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大好粗;官场荡妇

好大好粗 第一章

布下摄灵法阵的周军士卒,约莫倒下了两成,连带着法阵所形成的凶煞之气,也黯淡了许多,险些直接告破。

这些周军士卒,他们…猝死了。

三天三夜不睡觉,猝死的概率其实并不大,但得分情况讨论。

如果年龄偏大,三天三夜不睡觉,又正好处于精神亢奋、情绪激动的情况,很有可能由于心脑血管意外,造成脑出血,进而猝死。

不巧的是,布阵的周军士卒,完全符合条件。

身经百战老卒嘛,战斗力

文学

强归强,但早就不是什么年轻人。

战斗力是体能、技巧、经验三者并重的体现,三四十岁的士卒,久经战阵,有不错的技巧,丰富的经验,战斗力处于巅峰,然而早过了体能巅峰,打得过年轻小伙,却熬不过年轻小伙。

至于精神亢奋、情绪激动,就更不用说了,这可是战场,肃杀一片,金戈铁马刀光剑影,而且要面对随时可能杀入阵中的商军,哪能不紧张,哪能不亢奋?

这么一来,就出事了。

闻仲的战争嗅觉何其敏锐,第一时间便反应过来,迅速调兵遣将准备冲阵,只是在同一时间,他不自觉的望了眼纣王。

莫非这就是陛下所说的破敌之策?刚才确实是有的放矢?

思来想去,除此之外,不存在别的可能,日夜不眠而亡,确实也有过先例。

这真是了不得的算计,不战而破敌之阵。

就在闻仲准备冲阵的时候,姜子牙沉默了,姬发沉默了,周军上下,全都沉默了。

这算是….不攻自破?

管他再强大的阵,突然少了人,阵基必然不稳,就现在这个情况,压根不用什么祭阵,只要随便来员将领带几千人无脑冲阵,大阵就破了。

姜子牙老脸上漆黑一片,一步错步步错,如果不是为了算计张桂芳,日夜埋伏,士卒又怎么可能顶着疲劳布阵,又怎么会猝死在这阵中?

而且,这一切全都是他的失误。

“相父,斗阵该如何继续?”姬发已经完全没了办法,现在不仅是姜子牙难堪,他的立场也很尴尬。

他所率的周军主力来之前,南宫适还能夺下汜水关,来之后,别说破关了,连关墙都没摸着就开始损兵折将,这是个锤子的天命之子啊!

这打击的不仅是军心,还有威信,原本随军前来震慑收心的诸侯,只怕也会有所异动。

姜子牙沉吟片刻,长须轻捋,目光如电,挥手一指前方,大喝道:

“鸣金,收兵!”

“收…收兵?”姬发立时脑子一懵,本以为姜子牙会有

文学

什么好办法,不想竟是收兵。

“大王勿扰。”姜子牙顿首,再道:“散宜升何在?”

脑门愈加肿大的散宜升拱手出列,他与崇应彪一同被带回昆仑山,崇应彪早已下山助商,他自然也回到了西岐。

姜子牙问道:“南极师兄可曾传授你阵法之道?”

散宜升点头,道:“可惜在下学艺不精,虽有所涉猎,但想布下大阵,还需阵图辅助。”

“无妨,早前我便知会了南极师兄,算算时日,也该来了。”

好大好粗 第二章

林凡是以客人的身份来的,而且用上“独孤求败”这个化名,住进了长老院的一间平房里,两位长老跟那六名弟子都没有在上清派里透露他的真实身份。

这点也是林凡想要的,以他现在的名声,若是被人知道他在上清派,很可能会给上清派带来麻烦!

毕竟他也只是在这暂住,休息一天后,就要继续进莽荒林里猎杀妖兽了。

现在他已经是金丹期九层,只差一百万的经验就能升级,所以得杀五只元婴期的妖兽,一步跨入金丹期圆满的境界,到时候就不用怕那什么天剑宗的追杀了。

在这住下的第一天夜里,四周一片安静。

林凡正半躺在床榻上,望着窗外美丽的明月,思考人生……

额,其实也就是无聊闲得慌,又睡不着觉,琢磨着是不是要出去浪一下在回来,顺便带点宵夜回来吃!

不料林凡跳出窗口,正准备出发之际,突然感觉到一股气息附近,一阵淡淡的芬香,随着微风轻轻的飘了过来。

林凡定了定神,一道倩影正站在他面前,正对着他微笑!

倘若是寻常人做这种事,林凡肯定要张口破骂,大半夜的不睡觉在我的窗口外面干嘛?

可这一眼看去,林凡就没法骂出口。

因为那人正是上清派的美女掌门,冯天风!

气质与颜值都摆在那,整个就像是一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压根就提不起劲骂她!

“额,那个,冯掌门,这么晚了还没睡呀?”

林凡立马站直身子,对着眼前冯天凤笑道。

同时心里也一阵讶异,这美女掌门大半夜的不睡觉,跑我这干嘛来了?

