇到弱一点的帝境,不仅能无视大道领域,甚至还能做到斩杀。

如果是强一点的帝境遇到弱一点的皇尊,那么皇尊根本不可能撕碎大道领域。

如今面对两位皇尊,冉席也不敢大意,内心有了撤退的念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