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落的白领,少妇人妻呻呤

堕落的白领 第一章

随着主持人缓缓的将帷幔拉开,拍卖场气氛也逐渐变得正常,周围的人也下意识的身体前倾,将注意力集中于那小小的笼子。

挥舞上扬~

唰~

右手用力往后一拉,帷幔飞舞,藏在其中的花瓣散落空中,缓缓落下。

四周众人,定睛望去。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因为武魂变异,眼睛颜色变得一篮一绿,宛如两颗无暇的宝石。

一名少女蜷缩在笼子一角,瑟瑟发抖,有些无助的看着四周那火热的眼睛,好像要将她生吞活剥一般。

这让她不禁更加害怕,只能小心翼翼的拉着本就不多的遮羞布,不可惜布料太少,根本遮不住身上的雪白。

雪白的皮肤,完美的身材比例,绿色的头发带着别样的风情。

主持人嘿嘿笑道:“起拍价一万金魂币。”

台下众人顿时“切~”的出声。

主持人连忙打圆场:“或许贵宾们在奇怪,为什么这样一个女孩子居然能够拥有如此高的底价,与我们拍卖场多年训练的美女们一个价格,但如果大家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她的特殊。”

一边说着,不知道主持人从什么地方拿出一根棍子,探入铁笼之内,轻轻的挑起少女耳边的浅绿色短发,露出了她的耳朵。

一双可爱的猫耳朵有些害羞的泛着红色,耳朵和尾巴都是小猫女的敏感部位。

顿时~

少女,铁笼,猫女,裸露,囚禁。

这几个词但凡出现在某个小网站上,都会让人有施展传统手艺欲望。

不用主持人可以控场,一名中年贵族已经兴奋的大喊道:“一万一千金魂币!”

他那兴奋的神情,和泛红的眼睛,已经出卖他此刻内心的想法。

晚上只要再磕几粒金戈,又可以策马奔腾了,嘿嘿,把她扎成双马尾,是不是就有三根缰绳了。

场上还在竞价,竟然还有贵妇竞拍,只能说富婆的快乐是你想象不到的。

小舞气红了脸,“他们竟然拍卖活人!这些混蛋!!!”

唐三也有些不平静,身上散发着冰冷的气息,但是最终还是理智暂居了上风。

因为他知道,他救不了,他没有那么多钱,而且看着这幅场景,应该也不是拍卖行第一次拍卖,这是体制的问题,不是一次好心可以拯救的。

“收声。”

唐三冰冷的说道。

“可是,他们,他们!!!”

小舞有些焦急,她知道如果这猫女被别人买走,她会遭遇什么。

本质上来说,她也不算是人类,而且女生很容易感同身受。

唐三只是淡淡又说了一句:“收声。”

小舞嘟着嘴,有些不开心的坐回了椅子上。

唐三转头,就这样静静的看着随风,静静的看着。

随风有些无奈,他做任务见到的太多了惨剧,无论是土匪窝的惨剧,还是贵族府邸的地下室,囚禁室。

如果世界上有地狱的话,那些幅景象一定算得上。

唐三知道,自己没有钱,随风肯定有,能救小猫女的也只有他了。

而且不光要考虑救人,还要考虑救完人之后的安排。

随风也不啰嗦,快速的再座椅上按了几下。

“十六万金魂币!”

主持人有些惊讶的大呼道。

顿时场中一片寂静,刚刚还在十二万金魂币慢慢加价,顿时有人加到十六万金魂币,证明是势在必得。

而且大家也有心里价位大概实在十五万金魂币,超过十五万金魂币就有些不值了。

此人将众人心里揣摩的八九不离十。

主持人看到无人加价,便说道:“白色贵宾十六万金魂币一次!”

“十六万金魂币两次!”

“十六万金魂币三次!”

“成交!此等尤物归那位神秘的白色贵宾!”

唐三眼中泛着一丝波澜,但是语气依然有些淡然:“谢谢了。”

随风嘿嘿笑道:“咱两之间别客气了,更何况父爱如山,对了,要不要送到你旅馆?”

“风哥,你敢!”

小舞顿时有些炸毛了。

“咳咳,小风开玩笑的,小舞坐下。”唐三连忙拉住小舞。

小舞这才气呼呼的坐下,明明前一秒还在同情猫女。

就在此时~

“我到要看看,是谁敢和我抢。”坐在最前面红色区域中的一名老者猛的站起身,朝着后面的白色区域扫来。虽然脸上带着面具,但当这个人一站起来的时候,随风几人却立刻认出了他的身份。

雪星亲王,眼前这出现在红色贵宾区怒视后方的人,正是当初在天斗皇家学院中将他们一行人赶出学院的天斗帝国那位雪星亲王。

一直沉默坐在随风身旁没有带面具的中年人,淡淡的说了句:“现在拍卖行还有规矩吗?”

