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个月前 (02-15)  出版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离婚多年与儿子做了 第一章

第3059章我爱你(全剧终)“我想要在这边陪着你。”

这是她的心声。

也是这段时间以来,童歆若说过最粘人的一句话。

瞧着她这个小模样,北宸风笑了。

“我知道了,等到我处理好事情就陪着你行了吧?”

北宸风有点拿她没有办法,只能想办法先宽慰一下。

可是显然的,这一招对童歆若没有任何的用处。

瞧着她这个样子,北宸风实在是没辙了。

“好吧,我和你去休息。”

不忍心她太累了,北宸风伸手将她拦腰抱起,站起来就离开了书房。

…………

十天后——

一大早,阳光照耀,阳台上面斑驳点点。

北宸风一大早的出去晨练,等到完毕之后回来,就发现童歆若还在那边呼呼大睡。

“小若?”

怎么这段时间这么能睡啊?

北宸风皱了皱眉头,童歆若这个样子,很反常啊。

“小若,起床了~~”

童歆若睡得迷迷糊糊的,听到北宸风的声音,嘟囔了一句之后翻了一个身。

“小若,起床吃早餐了。”

北宸风伸手轻轻的捏了捏童歆若的小脸颊,瞧着她这个样子,脸蛋粉扑扑的,让人想要亲一口。

“你先去吃。”

童歆若眼睛都没有睁开,嘟囔了一句之后,继续睡觉。

见此,北宸风可能会先去休息吗?

当然是……

不可能!

“起床吃早餐了,上午我带你去医院看看。”

“去什么医院啊?”

听到医院这两个字,童歆若睁开眼睛了,一脸的不高兴。

也是,是谁一大早被打扰了睡眠,然后又听到医院什么的,应该都不会开心。

“你最近胃口都不太好,昨天晚上还吐了,我可还记得呢。”

童歆若:…………

不就是胃口不大好么,这样子多好啊,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减肥啊。

在北宸风的眼里面,似乎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似得。

“我不去、”

童歆若这小模样,分明就是在任性,

“不要胡闹了,这身体的事情不能开玩笑,快点起床。”

童歆若翻一个白眼,很是无语。

“你让家庭医生过来行不?”

要不要弄得去医院这么严重啊?

离婚多年与儿子做了 第二章

@@

你们千呼万唤的实体书出来了,关注我的新浪微博账号:锦绣朝凰,有购买链接。

出版书我将云想想和花想容分割,花想容相当于是云想想的人生导师了,虽然相处时间不长,其余情节均没有删减改动。

出版名《万丈星光》,现在上市第一部,一共两册,出版到想想获得大学生电影节影后,后期能不能继续就看你们的热情了,出到大结局我就单独写一个陆晋和花想容番外在实体书给大家。

还在等啥,快行动吧!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离婚多年与儿子做了 第三章

李桑柔将林飒的马匹刀箭,一样不少都还给了她。

林飒将弓箭挂到马上,拉长着脸,骑着马走在车队最前面。

黑马赶着车,跟在林飒后面,她快,黑马就多挥几鞭子,赶着两头骡子跑起来,她要是慢了,黑马就勒一把缰绳。不远不近的跟着。

林飒催着马跑起来,黑马把车赶的叽哩咣噹跑的飞快。

李桑柔安安稳稳的坐在车前,程善三人被颠的东倒西歪。

郑县和方县都是小县,天快黑时,前面已经能看到方县县城了。

驿路上,一个掌柜打扮的中年人,牵着头骡子,从路边站到了路中间。

林飒勒住马,皱眉看着中年人。

黑马高喊着吁,勒住两头骡子,李桑柔跳下车,绕过林飒,走到中年人面前。

“奉大先生令,来迎一迎大当家。”没等李桑柔站稳,中年人带着一脸恭敬笑意,冲李桑柔拱手长揖。

“不敢当,先生贵姓?”李桑柔忙拱手还礼。

“免贵姓赵,小的一个脚店掌柜,不敢当先生二字。

小的脚店就在前面,知道大当家要来,已经洒扫干净。”

赵掌柜满腔恭敬中,透着丝丝诚惶诚恐,再次长揖下去,从外到内,都是最正宗不过的脚店

离婚多年与儿子做了:裸睡的丹丹 第三部分

掌柜模样。

“有劳赵掌柜了。”李桑柔客气笑谢了,抬手示意赵掌柜前面带路。

赵掌柜再次冲李桑柔揖了半揖,又冲黑马和林飒欠了欠身,退后两步,这才转身上了骡子,催着骡子往前。

李桑柔重新坐回车上,看着伸头往外看的宋启明问道:“这个是你师叔还是师兄?”