我靠,难不成是来找我治疗伤口?不是吧,我只是开个玩笑哇!不过嘛,也不是不能接受!

想到今天在莽荒林调戏这位美丽女掌门的话,林凡的心不由得一跳。

冯天凤却也淡然一笑,明眸皓齿,白皙如雪的脸上丝毫不见一点羞涩或怒意,反是落落大方,似乎已经把今天的事情忘掉了。

“林凡道友说笑了,修炼到了你我这等境界,又何需睡眠?”她轻声言道。

林凡愣了一下,也反应了过来。

好像前世所看的小说里,修士都很少需要睡觉的,一般打坐修炼便等于休息了。

只不过他自己的升级方式异于常人,只靠经验升级!

“那冯掌门找我是有什么事吗?不如进来一坐,喝杯茶!”

林凡见她站在面前,略带踌躇的模样,不由得笑道。

冯天凤微微摆手:“无妨,只是想跟林凡道友谈几句,在这即可!”

林凡嘴角不由得一扯,什么叫在这即可,不请你进屋坐坐怎么治疗伤口嘛,等等,难不成不是来找我治疗的?

不过转念一想,倒也有些理解。

毕竟人家堂堂一派之主,又是黄花闺女,大半夜进自己房间确实也有些说不过去。

咦,也不对啊,大半夜来找我聊天,这本身就怪怪的!

想到这,林凡无语的摇了摇头。

冯天凤倒没看见他这表情,转身望向夜空,幽幽飘来一句:“林凡道友,不知今后有什么打算吗?”

好大好粗 第三章

在洪荒几乎所有的生灵眼中,鸿钧老祖是高高在上,主宰一切,无比神圣,无比高贵,无所不能。

然而,他们从来都看不出鸿钧老祖的无奈。

天道代言人,不是鸿钧老祖想做的,但他根本无法掌控自己的命运。从造化玉碟落到他手中的那一刻,从他领悟出三尸证道法的那一刻,他就注定要永远的被困在洪荒世界。

对一般的仙人来说,成道做祖都是梦寐以求,求之不得,若是突破合道境,那他们立刻死去,死得不能够再死,也是无憾了。

不过,鸿钧老祖并非寻常仙人,他是先天灵宝化形,无论是悟性还是才情都属于顶尖。

这样的鸿钧老祖,与当年的混沌魔神相比,都不弱半分。

洪荒世界,是集盘古修为之大成的杰作。

它所孕育出的最顶尖的先天神圣,绝对是能够和混沌魔神相提并论的。

鸿钧老祖的舞台,应该是混沌万界,他应该与混沌世界的混元大能争锋,而不是留在洪荒世界这个一隅之地。

当然,洪荒世界的本质不比混沌世界弱,它所欠缺的只是成长的时间。可是,鸿钧老祖已然站在洪荒世界的顶峰,连一个论道的道友都找不出来。

合身天道之后,鸿钧老祖时时刻刻都能感受到盘古道果的气息,以及他的无边伟力。

鸿钧老祖自是对这等境界向往不已。

古往今来,开天辟地第一神,任何大能都想超越他。

然而,他逐渐发现,他与天道牵扯的越深,就越是离不开盘古的道果。

鸿钧老祖所修炼的,是道果大道,他合身天道后,他的道果,就受到了盘古的道果牵引,与其融合。

如此一来,鸿钧老祖要想提升修为,就得帮盘古晋升洪荒世界。

永远永远,鸿钧老祖都要给盘古打工。

于是乎,在绝境之中,鸿钧老祖想到,火中取栗,用自己的道覆盖洪荒,反过来夺取盘古的道果,以此摆脱盘古。

他没有想过战胜盘古。

盘古的强大,在混沌世界是公认的。在混沌世界之内,盘古是没有敌手的。

鸿钧老祖想罢,盘坐了下来,用自己的法力去炼化天道,与此同时,一道分身从他身体分离,向天道本源空间外而去。

天道毒瘤和盘王一正一邪,却歪打正着的助他在天道中取得了主动权。

从今往后,再也没有大劫不出,鸿钧不现的说法,只要他愿意,随时能出现在现世之中。

嗡嗡嗡!

鸿钧老祖的分身出现在洪荒,虚空大道立刻起了反应,要发出共鸣,迎接这位天道代言人的现身。

鸿钧老祖感应到天地间充斥的劫气,微微一动,把虚空大道的异象扼杀在了摇篮之中。

“神州仙盟,大罗天界,轮回完善,后土成道……”

他开始读取天机中的讯息,法眼观过去未来,查看洪荒所发生的大事。

自从天道毒瘤入侵,他就很难分出心神,怕被天道毒瘤暗算,失去了胜算。因此,他对外界的事,只知道大概。

但是,他回到现世后,一念之间,就掌握了天地所发生的一切。

他目光深邃,比星辰大海都要幽深,一双眸子望向大罗天界,似乎想要看穿盘王。

“盘王道友,本座不得不承认,小看了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