雪星亲王看到中年人之后,顿时没有了不可一世的气焰,又看到中年人旁边的儒雅青年人,顿时没了脾气,悻悻的坐下。

只是眼中闪过一闪而逝的凶芒。

主持人连忙缓和气氛,见缝插针的介绍下一个拍卖品。

随风挑了挑眉:“大叔,你身份果然不简单啊。”

中年人温和地笑道:“何以见得啊?”

小舞在一旁吐了吐舌头:“略,这里面除了红色贵宾区域了,你看白色贵宾区谁没带面具。”

“哈哈,那你再不防继续猜猜看?”中年人笑道。

唐三接话道:“能够让雪星亲王在天斗皇城里退让的,也只有那几位了,应该是上三宗人。

堕落的白领 第二章

元祖右腿骨色呈深红,朴实无华,就那样静静的摆放在花园的一角展台。

相比其他绚烂夺目的藏品,它明显不受与会的宾客青睐,周围驻足的人很少。

一来就发现了目标,

文学

顾辰心神一振,却没有立刻走向元祖的右腿骨,反倒是沿着最近的展台,走马观花。

花园里宾客众多,尉迟禄接待去了,让顾辰好生游玩,有什么感兴趣的宝贝随时叫他。

顾辰心不在焉的绕了一大圈,期间不时询问一些宝物的情况,直到半个时辰后,才驻足在元祖右腿骨的面前。

错不了的。

修炼了大元力术总纲的顾辰,可以确定眼前的右腿骨是真的,他甚至能隐约感觉到藏在里面的那一枚元力种子!

“这是什么?”

顾辰装作不知的询问侍者,露出感兴趣的神色。

“回禀陈少族长,此物乃是炼体一道的道祖元祖的遗骸,据说里面藏着有关大元力术的奥秘。”

“大元力术,乃是极强悍的炼体大道术,当年十方道祖围攻元祖,对他无上的肉身都无可奈何,最后元祖自爆,留下了四肢骨。”

“相传,得元祖遗骸,有机缘者便能得大元力术,令元门和天下体修俯首称臣。”

侍者非常认真的介绍,他本是晶行旗下拍卖行的一名司仪,被布政临时叫来帮忙招待贵宾。

品鉴会虽然是私人举办,但尉迟布政的权力是真实的,他尽心尽力在此服务,希望能博得布政好感,来日平步青云。

“哦?此物竟有这等来头?”

“我也曾学过一些元门武技,看来此物与我有缘。”

顾辰越发感兴趣的模样,侍者趁热打铁道:“陈少族长若真感兴趣,小的这就去请布政。”

顾辰点点头,于是侍者快步走向远处的尉迟禄,在他耳边细语了几句。

尉迟禄很快过来,“陈少族长看上了这元祖的右腿骨?”

“正是。不知布政如何才肯割爱?”

顾辰微笑回应。

“那可实在太不巧了,此宝物我已经事先允诺给了别人,恐怕要对不住陈少族长了。”

尉迟禄满脸歉意。

顾辰一愣,尉迟夫人冷哼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想抬价吗?”

“哎,嫂子你可误会我了。若是陈少族长早看上几天,就凭嫂子您的面子,这元祖的右腿骨我绝对双手奉上。”

“只是现在毕竟已经答应人家了,我堂堂晶行布政,总不能失信于人吧?”

尉迟禄一脸为难。

“少来这套,我对你还不了解吗?品鉴会才刚刚开始,你就允诺别人交易元祖的右腿骨,而不是待价而沽,只能是别人给的交易筹码你很满意。”

“对方给你什么好处了,你直接说,陈少族长身家丰厚远超你的想象,未必给不出你要的价格!”

尉迟夫人对这位亡夫的胞弟极为了解,为了让他松口,稍稍暗示了下顾辰的身家。

“哦?”

尉迟禄若有所思,他对自家嫂子了解也不少,清楚她不是无的放矢之人。

她既然这么说这陈云飞,看来对方的财力的确没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

只可惜……

尉迟禄摇了摇头,“嫂子,若是其他客人,为了你我失信一次也就算了。但这位客人不好得罪,对元祖的右腿骨又势在必得,实在对不住了。”

堕落的白领 第三章

“终于死了!”

苍穹之上,黄金神国的强者看着那一道道漆黑的裂缝松了口气,此次行动总算是达到了目的,叶伏天死后,天谕书院便不再是威胁了。

他们身上的气息都渐渐收敛,之前便在东凰公主面前承诺过,叶伏天死,一切结束。

黄金神国盖苍眼瞳冷漠,可惜不能大开杀戒,本乘此机会,再灭天谕书院,将之抹平来,但他们对叶伏天出手的理由是因那一战叶伏天没有尽全力,影响了原界同盟的其他人,如今他们再对天谕书院下杀手,岂不是明着耍东凰公主?