“我不认识他,从来没见过。”宋启明摇头。

“那现在看清楚,记牢,这位不是你师叔,就是你师兄。”李桑柔看着赵掌柜的背影。

赵掌柜的脚店离县城不远,一排排房子前面,圈出了一片大院子。

刚进院门,就有两个伙计飞奔迎上来。

“这是甲字号的贵客,把骡子牵进去,找个避风的地方,好好侍候,洗刷一遍,多用点细料。”赵掌柜一边琐琐碎碎的交待着,一边欠身笑着,往旁边一间小院让李桑柔等人。

李桑柔一边走,一边打量着脚店。

院子四处挂着灯笼,旁边货仓里放着十几车大车,堆满了货物,另一边的骡马棚里,几个伙计正在忙碌,一匹匹骡马正摇头甩尾的吃着草料。

正面大堂里,灯火通明,人影晃动,笑声喧哗声扑面而来,热闹中透着喜庆。

看这样子,这应该是方县城外生意最好的脚店了。

李桑柔等人进了小院,赵掌柜客气了几句,就垂手退了出去。

伙计提着提盒,端着锅子,送了满满一大桌子丰盛饭菜,又大桶大桶的送了热水进来。

第二天早上,听到小院里有了动静,伙计们忙送了热腾腾的早饭进来。

林飒牵着马,黑马赶着车出院门时,才又看到赵掌柜,站在院门旁,一脸笑,不停的欠着身,客气恭敬的将诸人送出脚店。

林飒的心情比前一天更加不好,骑在马上,闷着头赶路。

午时前后,一行人就进了南召县境内。

刚进南召境内,就看到米瞎子缩头缩脑,蹲在路边一块大石头上,旁边一头驴甩着尾巴,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地上的枯草。

林飒看到米瞎子,跳下马,拎着鞭直冲上去。

李桑柔拍着黑马,“快快,靠近点儿!去看看!”

黑马根本不用李桑柔催,早就用鞭子拍着两头骡子,催着两头骡子小跑跟上。

“你来干什么?你怎么有脸来?”林飒冲到米瞎子面前,马鞭点着米瞎子,气的声音都变了。

“我…

离婚多年与儿子做了:裸睡的丹丹 第三部分

…”

“你跟我说,你说那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你说她杀人如麻,你说那是个恶煞修罗,恶煞!这是恶煞?这是修罗?

你看看,你看看!有这样的魔头?有这样的恶煞?

你连我都骗?”林飒马鞭点着米瞎子的鼻子。

“她真是……”

“你说她一看就不是善茬,你用你那瞎眼好好看看,这叫不是善茬?

你是假瞎子,不是真瞎!”林飒气的握着鞭子打在米瞎子身上。

“她真不是善茬!她……”

“你还敢胡说八道!你不长眼睛还是我不长眼睛!

你还敢胡说!

你说黑马黑的像锅底,他哪儿黑了?啊?哪儿黑了?”林飒再一鞭子拍在米瞎子身上。

黑马咯的笑出了声。

就是么,他一点儿也不黑!

林大姐真好!

“那大常,大常你肯定认出来了,那么大个儿。”米瞎子抱着头,围着石头转着圈躲闪。

“瞎叔,大常那会儿在车上,林大姐没看到。”黑马扬声喊了句。

“你跟我也满嘴胡扯!你说!什么叫魔头?什么是恶煞!你给我说!”林飒被黑马这一嗓子喊的,更生气了。

“你这不是好好儿的……”米瞎子胳膊抱头,从石头跑向他那头驴,围着驴子转着圈左躲右闪。

“哎,你这个林师叔,跟你米师叔,是不是一对儿?”李桑柔手指往后,捅了捅伸长脖子看热闹的宋启明。

“不是一对儿,不过,我听我师父说过,师父说林师叔喜欢米师叔,米师叔也喜欢林师叔,还有,师父说,米师叔是林师叔捡上山的。”宋启明看热闹看的兴致勃勃。

“她喜欢他,他也喜欢她,她俩为什么没成亲?”李桑柔摸出瓜子,一边嗑着,一边问道。

“那我不知道,师父没说。”宋启明将脖子再伸长些,“林师叔舍不得打米师叔呢,林师叔厉害得很,想打米师叔,早就把米师叔打的爬不起来了。

你也不一定打得过林师叔。”

“我肯定打不过她,不过,她要是跟我动手,根本轮不着她出招。”李桑柔嗑着瓜子,闲闲道。

“为什么?”宋启明想了想,没明白。

“一个照面,我就把她杀了,还出什么招。”李桑柔毫不客气道。

宋启明斜瞥着李桑柔,根本不信。

李桑柔嗑着瓜子看热闹,不理会宋启明瞥过来的这一眼。

林飒往米瞎子身上拍了十七八下,把那口恶气拍出来了些,转个身,回到她那匹马旁边,用力整理马鞍。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出版社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xwcbs.com/chuban/5295.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