而且公主答应不干涉这一战,也是希望原界恢复原有秩序,死一个叶伏天,让原界回归以前,不再杀戮,他们这时候还继续挑事的话,那就真是不知好歹了。

不仅现在,以后神州来的势力可能也要收敛一些。

就在这时,有两道身影朝着叶伏天毁灭的地方而去,使得不少人露出一抹异色,目光扫向那边,他们看到了一位非常漂亮的女子,毁灭的战场依旧有着深邃可怕的黑暗裂缝,仿佛打开了一条通道。

“回去。”太玄道尊看着冲向那边的身影大喝道,是夏青鸢,这女子喜欢叶伏天他自然是知道的,但现在她是想要找死吗?

除了夏青鸢之外还有一头妖兽,赫然乃是黑风雕,它眼神极其锋锐,朝着那边冲去,道:“公主上来。”

夏青鸢身形一闪直接落在它背上,一人一妖这一刻像是冰释前嫌,朝着那可怕的空间通道冲去。

黑风雕速度极其的快,只是一瞬简便冲入了裂缝之中,使得许多人露出一抹怪异的神色。

“殉情?”黄金神国等强者露出一抹有趣的神色,还有那妖兽,这么忠心吗。

“此情倒是难得,可惜了。”简鳌低声说道,诸强者联手攻击,硬生生的打开了一条空间通道,但在这之前叶伏天已经死了,攻击首先落在他身上再撕裂空间。

那女子大概是没有看到叶伏天还抱有一丝幻想,想要冲进裂缝中找人吧,但这无疑是找死的行为,那里面可是空间乱流,以夏青鸢的境界,在里面哪里有生路,顶尖人物都不敢轻易踏入其中。

天谕书院一方的强者看着消失的身影,心中都暗暗叹息,没想到那沉默寡言的女子竟是如此深情。

太玄道尊本想要阻止,但黑风雕的速度太快,他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黑风雕一个闪烁便直接进去了,他再挡已经来不及,看着那渐渐闭合的黑暗裂缝太玄道尊脸色有些难看,大意了,叶伏天那家伙没有告诉她吗?

太玄道尊并不知道,叶伏天本意是想要赶夏青鸢离开,让她回夏皇界。

没多久,一道道裂缝消散,苍穹恢复如常,这场九界最强之战便也落下帷幕。

“叶伏天已死,诸位都回吧,以后,不要再挑起九界纷争了。”简鳌开口说道,诸人看向他,这简鳌不尽会拍马屁,如今还学会了做好人?

这老狐狸,仿佛他都是为了原界一样,恐怕,还是为了简青竹吧。

“公主。”简鳌抬头看向东凰公主微微欠身,其他人也都喊了一声。

东凰公主站在高空之上,目光望向诸人,开口道:“一切,到此为止。”

“是,公主。”诸人点头,东凰公主的声音这一次略显强势,带着几分不容违逆之意,这次他们杀叶伏天,想必公主也是有些不高兴的吧。

如今,自然没有谁敢再得寸进尺不知好歹。

东凰公主扫了人群一眼,那一眼没有任何情感,但让许多人心头一凛,随后便见东凰公主转身迈步离开,他身边的强者随她一起离去。

黑暗神庭的强者见到这一切也转身走了。

酒楼中,十邪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将手中的酒杯放下,看了对面的梅亭一眼,道:“有机会再与梅先生一起饮酒,告辞。”

说罢,他便也带人离开。

原界第一天才,死于原界之人手中,真是莫大的讽刺。

梅亭抬头看了一眼高空之上,果然没有出现,不过他也理解,东凰大帝的人就在这里,他们哪里敢出现,一旦出现即便今日不死,也会被盯上,根本逃不掉。

只是,叶伏天真的死了吗?

他总感觉,恐怕事情没那么简单。

虚空中,南皇、神皋以及神族的族长也回来了。

神皋两人的脸色极其的难堪,格外的阴沉,目光扫向诸强者。

神姬,死了。

他的死,不仅仅是天谕书院同盟势力有责任,和他们一起来的这些人也一样,在占据绝对优势的情况下,神姬会战死,只有一个可能,被盟友给抛弃了。

这群混蛋。

他们只想着杀叶伏天,因此将南皇牵制住,没想到被自己人给阴了。

要出现一位顶尖强者何其难,任何一位顶尖人物,都足以开创一个顶级势力,站在原界之巅,但这一战,只有他神族损失了一位这种级别的人,其他势力都没有。

神族赢了吗?

杀死了叶伏天固然是赢了,但他们却输给了其他势力。

然而,这哑巴亏还无处可说,他们能找谁算账?

找天谕书院同盟?如今只剩下他们俩人,怎么对付天谕书院同盟势力?

找他们的同盟势力?这么多人,找谁?

只见那些强者一个个转身离开,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般,直接忽视了他们,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神姬,白死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